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情深易冷

【卷一】 想得卻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001 時隔經年

書名:情深易冷 作者:藍煙L 本章字數:146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16


  我醒來時尚是半夜,黯淡的光線裡,周圍一片灰濛。

  沈易比我醒得要早,也或許壓根就沒睡,枕著手臂眼神空洞洞的望著天花板,跟過去比起來,好像變了很多。眉宇間消去了稚氣,多出幾分心事重重的憂鬱。

  我翻個身,還未從前夜的激情中走出來,揉揉額頭,下身傳來一陣陣脹痛。

  “什麼時候回來的?”我問他。

  他眼神飄忽了一下,說:“去年年末吧,有段時間了。”

  話畢,伸手從床頭摸過一個煙盒,抽出一支拿火機啪的點燃,吸了一口,便夾在指尖垂在床沿邊耷拉著。

  薄薄的煙霧中,一臉淡漠的神情。

  沈易是我過去的同學,也是我所謂懵懂青春裡愛的第一個男人,我們在一起兩年多,跟許多年輕人一樣,那時候我也喜歡幻想以後會穿著婚紗嫁給他,擁有一個不大卻溫馨的家,甚至想過給他一個小胖娃娃。可這種只幻想持續了短短幾個月,我就被現實甩了一記響亮的耳光。沈易在高考結束之後,忽然人間蒸發一樣的失蹤了,連志願都沒有填報,只托人留給我一張字條,上面的字體因為急促而寫的歪歪扭扭,只有兩個字:等我。

  跟他一個社團的同學說,他們家搬家了,走得很遠,大概不會再回來了。

  而昨天是我高中密友陳燦的婚禮,沒想到的是,我和他會在那種情況下重逢,內心壓抑了九年的委屈和疑惑全在那一刻爆發。我失控的拉著他從婚禮上溜走,大腦中百種滋味交雜纏綿,四目交匯時,酒精催發的情欲和膽量蓋過了蓄積的恨意,到最後只懂得沉浸在歡愉裡難以自拔。

  正值炎夏,房間裡的空氣很沉悶,濕熱的包裹著降溫的肌體,頭腦開始漸漸冷靜下來,不免開始悔恨自己的衝動,蟲蟻噬心,卻只能假裝淡定。

  “為什麼不告訴我?”我看他一眼,話出口帶了點顫意。

  沈

易沉默,掐滅了燃燒殆盡的煙頭,重新點上一支,抽了幾口才說:“我們倆都分開多少年了,年輕時候的那點事兒,不好意思再提,聯繫起來也沒什麼可說的,還不如各過各的。昨兒要不是遇到陳燦,可能,以後都不會再見了吧。”

  我一怔,不免覺得他這話說的太絕情。

  如果他是這樣的想法,當初又何必要我等他?

  這些年裡,我被我媽催著談過幾個男友,相處起來卻都不長久。沈易這個人,始終是我年少時打下的一個死結。倒不是說這份感情有多堅決,只是他走的太乾脆徹底,讓我放不下生出的執念,才會到二十七歲還是單身一個人。

  沈易默默把煙抽完,掀了被子背對著我把衣服穿起來。

  我亂七八糟的想著事兒,往他那邊瞧一眼,在他把襯衣套上之後愣了愣。

  沒開燈的房間,光線很暗,只是那匆匆一瞥,我在他身後看到一條結痂的疤痕,偏黑的肉色,寬寬長長的佔據著自己的地盤。

  他整理好衣領,眼看著就要離開。我倉皇的從床上下來,扯過外衣遮擋著身體,從背後一把拉住他的手,脫口而出的質問:“沈易!九年了,你就不打算給我一個交代嗎?”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話說出口,過往的甜蜜一齊浮上心頭,眼睛酸澀的紅了起來。

  他可以丟下兩個字不辭而別,可我做不到灑脫的輕易遺忘。

  沈易被我握著的手輕輕顫了一下,回過身皺起眉來,用一種可笑的目光看著我,說:“你也知道已經九年了,那時候我們才多大,說的話怎麼當真?”

  我手下用力幾分,只想狠狠甩他一個耳光,然後瀟灑的在他之前走出這個房間,全當從來沒有認識過這個人。

  可是沈易沒有給我這個機會,接著說:“昨晚的事,我們彼此就當沒發生過吧。”

  他說:“喬綾,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