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苗疆蠱事2

第一卷 雞飛蛋打 第二章 頭上有詭

書名:苗疆蠱事2 作者:南無袈裟理科佛 本章字數:3737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44


  那妹子在浴室裡洗了十多分鐘還沒出來,弄得我有點兒急躁了。

  時間不多,我鼓起勇氣,脫得只剩內褲,然後摸到了浴室邊來,想進去一起呢,結果手剛剛摸到玻璃門,就發現門縫那裡,居然有紅豔豔的鮮血,緩慢地溢了出來……

  說句實話,看到門縫那兒鮮血的一刹那,我的內心幾乎都有點兒崩潰了,強忍著不適應,對裡面沖涼的妹子說道:“夏夕,你是不是親戚來了啊?要真是的話,我們就先別弄,這對你身體不好……”

  夏夕是這妹子的微信名,後面還跟著一個英文widow,以及表情符號,我就沒有都念完。

  聽到我站在浴室門口說話,妹子有點不耐煩地說:“不是大姨媽啦,哎,你這人好囉嗦,到底要不要做?不要的話,留一百五在這裡,自己出去。”

  剛才還柔情似水地喊我“哥哥”,現在就那副態度,當真是“婊子無情、戲子無義”。

  我心中也有點惱火了,想著我若是直接走,說不定她糾纏起來,我的臉面也無光,但是要真的留個一百五十塊——我招誰惹誰了,啥都沒幹呢,就破這財?

  再說房都開了……

  得得得,我管你大姨媽還是小姨媽,老子血染風采,當做看不見就行。

  下定這樣的決心,我也把態度弄得強硬起來,對她說道:“還有一會兒就發車了,你到底要洗多久?把門開了,我要進去。”

  浴室裡面的水灑一下子就停住了,整個房間都靜寂無聲,妹子沉默了好一會兒,這才發聲說道:“你真的要進來?”

  我自然確定,既然決定花錢了,那還顧忌個啥呢?

  想到這裡,我使勁兒推那玻璃門。

  一開始我推不開,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擋著,後來我有點兒惱火了,想著我堂堂一大男人,難道還不如你一女的有力氣?

  於是我就使勁兒往裡面推,過了一會兒,那妹子好像受不住力一樣,門終於松了一下,結果我用過了力,一下子就沖到了裡面去,也不知道撞到了什麼,就感覺頭“砰”的一聲響,直接天旋地轉,倒在了原地。

  ……

  我是第二天早晨的時候給冷醒過來的,整個人趴在浸滿污水的浴室裡,皮膚浮腫,聽到滴答滴答的水滴聲,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感覺到腦袋疼得要命,摸了一下天靈蓋,那裡有一個口子,已經結痂了,不過周圍倒是黏糊糊的,我看了一下手掌,上面全部都是血。

  我扶著牆站起來,感覺渾身酸痛,好像被一百個大漢給蹂躪過了一般。

  出了浴室,我跑到房間裡來,才發現我所有的衣服和其他東西,包括錢包、車票、身份證和銀行卡之類的,都不翼而飛了。

  我把自己包裹在床上的白色被子裡,摸著疼得要命的腦袋,想了一下,知道自己是中了仙人跳。

  常年混在廣東,我又不是剛出茅廬的學生崽,自然知道“仙人跳”是什麼東西,不過實在是沒有想到在這長途汽車上面,居然也會碰到這樣的事情。

  唉,都怪我鬼迷心竅。

  其實我也知道這樣的貨色,絕對不可能這麼便宜的,但男人就是這樣,那啥來了,腦子就變成了漿糊。

  我坐在床上,望了一眼牆上的鐘,顯示是第二天的早上七點,想了好一會兒,這才用枕巾抱住頭,毯子包裹住身子,然後走出了房門。

  全身上下只有一條四角褲,我這樣的形象實在是很挫,不過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這麼多年,倒也沒有太多擔心的事情,跟酒店前臺那裡說了一下,對方幫我報了案,趁著等員警過來的時間裡,我又打電話把銀行卡和支付寶這些都掛了失,聯手機號碼也給停了。

  忙完這些,飯店前臺給我找了一套衣服來,是他們廚房幫工的破工衣。

  我也不敢嫌棄,剛剛穿好,員警就過來了。

  員警是附近鄉派出所的,領頭的一個他們叫王所,不知道是正職,還是副職。

  其餘幾個,我看著估計都是協警,不在編制裡的,都沒有跟我作筆錄,問了幾個問題之後,也沒有多談,反而板起臉來,把我訓了一頓。

  我自然知道這是我的不對,不過老子現在都這樣了,教訓有個毛用啊?

  王所訓完我之後,就去酒店前臺打電話,過了二十多分鐘,這才晃晃悠悠地過來找我,說我們那一班車已經到了晉平,問了司機,說沒發現少人,不過清點行禮的時候,的確有發現多餘的。

  他跟我講的對了一下,確定行李是我的,至於我說弄仙人跳的那女的,早就下車了,誰知道到哪兒去了。

  他們大概不太想立案,問我都損失了些什麼東西。

  我說既然行李都在,那就損失不大,一千多現金,手機,至於其他的都可以補辦,王所問我要不要立案,我猶豫了一下,他對我說要不然就算了

,下一班去你們縣的大巴,跟司機講一聲,免費搭你過去就行了。

  我知道他們是為了省事,我也不想把這丟人的事情胡亂宣揚,就點頭同意了。

  當天傍晚我搭上了下一趟大巴車,並且在次日淩晨五點多的時候到了我們縣,在車站等了三個多鐘,終於拿到了我的行李,整理了一下,發現並沒有少什麼。

  那一次經歷,不但讓我損失了一筆錢財,而且好多證件都得補辦,麻煩得要死。

  當時的我,只以為麻煩會很快結束,並沒有想到,這才是倒楣的開始。

  回到家,我根本就不敢提被人“仙人跳”的事情,只是說我的錢包丟了,包括身份證和駕照在內的好多證件都得補辦。

  我母親自然是把我一通埋怨,完了之後,又火急火燎地幫我安排相親。

  說句實在話,我對相親這事兒並不反感,首先是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要是碰到個好女人,娶了也行,至少不會獨守空房,夜夜寂寞,其次也算是讓我父母安心,不至於整天胡思亂想。

  我是回到家的第二天,被母親帶到親戚家跟人見面的。

  聽人講那女孩條件蠻不錯的,凱裡師專畢業後一直在南方打拼,聽說一個月收入過萬,什麼都好,就是一直沒有男朋友。

  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個恐龍妹呢,結果在親戚家堂屋的時候瞧了一眼,輕施淡妝,溫溫柔柔的,長得還算是不錯,哎呀呀,弄得我心裡癢癢,覺得老娘這回總算是做了件靠譜的事。

  是我否極泰來了麼?

  我母親生我養我二十多年,自然知道我心裡什麼想法,跟幾位長輩找了一個藉口,就讓我跟那姑娘在小院子裡單獨會兒聊天。

  我剛才人多,沒好意思看,結果單獨相處,相互一望,就感覺怎麼看都有點兒眼熟。

  又問了對方幾句話,我突然就是一陣冷汗流出。

  介紹人說的那些消息,都沒有假,而且說這女孩月收入過萬,肯定還不止。

  我為什麼知道呢?

  這女孩我曾經在老友阿龍的QQ裡面瞧見過的,是江城附近一家桑拿會所的技師。

  說是技師,其實就是小姐,她還加了阿龍QQ,我見過兩人的聊天記錄,那火熱開放的騷勁兒,看得我大冬天都人忍不住去沖冷水澡,根本把持不住。

  姑娘的身份讓我滿腔熱情都降了下來,想起剛剛遭到的仙人跳,我什麼興趣都沒有了,隨便敷衍兩句,就藉故離開了。

  回家的時候,我母親還傳來消息,說人家姑娘特別滿意,問我要是同意,年中的時候結婚成不?

  我哪裡敢答應,要是真結了,那腦袋豈不是綠油油的了?

  或者再來個買一送一,我就真的有苦說不出了。

  我母親特別熱衷於促成此事,但我卻死不點頭,問我願意,我也不敢告訴她,怕她問我是怎麼知道的,再說買賣不成仁義在,那女孩也不容易,咱也不能壞了人家姑娘名聲是不?

  結果我母親嘮嘮叨叨我好幾天,聽得我煩了,藉故假期到了,就趕緊收拾東西,準備回南方去。

  我母親不讓我走,說既然回來了,不如去走走親戚。

  說到親戚,她跟我講,說大敦子鎮的我那遠方堂兄陸左,聽說混得挺不錯的,要不然去求求他,尋個差事,也好過在外面打工漂泊。

  我那堂兄陸左發達了,這事兒我也是有聽過的。

  不過兩家人來往本就不多,現在人家發達了,我就跑上門去,多少有點兒趨炎附勢的感覺。

  我自尊心強,不願意去,母親就有些發火,在院子裡追雞攆狗,好一通發洩,方才甘休。

  我心裡其實也蠻沉重的,自己這些年來在外面漂泊晃蕩,其實也沒有做出什麼成績來,實在是慚愧得很。

  相親沒有成功,我跟家裡面關係就鬧得挺僵的,氣氛尷尬,待著也不舒服,請假的時間快過了,我就訂了車,跟家人告別之後,匆匆趕往了縣城長途汽車站。

  我在此期間已經把相關的證件都補辦起了,銀行卡只有回去才能辦理,坐車倒也還行。

  依舊是長途臥鋪,下午兩點半出發,一開始的時候,我還沒有發現,等上了車,才瞧見我坐的位置,跟上次回來的位置是一模一樣的。

  唯一的不同,是旁邊臥鋪坐著的,是一個估計才初中畢業的黃毛小丫頭。

  她好像是第一次出門,怯怯地看了我一眼,就拿被子把頭給蒙住了。

  我沒有多想,因為手機丟了,百無聊賴地拿了本雜誌看,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到了晚上的時候,我被一陣啼哭聲給驚醒了,睜開眼睛來,瞧見我旁邊的那個黃毛小姑娘哭得稀裡嘩啦,旁邊有個中年女人應該是他娘,過來勸她。

  黃毛丫頭投入中年女人的懷裡,然後指著我,抽咽地說道:“他頭上,有東西,嗚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