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盜墓筆記續集

版本0 :終極版本! 0號機(已完本)_版本0 第五十五章 石林盡頭

書名:盜墓筆記續集 作者:盜墓博物館 本章字數:3271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9日 15:52


  我和悶油瓶做出選擇之後,胖子、刀刀、二子還有頭髮自然都是義無反顧的贊同。可是老五、雷六和其他幾個盤口當家的,卻產生了各種分歧,意見無法統一,爭論不休。

  到最後,老五決定和另外幾個當家的帶了一大半的人向左行,表面上的理由竟然是因為古人寫字從右到左,我肚子裡暗笑,心想鬼才知道你們為什麼,但這個理由也太簡單了吧?!

  而雷六則和幾個當家帶著剩下的一小半人,跟我們同一方向前進。

  如果按照石林中心點的推斷,那我們這次出發後,還有非常遠的路程才能走出石林。但與我們進來時不同的是現在人多,燈多,適應了環境,所以感覺要輕鬆了些。

  不我還是有些放不下的東西,對走在前面的胖子隨便問了句:“胖子,那個血屍禁婆也不知道哪裡去了?”

  胖子乾笑道:“哈,犯賤了吧,你竟然開始想那個沒皮的禁婆了!”

  “什麼想她了!我只是琢磨她在搞什麼花樣,不知道啥時候還會來偷襲我?!”其實我這越解釋就把自己抹得越黑。

  “這不就是想嘛?還不承認!她已經充分吊起了你的心思!”

  我可不想跟他繼續扯皮,弄不過他,於是轉換話題道:“你說這‘拔仙台’真的有人成仙過嗎?怎麼到哪兒都有人在折騰長生那些事兒?你有沒有想過要長生啊?”

  “切,我才不想長生那些事兒呢!只要他們在長生飛仙之前把值錢東西都留給我就OK!”

  “哦?你為什麼不願意長生?!”

  胖子解釋道:“我可沒說我不願意長生!真要能長生,誰不想啊?只是不願意永遠活在痛苦之中罷了。再說了,長生哪是那麼便宜的事,我可不打算費勁受那罪。”

  我明白胖子的意思,要是讓他跟雲彩兩個過著雙宿雙飛的神仙日子,他當然願意長生。可是現在,就算給他巨屍血,他也未必願意喝那噁心東西,除非他希望自己忘記一切。

  這樣邊走邊聊,時間過得很快。雖然沒有日出日落,但一天還是過去。我們停下來吃飯休息,不睡覺可不行。

  但是就有人讓你睡不安穩,一群血淋淋的傢伙突然叫喊著沖了過來。所有人都被驚醒了,我還以為來了一群血屍呢!可他們還沒跑到跟前就一個個撲倒在地,爬不起來了。

  聽見他們臨倒下前喊得話,所有人才明白過來,“小三爺...胖爺...張爺救命救命!”原來是老五他們。

  “怎麼會弄成這樣?其他人呢?!”我和胖子他們一大群人迎了上去,把老五等人接回營地,想問他們怎麼了,可人都暈過去了,就趕快急救保命,然後讓他們休息,看來一時半會兒也醒不過來。

  其實光看他們那慘樣,不用問就能知道大概發生什麼了。肯定是選了一條錯得離譜的路,立馬就遇見了危機。不過兩三百人竟然只逃回來十幾個,這也太可怕了!到底遇上什麼東西?希望我們走的這個方向別是錯的,雖說暫時沒遇上危險,但是不到最後誰也不敢打包票。

  我仔細看了老五身上的傷口,很多地方是被大塊兒的削了皮,就跟片皮鴨一樣。但還有不少位置,是被犁成了一絲一絲的,流著發黑的膿血。而十個手指尖的骨頭全部粉碎,那是多麽痛苦的傷啊!他們還能夠堅持著跑回來追上我們,實在是不容易。不過這些傷痕,都不是血屍禁婆留下的,他們遇見的是別的東西。

  這種傷我從來沒有見過,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什麼。問胖子,他也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個所以然,只是強調一點:“他們不像是被批量處理的,而是一個一個精細加工成這樣的!”

  “我靠,被你說的,他們好像都是從五星級廚房裡逃出來的半成品,就差醃制下鍋了!”

  把我膈應的,胖子還當真地繼續說:“對啊,沒准就是妖怪在開黑飯店!”

  我聽了搖搖頭不想跟他再討論,太沒譜。可當我去問悶油瓶時,他卻只對我說了三個字“當心點。”我這鬱悶,他那語氣還帶點兒威脅恐嚇的感覺,這是什麼事兒啊?!讓我當心什麼呀?

  唉,還是繼續睡覺吧!

  又休息了五個小時後,老五那十幾個重傷患還是沒有蘇醒,更談不上自己行動了,可隊伍還是要繼續開始前進

啊。但是因為石林密集,跟本不可能抬著他們,繞不過彎兒啊,所以就由人輪換著背他們走。傷患繃帶裡滲出的血水,把背的人的衣服都弄濕了。這裡又沒有輸血醫療條件,看這樣子他們是很難活下去了。

  可是我在隊伍前面正走著,突然就聽見後面傳來一聲“啊---!!!”的慘叫,緊接著慘叫聲連成一片。這種慘叫聲是發自內心的恐懼和焦急,聽得我感同身受,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這又怎麼了?!不讓人睡覺,也不讓人好好走路!”胖子氣呼呼地就往後走,手裡已經握著那把黑金匕首。

  而我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悶油瓶沒跟我們在一起,好像出發不多久便沒有印象見過他。他跑哪裡去了?我怎麼又把他丟了!這可真是亂上添亂,我正跟在胖子後面急得團團轉,就聽見隊伍後面有人喊道:“不要用刀去砍,也別近距離接觸,用槍!被咬過的人也不能接近!抓破的也一樣!”這是悶油瓶的聲音!

  接著就是一片密集的槍聲,和哀嚎聲!我使勁地拍著自己的腦袋,都不敢去想那裡發生的事。

  過了一會兒,那邊終於平靜了下來。悶油瓶鐵著臉走了回來,我問他發生什麼,他只是說:“果然被植入線蟲。”

  “什麼?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大聲的對他叫道,可是悶油瓶沒有停下腳步,我很少見他的心情這麼糟。

  胖子瞪大了眼睛看著悶油瓶的背影,“這是怎麼了?他好像很難過的樣子!從來沒有啊!”

  這時候,雷六來到我身邊,歎了口氣,說道:“唉,太可怕了!老五他們,突然從後面把背他們的人脖子咬爛,並且瘋狂的抓破他們的後背,使自己的血液和唾液進入傷口。然後又竄出去攻擊旁邊的其他人,只要五官或傷口碰到他們的體液,人就會開始抽搐癲狂。張爺說,這是被操縱型寄生蟲感染控制了,只能用槍在遠距離把他們消滅,連剛剛被感染的也不可以留下,沒得救。”

  難怪之前悶油瓶讓我當心點兒,那是他應該已經懷疑了,所以後來就提前到隊伍後面去了。

  這種類似的操縱型寄生蟲我也聽說過,有一種“鐵線蟲”就是通過分子手段操縱其它昆蟲。寄生在體內後會分泌一種化學物質,欺騙寄主的大腦神經,甚至可以誘騙和逼迫寄主以自殺的方式達到它們的繁殖目的。但我一直以為這只是昆蟲之間事情,不會發生在人身上。可是沒想到今天遇見的這種更加恐怖!竟然可以在短時間內把人變成這樣。

  老五他們一定是在陷阱中被殘害,並成為寄生體。然後被寄生蟲控制去尋找自己的同類,再進一步殘忍地製造新的寄生體。如果不得以及時控制,我這些人很快就會全部變成這些控制型寄生蟲的寄主!

  遇到這種事情,悶油瓶又下令殺死了大批的新感染者,難怪他的心情會這麼糟糕,難面有一種內疚感。我正想趕上去勸導他,只見隊伍後面燃起了熊熊的烈火,屍體燃燒的劈啪聲參雜其中。

  我並沒有多看,只是快步往前走,希望趕上悶油瓶後能早點兒看見這石林的盡頭。不管前面有什麼,都不希望再有這種殘酷的事情發生,尤其是被控制去殘害自己的同類。

  就在第二天的中午,我們終於發現石林的石柱開始有了變化。每一根都開始變得越來越粗,相互的間隙也越來越小了。到最後,腳下已經沒有了平地,腳背卡在“V”形縫隙中,只能用側著腳走。兩根石柱中間的距離也狹窄到,胖子必須縮著肚子才能擠過去,“這,天真,我們該不會是也走錯方向了吧?!再這樣下去,胖爺我可就只能打道回府了!我可不想被夾死在這裡!”

  我也開始動搖自己的想法,“難道真的走錯了?該不會是要到山體空間的盡頭了吧?!”

  再過了一會兒,胖子對悶油瓶道:“小哥,我在這裡等一會兒,你們先過去探探路吧!看看還有沒有空間。”

  我要留下來陪他,胖子卻讓我還是繼續前進,別忘了他還在後頭就行。於是我讓整個隊伍放慢速度,儘量的拉長戰線,只要每兩個人之間還能保持安全可視距離就可以。這樣在胖子脫離隊伍前,也許最頭上的人就可以探明前面還有沒有路可以走下去。

  安排好之後,我才加快速度追趕前面的悶油瓶他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