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盜墓筆記續集

版本0 :終極版本! 0號機(已完本)_版本0 第六十七章 目標洞穴

書名:盜墓筆記續集 作者:盜墓博物館 本章字數:3382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4:29


  靠著手腳皮膚上的那一點粘性,和多面體帶來的漂浮體質,我小心翼翼地在垂直鏡壁上爬行。感覺自己像是一條壁虎或者蜥蜴,竟然可以這樣靠手掌向上攀爬,就如同有吸盤。

  但事實上,我的每一次動作多必須非常小心,稍微用力過大或是角度不對,都有可能把自己推離玉鏡岩壁,這樣還是會摔下去的。因為在爬到一定高度後,那個多面體似乎已經不想在近地面那樣,只能讓我們的身體感覺變輕,而不能獨立使身體漂浮在空中,加大了對鏡壁的依賴。

  我回頭向下看了一眼,那種居高臨下的懸空感讓我心裡一陣發虛,真後悔剛才沒有多拿幾個漂浮多面體,也不知道那樣有沒有用。可就是這麼一個小小的回頭動作,已經使我的身體超出了與鏡壁的安全貼行距離,身體就開始往後墜。但就是這一瞬間的感覺,嚇得我使勁往鏡壁上湊,手腳緊緊地貼住,可還是止不住往下的趨勢。最後,我不但親吻了鏡壁,還把舌頭也伸了出來,鼻子、腦門都貼在了玉鏡岩壁上,才算勉強穩住墜勢,差一點兒就坐到胖子的臉上。他在後面叫道:“喂,我說你這汗腳,想把我撞下去啊?!你可千萬別放屁啊!放鬆,別緊張,這是個軟活。靠技巧,不靠蠻力。”

  我道:“哈,我也沒指望你托我。可別用頭髮頂我啊!怕癢!”

  “少廢話,快點兒往上爬!別在我腦門上方停著!”

  我哪裡快的了啊,能繼續往上爬就不錯了,估計這裡已經離地面一百多米了,可不是鬧著玩兒的,連保險繩都沒有。

  隨著高度的繼續增加,多面體產生的漂浮作用也在不斷減弱。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在如此條件下,貼在垂直光滑的岩壁高處,還要徒手往上爬,這該有多難啊?!這是心理和生理的雙重考驗。

  在離地大概一百五六十米時,我已經連大氣都不敢出了,生怕把自己給吹下去。終於,我聽見悶油瓶在上面說:“快到了。”他這三個字著實給了我莫大的信心和希望,讓我可以振奮精神堅持下去。

  可精神上是振奮了,但手腳上還是無比艱難。我現在已經不敢把整只手伸出去爬動了,只能像毛蟲一樣慢慢挪動手指手掌,還有前腳掌。而且這冷汗也越冒越多,那可不得了,打滑呀!所以我趕快努力讓自己冷靜,一定要鎮定,同時把多餘的汗蹭到旁邊更大面積的岩壁上。這簡直比攀冰難多了,也不知道這鏡壁有多堅固,能不能用匕首什麼的紮出個小點兒?但我現在可不敢試!

  而且離目標洞口越來越近,我更加擔心的是悶油瓶的生死。因為他這次是趟雷子的角色,第一個進入洞口,如果目標洞穴也有危險,那他將屍骨無存!如果那樣的話,我真不知自己還能不能冷靜地貼住鏡壁,或者我會不會毅然再次嘗試進入那洞口。

  可當我再一次抬頭上看的時候,悶油瓶已經消失在了鏡壁上的那個洞口前。我的心臟一陣跳動,但隨後發覺,空氣中並沒有血腥味飄散,這說明他不是被振成血霧了,而是進入了洞穴。可這也並不意味著其他人進去就都安全,可是爬上這鏡壁的一刻,就註定了我們不會再去計較這些。

  咬著牙堅持完最後一段距離,我終於扒住了洞口的邊緣,一個輕身就翻了上去。雙腳在洞口站定,確認自己還活著,看來這個目標洞穴果然與眾不同,是安全的。

  我向洞穴內看去,這裡真的算不上大,三四步就可以走到盡頭。悶油瓶正蹲在那裡研究什麼東西。我慢慢地走到他背後,問道:“你在看什麼?是‘龍紋石盒’嗎?”

  他簡單地回了聲:“是。”

  我出奇的沒有驚喜萬分,只是微微地笑了一下,就安靜的站在悶油瓶身後。胖子、刀刀、二子也陸續進來,我們都知道悶油瓶在幹什麼,所以只是在後面靜靜地看著。只見他把那個古樸得有些粗造的“龍紋石盒”捧起來,開始解除它底部的機關。這個石盒為邊長四十公分的正方體,看上去不是用密碼盤打開的,倒是有點兒像打開那個裝大藥丸子的石盒,只是更加的複雜,連悶油瓶也是看多動少。

  過了很久,悶油瓶終於將“龍紋石盒”穩穩地放回了地上,然後雙手打開了最後一對卡子,將石盒的蓋子拿了起來,“在這裡,找見了。”他的聲音裡也不免有些興奮。

  胖子急忙問:“是第二鬼璽嗎?”

  “是的。”

  那“龍紋石盒”內分為左右大小兩格,大的一

格內裝著鬼璽,已經被悶油瓶拿了出來。可小的那一格扁扁的,是空的。難道是原來的東西被人拿走了?也不知裝的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二子問我道:“小三爺,就這麼完事兒了?”

  刀刀也說道:“是呀,到了這個洞裡就這麼簡單拿到了東西?”

  我說:“你們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張爺在那兒蹲著解開石盒的機關,可不是簡單的事,難度不可想像!現在無驚無險的搞定了,難道你們還不滿意?!”

  二子搖著手解釋道:“呵呵,不是。能安全回去誰不想啊?!我只是覺得這裡簡陋了一些,出乎意料。”

  “‘陋室銘’聽說過沒?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胖子接著我的話說:“就是,人家這是返樸歸真的至高境界!都要成仙了,哪兒還在乎這些虛的?!咱們還是趕快回去吧,省得張爺著急。”

  可就在我們都準備走出洞穴之時,卻見悶油瓶呆呆地站在洞口,我叫了他一聲。他沒有回頭,只是看著外面道:“我們被困住了。”

  “啊?!”我和胖子一兩步就擠到悶油瓶身邊,發現洞口外面的世界竟然消失了,只有一片白色,甚至連洞口下面的玉鏡岩壁也沒有了!其它洞口,還有玉鏡山凹和整個岩體空間,包括頂上的一小片天,全都沒有了!

  我把頭伸到外面,上下左右各個方向都看遍了,可是以洞口為界外面的世界徹底消失了。我們根本就無從下去,也回不去,其他的人也不見了。

  胖子仍然無法相信這一切,大聲道:“這不可能,一定是障眼法,視覺迷幻,那些東西還在!”

  我道:“沒錯,可是你看不見歸路,又如何能安全的下去?不小心爬到致命的洞口怎麼辦?!”

  “我操!剛才還誇過它返樸歸真,至高境界,狗屁!還不一樣都是要算計我們!難道這洞裡面也藏了只大頭屍胎?”

  聽胖子這麼一說,我真是覺得哪兒哪兒不自在,這麼小的空間裡要是還藏著個大頭屍胎,那可真是近身戰了!“我說胖子,你這次還有沒有帶犀牛角或者假摸金符什麼的?趕快燒燒!”

  “我他媽哪還有假摸金符?!犀牛角倒是有可能帶了,你等等,讓我找找!”胖子說著就開始深翻自己的包。

  刀刀有點兒害怕的問:“什麼是大頭屍胎呀?”

  我剛要回答,二子搶著道:“就是死屍肚子裡懷的小孩,不但沒死還自己長大,自己出生,並且具有了妖法的怪物!”

  “啊!還會有這種東西?”

  我對刀刀點頭道:“嗯,差不多吧,是有的。”

  這時胖子已經把包翻了好幾遍了,罵罵咧咧的可就是找不到,“嘿?這破玩意兒哪兒去了?應該有帶啊!”

  悶油瓶走過來對胖子說:“算了,應該不是大頭屍胎。”

  “啊,那是什麼?!”

  “也許是保護‘仙靈’的‘守靈者’。”悶油瓶道。

  我問:“是鬼嗎?”

  “不是。”

  “神仙?”

  悶油瓶還是搖搖頭。

  “人…”

  胖子鄙視的回答我:“別瞎猜,怎麼可能是人!”

  “去你的,我是要說人造機關!”

  悶油瓶說:“可能是某種附著的靈念吧。也有可能是某種機關,一種取走東西而要保證環境平衡的機制。”

  胖子不解地自言自語,“平衡機制?什嗎?”

  “那我們要怎麼做呢?”

  悶油瓶沒有回答,好像也在繼續思考。

  如果這是一種靈念,我們該如何消除它呢?這看不見摸不著的,無從下手啊!而如果它是一種幻覺機關,我們又該如何解開這個悶油瓶所說的環境平衡機制呢?

  時間一點點過去,所有人都相互挨著坐在地上,邊休息邊想辦法,胖子抱怨道:“被困在這麼屁大點兒個地方,連躺下放平一下的地兒都沒有!那些老古董們弄的這是什麼玄機啊?!”

  這時候,刀刀突然問起我來:“小三爺,你知道古人在發明錢之前是如何買東西的嗎?”

  我有點兒莫名其妙道:“不能算買東西,只是相互交換物資吧。”

  刀刀說:“對,就是交換,以物換物。”

  我一敲腦袋道:“哎-呀!我明白了,就是說要用一樣東西來交換我們拿走的鬼璽,並且是能代替它位置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