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隱婚蜜愛:軍少輕點撩

第9章 貼身照顧

書名:隱婚蜜愛:軍少輕點撩 作者:小葡萄 本章字數:2116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4日 19:15


  她感覺心臟轟然一響,像是有什麼東西塌了。

  這簡直就是老司機啊,在他面前,她頓時慚愧不已。

  沈若萱故作糊塗的說著:“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如果你真的空虛了,我也不是不可以滿足你,至於酬勞方面,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給你半價吧,五十萬怎麼樣......”

  “你現在的行情,就只值五十萬?才四年而已,慕太太竟然掉價的這麼厲害!”

  慕雲澈的笑容冷酷,即使腿腳不便,對付她也不用費吹灰之力。

  他伸出手,按住了沈若萱搭在輪椅上的手背,帶著薄繭的指腹拂過她嬌嫩的肌膚,“看樣子,這些年你過得很滋潤。”

  “呵,在慕上校的眼裡,妻子和妓|女有什麼區別?”她抽回手,淡淡地看著他,一字一字問道。

  慕雲澈單手擱在膝蓋上漫不經心的敲打著,譏誚地開口,“拉著男人上床的人是你,明碼標價的也是你,沈若萱,不要侮辱妓|女這個詞,妓|女都比你高尚,起碼她們想要錢,不會像你這麼虛偽。”

  她聞言,瞬間呼吸僵住,腳步不自禁地轉身,想要逃離這裡,手腕卻被男人牢牢的扣住。

  “跑什麼,難道我說錯了?”

  慕雲澈不顧傷勢疼痛,站起身,軍人的氣魄,使他棱角分明的臉龐,更加讓人不寒而慄。

  看著他打了厚厚石膏的腳,沈若萱瞳孔一緊。

  他就像個雕塑一樣,站在自己面前。

  “你又想怎樣?”沈若萱後退一小步,防備的看著他問道。

  “上去!”

  慕雲澈沉聲命令。

  “我不……”

  她還沒緩過神來,男人鑊住她的整條手臂,將她甩在了樓梯的扶手上,傭人見狀紛紛退下。

  慕雲澈逆光而站,整個身體就那麼傾斜著壓了上來,受傷的那條腿,恰好擠在了沈若萱膝蓋之間的部位,眼底的風暴愈漸濃烈。

  男女身高懸殊,她比他矮一截,整個人被他牢牢禁錮在胸膛和牆面之間,完全動彈不得。

  沈若萱推不開他,只好仰起頭朝他的脖子咬去。

  “嘶~”男人吃痛,一把捏住她的下巴,譏諷地開口,“怎麼,摸不得,碰不得,你還長刺了?”

  她尖尖的虎牙,把他脖子咬出了血,空氣裡都是血腥味。

  慕雲澈的氣息,拍打在她臉頰上,深邃的眸底,是波光瀲灩的顏色。

  “信不信我把你的牙齒,一顆一顆拔掉?我這個人,常年在部隊,不懂什麼叫憐香惜玉,所以不想遭罪的話,就少惹怒我!”

  他的聲音,比鐵錘還重。

  沈若萱咬著唇,僵在原地,不敢吭聲。

  佈滿水霧的雙眼,緊張的看著他。

  “你不是討厭我嗎,這四年裡一直刻意避開我,現在追著一個你討厭的女人上,是不是犯賤?”

  “沈若萱,少往

自己臉上貼金!”男人沉聲打斷了她的話,眼神裡透著涼意,捏住她下巴的手指更加用力,似乎能聽到骨頭錯位的聲音。

  他的詆毀,她照單全收。

  誰讓她欠他的呢.....

  “吃相太難看,也不怕把自己噎死。”慕雲澈鬆開她的下巴,拉著她上樓,每走一步,似乎都用盡了全力。

  他腿受了傷,是想廢掉,還敢做劇烈運動!

  “醫生說你的腳,不能用重力......”

  “怎麼,剛才還罵的挺起勁,現在又來關心我?”慕雲澈目光微沉,眸子鎖著她小臉上抗拒的神情,俊逸的臉龐瞬間陰沉了下來,幾乎可以滴出水,“放心,就算我兩條腿都廢掉,照樣能滿足你!”

  他一字一句,帶著咬牙切齒的意味。

  “我不是這個意思。”沈若萱慌亂的搖頭,想要解釋。

  兩人結婚四年,除了那一夜亂情,和昨晚的意外,別說親密接觸,就連見面的次數都屈指可數。

  “不是最好,否則我不介意行使丈夫的權利懲罰你!”

  慕雲澈冷漠的眸子一閃,低頭噙住了她的唇。

  香滑軟嫩的觸感,比果凍還要彈力十足,讓他欲罷不能。

  “唔……”

  沈若萱被他壓在房門上,腰間抵著金屬門鎖,有些痛。

  她拼命的推開他,這麼親密觸碰,令她很不舒服。

  可慕雲澈高大的身軀,完全壓在她身上了,仗著自己受傷,壓根沒有要讓開的打算。

  反而越吻越深。

  “你的腿,要多臥床休息。”

  沈若萱躲閃不及,終於抽空艱難地開口。

  她說完這句話,鼻間的氧氣,瞬間又少了很多。

  隱隱透著讓人害怕的殺氣。

  她如同受驚的兔子,斂著眸,不敢去看面前這個男人都眼睛,隨時準備著逃跑。

  只是,她剛有所動作,慕雲澈就會先她一步,將她死死扼制住,並單手扛在肩上,一把甩在了柔軟的大床上。

  沈若萱感覺五臟六腑都在翻騰,一道黑影籠罩了她,慕雲澈壓著她的雙手,舉過頭頂,居高臨下睨著她驚慌失措的小臉。

  “記住,只要一天沒離婚,你從頭到腳就都是我的!我受傷,你必須寸步不離的照顧著,我在床上躺著,你就得陪著我睡,我餓了,你就端著碗,老老實實在一旁伺候著!”

  想撇清關係,他讓她這輩子都撇不清!

  敢騙他的女人,她是第一個。

  他不讓她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怎麼能輕易算了呢。

 ***此處省略***

  迷迷糊糊間,沈若萱又做了許久不曾出現過的夢。

  粉琢玉雕的孩子,抱著她叫媽媽,又軟又萌,那麼小一團縮在她懷裡,往她衣服裡鑽,一直喊著餓。

  “寶寶,媽媽對不起你……”

  兩行清淚緩緩從她的眼角滑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