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情深易冷

【卷一】 想得卻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053 再次憶起當年事

書名:情深易冷 作者:藍煙L 本章字數:117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16


  假快遞員一定在手帕上放了什麼東西,吸入後使人眩暈昏迷,我反應過來時憋了一口氣,昏昏沉沉,卻也沒有完全的陷入昏迷中。

  我想起蘇娜,很可能又是她,這讓我有一種恐慌感。當年蘇遠峰死亡之後,我和老師在下班的路上,也是像今天這樣,被人迷暈帶走,關在黑漆漆的小屋裡。那是一間鄉下的豆腐坊,裡面有一桶一桶的鹵水,一條條長長的白布掛在一起,好像永遠也洗不乾淨,窗戶外面就是排水溝,臭氣熏天,屋子裡還有一股酸味。

  我和老師綁在一起聽到蘇娜說話的聲音,她在哭,哭得很厲害,不停的罵手下的人,然後沖到門裡來,大喊要殺了我們償命。

  我使勁兒咬了咬嘴唇,不去想那些。

  朦朧中感覺被人蒙住了眼睛,手腳被綁起來,車子很顛簸,之後被人抬著走了很長的一段路,然後被放在了一個什麼東西上,下面有些硌得慌。

  我不敢睜眼,強挺著身體不能動,也不能太過僵硬讓他們覺得異樣。

  幾個人把我放下之後互相招呼了一句,結伴離開了。

  我聽著腳步聲走遠消失,又等了一會兒確定沒有人留下來,才試著用手撐地讓自己坐起來。

  眼睛上的布條綁得很緊,我睜開眼也看不到任何東西,手是背在身後綁住的,也沒有辦法解下來。

  我陷入一片黑暗中,被恐懼包裹,不可抑制的回想起被蘇娜囚禁的日子。

  她每天都會來,那時還是染了白色的頭髮,哭花滿臉的妝,像鬼

一樣拉著我們控訴,把從醫院里弄來的人骨模型,眼球,小腸肝臟,全部扔到我們身上,甚至有一次把醫院裡解剖完的屍體扔過來讓我們救活。

  我每天都在問老師,我們能不能活著出去,每天都在哭,在大喊著求救,可是沒有任何人能救我們。

  她的幾個守衛在晚上喝醉了酒,推門進來脫光了身子,把我和老師分開,用刀子割破了衣服施暴。幾雙手噁心的在身上游走,我不知道拿來的力氣,掙脫他們用一塊手骨砸破了玻璃,拿碎片去割脖頸上的動脈。他們怕我死了沒辦法向蘇娜交代,把我綁在凳子上,當著我的面毀了老師的身子,她掐著一個人的脖子,回頭沖我笑,眼淚滴進血裡融為一體。

  當我用碎玻璃把繩子割斷去幫她時,她還清醒的咬著牙,咬破了舌尖,滿嘴都是血。

  我們兩個靠在牆角,我手裡的碎玻璃一直沒有鬆開過,直嵌進肉裡。

  我以為我們會等到員警,或者是其他什麼人,可當門再次打開,等來的卻是蘇娜的一瓶濃硫酸。

  瓶子上沒有標籤,我開始不知道是什麼,直到她把液體潑到牆角,老師擋在我面前,滿臉燒傷,腐爛,右耳外耳整個都被腐蝕了個乾淨。

  我的視線裡,全是那天的眼前所看到的景象,一個活生生的人,在離我不到半米遠的地方,全身都被灼傷,在蘇娜錯愕的表情中沖她撲過去。

  趙老師的手罩在臉上,手背上的膿水血肉全刻進我的瞳孔中,與我大腿上正在腐蝕的肌肉一樣,終身難忘。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