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盜墓筆記續集

版本0 :終極版本! 0號機(已完本)_版本0 第六十三章 麒麟鶴穀

書名:盜墓筆記續集 作者:盜墓博物館 本章字數:3301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4:28


  就在巨麒麟帶著煙霧撲下的前一刻,悶油瓶竟然迅速的向前跨出一步。這可把我驚呆了,難道是要搶位奪勢?!不會是送死吧。

  他面對如此場面竟還可以主動出招,不過悶油瓶的這種鎮定果敢,還真是產生了效果!那兩隻巨大威猛的麒麟,竟然就那麼停住了,沒有繼續撲下攻擊,雙方就這樣僵持了起來。只有那奇怪的鼓聲還在不停地敲打著。

  可那兩頭麒麟也太紋絲不動了,身體的動勢、張大的嘴、怒視的眼睛,就像都被悶油瓶施法定住了一樣。這可真是奇怪了!

  突然,胖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猛吹向了右邊那只麒麟。我心想,你這是要幹什麼?怎麼兩個人的舉動都像是會法術似的,難不成你這一口仙氣還能像孫悟空般把人吹走?!

  不過胖子的肺活量還真不是蓋的,那一口氣吹過去,頓時把圍繞在麒麟身旁的霧氣給驅散了不少。我和胖子的手電筒光同時照了過去,終於看清了霧氣背後的廬山真面目。原來那麒麟竟是一塊兒巨大的怪石,天然形成,惟妙惟肖,可是騙得我們好苦啊!

  “我的神啊!這它媽的竟然是假的,幾塊兒破石頭!誒呀,還濕漉漉的!”胖子跑上去用手拍了拍“麒麟肚子”,一手的水,發現這貌似麒麟的怪石,是一種鐘乳石。

  我說:“看來咱們是到了溶洞地貌的區域,後面的怪石奇景少不了啊!這兩頭鐘乳石麒麟也太像了,神形兼備,真難以想像是全天然形成的!”

  悶油瓶收到入鞘,轉身回去。我們來到眾人面前,告訴他們前方的情況後,大家在覺得虛驚一場的同時也感歎鐘乳石的造化神奇。可那“嘭---咚---嘭---咚---”的敲鼓聲依舊匪夷所思,使大家的神經籠罩在緊張的氣氛下。

  我們在穿過那兩隻石麒麟時,我不禁想,這與悶油瓶身上的麒麟圖案還真是湊巧,這樣的怪石恐怕要幾十萬年才能形成。之後,那種由碳酸鈣沉澱物形成的鐘乳石越來越多,形狀也是千奇百怪,像各種事物的都有,動物、人物、植物、寶器,山川萬物,簡直眼花繚亂,就如同進入了仙境寶庫。但有時候,也會出現嚇人恐怖的噁心場面,這天地造化可真是毫不偏袒。

  隨著進一步深入,那敲鼓聲越來越響,越來越清晰,所有人都嚴加戒備起來,隨時準備著大隊人馬的遭遇。

  可忽然間,我脖子後面就是一涼,滲的我渾身一個激靈,後背上的寒毛孔都炸了。我猛地回身怒目一看,後面的夥計都被我嚇了一跳。用手摸了一把,脖子後面有點兒濕。

  沒走兩步又有一個夥計驚叫道:“啊!他媽的,什麼東西進我脖子啦?!”

  再往前走,這洞頂上滴下來的水越來越多,後來竟然像下雨似的,大滴大滴的成片往下落。誰會想到這山體洞內竟然會下雨,也沒幾個人帶雨傘呐,只好淋著。在這雨滴聲中,規律的鼓聲淩亂了起來,並且從我們的側面漸漸遠去。

  我後面的一位大叔級隊員說道:“看來外面是多日的暴雨了,也不知道有沒有山洪。那一定是水擊石鼓的聲音,該隱入雨聲啦。”

  就在這豆大的雨滴中,我們足足行進了一個多小時還沒有走出這滿是碳酸鈣的溶洞,照胖子的話說,“這雨要下到什麼時候?老子都快變成石筍了!我他媽也不缺鈣啊?!”

  雨滴始終沒有停,但是我們卻見到了希望之光,前面竟然出現了一個洞口,透出了朦朧的微光!這極淡的光芒,在黑暗的山體內是那樣顯眼,去也是那麼奇怪!難道我們要走出山洞了?我都已經不記得自己是何時進入山體內的黑暗了,可這要真是出去了,會是在哪兒?這外面的拔仙台上真的有第三鬼璽嗎?可為何放在外面的東西,要讓我們從仙崖進入山體去找呢?!

  我一邊想一邊加快腳步,所有人都興奮了起來,快速的向那個洞口前進。不過看著挺近,在溶洞裡繞來繞去,還真是費了些腳力才來到跟前。

  這個洞很小,又窄又矮,只能容一個人彎腰低頭的過去。而且裡面的光線很奇怪,似乎光源並不在洞的出口。我跟著悶油瓶和胖子,最早一批鑽了進去。

  裡面的霧氣很重,雖然狹小,但水滴還是一點兒不少的往下落,感覺就像頭緊挨著烏雲淋雨,比穿衣服進桑拿間還難受!

  好在這段距離不算

很長,在我把頭伸出洞口後,我不知是該心曠神怡,還是該感到害怕,因為眼前的一切完全出乎我意料。我們依舊還是在山體之內,洞口外是一個小小的平臺,而前方的溶洞內出現了一道天塹鴻溝,霧氣中的一切都顯得那樣廣闊而神秘。遙遠的地方有一處被照亮,但是完全看不清它的嘴臉。

  近處的小平臺邊緣上,正對洞口聳立著一根十幾米高的鐘乳石柱,不太粗,卻更顯其高直挺拔,令人仰目。其左右,有兩隻發白的仙鶴。雖然為鐘乳石,但鶴的動態逼真,栩栩如生,其中一隻還展翅欲飛。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要我們都飛過這深不見底,寬不見對岸的斷崖鶴穀?!

  刀刀、二子、頭髮,還有雷六和幾個夥計也陸續鑽出了洞口,大家都驚歎得說不出話來,“這...這......!”

  只是僅這幾個人就已經把凸出的小平臺站滿了,我不得不再次對後面的人說:“先不要過來!這邊沒有地方和通路了!退回去,再擠過來就危險了!”後面的人自然是不甘心,好奇著想看看這邊到底是什麼,而且怕錯過什麼好東西。於是就隱約能聽見後面的聲音道:“我操,又不讓跟上去了!”“吳邪在搞什麼?!”“他就是不想讓我們喝上頭道湯!”“真想看看洞那邊的美女!”“不知道還能不能過去?”“急什麼?前面幾次最後不都讓跟著前進了嗎?”“就是,別鬧,忘了鐵三角是怎麼救我們的了?!”“你倆少他媽在這兒裝好人,就不信你們願意不過去!”“......”

  我也沒心思去計較他們說什麼,頭痛的是這邊要如何才能繼續前進,胖子開口道:“那亮的一定是拔仙台的幹活了吧?!可是胖爺我不會飛呀,小翅膀也不夠用啊!這雨還滴個沒完沒了。”

  我道:“難不成這拔仙台非要練到能駕鶴西去了,才可以到達?還是我們走錯路了?”

  胖子原地的轉來轉去,有些失望的說:“應該不會是走錯了路,難道要打道回府?如果有台邁克爾.傑克遜背的噴射飛行馬甲就好了!唉,這他娘的就差最後一步了!真是...”

  我看著悶油瓶焦急的身影,就怕他一發狠真的跳下去!可這到底有沒有辦法過去啊?是不是真的走上了絕路?

  就在連我都想跳下去試試的時候,擠在小平臺最右側的刀刀突然喊道:“霧裡有條路!前面有條路!”

  我說:“哪兒有?你是不是眼花了?路在哪兒?”要是前面有條路,我們幾個還能看不見?除非它是隱形的路。

  可是站在最左側的頭髮也叫了起來:“真的,真的有路!我也看見了,就在前面!”

  胖子不耐煩道:“前面?哪兒他媽前面,說具體點!我怎麼沒看見?”

  刀刀一邊用手指著一邊說:“就在那根石柱前面,哦,在它後面!”

  悶油瓶立刻將身體探向那根鐘乳石柱後面,退回來時微微皺著眉頭說道:“真的有路,很滑。”看樣子連他也有些忌憚這一探身,或者說這條隱藏在霧氣中的路的確很難走。

  胖子也小心的探頭過去,嘖嘖稱奇道:“形成這根碳酸鈣的擎天柱,最起碼也要九十幾萬年吧!後面還藏了條這樣的天橋!也不知道是先有的誰?”

  我用手抱住這根寶貝柱子,濕漉漉的還真是挺不靠譜,但是光滑圓潤的表面其實並沒我想像中的滑不著力,還是有些天然石面的糙感,只是不能完全靠他定住身體,頂多是借點兒力。

  在它後面的濃霧中,確實有一條非常細的路面通向天塹對面,應該是可以通到對岸吧。只是它太細窄了,又看不到遠處,實在不是一條有安全感的路。但這已經是絕處逢生了,這裡沒有人會放棄它,這應該是唯一過去的方法。

  我們沒有可以橫跨天塹的長攬繩,有也沒用,擋下去一樣撞死,只是用一根繩子牢牢綁在石柱上,在探身轉到它後面的細路上時,能有個穩妥的牽引力,因為那一刻的姿勢是喪失平衡的,腳下也是空的。

  著力繩綁好後,悶油瓶第一個踏上了石柱後那條又細又濕滑的路橋,簡直就像是在萬丈深淵上走鋼絲!胖子第二個探身上了那條細路,全神貫注的平衡著身體,每一步都走得非常非常小心。

  我第三個踏上了又細又滑的天橋,深淵巨大的引力瞬間加身,連發抖的機會都沒有,也不許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