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情深易冷

【卷一】 想得卻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025 還衣惹深吻

書名:情深易冷 作者:藍煙L 本章字數:159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16


  沈易怔怔,長出口氣,從前一樣有些無奈道:“我最近比較忙,手機沒放在身邊,你別哭。”

  我自認不是個愛哭的人,可每次一跟沈易扯上關係,眼淚就怎麼都忍不住,爭先恐後的往外跑。他如此跟我說話,我反倒更難受,還不如讓他繼續冷淡或者罵我一頓來得好。而且他的話怎麼都讓人覺得,我們還在一起,我只是對他耍小性子才哭。

  我吸吸鼻子,說:“我不是因為這個,只是最近有點感冒……”

  他稍作沉默,略顯警惕的問我:“是不是有人跟你說了什麼?”

  他本就不喜歡彭錚,我不打算再去添堵,“沒有。就是想問問,你的衣服在我這放好多天了,我怎麼給你?還是你讓趙嘉齊來取一下”。

  那頭又是一片寂靜,許久,聽他平淡道:“我可能不太方便過去,有時間的話,麻煩你送過來吧,我一會把地址發給你。”

  我嗯一聲,“好”。

  我拿著衣服按照他給的地址找過去,他這人住得一點也不低調,在一個高檔社區,周圍一圈接一圈的富人區。沈易跟保安打過招呼,我到樓下時看眼玻璃的倒影,停下來對著擺弄了下衣服,眼圈還紅紅的,早上化的妝有點花。我沒帶化妝包,只拿張紙擦了擦暈開的部分。

  我沒想到沈易會出來接我,從電梯出來看到他靠在一邊,叼著根沒點的煙出神的樣子,鼻子又是一酸。

  沈易好像剛洗完澡,頭髮濕軟的搭在額前。鎖骨露出的部分往下看裹滿了紗布。白色的襯衫袖子挽起一半,側臉一道淺淺的血痂,一臉倦容,定格在垂直的牆角空間裡,像一位受傷等待歸來的騎士。

  “嗯?來了。”他直起身把煙從口中拿下來,“還挺快。”

  說著在前面帶路,我跟在他身後,仿佛再近一點就能聞到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

  “怎麼不進來?”在門口我怔愣了一瞬,半眯了眯眼睛才看清房子裡的樣子。正對的方向有一面大落地窗,窗簾全部拉開,陽光正盛,比走廊裡亮了不少。裝潢很簡單,牆上掛了副國畫,處處

乾淨得有些過分。

  我僵屍一樣全身硬邦邦的尋了個位置坐下,儘量不碰到別的東西,眼睛在能看到的地方打轉。

  沈易不知是從哪兒摸了套茶具出來,做著一套繁瑣的程式。我看著他斟好了茶水,兩個杯子蓋在一起,拇指在下食指在上扣住翻轉過來,邊說:“朋友從安徽帶回來的祁紅,嘗嘗看,也不知道你現在口味有沒有變。”

  他把茶泡好推到我面前,自己點了支煙。

  空氣裡漂浮著一股濃郁清甜的蘭花香,端起茶杯飲一口,味道醇和淡雅,蜜香全然蓋過了苦澀。我想起我們交往時,一起坐在小餐桌上喝廉價果汁茶水的日子,想起沈易說我們的感情會像最好的紅茶一樣醇厚持久。

  我抿抿嘴角,唇齒間殘留著茶香的味道,手微微顫抖著放下茶杯,假裝不在意的說:“我的口味大概是變了,再好的茶也嘗不出味道,讓你白費心思了。”

  我把拿來的衣服放到他旁邊,“你傷著還是不要亂動,東西我給你放這了,我先走了。”

  話畢匆匆起身,不敢再多看他一眼,只怕再次沉溺在那種柔情裡,打亂如今平淡的生活。我只要知道他沒事就好,其他的我不能也不敢過多干涉。

  我走出去沒幾步,沈易忽然把煙滅掉上前抓住我的手,一把把我拉回來跌在沙發上,手肘橫在我脖子上死死按住。我吃痛悶哼一聲,嘴巴卻被他封住。

  “喬綾,你這是在剜我的心。”他語氣裡滿是痛苦,我眼眶裡蓄滿的淚水又不爭氣的湧出來。我只是說幾句話,就是在剜他的心,那他可曾想過我?從離別到再次相遇,他一直佔據著主動,握著釘子一顆顆往我心上砸,可曾想過我會不會痛?

  出乎意料的深吻使我意識模糊,唇舌交纏,沈易表現出的掠奪般的佔有欲讓我心驚,煙草的味道混雜著祁門香,比高純度的酒精更加醉人。

  我掙扎的力氣抽去了大半,剛要放棄時耳邊聽到了清晰的開門聲。我慌忙去推他,沈易在我伸出手的同時,自己撤開站到了一邊,神色自若,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