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盜墓筆記續集

版本0 :終極版本! 0號機(已完本)_版本0 第五十一章 做鬼難

書名:盜墓筆記續集 作者:盜墓博物館 本章字數:3372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4:28


  就在一腳踏上“奈何橋”的同時,我聽見胖子的聲音在後邊說道:“呵呵,不好意思,你們沒聞見吧?”由於對胖子的熟悉,我瞬間明白了剛才真正發生的事。

  “我靠!”不等蒸汽爆發而出,我就用力向後躍起,以袖子遮住面部。果然不出所料,我雙腳剛剛離開地面,那些密集的黑色小窟窿裡就噴出大量的蒸汽,來勢兇猛如火山爆發。強大的氣流,把我在半空的身體使勁往後拋飛,摔得我尾椎骨都快碎了。

  幾個人要扶我起來,我說:“先等等,讓我趴地上養養傷,別動我!”

  胖子道:“不會是剛好摔石塊兒上了吧?你剛才可是未卜先知的躲開了蒸汽爆!”

  我沒好氣的說:“你個死胖子,要不是你剛才放屁,我也不至於信心滿滿的走上去!還以為是機關洩氣了呢。”

  “啊?原來被你誤會成這樣了,就說你怎麼勇往直前呢?還好我後來問了一聲,不然你可就熟了。以後別那麼激動,要先溝通清楚!”

  “嘿,還怪我激動,你下回放屁也提前說一聲啊!”

  我走回那塊兒“三生石”,取出那大塊兒的鑽石遞給二子,“收著吧,看來沒用。看來不忘記一切,還真是過不了這‘奈何橋’了!”

  聽完我這話,胖子“哎---”了一聲,我問他:“你哎什麼呢?!”

  “天真,你說咱們知道的東西裡邊兒,什麼可以有孟婆湯的功效?”

  “對呀,六角銅鈴!”我趕快又翻開那塊兒石頭,查看底部那個凹進,還真是有棱有角,八成就是要放六角銅鈴,看來這地方的東西並不都是天然形成的。

  “可是咱們現在沒有六角銅鈴啊!”

  “是啊,發現了也白搭。”

  “看來這‘奈何橋’是沒法過了,這又不是什麼長江天塹,咱之前不是也渡過一回嗎?”

  “是啊,大不了再冒一次險,這又不是真的‘奈何橋’、‘忘川河’!”我說著走到了河邊,看著黑不見底的冰冷河水,心想這下面的孤魂野鬼日子也真不好過,要是這回過不去,我也得在這兒等一千年?

  “胖子,似乎這平靜中暗流湧動啊,找塊石頭,咱投河問路。”

  胖子呵呵訕笑道:“天真啊,你這大學怎麼上的?是‘投石問路’!而且你沒發現嗎?這一路上壓根兒就沒有一塊兒零碎的石塊兒,除非你把那塊兒‘三生石’投進河裡去!”

  我說:“行啊,你力氣大,麻煩胖爺給搬過來...”我這話還沒說完,突然就覺得腳腕兒一緊,立刻就失去了平衡。那力道一下子就把我順沿兒拽了下去,臨了後腦勺還在岸沿兒上狠狠磕了一下,我最後的一個念頭就是“它媽的,還帶出水的?!”

  下一刻,冰涼的河水撲面而來,我一下水就被激醒了,然後四肢使勁的撲騰,想遊上去。可是許多雙手緊緊地抓住我,我連根救命稻草也抓不到,氣得我就想開口大罵,可這水裡不能張口啊:不就想留下我一起當鬼嘛,犯不著自相殘殺吧?對了,現在還不是同類呢!這憋死我了,全身亂動特耗氧,一口忘川水已經入口。我突然摸到自己的匕首,拔出來就是一陣亂戳,能明顯的感覺到那些東西的疼痛和驚亂,可是憤怒也讓它們把我捏得更緊,我的身體慢慢向下沉去。

  就在這最後的關頭,我耳朵裡突然響起一個聲音,“快給自己放血。”是悶油瓶,隔著水我也能聽出來!

  於是我毫不猶豫的就在自己身上隨便劃了幾刀,鮮血應該是立刻就把河水染紅了一小片兒。

  “啊---噯---呀---嘰---嘰!”一陣瘋狂恐怖的尖叫聲中,那些東西呼啦一下子都跑完了。我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浮出了水面,趴在岸上的胖子一把抓住我脖領,然後頭髮和二子在兩邊拽著我的胳膊,三個人就這樣把我給提上了岸。看來我這做鬼也是不可能了。

  急救。用不著人工呼吸。其實我也沒多大傷,很快便能站起來了。

  悶油瓶,站在“忘川河”對岸的人,真就是悶油瓶!只見他在那兒向我們招手,意思是快點兒過去。

  胖子看了看我,問道:“都要跳下去?這可是‘忘川’!靠譜嗎?”

  我道:“什麼時候不靠譜過?都像你啊?!大不了等會兒我再多劃兩刀。”

  “行,那咱就渡過‘忘川河’!”說完帶頭跳了下去,老大的水花濺到岸上。我和二子、頭髮也

都跳了下去,水裡還有淡淡的血腥味,那些水鬼都不知道藏哪兒去了。

  爬上對岸,悶油瓶看了我們一眼,說聲:“走吧。”便轉身走去。

  胖子可沒那麼容易打發,他大概擼了擼身上的水,跟上去就問:“小哥啊,咱們能再聚攏實在是不容易!這鬼地方是怎麼回事?明明解開了石刻佈局圖的機關,為何就掉進這地獄了呢?都快折騰死我了!”

  悶油瓶沒有回頭,邊走邊說:“這就是冒險的代價,有路就算不錯了,必須抓緊時間。”

  這時候二子問道:“張爺,刀刀是和您在一起嗎?”

  “嗯,她在前面。”

  見到悶油瓶後,我反倒什麼也不想問他了,只是放鬆的跟著一起走。

  在過了那座“奈何橋”之後,地勢開始出乎胖子意料的往上了,“哈哈,看來咱們用不著一層一層的往地獄下面去了!”

  我說:“你也別高興得太早,這兒的事可真是誰也說不準!”

  正走著呢,就見迎面一個人拿著手電筒一瘸一拐地過來了,“小三爺,胖爺,二子!你們都好著嗎?”

  “刀刀!我們都好著呢,你怎麼了?”二子第一個回應道。漸漸的,我又有點兒明白了。

  這一路繼續前進,我已經快忘了自己是在地下,有時候還以為只是夜晚,只是這夜晚特別的長,好像永遠不會迎來黎明。這地勢也是起伏不定,一會兒向上,一會兒向下,偏左偏右,那些個儀器拿出來也都失靈,這些個東西怎麼老是這樣?!不知道悶油瓶怎樣,反正我是完全沒有方向感和海拔感了。

  就這麼糊裡糊塗的走了大半天,中間休息了一次。反正也沒帳篷也沒風,就地躺著眯了一會兒。估摸著從洞穴裡掉下來也有一天一夜了,也不知道那些大隊人馬在幹嗎?會不會是在仙崖上的其它洞穴裡尋訪仙人呢?

  胖子無精打采地說:“就這麼一直走,什麼時候算個頭啊?悶死了!”

  我說道:“你非要遇見口棺材,摸不到冥器遇見只粽子也好,是不是?!”

  “是啊,來一隻給咱們幾位爺解解悶兒也好啊!”

  “切,沒人性!”我不消一顧道。

  胖子指了指頭發,對我說:“你可別忘了,頭髮,人家第一次來倒鬥,不得讓長長見識?!別回頭出去了,說跟著咱們混,連個棺材和冥器都沒見過,別人會怎麼想?”

  “拜託,你還會在乎這些浮雲?”

  悶油瓶:“什麼頭髮?”

  我指著站在一邊的頭髮解釋道:“哦,大家都這麼叫他。”

  應該是在我們掉下來之後的第二天下午,前方的手電筒光束終於碰到了一些物體,那是幾根天然形成的大石柱子,就如同地裡長出來的巨大石筍。每一根的頂尖,離岩體大空間的頂部還有個一人多高的距離。

  我們又往前走了幾步,用手電筒向兩邊和後面一照,好麼,前方全是這種石柱,密密麻麻的延綿成片,就是一個大石林。裡面兩三排之後,開始出現濃濃的黑霧,狼眼手電筒的光束一照過去就縮短了。

  下來以後,這是我第一次產生了渺小感,這陣勢頗為壯觀。連身體都能感受到一種強烈的危機感,似乎那每一根石柱的後面都藏著一個粽子。而陰森的霧氣裡面更是有無數的鬼魂等著我們進去,霧氣形成的小漩渦就如同一隻只眼睛窺視著我們。

  最要命的是,明知道危險,我卻好像還被這種恐怖往裡勾引著。胖子咽了口吐沫,說道:“小哥,我們真的要從這裡面過去?有沒有別的路啊?”

  “我不知道。進去應該是最快的路。”

  胖子:“我看要是進去了,死得最快才是真的!”

  我說:“咱們要不分開往兩邊再探探,十分鐘後回來決定。”

  於是我跟胖子還有頭髮一組向右,悶油瓶和刀刀、二子向左探察。分開以後,我一下覺得陰森了許多,真怕裡面那些東西耍賴主動竄出來,所以匕首一直就緊緊地握著。胖子嫌手電筒的搜索效率太低,直接向前發了顆照明彈。這裡的空間要比之前高,照明彈照亮了一大片地方。石林的邊緣一直向前蔓延,就好像我們站在了整個世界中心,左邊的世界是石林,右邊的世界是平原。

  “沒有別的選擇。”

  十分鐘後,我們回到原處,悶油瓶他們已經站在那裡。等我們走到近處,他平靜地說了句:“進去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