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情深易冷

【卷一】 想得卻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004 沈易的嫌疑

書名:情深易冷 作者:藍煙L 本章字數:186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16


  “沒關係,你不用緊張,我們只是想問你幾個問題,你只要如實告訴我們就好了,坐吧。”彭錚說著,自己先拉出了對面的椅子坐下來,從他旁邊那人的筆記本裡抽出一張紙放在一邊。

  我抬眼偷偷瞥他們,反正也跑不了,乾脆一屁股坐下,認倒楣。

  彭錚看著我,問:“昨天淩晨一點到六點,這個時間段你在哪?”

  我想也沒想的報了那個酒店的名字,彭錚又問:“自己?還有其他人嗎?”

  “我記不清了,當時應該沒有,之前有。”

  “具體點。”他皺眉。

  “我是去參加婚禮的,後來遇到一個朋友,跟他一塊兒去的酒店,大概淩晨之前我們一直在一起,後來他先走了,之後是我自己在房間裡,被你帶到這兒的時候,我也是剛回來。”

  “所以並沒有人能證明你當時到底在做什麼?”彭錚接著說。

  我抓抓腦袋,想起來對他說:“你們可以去查一查,酒店裡肯定有監控,這個期間我確實沒有出過房間半步。彭警官,我現在根本連到底出了什麼事都不知道,如果不是你,我可能連當時的情況都沒注意……”

  我話說到最後,彭錚連聽都不帶聽的,側頭吩咐那個員警去調監控。

  外面陰天灰濛濛的,應該是下班時間,可他們偏偏一點都不急。

  房裡只剩下我們兩個,我拖著腦袋以一種幾乎趴在桌子上的姿勢面對他。彭錚不吭聲,把他剛才抽出來的那張紙推到我面前,是我最近的通話記錄和資訊。

  彭錚用筆尖敲敲其中一條三十秒的播出記錄,說:“這個號碼在你的手機裡並沒有任何備註,之前也從來沒有聯繫過,通話在午夜,在我們預計案件發生的時間之前。”

  我順著看一眼,當下一片茫然。號碼我並不認識,而且那個時間的話,我應該已經睡著了還沒醒,那電話是誰打的?

  沈易嗎?

  我想起孤零零放在床頭的手機,跟其他亂七八糟的衣服相比,這個可能幾乎被確認。

  “還有這條短信,再見面就當做陌生人?”彭錚適時地發聲,語氣裡帶著威脅,說:“喬小姐,你能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意思嗎?不然的話,我恐怕沒辦法不懷疑你。”

  那條資訊被他特別的圈了出來,看看時間,恰好是十五號淩晨一點。

  我對他搖搖頭,在看到那幾個字之後心裡一涼,反倒冷靜下來,有

些無賴的說:“這是我的私人恩怨。反正我什麼都沒做過,能說的我都已經說了,信不信是你們的事。警官,如果你的辦案方式就是靠做有罪推定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要抓我就給我一個證據和理由,沒有就希望你們能查清楚,還我一個清白。”

  “嗯。”他發出一個短音節,對我的無賴出乎意料的平靜,“你說得對,不過有一點。”

  彭錚抬眼輕笑兩聲,再出口便是字正腔圓的解釋:“我並不是在做有罪推定,只是在查清真相之前,每個人都有作案嫌疑,這是我們的程式,也是我們的職責,而你不可能成為第一個例外。”

  我腦子裡有一刻空白,當下無話可說,只好閉嘴,低眉順目的等著他接下來的審問。

  彭錚歎了口氣,起身拉開門出去了一趟,時間不短,卻沒有再上鎖。

  我正感到莫名其妙,摸不著頭腦的時候,他從外面冷不丁的扔進一瓶礦泉水進來,等我反應過來伸手去接時已經晚了,水瓶正好擦過手背砸在腿上,我咧了咧嘴,發出一聲呼痛。

  從進來到現在,我的確處於缺水的狀態,只怕再過幾個鐘頭就會中暑倒在這裡。彭錚的這瓶水,讓我感覺心頭霎時變得暖暖的,什麼都沒想,擰開蓋子一口氣灌下去大半瓶。

  喝夠了,不顧形象的用袖子擦了把嘴,聽彭錚說:“給你發短信的那個號碼我查過,在代理點上辦的,用的是店主的證件,昨晚是第一次用,再打過去已經打不通了,是臨時的號。”

  我默默,心裡衍生出一個不好的假設。

  沈易。

  事情是在他走之後發生的,而事前他又用我的手機打過電話。那條短信雖然沒有署名,可肯定是他發的,還有他的變化。一別九年,他現在在做什麼,是個什麼樣的人,又經歷了什麼樣的事,我都不知道。

  這件事,會不會跟他有關係?

  “你一個女孩兒,我們也不想難為你,只要你肯把這個說清楚,沒你的事兒,我們肯定不會冤枉你。”彭錚說。

  我掩面趴在桌上,開始想到底要不要把沈易說出來。放在九年前,我肯定毫無顧慮的就把他招供給員警,因為我對那時的他有信心,只是時間隔得太長,我們之間的瞭解,就只剩了那一夜的衝動,我還能擔保他是個好人嗎?

  我越想越亂,彭錚手機響了一聲,他掏口袋的同時,說:“對了,你那個朋友叫什麼名字?哪兒的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