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盜墓筆記續集

版本0 :終極版本! 0號機(已完本)_版本0 第三十七章 重臣十一

書名:盜墓筆記續集 作者:盜墓博物館 本章字數:3237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9日 15:52


  悶油瓶在棺材臺上,也沒多做準備,爽氣地連頭帶身子伸入洞口上面。我還真擔心那黑色的大片刀,萬一要是仍舊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削過來,那可太危險了,也不知悶油瓶心裡擔不擔心。

  這時候他在上面已經站直了身體,應該是在觀察上面的情況,許久沒有動彈。胖子好奇道:“小哥,上面怎麼樣啊?”

  “正常。”

  “嗨,你這不跟沒回答一樣嘛!”

  只見悶油瓶雙膝微微一彎,然後全力躍起,消失在了這一層。緊接著是一下蹬地聲和隨之而來的貼地刀聲,我的心都揪起來了,不過想來應該沒事。那黑乎乎的洞裡又傳來了一聲更輕的跳躍聲,這次卻沒有貼地刀的聲音。我對這上面大叫:“悶油瓶!怎麼樣了?悶油瓶!”他又犯老毛病了,不回答我。

  我的老毛病也煩了,著急,繞著棺材台轉圈,最後道:“我要上去看看!”

  這可把胖子嚇一跳,“別介,天真,我知道你上心小哥,可也沒必要急得上去送命啊?!”

  “我知道。”可我還是費勁的爬上了棺材台,蹲著貓了過去,抬頭看看那個危險的洞口,腦門上汗珠子都下來了。我又叫了一聲悶油瓶,然後就慢慢的想把頭伸到上一層去看看。就在這時,悶油瓶的聲音終於傳來,“稍等。”

  “誒呀媽呀!”我長出一口氣,趕快把頭縮了回來。又安靜的在那兒蹲了一會兒,才聽見悶油瓶的腳步聲走到了洞口,很近的聲音傳來,“可以了。”

  我抬頭一看,悶油瓶的臉正看著下麵。這回我大著膽子,起身,整個人站在棺材臺上就進了上面一層。然後使勁一躍,跳上入口邊緣的地面,機關果然已經失效了。

  這一層顯得略微有些擁擠,狹長的空間裡,整整齊齊的排放著十一口棺材。但在我看過之後,令我咋舌的是,這十一口大棺竟然用的都是金絲楠木!這級別可不低了,該不會都是王的祖宗、親戚吧?!

  胖子雖然也很興奮,躍躍欲試就要幫悶油瓶開棺,但卻說:“看下面的那些財富和奇珍異寶,這用十一口金絲楠木棺也就不稀奇了。你想,連十三匹汗血寶馬都他媽的穿著隕玉睡衣!”

  這十一口棺材上總算是有了花紋雕刻,但都非常簡潔古怪,我竟然辨認不出是哪個朝代的。但可以感覺得出,前面八口棺材的紋飾充滿了威武之氣,而靠後的三口棺材則比較文雅內斂。

  胖子催我道:“吳邪,別愣著了,老規矩,開棺驗屍,快來幫把手。”

  不過說起來,這十一口棺材還真是開得格外輕鬆,竟然都是沒有釘死的活棺。但我們一看裡面也就明白了,清一色的隕玉寶衣,前八口棺內陪葬的是武將的兵器,後三口棺材內陪葬的金絲鐵卷。

  胖子驗完屍後感慨萬千:“看來隕玉寶衣屬於那個時候的流行服飾,簡直就是入殮標配了,不管是人是馬都人手一套啊!”

  我對胖子說:“他們肯定都是大大的重臣和忠臣,王在生前死後都極為倚重,估計在復活後也還想繼續君臣緣分,所以才一律復活標準。”

  我在看那些武將的棺材內時,發現陪葬的武器上刻有文字,有兩個的,也有五多至個的,一定都是很帥氣的神兵名字,可以我一個也看不懂。而文官陪葬的金絲鐵卷我可就更感興趣了,要是能找見些關於這王陵的線索就好了。可非常鬱悶的是,依舊看不懂,猜出一兩個字也沒多大意義,真是才疏學淺啊!這到底是什麼文字,平時我也自負能看懂大多數朝代的基本文字,今天是徹底抓瞎。

  陪葬品中沒有鬼璽,似乎我們都習慣了,自然而然的去尋找繼續向上的洞口。可當我們把目光注意到最裡面的位置時,大家都有點兒看不懂了。從頂上的一個洞內竟然透下了微微的光亮,這光亮是哪裡來的?!看這顏色也不像是長明燈,而且真的有上千年不滅的長明燈嗎?難道是有其他人捷足先登了?這還真有點兒像人造光源。不過這可能性實在是不大,我想不出來有誰可以如此在我們之前到達更上層。沒有遭遇超越,難道是他們直接找對了位置開山頂?

  我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胖子,你看這不會是透進來的月光吧?!”

  胖子盯著那個洞口,慢慢地說道

:“月光?你的意思是這裡到頂了,還開著一個窟窿,而現在正是明月當空?”

  悶油瓶一邊朝前走一邊道:“也許是月光石,可以透過青色的月光。但這似乎也不是青色月光。”悶油瓶首先到達洞口下方,抬頭觀看,並沒有發現危險。我們也都圍著一圈向上看去,原來將這入口始終照亮的,是上一層頂面上的七顆夜明珠。柔和持久的光亮,真正的夜明珠啊,歷經千年以上還是那樣光彩照人。

  “這是‘北斗七星珠’,設置在入口,來人始終在明,不見暗中之人。而暗中之人卻可在第一時間發現來著。”悶油瓶道。

  我非常明白這種感覺,“這不僅是一種視網膜的不平等待遇,還是一種非常厲害的心理戰術,讓守候在暗處的人盡得先機,暴露在明處的來者如待宰羔羊。”

  “呵呵,這國王老兒的心理戰術就是給我送夜明珠的!上吧,我現在就為小哥先掛好飛虎抓。”胖子說完就開始準備鉤爪纜繩,我對他道:“你先別忙這個。這棺材裡的十一個都是厲害人物,要是出點兒什麼變化,可不得了!我看咱還是先把蓋子都蓋好吧。”

  胖子手上不停,嘴裡回道:“你就別默默唧唧的了,人家的棺材蓋本來都沒釘死,不就是為了出來方便嘛!”他說著已經將爪鉤拋了上去,這種特質的爪鉤很厲害,即使地面平整,只要和纜繩有三十度以上角度就能掛住,而且再堅硬也能扣進去,“叮”地一聲搞定。胖子試著把整個身體的重量吊上去,這次沒再出問題,“看來沒有壓力陷阱,小哥,接下來就看你的了。”他讓開位置,把繩子交在悶油瓶手裡。我可絕不會為此輕視胖子半分,這是理智的,在這種環境下只有悶油瓶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到最少的損失,而完成任務。

  悶油瓶正等著胖子把繩子交給他,抓住繩子輕盈地就攀躍而上。估計他會以最小的身形進入洞口,再以最快的速度離開光照區,不管去哪個方向,反正不能在原地就被攻擊啊!可他竟然在進入洞口前的一刻停住了,然後騰出一隻手,用那兩根奇長的手指夾住古刀手柄,以一種奇妙的弧線路徑伸入洞口上面的旁邊,而並未觸及入口上方的空間。

  接下來,悶油瓶將古刀貼地旋轉,效法墓主。結果才轉到小半圈都沒有的時候,只見刀勢一頓,悶油瓶閃電般地抽回古刀,可還是聽見金屬碰擊之聲。就是收回古刀時的那一下刀尖上翹,還是被攻擊捎帶上了,可如果不撤回來,捎帶上的可能就是悶油瓶的手指。

  悶油瓶沒有把古刀完全從洞內抽出來,因為掛住刀尖的是一種絲網狀的東西,“帶毒鋸齒絲。”還好被網住的只是刀尖,要是人可就完了,越是掙扎越慘。悶油瓶輕輕地繞圈擺動長刀,把那絲網纏繞聚攏,然後朝一個方向斜著一抖,金屬軟絲網便飛了出去。然後他又把古刀伸進去,繼續做貼地旋轉,在另一個方向剛開轉就觸發了帶毒的鋸齒絲網。

  二子驚訝道:“我靠,這要是上去了,隨便往哪兒跑都得被網死!還是呆著原地不動好啊。”

  胖子嘲道:“哈,你讓小哥試試!”

  悶油瓶還真的就把古刀一直向上伸去,刀刀緊張地說:“當心啊,小哥!”

  我心裡也是捏了一把汗,可別突然一道閃電什麼的,那可躲不及,我真想叫悶油瓶別試了,“悶油瓶……”

  可他竟然對我道:“別說話。”我只好乖乖的閉嘴。他將刀身完全伸進上層,倒沒有立刻觸發機關,可是一分一秒的等待,都讓人覺得很難熬。

  過了很久,依然沒有發生什麼,胖子道:“呀喝,看來站著不動還真行,可是總不能真的就傻站著哪兒也不去啊?!這個試驗意義不大。”

  我說:“至少我們現在知道了,那個並非是真正的光感應機關。它就是要逼著你慌不擇路,快速逃開,然後一網打盡。”

  胖子看著悶油瓶問道:“小哥,那我們該怎麼辦呢?”

  悶油瓶只答了三個字:“笨辦法。”接著他就拿古刀在上面不斷地做貼地旋轉,再把絲網甩掉,各個方向都觸碰了,可是那種網依舊源源不斷,繼續出現,反復反復再反復,重複重複再重複。而悶油瓶不厭其煩,始終一絲不苟,就不信這玩意兒還能是無限的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