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盜墓筆記續集

版本0 :終極版本! 0號機(已完本)_版本0 第五十四章 雙料惡魔,不破玄陣

書名:盜墓筆記續集 作者:盜墓博物館 本章字數:339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9日 15:52


  我心想,悶油瓶你又要幹嘛?是要暗訪更大範圍的石柱分佈排列,還是你又要玩兒失蹤?我真的很想跟上去,但又覺得這樣似乎不太好,眼看他要走遠,我心裡矛盾至極。

  終於我做出了決定,跟上他,不開手電筒不打擾他,我只在安全區域的週邊邊緣走動,遠遠地看著他,除非他超出安全可視距離。

  我安靜地在後面吊著他,觀察悶油瓶在黑暗中的身影,就好像在水面觀察深水中的操作人員,危險隨時都有可能將他吞沒。我時刻準備著,只要他在我視線中一消失,我馬上就會打開手電筒沖過去。

  在繞了大半圈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悶油瓶不知是在哪一刻從我的視線裡消失了。我腦子嗡的一下,趕快打開手電筒,朝記憶中前一刻還看見他的方向竄出去。然後慌忙地四處張望,還好,不遠處的黑霧中,他那固體燃料爐的微光又出現在了我的視線中。我的位置剛好還能看見安全區域最週邊的燈光,而我也沒有直接用手電筒照向悶油瓶,只是讓光照向自己腳下。

  “悶油瓶,別走太遠了。”我小聲的向他說道,他只是稍微停頓了一下,表示已經聽到我的話,然後繼續專心探查石柱排列。

  跟著走出一小段後,我突然有了一種怒火中燒的感覺,因為又有人在我脖子裡吹氣!我卡!拔出匕首就是一個猛地轉身,我傻傻的看著眼前的她他她,半秒鐘後,我揮出的匕首割在了自己的身上,整個人倒飛了出去,這裡面當然也有我自己後躍的成份。

  還沒等我摔倒地上,後背就先撞在了石柱上,這石林之內實在是沒有空地可以讓我飛遠點兒摔下來。她緊隨其後撲了過來,“悶油瓶,救我!”我立刻大叫著滾到了另外一根石柱的後面,背靠石柱蹲在那裡。膽戰心驚地想著剛才那個要吃我的傢伙,身材跟我差不多,還要顯得瘦一些,因為她沒皮!分明就是血屍的肉體,但是滿頭飄逸的長髮比手臂還長,發梢吞吐不定,蠢蠢欲動,那不是禁婆又是什麼?!

  對了,三叔鋪子底下的南宋皇陵裡,那個被水泥封住的就是這種血屍禁婆!那殘暴的赤裸肌肉和利爪,再加上恐怖的堅韌長髮變幻莫測。太可怕了,竟然遇上這種雙料惡魔,而且她幹嘛老纏著我?她之前也不知道是用氣吹我,還是用頭髮梢觸碰到了我?

  這時候悶油瓶趕到了我身邊,問:“怎麼了?”

  “那個往我脖子吹氣的傢伙現身了,是個極厲害的血屍禁婆!就在後面。”我小心地用匕首指了指石柱背後,然後跟悶油瓶一起轉了回去,可是她竟然又不見了。不來追擊我也就算了,竟然又躲起來了,不至於啊,她沒這麼弱!

  “真的,我不至於沒事自己用匕首砍自己!”我邊說邊給悶油瓶看我帶血的匕首和傷口。他點點頭表示明白,“離我近些,有狀況喊我。”悶油瓶說完就又去探察地形。我也不能進跟他,否則就會失去大隊人馬的光線。

  可我剛一轉身,就聽見後面傳來了腳步聲。算你是智慧生物,耍我是吧?!哼!我向腳步聲方向看去,卻只有腳步聲沒有看到血屍禁婆,這可怪了!我自己立刻快速地原地轉了一圈,身後和左右也沒人,回過頭再看時,一個身影從石柱後走出。我正準備要對付這血屍禁婆,卻發現這個的身軀比剛才那個大多了,我的媽呀!而一個“悶”字還沒出口,對方已經開口道:“天真,你又遇上小姑娘了?喊什麼呢!”

  我松了口氣道:“我靠,原來是你,我還以為又來一更大個兒的呢!”

  胖子好奇道:“什麼更大個兒的?你碰到什麼了?”

  “這裡竟然有血屍禁婆!”

  “就是南宋皇陵裡那種?不會是追到這裡了吧?!”

  “不是,這個身材比較苗條,而且是個‘裸女’!”

  胖子訕笑道:“哈,辣妹子!驚豔啊!”

  “去你的,跟上次在海底墓道的完全兩碼事兒,連長皮都沒有,一身的橫練血肉,還驚豔你個頭啊!”

  胖子搖著頭說:“嘖嘖嘖,沒想到你這麼庸俗!怎麼能光看外表呢,這叫以貌取人。沒看人家始終就盯著你,又是吹氣搔癢,又是挑逗的,多專情。你卻拿著個刀子,不解風情,多掃興啊?”

  “算了吧,我不跟你瞎扯!不過她幹嘛老是盯著我呢?我又不是唐僧肉!”這可真是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胖子道:“是啊,她幹嘛老是偷偷摸摸的纏著你?還真讓人容易

誤解。而且上次那個也是的,非要跨過胖爺我去找你,小白臉兒就這麼招人喜歡?”

  我有點兒氣了,“誰是小白臉兒?剛才她就是想吃了我!”

  “好好好,不跟你鬧了。這個血屍禁婆的性子還真是有點兒怪,忒謹慎小心了,大大滴狡猾!你還真是該小心點兒,身上帶火了嗎?”

  “帶了,你要抽煙?”

  胖子鬱悶道:“操!你丫是被嚇傻了吧?禁婆怕火都給忘了?!”

  我使勁兒拍了一下腦門,“對啊,我還真是一下蒙住了!”然後連忙摸出口袋裡的打火機,打著,然後滅掉,才安心了點兒,“對了,悶油瓶呢?別把他給丟了!”我和胖子趕快向他走的方向追了過去,可是看不到他的光亮。

  於是我以胖子為中繼站,又向安全區域外延伸了一小段距離,希望我能成為悶油瓶的中繼站。可是這傢伙跑哪兒去了?也太亂來了!

  我這兒正擔心呢,卻聽見悶油瓶的聲音從安全區域傳來,“回來吧。”這不瞎忙活嗎?原來悶油瓶都已經回去了,難怪找不見他!

  回到我們原來待的地方,我趕快把刀刀、二子和頭髮叫醒,“刀刀,把你剩下的一把金絲飛刀和其它飛刀拿出來。”

  刀刀不解道:“啊?幹什麼?給。”我接過飛刀,趁自己傷口還沒幹掉,把我的山寨寶血抹在了飛刀上。

  “二子,頭髮,胖子把你們的匕首也拿來。”再把剩下的血都抹到了他們的匕首上。

  頭髮奇怪的問道:“小三爺,你這是做什麼?還是快點兒包紮吧!”

  胖子對他說:“不知道了吧,這可是寶血!驅邪避魔,連鬼都怕!這可是小三爺給身邊兒人的福利啊!”頭髮這才明白過來,趕快向我連聲道謝。

  我接著說:“刀刀、二子、頭髮,現在起要格外當心,這裡已經發現了‘雙料惡魔’血屍禁婆!你們千萬不要落單,準備好火源,注意她可怕的長髮。”

  刀刀有點兒害怕的說:“比血屍還厲害嗎?她使用頭髮做武器啊!一定就是那個讓你誤以為是我吹氣的傢伙。”

  二子揮了揮手裡的匕首道:“哈哈,不過現在有了小三爺的寶血,再準備好打火機,怕她個鳥?!就等她放馬過來!”

  胖子有點兒不爽的說道:“我說頭髮啊,你這稱呼實在是讓人聽了起雞皮疙瘩!你知道嗎,我在墓裡遇見的比血屍還恐怖的就是頭髮!不知多少人慘死在那頭髮裡面!”

  頭髮惶恐道:“那!您給我改個名字吧。”

  胖子:“這一時也想不起來,再說了。哎,你本名叫什麼呀?”

  頭髮看了我一眼,吞吞吐吐地說:“叫,叫張雪詩。”

  胖子翻了個白眼,我也抹了一把臉,然後他歎道:“我靠,你小子的名字也太威武了,真想揍你!”

  頭髮趕快解釋:“不是‘血屍’,是下雪的‘雪’,唐詩的‘詩’。”

  胖子:“還‘躺屍’呢,你爸媽可真是會起名字,主要是沒想到你會幹這一行!”

  我道:“叫你‘雪詩’就免了,‘詩詩’像個女的,‘小張’怕張爺誤會。我看暫時還是叫你‘頭髮’吧,暈啊!”

  這時老五和雷六過來了,打過招呼就開始問悶油瓶情況如何。

  悶油瓶看了我們一眼,說道:“我已探查明白,這是一個不破玄陣,就是沒有破解之法。”

  老五和雷六同時叫道:“什麼?!那我們豈不是要被困死在這裡啦?!”雷六:“怎麼會這樣,一定還有希望的,一定要選一個方向出去!”老五埋怨道:“張爺,我們可是信任你,在跟著走到這裡的,你可要負責到底啊!”

  胖子道:“小哥,咱總不能就在這兒不走了吧?”

  悶油瓶若無其事地說:“只能憑感覺猜一條路。”

  老五叫道:“啊?!不會吧,瞎猜?!誰敢?誰敢走啊?”

  我說道:“要不咱們還是順著原來的方向直走吧,也許這‘不破玄陣’只是一種迷惑干擾。”

  悶油瓶道:“不,這絕不是一個沒用的假陣。”

  雷六:“怎麼說?”

  “它是有指向作用的,如果走錯,不但到不了目的地,還會萬劫不復。一切關乎心境。”

  我道:“既然如此,還是保持我們的本心吧,變化不要太大。”

  悶油瓶點了點頭,轉過身去,“我也這麼認為,就走離原路最近的方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