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Memoire Evita

第一卷 墮落的開始 Memoire Evita VII:死神呼喊之聲

書名:Memoire Evita 作者:Forever赤青 本章字數:290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0


拖入海瑟姆拉這黑暗的地獄中。

艾蕾德究竟會——

*

為什麼會這麼黑.....好黑啊,就像什麼人把燈關上了一樣.......

我記得在做考試的內容,然後我就被黑暗中的鎖鏈拉進去。

再然後......再然後......就墜到了那個地方........

艾蕾德從一片空地中醒來,看來自己很長時間都一直在昏迷呢。

“痛痛痛痛痛.......”

艾蕾德摸著自己的頭說道。

再向手臂上腿上,身體上一看束縛住自己到這裡來的鎖鏈已經不見了,到底是多久啊。

艾蕾德又伸手一摸,發現了一個圓的硬硬的東西磕到了自己。

她眼一亮,把那東西拿出來才發現是安德列給她的那只懷錶,但那懷錶又有什麼用處呢?時間不對,又不可以調時間。

艾蕾德將懷錶打開現在的時間是下午的五點。

慢六個小時的話現在現實晚上十一點了。

艾蕾德歎了一口氣將懷錶合上,站起身來向四周望去。

什麼東西都沒有,只有亂七八糟的東西,而且奇特的是有些東西還飄在天上固定住掉不下來。

現在的她在這裡是不可能通訊到外面的,也就是說她只可以在那個世界永遠的當一個失蹤者。

現實,審判鐘塔。

奧裡雷亞諾正在自己的房間裡坐著公務,誰叫他的考生都已經完成考試了呢?作為一個工作狂當然是呆在自己的辦公室認真辦公務了。

“哥哥!!不好了!!!!!出事情了!!!”

奧雷亞斯克大叫大嚷的跑進奧裡雷亞諾的房間裡。

“奧雷亞斯克,沒和你說過先要敲門才可以進來嗎?”奧裡雷亞諾繼續寫著手中的公務,沒有看奧雷亞斯克一眼。

“那麼失禮了,哥哥。你快看看這個!是監視艾蕾德還有伊蓮娜兩人的人拍攝的一段錄影。

說到這裡,奧裡雷亞諾停下手中的公務看起放在自己面前的錄影。

錄影中就如所有人所見,艾蕾德被鎖鏈拉進了無底的黑暗深淵。

隨後錄影就被中斷了。

“這個任務是潘朵拉的盒子,伊蓮娜呢?”

“貌似還在那裡,接到上級命令是直接普升職員,要她把箱子帶回來。”

奧雷亞斯克發現,看完錄影的奧裡雷亞諾有些奇怪。

本來以為他要以極端做法強制命令把艾蕾德弄回來什麼的,因為以之前的樣子奧裡雷亞諾非常寵艾蕾德,不可能不想把她救回來吧。但是這次,奧裡雷亞諾只是看了錄影之後變得有些嚴肅,好像是發現了什麼東西一樣。

“哥哥,你是發現了什麼嗎?”

奧雷亞斯克如此問道。

但奧裡雷亞諾並沒有去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去對奧雷亞斯克說道“監視的人呢?”

“目前已現狀來看是死亡狀態。”

“叫他們把屍體帶回來,然後讓伊蓮娜來找我。”

“好的,哥哥。”

隨口中這麼說但奧雷亞斯克難免會有些奇怪。

(為什麼哥哥要屍體而且讓伊蓮娜來......好奇怪啊。)

然後他就走出來奧裡雷亞諾的房間。

“接下來應該去找他了.......”

風有些冷,奧裡雷亞諾披好一件全黑的風衣,然後為了阻止有危險帶好佩劍,偷偷地走出了審判鐘塔。

來到晚上一個人都沒有的街上,看著黑暗,風衣隨著風在飄動。

為什麼明明是春天還會這麼冷。

也許是心太累了 吧。

從很久以前開始就一個人獨自前進,不知過了多久就這樣就習慣了。

看來到了,奧裡雷亞諾走進了街旁的一家不起眼的鐘錶店。

一切都和以前一樣。

剛開門就有清脆的鈴鐺聲出現。

“安德列,你在嗎?”奧裡雷亞諾在店中叫道。

一陣木頭的聲音在頭上響起。

安德列倒掛在門檻的木頭上問道“有什麼事嗎?奧裡雷亞諾。現在可是下午五點。”

“你在幹什麼?”奧

裡雷亞諾有些不爽的問安德列。

然後安德列指了指店的屋頂回答道“屋頂破了一個洞,再不修好要下雨了我的鐘可是會被淋濕的,然後就沒用了,再然後......”

安德列說了一大堆,奧裡雷亞諾此時恨不得直接拿佩劍刺上去。

奧裡雷亞諾跨進店中,然後轉過身向正在修屋頂的安德列說“你看到了那個錄影了嗎?”

“你說哪個?”安德列拿著扳手邊修邊問。

“就是那個!”

“就是那個考試啊。果然你是無論用了什麼方法都會是同樣的結果呢。”

“錄影中....”

“果然出現了那死神的力量,我說的沒錯吧?奧君。”

安德列修好了從上面跳下來說道。

“奧裡雷亞諾這可是她永遠逃不過的命運,就算你去改變,就算你讓她去死,一切都是註定的,沒有什麼是可以躲過去的。一個人的命運是不可能被一個人所改變的。”

“你有什麼辦法可以去那裡嗎?”

“很遺憾。沒有噬神的力量你是去不了的,再說了,以你這種程度,怎麼可能打得過死神呢?他可是比我們審判者還要強大的存在。誰叫他是地獄的看守人的第一守護者呢?”安德列笑眯眯地對奧裡雷亞諾說道。

的確,要以奧裡雷亞諾的能力去打到死神還是顯得有些吃力。

“那如果可以讓.....”奧裡雷亞諾還沒說完就被安德列打斷。

“你難道想要讓這整個時空的秩序顛倒嗎?”

安德列嚴肅地問道。

實際上雖然說安德列性格比較開放,雖然一般感覺給人的感覺不太好,但是友人卻很多。

而奧裡雷亞諾對於朋友這一說法來說是為了工作所以不需要什麼朋友來給自己快樂,這種態度常常被安德列說這麼冷漠是不好的。

“連你也一點方法都沒有嗎?”

“你可以保證你下去了回得來,而且還不是遍體淩傷,這裡殘了那裡殘了我就告訴你方法。”

“這個......”奧裡雷亞諾實在說不出口。

“你必須學會等待。”安德列淡淡地說道。

“到哪裡才是盡頭啊!!!!”在海瑟姆拉之中,艾蕾德大叫道。

(不會沒有出口,然後永遠出不去了吧!!)

“NO!!我不要這樣!!”艾蕾德說道。

翻一翻艾維塔的手記,有可能會有方法回去。

艾蕾德隨意的坐下來,慢慢地一頁一頁看。

對於海瑟姆拉的解釋只有一點點。

海瑟姆拉,雖然是被稱為一個地獄。但是卻不是人們想像的一樣,他雖然被稱為地獄,但其實那裡才是天堂。

實際上那裡還有一個對於世界最重要的東西,這個世界的'線'。

如果將'線'切斷,後果不堪設想。

這個世界也許瀕臨崩壞甚至毀滅。

那個東西由地獄的看守人來進行保管,雖說是保管,但是最終能夠切斷的有兩個人。

“主人,現在這個東西可是還不可以給您看呢。”

隨後出現的耶路撒冷直接溫柔的奪過艾維塔的手記。

“又是你!!還有為什麼次次你都會叫我主人!!”

“啊~這個.....真是太失禮了呢,認識了這麼久還沒有告訴我的本名。我的名字是耶路撒冷,全名是耶路撒冷·默罕默德。”耶路撒冷還非常禮貌地鞠了一躬。非常紳士。

還有戴在頭上的大禮帽也非常有感覺,那個帽子是銀邊,非常好看。

“那麼耶路撒冷,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會叫我主人嗎?”

“啊,這個是因為,沒有因為,你本來就是我的主人,但貌似還''不完整''。看來還是我太心急了。”

“快告訴我!!”艾蕾德再次命令道。

“瞭解,如果您繼續堅持的話,”耶路撒冷頓了一頓說道“我就是在這裡的死神。您就是我的主人,也就是地獄的守門人啊!”

死神的呼喊,讓艾蕾德明白了些什麼,腦中不斷出現一些斷斷續續的片段。

這些究竟是。

“我不希望您再次離開我了.....”耶路撒冷就這樣子說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