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隱婚蜜愛:軍少輕點撩

第15章 慕少,你要繁殖後代嗎

書名:隱婚蜜愛:軍少輕點撩 作者:小葡萄 本章字數:2113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4日 19:15


  “老公,你的擔心未免太多餘了,在這個家裡,誰敢碰你的女人啊。”她譏笑著說道。

  輕飄飄的一聲老公,叫的慕雲澈心煩意亂。

  他捏住她下巴的手,險些要將她骨頭捏碎,“你存心要跟我唱反調?”

  沈若萱悶哼一聲,下巴吃痛令她不舒服的皺了皺眉:“我之所以這樣,還不是因為你把我當成揮之則來,呼之即去的賤婢!”

  “你配麼?”

  慕雲澈嫌惡的開口,虎口收緊,目光裡殺氣四溢。

  被他使喚,那也是她的福氣!

  “嘶——”

  男人手掌陰狠的力道,令她痛得倒吸一口冷氣。

  沈若萱強行忍住眼眶裡的淚水,有些虛弱的笑了起來,“我不配伺候你,但你也不配當我的主人。”

  她的命掌握在自己手上。

  慕雲澈緊繃的俊臉,貼近她的鼻尖,兩人呼吸緊緊糾纏,無孔不入:“是嗎,慕太太,那今晚我就讓你見識下我有沒有資格!”

  他話音落地,用力扯開襯衣的扣子,露出強壯的胸膛。

  “你這個暴露狂,快點把衣服穿上……”

 ***此處省略***,隨著呼吸劇烈起伏,男女力量懸殊,徒勞的反抗,不過是浪費力氣罷了。

  “不想做?求我!”

  慕雲澈像一塊石頭,死死壓著她,嚴絲合縫,不留任何空隙。

  他從來都是薄情寡義,良好的克制力,讓他隱忍的情緒沒有因為憤怒而殺人滅口。

  男人潛蟄在沈若萱身上,如同一隻易怒的雄獅,而她也沒有打算跟他親熱,卻被迫做出一副等待交配的姿勢……

  “慕雲澈,你別太過份了!”

  在床上求他,換來的只會是更兇殘的折磨。

  “我怎麼過份了?你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有什麼資格提離婚!就算要離,也是我不要你了,否則你永遠別指望逃出我的手掌心!”

***此處省略***

  沈若萱臉紅成了豬肝色,咬牙切齒地吼道:“是不是逼死我,你才滿意!”

  ”這麼輕易就尋死,可不像慕太太地作風。”慕雲澈無視她眼底地憤怒和委屈,漫不經心的扯開唇,說道。

  她生是慕家的人,死是慕家的鬼。

  永遠別指望逃的掉!

  沈若萱躺在那裡,不敢亂動,因為他的擎天柱頂著她,對她勢在必得。

  “禁欲了四年,上校大人,你是準備把子彈打光麼?”

  她不能硬來,只能智取,冷冷地嘲笑道。

  慕雲澈用力攥緊她,恨不得把這具身體揉進骨血裡,今晚,他一定要讓她在床上痛苦求饒!

  “慕太太,不要試圖挑戰我的底線,你是我的女人,死也要死在我的地盤上!”

  他的子彈能打光,那她也該活活被做死了。

  沈若萱故意露出妖嬈的笑容,風情萬種地撩撥著他,漫不經心地

說道,“原來你捨不得放我走,就是為了滿足自己變態的佔有欲,顯示自己的能力,順便讓我難堪,是嗎?”

  “你說漏了,我還要讓你知道,在我面前耍手段,是怎樣的生不如死!”慕雲澈薄唇如利刃般,毫不留情,“從今以後,你最好打消離婚的念頭,我不要的東西,下場只有一個,徹底消失——”

  他的身份敏感,又掌握著眾多機密,想要解決她,隨便一個理由就夠了。

  沈若萱努力平靜,掩飾著心底的害怕,慕雲澈把她的表情盡收眼底,嗤鼻笑了笑,***此處省略***

  這一夜勝者為王,敗者暖床,不管結果如何,沈若萱都逃脫不了被撲倒的命運。

  她發誓,下次她一定要在上面。

  ———

  清晨的陽光從落地窗照射了進來,床邊的帷幔輕輕飛舞著,恒溫的臥室裡,沈若萱睡的正香甜。

  白色的鵝絨被將她包裹,巴掌大的臉寫滿了倦意。

  昨晚被壓榨了一整夜,天剛亮,她才睡著,傭人卻來將她叫醒:

  “少奶奶,起床吃早餐了,大家都在等你。”

  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雙腿像斷了一樣,尤其腰,根本直不起來。

  “少奶奶,不是我說你,少爺腳受傷了,你還纏著他貪歡,老太太很不高興,趕緊收拾好下去,等著挨訓吧!”

  傭人不耐煩地催促著,一邊疊被子,一邊假惺惺的繼續提醒著:“要是態度好點,或許還會從輕發落,但是——”

  女傭掀開被子的瞬間,看到她身上的痕跡時,驚的張大嘴巴,連話都忘記說了。

  在慕家這麼多年,她是老太太的心腹,算事看著少爺長大,他那沉悶的性格,從來沒有在任何事上這麼瘋狂過。

  怎麼在床上……

  這些痕跡,真是看的她老臉一紅。

  沈若萱隨便撿了件衣服披上,懶洋洋的走進洗浴間,說道:“你先出去吧,我馬上下來。”

  十分鐘後。

  傭人再次上樓敲門。

  浴室裡面卻沒了動靜。

  樓下慕老太太板著臉,威嚴的坐在沙發上,手裡撚著佛珠,嘴巴一張一合在默念著經文。

  客廳裡的傭人站了兩排,還有幾位堂嬸和叔叔伯伯,看熱鬧的人都在。

  顯然是等著家法伺候沈若萱,卻遲遲不見她下樓。

  慕老太太不耐煩的皺了下眉,厲聲問道:“人呢?怎麼還沒下來!”

  “已經去催了,少奶奶說再等等。”

  “吃個早餐還要三請四請,目無尊卑,該罰!”

  “老夫人說的對,少奶奶太沒規矩了,睡到現在還不起床,居然讓您親自坐在這裡等她,必須嚴懲不怠,讓她長長記性,下次不敢再犯。”管家連忙附和著說道。

  恰好此時,秦淮生把玩著車鑰匙,嘴裡吹著不成調的口哨,吊兒郎當從門外走進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