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情深易冷

【卷四】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蚤子 305 虛假消息的製造者

書名:情深易冷 作者:藍煙L 本章字數:248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18


  “我明白了。”我說:“你們百樂就是按照感情糾葛來分配搭檔的,你之前跟嘉齊一塊兒說不定還是因為羅婧都對你們起過心思呢。”

  沈翊瞥了我一眼,丟給我一句:“袁顥現在的搭檔是蘇娜。”

  “……”他們兩個之間倒是沒什麼情感上的牽扯。

  我便正經起來,說:“蓉蓉一直都待在三哥那兒沒出過事,現在忽然消失了,嘉齊聯繫不上人,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這些你不用管,我會派人去幫忙找,你只管照顧好樂樂就夠了。”他又把話題扯了回來目光盯著我,一副一定要我現在就表個態的樣子。

  我抿著嘴角,沉默片刻才開口道:“我知道我是個不負責任的媽媽,可是有時候我真的想不到那麼多,可能是這個孩子來的太突然了,包括結婚,我都沒有做好準備就被丟到這個位置上,然後措手不及的面對一些事情。我在做某一個決定的時候,甚至想不到會不會影響到樂樂,我還覺得自己是獨立的,可以遵從自己去做想做的事。我現在是應該帶樂樂離開,或者說我如果為他著想,還在銖華的時候就不應該回來,專心去帶他,但是我真的做不到為了樂樂去忽略你,你們對我而言同樣重要,你是個什麼樣的性子你自己清楚,我怎麼可能在這時候讓你一個人留在這裡。”

  沈翊陪伴樂樂的時間少,但相比之下,他比我進入角色更快,而我卻始終在這扇門的邊緣徘徊。他是想要做好一個父親的,我卻還想要愛情,而且我一想起沈翊在發病時的自殘,就不斷地擔心他會不會有一天沒有人害他,他卻自己殺死自己。

  現在他的病情緩和了,Nick的融合幫他打開了治癒的這扇門,我若是讓他獨自留下,他再重新回到百樂那個複雜的環境中時,更大的壓力和擔子落在肩上,他會不會再次復發也是一個需要擔心的狀況。

  在這時帶著樂樂離開,我放不下。

  沈翊點了支煙,說:“我的病你不用擔心,我會繼續配合徐景文的治療,我不會再逃避,你可以放心。”

  話誰都會說,他此時說這些一點都沒有讓我安心下來,言語的分量,有時就是還不如一根鴻毛。

  我們彼此都沉思了許久,沈翊一根煙抽煙,在我之前開口說:“我們不能拿樂樂冒險,你還是聽我的,先帶他走,跟爸媽說清楚,把關係穩定下來,之後的事我們到時再說。”

  他對我爸媽的稱呼當初改了好久來適應,到現在還沒變,說完之後自己怔了下,幾不可聞的呼出一口氣,“就算你留下來,現階段也做不了什麼,還是先聽我一次,我們都各自照顧好自己,就是為對方做的最好的事。”

  我深吸了口氣,被他最後一句話觸動,點了點頭,但是換了種建議,說:“我帶樂樂回去,暫時把他交給我爸媽照料,等你這次的交易結束了,我就回來陪你。”

  我猶豫了下,還是把話說了出來,“你之前說過會去找我們,我希望不是假話,所以我想留在這裡,你做什麼都好,我等你把事情解決,我們兩個再一起去找樂樂。還有我爸媽,他們都不是那麼不講道理的人,只要我們是真心的,他們都會原諒你的,到時候我們一家人一塊兒換個沒人認識我們的地方,安安心心的過完後

半生,好不好?”

  只要他答應,就說明他是真的想要脫身,並且會付之行動,如果他不同意,只能說明他之前的話都是騙人的,他想要的還是不變的權利。

  沈翊不知道在想什麼,沒有回答,只是說:“等交易結束,也許一切都會有結論,你願意到那時回來就回來吧,我現在說什麼都是變數。”

  我不覺得他們這一次跟以前有什麼不同,同樣的都是生意,可從心裡卻好像有一股預感在告訴我,有什麼事情將要發生。

  沈翊來的時候沒看到武亮,把監控重新調好,對武亮會跟Mars他們合作這件事保留了意見。我們都沒說我和樂樂要什麼時候走,現在肯定不是時候,敵在暗我們在明,我們走不了,更安全起見,我決定等沈翊的安排,但看他沒有什麼要提出建議的意思,便開口詢問了一句。沈翊沉吟片刻,手攥緊又放開,對我說:“我們去交易的前一天晚上,你帶樂樂去機場,別提前訂票,我這邊留幾個人送你們過去。”

  我點了點頭,如果這個交易真的有那麼重要的話,到時候Mars的目標應該會放在他身上,他這就等於拿自己擋餌來為我們掩護。

  我把武亮曾經在這裡露過面的消息透給了沈岩,他很快便上門來調查,問了幾個問題我都如實回答。

  沈岩說在幾個有監控的路口也曾經看到過他,但現在還是和雙雙一樣下落不明。

  我們正說著的時候,沈岩的手機響了起來,接了個電話之後,臉色變了變,回過頭來沉聲對我們說:“找到惠雲了。”

  我心提了起來,“他在哪兒?”

  沈岩神情嚴肅,手攥緊了又放開,說:“他死了,隊長他們在一家廢棄工廠的排汙河道裡發現了他的屍體,死亡時間大概在昨天下午三點,報案的是一個拾荒者,現場發現了一副白色面具和紙條。”

  我剛升起的希望又破滅了,慧雲在醫院的時候出現過,從他的作為來看現在應該也是Mars的人才對,可現在卻被他所殺。

  沈翊手機也響了起來,到一邊去接,我問沈岩:“你說的紙條,上面有留下什麼訊息嗎?”

  沈岩搖了搖頭,“沒說,要等隊長他們回來才能知道。”

  我抬了抬眼,看著他問道:“武亮的家人還好嗎?”

  “嫂子還在醫院,隊裡讓幾個女同事留在那照顧她,哭得厲害,一直在說別讓武亮做傻事,後來又哭雙雙,跪在地上求我們找到她。”沈岩眉眼間濃濃的疲倦,輕歎了口氣之後起身,說:“有什麼消息再聯繫我吧,如果他再來的話,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

  “我會的。”我點頭,送他到門口,他叮囑我注意安全之後,開車往另一邊走了。

  等我回到房間裡,看到樂樂從樓上跑下來,拉著沈翊的衣角說要出去玩,沈翊電話剛打完,手機還拿在手裡,被他抓住手一晃掉在了地上。沈翊有些怔忪,低頭看了眼樂樂,樂樂覺察自己好像做錯了事,眼神有些畏縮,沈翊這才回過神來,安慰的揉了揉他的頭。

  我俯身把手機撿起來,看到上面是一張放大的圖片。惠雲的死亡現場,屍體臉上戴著面具,致命的傷口處貼了一張字條,上面寫著:虛假消息的製造者,毀其名譽,該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