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盜墓筆記續集

版本0 :終極版本! 0號機(已完本)_版本0 第四十一章 走

書名:盜墓筆記續集 作者:盜墓博物館 本章字數:327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4:28


  王陵甬道內的機關確實已經被來時清理完了,我們一進一進的向最外圍繞行,倒也沒再發生什麼危險。可是離最週邊的出口越近,我這心裡就越不踏實,疑神疑鬼的老毛病又來了。

  我們終於來到了最外層的墓道,已經可以隱約感受到土腥氣了。可當我來到那個我們開出的洞口時,看著裡面黑暗的盜洞,我似乎感覺那是通往另一個更加危險的墳墓。但也由不得我多想,立刻就要出去,悶油瓶打頭鑽了進去,我突然想到什麼,急忙叫道:“等等,小心盜洞出口有變!”

  悶油瓶剛鑽進去了大半個身子,還有一隻腳在墓道內,他聽見我的聲音後停了下來。

  胖子:“天真,你又想到啥了?盜洞出口還會變出什麼花花?”

  “我們這次雖然沒有直接找見第二鬼璽,但也算找見了非常重要的相關物品,那些之前尾隨偷襲過我們的傢伙,一直忍到現在還沒出手,我看等在盜洞出口設置陷阱的可能最大!”

  “他們就能知道我們的情況?也沒發現他們跟進來了呀?”

  “我好像能感覺到他們進來過,但只是一種感覺和擔心。”我當然是沒有發現什麼具體的痕跡。

  “啊,那這國庫寶藏可就危險了,我下回還要來搬呢!”

  “你還真要再來搬?身上這些就已經幾輩子都花不完了!”

  這時候悶油瓶說道:“他們應該不會對那些東西感興趣,只是我們確實要在出口處放著一手。”說完,悶油瓶把那兩個半張皮子交給了我,“收好,等我回音。”然後他就進入盜洞,悄無聲息地快速爬上。

  過了一會兒,按理他早該到達地面了呀,為何遲遲沒有叫我們出去,幹嘛呢?該不會無聲無息的就中計了吧?不至於一點動靜都沒吧!這麼短短的一兩分鐘內,我已經緊張得手心冒汗,胖子只是微微皺著眉頭側耳傾聽,也許他還是不認為會有埋伏。

  終於,悶油瓶的聲音傳來,“上來吧。”

  我如釋重負,比胖子還快,兩三下就爬出了盜洞。一出來就看見悶油瓶蹲在那裡檢查地面,完後他起身朝我走來。這時候刀刀、二子和胖子都已經來到了地面上,胖子笑道:“你看,我就覺得他們不會在這裡埋伏,因為失敗的風險太大。只要我們像現在的方式出來,他們能不能搞定小哥都不一定,更不要說我們後面的貨了。就算他們把盜洞整個填了,我們也可以再向外打一條出來。除非,是你拿著貨第一個露頭,但這不大可能。”

  悶油瓶卻先於我說道:“他們確實在這裡埋伏過。”

  “啊!真的?”我一陣緊張。

  悶油瓶繼續道:“但是改變計畫走了,也許是覺得成功的把握不大。而且撤得很乾淨,只是被破壞的表層根系不可能完全恢復。”

  我松了口氣,抬頭看了看沒有月亮的夜空,烏雲密佈,“弄不好要下雨,咱們快點兒填了盜洞,然後抓緊時間出山谷!”胖子說完就帶頭掄起鏟子來。

  就這樣,我們急行至離穀口還有一公里時,雨水下來了,不過並沒有想像中的大。

  之後,我們並沒有從原路返回,而是跟著胖子從它以前走的那條路去巴乃。至於留在巴定的車子,那不重要了,自然會有夥計去處理。

  我在一路上再三叮囑二子和刀刀,這次進古王陵,不可謂不是滿載而歸,對於一般的盜墓而言,絕對算的上肥的流油的一趟,所以必須嚴加封鎖消息,這些冥器回去以後也要慢慢地謹慎出貨。要是被別人知道了,眼紅那是一定的,即使是老吳家產業內部,也會起不小的風浪。到時候就算保得住這個王陵寶藏,我們的進一步行動也會受到干擾。有時候一些噁心的人,會比恐怖的血屍更難纏,更容易讓你在不知不覺中走到盡頭。

  這段時間接觸下來,我覺得二子和刀刀還是可靠的,他們應該不會走漏風聲,就怕經手這批貨的其他人出問題。所以我給他們廣西盤口上面的人也打電話叮囑了一下,這批東西近期最好不要放出去。

  回到南寧,我讓二子好好養傷,可他說自己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一定要跟著我們四川幫手。但我覺得他還是應該靜養幾天,就說我們的起行時間還沒定,先休息再說。刀刀自然也非纏著悶油瓶要同去四川,我給她聯繫上了一位業內非

常牛掰的老中醫,說她現在首要任務是先治好奶奶的病!這個當然也是刀刀非常希望的,所以不再多說什麼。

  接下來我們三個也在南寧休整了一天,我問這次去四川“神仙蛀”是不是也要預定個“巢”?

  悶油瓶乾脆地答道:“不用。”我心想悶油瓶的身手自然是沒的說,只會比小花厲害。可是我跟胖子在那種懸崖峭壁上,沒有“巢”的話,也不用找什麼洞,每天上下就累死了。難道悶油瓶打算一個人把這找洞的活給攬下來?

  胖子見我看他,咳嗽了一聲道:“攀個岩,小哥的身手當然是綽綽有餘。不過我估計,咱們這回用不著像你形容的那樣在岩壁上找一兩個星期,應該主要是在對面遠處靠看。不是有那地圖不像地圖的東西嘛,到時候先對照著它遠距離搜索,別忘了帶幾個像樣的高倍望遠鏡是真的。”

  確實如此,這回我們沒必要爬上去一個一個的洞穴找,那樣是不可能找見的,因為沒有人工痕跡,也不知道大概範圍。必須參照皮子上面的山崖走勢和洞穴分佈圖找見大範圍,然後才能定位出這次的目標洞穴。

  可是就在我們準備要前往四川的時候,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老九門各個盤口的人和江湖上很多混的,都托關係找上了我們,要求被夾喇嘛參與我們接下來的活兒。

  我頭一下就大了,看來還是某個環節有人走漏了消息,可能是有人沒忍住出貨了,哪個王八蛋?讓我知道了非殺雞儆猴不可!

  我只好向那些人解釋說我們後面一段時間沒有項目,打算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可是被我騙走的人很少,大多數人竟然都已經知道我們買了去四川的機票!尤其是四川當地的人,我們更加是推脫不掉,我簡直都後悔死買機票了,早知道走公路了。

  不過胖子好像沒有我這麼煩惱,還對我說:“天真,實在要是推不掉,就帶上。反正尾巴咱們已經是有了,多幾條也沒什麼,說不定把水攪得更渾發到有好處。不過這麼多人一起去,咱們還是應該擴大一下心腹人手的比例,不知道二子和刀刀他們情況如何?我再聯繫一下皮包。”

  “但有一條他們必須遵守,就是我們有獲取一樣東西的絕對優先權。”悶油瓶這麼一說,就表明他也不反對這些人跟著一起去。那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只是沒想到這樣一次秘密的重要行動,竟然會變成大批人馬的集體盜墓活動,看來四姑娘山這地方還真是聚人氣啊!史上最大規模盜墓活動的記錄有望被刷新啊,只是這一次的人員更雜,組織者的控制力度更弱。

  這一天折騰下來,到半夜的時候參加人員基本上已經定了。二子的傷確實已經好了大半,只是繃帶還沒有卸下來,算他一個。刀刀奶奶的怪病在那位老中醫拿到“屍香蟲”樣本後不久,便迎刃而解了,只是還有一些後遺症,比如偶爾的恍惚和記憶混亂,但是已經不影響一般的自理生活,而且能認出家裡人了。所以刀刀也跟我們同行。

  最出乎我意料的是皮包,據胖子說,他把那個喜歡的女人追到手結婚了,從此下地更為謹慎,可是本也不會拒絕胖子的邀請。但是最近他老婆懷孕了,現在已經到了預產期,一星期內隨時都有可能生。把皮包那個難啊,矛盾的不成,最後胖子實在也是不好意思讓皮包在這節骨眼上離家,這次的活聽上去沒什麼,但是危險程度我們幾個心裡是明白的。不能讓孕婦擔著心生,不能讓孩子一出生就可能沒老爸,算了,只好祝福皮包,胖子另加羡慕。

  第二天,所有的人準備完畢,分了好幾個航班前往四川,與當地的人員匯合。這要是都擠在一次航班裡,那一架盜墓包機都還不夠座呢!看著如此多的人馬,這可真是讓我哭笑不得,而且這幫人都還神通廣大,什麼裝備都能給托運了去。

  到達四川後,當地的那撥人竟然組了一個暴大的越野車隊,從機場外面開始就浩浩蕩蕩,招搖過市。我不可思議的望瞭望胖子,“我說他們該不會聲稱這是一次史上最大考古交流活動吧?!”

  胖子怪笑道:“就差拉一橫幅‘歡迎某某代表團交流學習’、‘熱烈歡迎某某領導參觀視察,指導工作……’哈哈哈!”看他呢樣子還挺興奮的。這支“考察旅遊團”的車隊就這樣大模大樣,熱熱鬧鬧地開往四姑娘山進行盜墓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