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情深易冷

【卷一】 想得卻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037 被遺忘的信件

書名:情深易冷 作者:藍煙L 本章字數:2237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16


  我默默攬過喬煜向前走,拍著他的肩膀說:“你只是還小,我相信你總有一天會長大的,喬煜,別再讓家裡失望了,好不好?”

  他吸吸鼻子,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淚,倔強的昂著頭往樓下走。

  我已經很久沒回到這個家了,到了地方喬煜先拿著東西進門,我站在門口望著門牌發了好一會兒呆。我跟父親的關係不太好,這一點跟陳燦一樣,不同的是她是單親家庭,而我是封建家庭。

  我出生時因為爺爺重男輕女,差點把我扔出去凍死,是我媽跪在地上哭著求他們才保住我的命。長大了要上學讀書,家裡已經有了喬煜,我爸說女孩讀太多書不好,讓我初中上完就出去工作,賺錢供喬煜。也是我媽媽跟他鬧,每天每天都吵,最後拿離婚逼迫才讓我繼續上了高中。後來考大學,一開始有補助,後來有獎學金,我用錢也少,成績還不錯,他便沒有再說過什麼。直到他前年開始身體一下子變弱,總是生病,我有了穩定的工作,一個人撐著整個家,我們之間才緩和了許多。

  從那時離家,到現在為止,待在這個地方的時間已經能用手數得清了,我甚至覺得,我對這裡幾乎已經沒有多少感情,回來也只是為了看看我媽。

  “小綾小煜回來了,進來呀,你媽媽給你做了你最喜歡的蜜汁排骨,就等你們了。”我爸笑著從裡面出來,系了一條圍裙,眼角皺紋深了很多。

  我對著他笑笑,像到親戚家串門一樣,把帶的禮物交到他手上。

  家裡並沒有變,還是我離開時的那般模樣,唯一不一樣的就是我的房間因為太久沒人住變成了倉庫,我們這次回來的急,還沒來得及整理,裡面一開門全是灰塵。我草草打掃一下,把隨身帶的行李放到裡面,把手機開機充上電,檢查了沒有漏掉的電話短信後,換了件衣服到廚房裡幫忙。

  我媽一看到我進去,就回過頭來揮著勺子把我趕了出來,喜形於色,笑著對我說:“你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什麼都不用做,快去跟你爸看看電視聊聊天,好生歇著,媽一個人忙得過來,不用你。”

  我想說什麼,喉間紮了根刺,覺得自己像個外來的客人。

  喬煜一進門就把自己關進了房間裡,我敲了敲門,他沒回應,爸爸也過來問我:“你弟弟這是怎麼了?一進門眼睛就哭成個桃子,是不是在外面遇到什麼事兒了。”

  “沒有,他就是累了,這兒離B市太遠了,路上顛簸,沒有休息好。”

  “哦,這樣。”爸若有所思的朝他房間看一眼,拉著我坐下,詢問我最近過得好不好,跟朋友相處的怎麼樣,在派特工作順不順利。

  我一一回答,心不在焉的往嘴裡塞了塊糖果,始終微笑著看電視裡的畫面。

  到吃飯時喬煜總算肯出來,我們一家人圍坐在一起,除了喬煜不願意說話,還算其樂融融。媽不停給我夾菜,小心翼翼的問我:“小綾啊,你也老大不

小了,前幾天你小姑姑來過一次,問你有沒有男朋友,她有個老同學的兒子,是個武警……”

  “媽。”我一邊啃骨頭打斷她,“我這輩子都不想跟員警打交道,肯定不行。”

  “那……她還說了有一個男孩子是搞金融的,今年29,小夥子長得也不錯,條件特別好,家裡有一個妹妹,還在讀博士。”

  我放下筷子無奈的看她,“您就不能等吃完飯再說麼,我又不是沒人要,緣分到了總能嫁出去。”

  我媽露出難為的樣子,“我和你爸爸還想早一點抱孫子呢,講緣分太沒有盼頭了。我們女人呀,就得趁年輕早一點找個好男人嫁了,後半輩子才有依靠。你看我跟你爸就是別人介紹認識的,現在不是過的挺好嗎,還有你們兩個寶貝,媽媽覺得特別幸福。”

  我心裡酸酸的,勉強對她笑一笑。爸爸這時候出來勸了她兩句,她便歎口氣不說了,喬煜嘴裡含著一大口肉,含含糊糊的插一句:“你們少操心了,她有男朋友,正在考察期間,我幫你們盯著。”

  我們仨同時愣了愣,我隨後反應過來,他這是在幫我解圍,對爸媽點了點頭。

  爸媽都笑,嗔怪我瞞著他們,我訕訕,對他們說:“這次回來還是主要辦喬煜轉學的事兒,幫他收拾收拾東西,讓他到我那去住,在家待不了兩天。”

  媽不高興,“你這剛回來就盤算著要走,怎麼這麼急呀,小煜也放暑假了,在家多待幾天吧。”

  我爸喝了一口酒,用手肘碰她兩下,“哎,不要耽誤孩子,小綾長大了有工作,不比以前那麼自由。”

  我抿抿嘴角,給媽夾塊排骨沒說話。

  過了會兒聽爸說:“前幾天有廢品的來,我想你讀書時那些筆記也用不著了,乾脆賣掉省地方。整理的時候在箱子裡發現了一摞沒拆封的信,給你放在抽屜裡了,你一會兒看看是不是以前同學寫給你的忘了。你放心,我跟你媽絕對沒看過。”

  我嗯一聲,沒當回事,晚上收拾好房間準備睡覺時想起來,打開抽屜看到了躺在裡面厚厚的的一摞信封。

  我挨個翻看著名字,都是過去的同學,還有陳燦呢。

  高考之後大家確實有段時間流行過給老同學留封信,因為當時已經是假期中,我剛失去沈易,哪有心情看這些,只給陳燦寫過一封,跟她交換看過她寫的。

  那些腦海中的名字一個個出現在眼前,有種時過境遷的無奈之感。

  翻到最後,從那一堆裡挑出了兩封不一樣的,都是同一個奇怪的名字,叫慈空。

  我打開檯燈,捏捏眉心仔細想了好久都沒記起自己認識過這麼一個人。

  很多年了,一封用的黑色中性筆,字還很清晰,只是沒有寫寄信人的地址。另一封是藍色的字跡,已經很淡了,好像很快上面的內容就會化成一縷煙消失,而寄信方的地址是遠在千里之外的一座山上,一個叫蓮若寺的地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