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Memoire Evita

第二卷 更深之處 Memoire Evita XIV:宴會的招待

書名:Memoire Evita 作者:Forever赤青 本章字數:265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0


希望可以扔個石,收藏一下,再有機會評論區評論一下,讓我可以修改一下。——作者的小任性。

-------------------------------------------------

自從那次“紅瞳詛咒”事件後已經過了兩個月了。

這可以說是已經快到夏天了。

依舊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依舊是一樣的風景。

就是........

“你們的表弟,懷因·塞威恩迪拉諾我將要來到倫敦,請表哥來接我......”

奧雷亞斯克坐在沙發上對奧裡雷亞諾讀著自己手上的一封信。

然後再將它直接放在玻璃桌上問道“哥哥,總而言之,表弟要來這裡。”

“.......”

然而奧裡雷亞諾並沒有去搭理奧雷亞斯克,只是看著自己手上的公文。

“哥哥!你聽到沒有?”奧雷亞斯克大聲地問道。

“這裡可是我工作的地方,而且這個小鬼要來這裡肯定要給我添麻煩,我可沒這麼多時間去管一個小鬼,就交給你了。”說著,奧裡雷亞諾還拿出了兩張招待券繼續說道“如果那個小鬼一定要添麻煩的話就去參加宴會,有空我也會去的。”

“哈.....?”奧雷亞斯克接過招待券,看了看,有些半信半疑地走出了辦公室。

(為什麼哥哥要我帶他去,明明自己有空也會去.......)

“算了,不管這麼多了。”

奧雷亞斯克將招待券塞進自己衣服的口袋。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一件事了,去接自己的表弟。

這個表弟實在是令人捉摸不清。

乘坐著馬車到一條路邊,看到一位少女拎著一個皮箱。

“啊,奧雷亞斯克。”

“懷因,你在這裡了。”

然後幫他把箱子拎到馬車上。

審判鐘塔。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本來在奧裡雷亞諾辦公室的大擺鐘的聲音一點雜音都沒有,但從裡面突然發出了戈茲戈茲的聲音。

這種聲音足足持續了十分鐘。

大擺鐘的玻璃板被打開。

“呀~打開這裡還真是廢了一點時間。”

可以清楚的看到安德列坐在中裡面。

肯定看到這裡都是內心想要吐槽他什麼地方不出來偏偏要從鐘裡出來,而且怎麼會在鐘裡面。

“傳達一下艾莉絲公爵的話語,最近在你身邊的一個人如果他去了一個宴會,就會死亡,”安德列又隨便的加了一句話“反正這個對你來說也是一個不重要的人。”

奧裡雷亞諾此時身上冒出了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會死亡的人是誰。

“請等一下,奧裡雷亞諾君,宴會是六大公爵的米哈伊爾所召開的,你不去的話不是一點也不好嗎?這樣的話只會使塞威恩迪拉諾與阿爾卡蒂奧的關係越來越糟。”

的確,阿爾卡蒂奧家一直是最討厭塞威恩迪拉諾家的人,變成這種關係的時候是'線'被切斷的時候。

也就是說那個人的死亡已經逃不掉了,是百分之一百。

“那你打算怎麼辦?”

“我?我啊~我不打算干預此事,該發生的事情依舊會發生。所以我不會去改變''歷史''。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走了。”安德列再次回到鐘裡面關上玻璃板,太神奇了,人就這麼不見了!

但奧裡雷亞諾也不想多感歎些什麼。

歎了一口氣之後,他離開自己的辦公桌,依舊用冷冷的視線望著這樣絕望的時間。

馬車停在了塞威恩迪拉諾家宅駐的門前。

“啊,歡迎回來,奧雷亞斯克,旁邊的一位是.......?”

奧雷亞斯克被眼前的一幕差點嚇到。

為什麼艾蕾德回

來他們家,這太奇怪了。

突然奧雷亞斯克回想起了前幾天的話。

“奧雷亞斯克,我最近雇了一個人,我就讓她住在宅駐裡了。”

這句話。

(女......女....女僕裝!!?)

奧雷亞斯克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心非常慌張。

“奧雷亞斯克,怎麼了?”

“沒...沒什麼,懷因,她是奧裡雷亞諾新雇的一位女僕。”

“啊,女僕你好。”

(好冷淡!但比奧裡雷亞諾好太多了。)

“我現在就帶您去您的房間,少爺。”艾蕾德笑聲笑氣地說道。

在去房間的路上,艾蕾德和懷因遇到了克裡特。

“好久不見了,懷因少爺。”

“你也是,克裡特。話說,你不穿女裝了~!”

這句話可是給艾蕾德聽得非常清楚。

“女裝!!!克裡特,告訴我,你穿過女裝?可以穿一次給我看嗎?嗯?”

克裡特輕咳一聲說道“艾蕾德,你......”

“啊,對不起,在少爺面前失態了。”

“沒關係,在我的面前就不要這麼拘束了。”懷因有些孤單的說道。

到了房間,牆壁上的擺鐘顯示是下午三點。

艾蕾德的懷錶上顯示上午十一點。

艾蕾德也是對這個懷錶無語了,但安德列送給她也一定有什麼意義。

“女僕,你叫什麼?”

懷因坐在床上看著艾蕾德問道。

“艾蕾德,艾蕾德·維茲塔爾。”

“維茲塔爾家?”

懷因帶有些驚訝的口氣說道。

“坐下來吧。”

“但是....但是女僕不是不可以和.......”

“我又不是奧裡雷亞諾你緊張什麼。”懷因對艾蕾德吐槽道。

“你覺得表哥,奧裡雷亞諾怎麼樣?”懷因問道。

“啊,奧裡雷亞諾,就是一個冰冷冷的傢伙。”艾蕾德就直接說出來這一點。

其餘的她什麼也說不出來,奧裡雷亞諾又不經常回本宅。

“你知道嗎?黑玫瑰的花語。”

“不知道。”

懷因往下說“表面上,它的花語是內心的邪惡,但實際上它真正的花語是.....”

才說到一半,克裡特就進門說道“時間到了,該去參加阿爾卡蒂奧家的宴會了。”

“那麼下次再說吧。”

懷因起身走出房間。

(什麼嘛說到一半就走了!)

艾蕾德有些生氣地想。

但是那個花語到底是什麼?

從那個房間裡可以聽到一輛馬車行駛的聲音。

又過了一會又聽到了另一輛馬車的聲音。

下馬車的是奧裡雷亞諾。

比原來預定的時間還早了一段時間,去宴會轉轉。

宴會還要換一套服飾。

艾蕾德在一邊偷偷的看著奧裡雷亞諾。

奧裡雷亞諾肯定要去那個什麼宴會,只要偷偷跟去就可以了。

奧裡雷亞諾從自己的房間裡換了一套有史以來艾蕾德感覺最好看的貴族服飾。

就像是一個王子一樣。

然後就馬上上馬車。

一輛馬車的聲音又遠了。

艾蕾德馬上找到克裡特說“克裡特!帶我去宴會可以嗎?”

“宴會?是阿爾卡蒂奧的宴會嗎?我也想去可是沒有招待券。”克裡特誠懇地說道。

艾蕾德停頓了一會說“我知道還有一個人會有!”

鐘錶店。

“你說你想去宴會但是沒有招待券。讓我找一下。”

安德列跳下屋頂的木杆想四處找了找。

然後拿著兩張招待券交給艾蕾德說道“給你,這就算報答你讓我出海瑟姆拉吧~。”

“但安德列你不去沒關係嗎?”

“當然,這種宴會太無聊了。”

聽到了安德列的答覆,艾蕾德安心地跑出了鐘錶店。

“一路順風~克裡特,艾蕾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