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Memoire Evita

第一卷 墮落的開始 Memoire Evita III:最後希望之時

書名:Memoire Evita 作者:Forever赤青 本章字數:265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0


“伊蓮娜,我為了你以後的未來,所以就安排你去那個奧裡雷亞諾的班級中。”

“哥哥,我才不要!我才不要去那個什麼學院!”

伊蓮娜·卡裡耶夫婭在宅駐自己哥哥的房間中大喊大叫。

雖然他的哥哥是卡裡耶夫婭的當家還有妹控,但同樣不會撤回之前之前的一句,就是'你雖然是繼承了卡裡耶夫婭的很大的魔力,但是一定要去那裡歷練一番。'

而且還有就是說了'如果你去的話就可以和奧裡雷亞諾在一起'這樣的條件。

伊蓮娜才勉強答應了這個要求。

在鐘錶店。

“呐,奧裡雷亞諾君,做得到嗎?在一個月內將她訓練成可以變成主力的樣子。”

安德列坐著一個塵舊的沙發上問道。

很顯然他是在故意問奧裡雷亞諾。

“沒有。”奧裡雷亞諾冷漠地回答道。

“每次都這樣子說,你可真是無趣呢,難道是習慣了命運的束縛嗎?”

“安德列,這並不是說是艾蕾德她做不到,而是我,根本做不到。”

在他比較冷靜的話語中,看不到他真正的想法。

“你這個人,真是太糟糕了!奧裡雷亞諾。”

安德列將一隻懷錶放在手上擺來擺去,並且不快地說道,似乎他有辦法一樣。

“的確,我有一個辦法,但是呢,”安德列起身面對著奧裡雷亞諾用手擺出一把槍的姿勢對準他的胸口說道“必須要在這裡'嘭'的一下。”

這個方法是殘酷的。

奧裡雷亞諾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我不會用這個手段的。”

“哎?....”安德列擺擺手做回沙發上回答道“那麼就等著最糟糕的結局吧,奧裡雷亞諾。雖然這句話說得有些遲了,但是我依舊這樣來忠告你,奧裡雷亞諾不可以被過去束縛著,如果只是一味地被過去束縛,那麼這個結局一定會是令人感到傷感。”

“安德列,如果是這樣那麼我會在悲傷結局的時候,殺了你!”

在奧裡雷亞諾的口氣中可以聽出真的不是鬧著玩的。

這使安德列又貌似這麼一點吃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德列在過了幾秒之後大笑了起來。

“你真的特別天真呢。奧裡雷亞諾。”雖然前一秒在大笑,但後一秒可以明顯地感受到安德列的殺氣,“想要殺了我,那麼請務必不要這麼天真了,不然會被反殺的哦~”

肅靜了大約一秒到兩秒,奧裡雷亞諾說道。

“切,不快的傢伙。”

隨後走出了那個鐘錶店,逐漸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格耶斯瓦學院。

距離一個月畢業的測試就只有兩周了,艾蕾德依舊一點進步都沒有。

而且就在這時,最麻煩的人又過來了。

就是伊蓮娜。

就是這樣,奧裡雷亞諾被她天天纏住,當然時間是不會等人的。

明顯肯定是安德列特地安排的。

一天又一天過去了,艾蕾德似乎有了一些進展,但是依照這樣子的速度明顯是絕對不可能的。

有一天,在奧裡雷亞諾被纏住的時候,安德列擺擺手示意讓艾蕾德過去。

跟隨安德列,艾蕾德來到了一個非常空曠的訓練場地。

“請問,安德列桑來這裡要幹什麼呢?”

“哎?~當然是特殊訓練了。據我所知,你可是對魔力的控制一點都不瞭解。對了,艾蕾德,用你的全力來殺我,到底可以殺掉我多少次呢?值得期待呢。”

聽著安德列說話的樣子好像不是開玩笑的。

看著他手上出現的一把銀灰色的槍,什麼都沒有變,變的只有殺氣而已,還有對待的姿態僅此而已。

對,僅此而已。

看艾蕾德這副樣子,安德列問道“怎麼了?艾蕾德小姐~”

蕾德突然一驚,內心突然震撼了一下。

(這個叫我的方式......)

“你難道就是!那個鐘錶店的店主!”

“是的,”安德列看向艾蕾德,“艾蕾德,艾維塔的手記,你知道嗎.....那本手記其實是。”

安德列並沒有說下去,在艾蕾德分散注意力的時候,他拿起槍,瞄準了她的心臟。

“再見,還有永別了~”

艾蕾德看著子彈飛速地飛向她,連反應都來不及。

(要死在這裡嗎?.....)

以這種有些消極的態度,她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然而,死亡並沒有降臨。

只是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擋在自己面前。

聲音也就是一個類似於鐵的物體擋住了子彈。

本能反應過來時,看到的是自己坐在地上,顯然是被嚇得腿軟了,其餘的就是一顆落在地上的子彈。

“這顆子彈可是很貴的,奧裡雷亞諾君。還有怎麼擺脫伊蓮娜的?”

“你管不著!”

面前的是以將出鞘的佩劍拿在手中緊握的奧裡雷亞諾,他的殺氣貌似比安德列大幾倍。

“安德列,”奧裡雷亞諾將佩劍指向安德列說道“我說過了,我不會手下留情了!”

就在槍要按下扳機,就在劍要開始見血的時候,一個強勁的女人聲音出現了。

“你們在幹什麼?安德列!!!奧裡雷亞諾!!!”

羅斯娜薩爾大聲說道。

“議長?”

“羅斯議長?

“啊咧?”

兩人知道議長出現在這裡沒什麼好事。

“私鬥?真是有趣呢~!!為什麼到現在你們還沒有作為公爵的醒悟!!次次,都是你們兩個!普通會議不來!招生不來!你們實在是太過分了!!!”

羅斯娜薩爾大聲訓罵道,而且還帶有小孩子氣。

罵了五分鐘,她才注意到艾蕾德。

“你就是那個紅瞳的人嗎?無聊呢,還以為是什麼強大的人,原來是個一無是處的人嗎?”羅斯娜薩爾說道。

(..........)

艾蕾德沉默了,她不知道說什麼好,面對六大公爵之一的羅斯娜薩爾。

“反正都是要終究墜入地獄之人,真是無聊透頂。就等著去死吧!”羅斯納薩爾說道。

那種毒舌的女人,可想而知審判鐘塔中沒有多少人喜歡和她在一起。

“怎麼辦?是要繼續,還是就此收手?奧裡雷亞諾。”安德列露出微笑說道。

“既然議長說了,那麼就放過你。對了,還有下次就對把你碎屍萬段。”對安德列說出了如此恨的話,一點也不像奧裡雷亞諾以前的作風。

總是感覺奧裡雷亞諾很溫柔,但現在卻給人感覺一點也不一樣。

將佩劍收回劍鞘,從那裡的正門走開了。

實際上他還是很生氣吧。

“這麼說的話,那我也只能收手了,艾蕾德小姐,告訴你一件事吧~我希望你可以記住這件事,”特地頓了一頓,從他的口中這樣說道“你還有兩周就要'死'了。”

艾蕾德聽到了這麼有衝擊的話,她還是依舊的冷靜。剛才的恐懼就像一下子消失了一樣。

'死'是什麼?為什麼會'死'?

但潛意識中唯一感受到的是,這個'死'不是一般的'死'。

夜晚。

月亮出來了。

黑色夜空也充滿了一絲光亮。

女生宿舍。

伊蓮娜做了一個夢。

一條條的鎖鏈將她束縛,將她拖下黑暗的深淵。

心臟就像被抽空了一樣痛。

但實際上根本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而已。

這個夢,曾經也做過,是一個不怎麼做的夢,但最近經常做這個可怕的噩夢。

“我...好害怕......救救我.....哥哥。”

在床上蜷曲地說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