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盜墓筆記續集

版本0 :終極版本! 0號機(已完本)_版本0 第五十九章 武裝升級(下)

書名:盜墓筆記續集 作者:盜墓博物館 本章字數:2749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9日 15:52


  我心裡一琢磨,照胖子說的,就相當於是用兩個我和兩個悶油瓶來分擔這些血量,那應該還勉強受得了。

  我剛想轉頭去問悶油瓶的意見,就聽他在我旁邊說道:“可以。”

  沒想到他這麼積極的回答,我倒是一愣,有些尷尬地說:“那好,我們就趕快開始吧!”接過胖子手裡的鍋子,我在自己手心就是一刀劃下,鑽心的疼痛過後,是持續的火辣辣,一股鮮血的細流進入鍋內。

  悶油瓶也熟練地在手掌上劃開口子,兩種寶血再一次融合在一起,希望能為我們帶來奇跡,開闢生路。過了一會兒,胖子的鮮血,二子、刀刀、頭髮的鮮血,還有雷六和其他十幾個兄弟的鮮血,全都加入了這口血鍋之內。眾志成城,齊血武裝,定要成功!

  胖子見調配比例差不多了,就讓大家趕快止血包紮。看著這大半鍋血,我雖然心裡激動,但是一陣頭暈眼花襲來。倒不是因為暈血,而是一下子有些失血偏多。

  我和悶油瓶靠在一邊休息,胖子他們就抓緊時間忙活起來,一來怕血凝固了不好操作,二來周圍的血屍禁婆隨時都有可能再次發起進攻。

  他們把血攪勻後,將所有人的彈匣拿出來,給彈頭部分抹上調製寶血,彈頭露不出來的就卸出來抹好了再上進去。槍管兒裡也全都用布條抹了寶血。最後剩下的一點兒,也全都擦乾淨了塗在刀刃上。

  可就在我們武器升級還沒有全部完成,一部分人還在把子彈往彈匣內裝,周圍的血屍禁婆已經開始集結逼近,看來要對我們發動一次徹底的殲滅戰。

  幾個先裝備完畢的夥計,已經端起槍,朝最近的血屍禁婆開火了。看來那些血屍禁婆並沒有理解我們的武裝升級,所以仍舊不太積極躲避,寶血彈頭一顆顆的打在了他們身上。這次每一顆都深入血肉,將那些血屍禁婆打的更加血肉模糊,連連慘叫。中彈的血屍禁婆被一個個轟翻在地,傷勢嚴重。

  一排掃射之後,許多血屍禁婆在疑惑中被打飛,趴在地上怨毒的嘶吼著,卻還要咬牙切齒的忍痛往前爬,眼中充滿了瘋狂的憎恨、不甘、貪婪和一絲畏懼。

  後面的血屍禁婆立刻發現了形勢的變化,它們開始採取快速地迂回接近,無數的暗紅色身影在黑暗中閃動,逐漸向我們靠攏,可是能被打中的就少多了。

  在到達一定距離後,那些恐怖的黑色長髮,再次飛速向我們纏繞而來。雖然我們有了一戰之力,寶血彈頭和刀刃可以瓦解這些頭髮,但是那鬼魅般的變化多端,行跡無常,還是讓不少人被它襲擊的手。

  而且這些血屍禁婆,好像已經開始不再執著於把我們變成活人繭。那些可怕的頭髮絲變得極具殺傷力,致命的發梢直至肉裡,一入七竅更是立刻腦漿外流,七竅流血。噁心、癢、窒息等等,這些都是死亡的附加感受。從幾名夥計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們死得非常痛苦。如果讓那些血屍禁婆再靠近點兒,它們的利爪倒會讓人死得更痛快些,不過它們似乎並沒有這個打算。

  武裝升級完的興奮和激動並沒有持續太久,所有人就又一次陷入更深的恐懼。

  胖子一邊開火,一邊大喊道:“打准一點兒,爆頭!打心臟!不要浪費彈藥!”

  悶油瓶並沒有用槍,他也沒有拿著長刀沖上去砍殺,只是游走於隊伍之中,為那些被長頭髮纏住的夥計砍斷束縛,解放戰鬥力。

  刀刀也沒有用槍,左手短刀,右手不斷地揮舞金絲飛刀,打法倒有些像血屍禁婆。只是有幾次金絲飛刀與襲來的長頭髮纏住,她可拉不過那些血屍禁婆,這時就由二子去削斷髮

絲。

  而我則再一次被她偷襲,她的目標依舊是把我拖入水中,也許是要用她的特殊工藝,在水裡為我做繭吧?!但這次我手裡可是有了寶血牌遠端武器,一梭子過去,打斷了不少她伸出的長髮,還有一槍正中她的肩膀。這血屍禁婆用怨毒的眼神看著我,停頓一下後,又發瘋似的尖叫著,用更多長髮向我襲來,真正是盯死我了。我面對著她,腦子裡就聯想到了三個字“梅超風”!我可不想成為腦門上有五個洞的骷髏頭!

  一道黑光閃過,悶油瓶的古刀劈開她同時伸向我脖子和腰的頭髮。胖子幾個點射再次打跑了那個血屍禁婆,不滿的對我喊道:“我說你小子剛才發什麼愣啊?不要命了?!還是被那沒臉沒皮的娘們迷住了?!”

  我趕快解釋道:“扯淡!怎麼可能?我只是突然想到一個人。”

  “誰呀?”胖子問道。

  我不太好意思的說:“呵,梅超風。”

  出乎我意料的是,胖子竟然沒笑我,皺了一下眉頭就繼續對付其它的血屍禁婆去了。不過臨走時,一腳把那個寶血鍋踢進了水潭,扔了句:“污染你!喝死你!”不過這也就是發洩一下而已,這種濃度是起不了什麼作用的。

  可是突然,我就發現水潭的邊緣扭動著爬上來許許多多頭髮,到處都是。這種數量,絕不是她一個血屍禁婆能辦到的。

  我大叫一聲:“水潭中有埋伏!它們還有援軍!”

  剛走不遠的胖子和悶油瓶,聽見我的喊話就立刻調頭回來。如果原來那邊的血屍禁婆還沒有解決掉,這邊又冒出來這麼多,那可簡直是下地獄都沒路了!如果雙方的比例接近一比一,那全部變成活人繭就沒有懸念了,到時候不知是死是活,九成九生不如死!我們來取鬼璽的,怎麼會在這瀑布水霧中遇見如此多的血屍禁婆呢?都是哪裡來的?!這可真是見鬼了!

  胖子和我就不停地對著岸邊的那些頭髮掃射,想壓制住血屍禁婆,不讓它們上來。可是那些頭髮打完了又來,沒完沒了,胖子急道:“打水裡!它奶奶的,早該斬草除根!”

  於是我倆一邊打上岸的頭髮,一邊往近岸的水裡掃射。黑暗中也不知有沒有打中水裡的血屍禁婆。而在這樣的機槍火力下,悶油瓶只好先守在我們的身邊,嚴陣以待,卻不能上去。

  “哢-哢-哢-”我槍裡的子彈打完了,連備用的也沒了。過了沒多久,胖子的所有彈藥也耗盡了,“它媽的,老子上來跟你拼了!”他抽出黑金匕首,另一隻手還握著槍,“寶血槍管兒也能砸死幾個!”擋一擋還可以,其實槍管兒裡連寶血渣渣都早就沒了。

  這會兒就要靠悶油瓶的那把長刀了,以他為主,我們三個彎著腰在岸邊一陣砍殺。那些血屍禁婆漸漸都把頭露出了水面,一雙雙恐怖的黑眼看來,令人不寒而慄。

  近身戰我們絕不佔優勢,已經壓制不住水裡的血屍禁婆上來。倒是我們幾個自己,處境越來越兇險。一次次被頭髮纏住,再一次次勉強將其削斷脫身,到最後簡直快來不及處理身上累積的欠帳了!

  我和胖子都砍紅了眼了,大叫著不停地揮動匕首,也只有悶油瓶還能忙而不亂。可就在這時,他竟然猛地被一隻血屍禁婆的頭髮給拽了過去,速度快的根本來不及容我們相救。更多的頭髮和利爪眼看就要落在他的身上,把我急得都快要哭出來了,只恨自己還擺脫不了身周的這些長髮。我心裡很明白,大家都已經是強弩之末了,悶油瓶也不例外。更何況他和我剛才還大量失血。難道我們鐵三角,就要葬送在這四姑娘山地下的瀑布水霧中了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