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盜墓筆記續集

版本0 :終極版本! 0號機(已完本)_版本0 第四十八章 黑色大瀑布

書名:盜墓筆記續集 作者:盜墓博物館 本章字數:339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9日 15:52


  我和胖子、二子還有另外一位夥計,決定離開這一小片石灘,到對面可以通向地下河深處的狹長亂石灘。一腳踩回冰冷刺骨的河水,慢慢往前趟著水,河面從腳腕一直漲到齊腰。我們四個相互拉住,由走在最前的胖子打著手電筒照亮。

  等快渡到河中央時,水已經過了肩膀,渾身冷的發抖不說,那衝擊力和浮力已開始讓我站不穩了,還好有重量級的胖子在前面定著大家。

  我後面那位夥計突然腳一歪,整個人就沒進了水裡。我下了一跳,險些也跟進去。我喊了一聲,所有人都停下穩住身形。我還能夠感覺得到,他的一隻手牢牢的抓住我,好像正在努力游水。我趕快順勢把他往回拉,兩個人掙扎了半天,可算使他重新站穩,但看臉色已經是跟死人一樣發青,咬著牙硬撐。

  我問道:“你怎麼樣?踩空石頭崴到腳了?”

  他回答我:“嗯,沒事,不過好像下面還有東西,很疼。”

  “還有東西?是什麼?”

  “不知道。”

  “不過現在也沒功夫研究它,你還能行嗎?此地不宜久留!上岸再說。”

  “應該可以走。”

  水聲有點大,我向前面喊道:“繼續走!”

  我回頭看了一眼那夥計,見他十分艱苦得忍著疼前進,就像跟他說幾句分散一下對疼痛的注意,“哎,你叫什麼名字?”

  他答道:“他們都叫我‘頭髮’。”一聽說他叫“頭髮”,心裡就是一陣寒意,感覺渾身都癢癢,更加想快些離開這黑乎乎的河水,心說,“他媽的叫什麼不好,叫頭髮!多慎啊!”

  我看看他,問道:“你頭髮很短啊,半寸都不到,幹嘛叫你‘頭髮’?”

  他苦笑道:“呵,我以前是留長頭髮的,披肩。”

  “哦?”

  “後來直接剃成光頭了。”

  “哈,你倒是愛走極端!有原因嗎?”

  頭髮半天沒出聲,想了好久,扭扭捏捏的哪像個盜墓賊啊?最後低聲對我說了兩個字:“失戀。”

  我一聽就明白了,這種黯然神傷的話題還是不要再討論下去好,估計他現在忍的已不是腿疼,而是心疼了。

  過了河中心,水開始越來越淺,我們終於到達了河對岸的亂石灘。頭髮一上岸就倒在地上,我趕快去查看他的傷,發現右腿腳腕處扭傷得很厲害,已經發紫了。可奇怪的是,這淤青上面還有三道痕跡,每道差不多有手指寬,不對,是四道,旁邊還有一道比較淺的,“這是怎麼搞的?頭髮,你踩到什麼了?”

  胖子在旁邊一驚,叫道:“什麼?頭髮!什麼頭髮?有禁婆?!”

  我解釋道:“您寬心,不是禁婆,是他人稱‘頭髮’,曾經披肩長髮。”

  “哦!”

  我給頭髮腳腕抹了跌打藥,又用繃帶包好,虧得沒有骨折,否則後面的路可就難了。弄完後,我又問他:“你剛才到底踩到什麼?竟會弄成這樣。”

  頭髮皺著眉回憶道:“好像是一塊兒挺大的圓石頭,表面有點兒軟滑,所以踩不穩,一下就扭到腳,而且還被什麼抓住一樣,使了半天勁才掙脫,還多虧有你來住我拽了一把,謝謝!”

  “啊?!”我一聽就聯想到了一樣東西,渾身都感覺不自在,似乎眼前的黑暗裡都能隱約看見,卻看不清楚。而且我知道應該不是禁婆。“胖子,二子,這裡不太平啊,時刻要留意著。”

  二子笑道:“不怕,有什麼讓它放馬過來!”

  胖子拍了拍腰裡綁著的黑金匕首,豪氣雲天地說:“黑金現在配的是最高級的防水刀鞘,上面的兩種寶血和血屍王血都還在,我誰也不鳥!放心!”

  “嗯!”豪氣管豪氣,這渾身濕透了兩回的的衣服穿著卻也難受,我們就脫下來,用一個固體燃料爐來烤幹。要說現在的防水包做的還真是牛,否則這麼一折騰,裝備都得費了。

  幾個人在岸邊休整了半天,這裡潮濕,衣服根本就幹不透,胖子說:“算了,湊活著穿吧,都這麼老半天了。萬一來個禁婆,多不好意思啊!”

  我卻在想另外的事,“是啊,這麼長時間了,後面的人看來沒有敢再跟上來的。”

  兒子道:“就是,誰會傻到往沒底兒的坑裡跳,除非是走在前面沒看清掉下來的。不過知道我們的前車之鑒,那麼粗心的估計沒有。”

  其實我一直在留意對面的小石灘,如果再有人活著漂到

那裡,說不定也會弄出點兒光來,應該也能看見我們這邊的爐火光亮。

  休息好,我們準備向下游出發,臨走時我還對著那邊喊了一嗓子:“喂!有人嗎?”

  胖子笑我道:“沒人!我看有鬼還差不多!呵呵。”

  我笑駡道:“去你的烏鴉嘴!”

  然後順著窄窄的亂石灘,深一腳淺一腳的往下游走。胖子依然在最前面,二子扶著頭髮走在中間,我斷後。

  一路上倒也沒發生什麼,我就想和頭髮說兩句話,瞭解瞭解他,“頭髮,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做盜墓活兒的?”

  “這是第一次。”

  我們三個都是“啊?!”的一聲驚歎,“知道嗎?你第一次就趕上我們的超級別行動!”

  “呵呵,不知道,是我兩個兄弟拉我一起來的。剛才小石灘上那個死去的就是其一。”頭髮說完後一句不禁有些傷感。

  “哦。那你以前是做什麼的?為什麼決定要幹盜墓這行呢?”

  頭髮回答我道:“以前我是一個搖滾樂隊的鼓手……”聽到這裡我腦中就出現了他甩著頭髮瘋狂敲鼓的鏡頭,頭髮繼續道:“……但是一直沒人欣賞,所以賺不到什麼錢,過著半流浪的窮困生活。後來我女朋友受不了了,要跟我分手。當初搞音樂我也是為了她,這麼多年下來,我是那麼的深愛著她,可她竟然這樣!我非不讓她走,她就對我說‘等你有了蘋果、汽車、別墅和鑽戒,再來找我!不准借錢,慢了我也不會等你!’。她走後,我就把頭髮剪了,剃成光頭。一氣之下,鼓也敲壞了。但是我怎麼可能在短時間內賺到那麼多錢,如果是做一般工作,一輩子也不可能做到。”

  我說:“所以你就答應來盜墓,有錢了回去再找她?”

  沒想到頭髮卻堅決的回答道:“不!如果能活著回去,這次得到的財富,完全夠滿足她好幾次那樣的要求。但是我不會拿這些錢去找她,也不會去買別墅,我要重建樂隊,還要為橋底下的那些孩子建一個家!希望她能看到我今後在音樂上的成功!”

  胖子在前面鼓掌道:“哇!我還從來沒遇見過這麼有理想的盜墓賊!音樂家!失敬,失敬!”

  “呵呵,胖爺過獎了!”頭髮還挺不好意。

  就在這時,我發現水聲越來越響了,問道:“胖子,前面是不是水流變急了?”

  他用手電筒照了照河面,說:“好像是流速快了點兒吧,但也不至於這麼大聲音。”

  “奇怪!走走再看吧。”

  再往前走,亂石灘變得更加的窄了,那水聲也越發的響。等到水聲變得震耳欲聾時,我們在手電筒光照下,看見不遠處有一道灰色的線橫在地下河盡頭。

  這條地下河竟然到頭了,還變成一條大瀑布留下深淵!這下面還有多深那?!我們走到地下河跌落為瀑布的盡頭,想看看下面的情況,可是那石灘已經變得站不下一個人,河水下瀉在兩邊飛濺出水花霧氣。就算扶著岩壁探過去也看不清什麼,一不小心可能就要葬身瀑底。

  “這可怎麼辦又沒路了!這到底是個什麼鬼地方?”

  “哎!你們看前面!”胖子邊叫邊把手電筒照著前方的遠處。

  我仔細一看,好傢伙,正前方挺遠的地方,竟然還有一條更大的黑色瀑布從上面落下,上面被伸過去的岩壁頂擋住,看不到瀑布形成的斷面,下邊被我們這兒的河面擋住,看不到瀑底。說明這兩條瀑布彙聚而下的淵潭非常之深,想想都覺不寒而慄,看多了頭直發暈。

  這時候二子突然叫道:“你們看那是什麼?河中間有東西!”

  胖子把手電筒光束移近二子手指的方向,果然在離河面跌落處不遠的位置,有一個凸起的東西,高度大小好像是一個站在水裡的人。我想也不想,脫口而出:“悶油瓶!”

  胖子回了我一句:“你瘋了吧?!那地方能站住人?是一塊兒岩石!”

  我冷靜下來一看,這才發現真的不是人,更不是悶油瓶,可是上面卻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反光。我拿出望遠鏡仔細一看,原來是一把小刀卡在石頭縫裡,後面還拖了一條金屬絲線。“是刀刀!是她的金絲飛刀!”

  胖子補充道:“沒錯,是她的金絲飛刀,可是金絲很松,胡亂擺動,那頭顯然沒有人拉著,金絲已經斷了!”

  “刀刀!她竟然已被沖下瀑布了!”我傷心的叫喊著。可馬上我又發現了一件更令我崩潰的東西。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