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苗疆蠱事2

第一卷 雞飛蛋打 第十章 再搶救下

書名:苗疆蠱事2 作者:南無袈裟理科佛 本章字數:341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44


  我以為我要死了,而朱炳文和夏夕這對狗男女卻覺得自己夙願在望。

  就在我們都以為一切都即將結束的時候,傳來了這麼一聲如同山泉水般凜冽甘甜的聲音,卻將現場緊張嚴肅的氣氛,給一下子打破。

  就連那颼颼的陰風,都在一瞬間消失了。

  我肚子裡似乎已經憋到了極限,有一物即將噴薄而出,然而卻在這個時候,卻感覺整個空間的空氣都凝固住了。

  我下意識地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瞧了過去。

  還好那方向在我的側前方,使得我即便綁著,也能夠瞧得見對方的模樣。

  在周圍的火把映照下,我瞧見了一個長得有些狐媚的少女,她穿著一身藍白相間的運動衣,白色的板鞋,黑色柔順的長髮被簡單地挽成了一個馬尾,肩上挎著一個簡單的小背包,就像是去郊遊的女高中生。

  她長得很漂亮,眼睛很狐媚,但是精緻的小臉卻顯得很清純,是雜糅在一起的氣質,有種說不出來的可愛味道。

  總之,那是一個讓人瞧一下就覺得眼前一亮的漂亮女孩子。

  我本來痛苦萬分,然而瞧見那女孩子之後,卻感覺到身體的疼痛似乎不再那麼難受了,餘光中看見朱炳義和夏夕這對狗男女目露凶光,都顧不得自己,下意識地沖她喊道:“你別過來,快點跑!”

  朱炳義卻獰笑了起來,沖著那馬尾女孩說道:“小妹妹,天這麼黑了,就不要走夜路,不然會很麻煩的……”

  他一邊說,一邊大步流星地朝著那馬尾女孩走了過去。

  朱炳義這邊氣勢洶洶,那個夏夕反倒是有些謹慎,下意識地朝著我這邊緩慢靠了過來。

  我強忍著肚子裡面翻騰不休的疼痛,關心地看著不遠處,就擔心那個馬尾女孩被朱炳義這狗日的給害了,沒想到那傢伙沖到對方跟前,抬手去抓人的時候,我的眼前一花,那馬尾女孩子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就出現在了朱炳義背後的幾米處。

  啊?

  她是怎麼弄得?

  怎麼我感覺她身子一扭,朱炳義就撲了一個空?

  我滿心震撼,而就在這個時候,夏夕卻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然後回過頭來,沖著那個馬尾女孩子喊道:“既然敢來攪局,就報上你的名字,老娘毒西施手下,從來不殺無名之人。”

  我被那娘們揪著脖子,皮肉生疼,聽到她這話,卻忍不住想笑,感覺她這話說得古裡古怪,就好像混江湖的一樣。

  不過,毒西施,這外號說起來倒是挺貼切這娘們的。

  最毒不過婦人心啊!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那個馬尾女孩也是叉起了腰來,驕傲無比地說道:“小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做陸……啊,呸呸呸,說好隱姓埋名、遠走他鄉的,我這是幹嘛?哎呀,一小嘍囉,我跟你費什麼話啊!”

  她自言自語,不知道在說些什麼,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瞧見她身後不遠處的朱炳義似乎從懷裡摸出一把雪亮的尖刀,沖著這女孩的後背刺來。

  “小心!”

  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來,下意識地大聲喊了一下,結果立刻被夏夕那婆娘給揪住脖子,讓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不過我很快就發現,那馬尾女孩兒根本就用不著我提醒。

  她頭也不回,隨手揮了揮,兇神惡煞一般的朱炳義就釘在了她身後的半米處,而在一兩秒鐘之後,我詫異地瞧見地上的野草像吃了金坷垃一樣,發瘋地生長,順著朱炳義的雙腳,一直蔓延到了他的身上去。

  那些野草堅韌無比,將朱炳義給死死地勒住。

  抓著我的夏夕瞧見這情形,嚇得猛地一哆嗦,顫抖地喊了一聲:“這是……青木乙罡?”

  這並不是一個疑問句,而是一個感歎句。

  在說完的時候,夏夕的手指在繩索上輕輕一劃,那些手指粗的繩子立刻斷開,緊接著她拽著我就朝著後面的竹林子裡退去。

  而就在我什麼狀況都沒有搞清楚的時候,又聽到那馬尾女孩的聲音從耳邊傳來:“放下人,不然弄死你!”

  就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句話,那被我當做妖魔鬼怪的夏夕在身子稍微一停頓之後,居然毫不猶豫地把我往地上一扔,頭也不回地跑進了林子裡。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直愣愣地摔在了地上,弄了一個狗啃泥,昏頭轉向的,好一會兒才勉強爬起來,剛剛撐住身子,就感覺面前一陣香風拂面,緊接著

一張俏麗的小臉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往後面躲,沒想到那馬尾少女沖著我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你怕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

  這個神出鬼沒的馬尾少女雖然厲害,但並不可怕,我想起她擒住朱炳義,趕跑夏夕,算是把我給救了,就趕忙對她說道:“多謝,多謝救命之恩!”

  馬尾少女嘴巴一噘,不屑地說道:“誰救你了,我只是路過,問問情況而已;要不是這兩個傢伙太過於討厭,你以為我會管你?”

  她說得挺不客氣的,弄得我有點兒尷尬,不過我是跑過業務的,吃盡了白眼,也不介意,嘿嘿賠笑。

  大概是覺得我態度不錯,馬尾少女這才問起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敢隱瞞,把這些天來的經歷跟她一一講起。

  聽完之後,馬尾少女斜眼瞧了我一眼,不屑地說道:“瞧瞧你們這些男人,都是一副德性,從來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現在吃到苦頭了吧?”

  我被諷刺得面紅耳熱,不過也不敢頂嘴,只是一個勁地苦笑懊悔,她看我態度誠懇,倒也沒有繼續嘲笑,而是托著下巴,仔細思考了一會兒,才緩緩說道:“咦,聚血蠱啊?我怎麼都沒有聽過這種玩意兒,感覺好像很吊的樣子?”

  我先前瞧見這馬尾少女匪夷所思的身手,覺得她一定很厲害,想起自己快要爆裂的肚子,慌忙求救,讓她幫忙看看我這情況。

  馬尾少女伸出手來,摸了摸我的肚子。

  她的手法很特別,有點兒像是佛教裡面的結手印,就是觀音娘娘的那種手勢。

  大概弄了幾秒鐘之後,她抬起頭來,一臉同情地對我說道:“小兄弟,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你說的那十八條引蠱,現在已經變成一條了;壞消息是你的體內已經千瘡百孔,機能喪失,只不過被那蠱蟲麻醉,讓你感覺不出來,一旦它離體,你就死翹翹了……”

  我一臉震驚地喊道:“啊?”

  似乎覺得我還不夠倒楣,馬尾少女露出魔鬼一般的笑容,對我甜甜一笑道:“另外告訴你一件更不幸的消息——如果不是我壓制,它剛才就已經出來了……”

  我如遭雷轟,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覺腦瓜兒有一大堆馬蜂在轉悠,過了一會兒方才回過神來,一把抓住那女孩兒的褲腳,哭著說道:“救命啊,小姐姐你可得救救我!”

  我知道這馬尾少女是我活下來的唯一希望了,所以也顧不得臉面,就希望她能夠給我指一條活路。

  馬尾少女一臉嫌棄地踢開我,捂住鼻子說道:“唔,你有多少天沒有洗澡了?”

  我聽到這話兒,趕忙收回髒兮兮的手,苦笑著說道:“我被他們抓來十幾天了,一直都待在那暗無天日的地窖裡,哪裡有澡洗?”

  馬尾少女瞧見我多少要點臉皮,並沒有死纏爛打,臉色反倒是好了一點兒,好言相勸道:“這個嘛,蠱毒這東西,我雖然懂一些,但畢竟不是專家,而且你這情況,基本上五臟六腑的機能都喪失了,只是憑著那蟲子的一口氣支撐著,實在是沒有什麼希望……呃,你若是有什麼心願未了,又或者有什麼遺言,我倒是可以幫你辦到。”

  她到底不是一個會安慰人的女孩兒,說到後來,讓我潸然淚下。

  哎呀,我可是二十來歲正當年的大小夥兒,怎麼就混到要說遺言的地步了麼?

  其實我絕對自己應該還是可以搶救一下的吧?

  請不要放棄我!

  我淚水汪汪,那馬尾少女見我半天不說話,作勢要走:“你沒有什麼遺言或者要交代給你家人的麼?要是這樣的話,一會兒你死了,我把你安葬了就是了——入土為安嘛,我懂的!”

  我心如死灰,淚水又吧嗒吧嗒地掉落了下來,不過看著她真的要走的樣子,趕忙留住她道:“別走,別走,有沒有筆,我寫封信,你幫我寄給我家裡人。”

  馬尾少女露出了笑容,一邊伸手去背包裡找紙筆,一邊說道:“這才對嘛,做人呢,最重要就是豁達,凡事想開一點就好。”

  她說著,把紙筆遞給了我。

  我接過來,斟酌著寫什麼好呢,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馬尾少女突然說道:“咦,我怎麼看著你好像一個人——小兄弟,你是哪裡人啊?”

  我愣了一下,說我是貴州晉平的。

  馬尾少女突然一拍手,沖著我笑道:“啊,你叫做陸言,對不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