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苗疆蠱事2

第一卷 雞飛蛋打 第二十章 寨黎苗村小神婆

書名:苗疆蠱事2 作者:南無袈裟理科佛 本章字數:325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44


  我一愣,看了二春一眼,她將中指伸到了嘴唇上,噓了一聲,然後雙手開始結印,不知道是準備幹什麼。

  我瞧見二春讓我不要輕舉妄動,就只有蹲在草叢中,豎起耳朵來。

  那邊的話音剛落,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雪瑞,你不要這樣,咱好歹是親戚,有什麼事情,咱可以坐下來,慢慢商量嘛,對不?你說說,我千里迢迢過來看你,你不至於連屋都不讓我進,一口水都不給喝不是?”

  雪瑞?

  那個女的,難道就是我們準備找的人?

  我聽得更仔細了,側耳傾聽,女人說道:“許鳴,儘管你披著李致遠的皮囊,都改變不了你是許鳴的事實。許鳴,你走吧,我師父說過,不為難你,但是也請你不要太囂張了,你有靈界那老婆子撐腰,但不一定是萬能的,總有一天,你會被你自己的野心給害死的!”

  許鳴已然不甘心,說:“雪瑞,你之所以不答應,是不是因為陸左?”

  雪瑞:“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

  許鳴:“雪瑞,你怎麼到現在還是執迷不悟呢?陸左那個負心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也不會喜歡你的——你聽我說,他現在腦子裡,只有那個小妖精,你這樣等待,是沒有任何結果的!”

  雪瑞:“我喜歡誰,是我自己的事情,與陸左無關,也與你無關!”

  許鳴:“雪瑞,你醒一醒吧,實話告訴你,據我所知,陸左這個傢伙別看著表面上一本正經,其實處處留情。他之前有一個女朋友,叫做黃菲,搞大了別人的肚子就不認帳了,害得那女生不得不辭去工作,遠走他鄉,獨自帶著女兒過活;另外他還跟日本神道教聖女有一腿子,據說加藤家族的小主人,就是他的野種!你別傻了,這樣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等待!”

  雪瑞:“你別說了,給我滾,我不想聽這些!”

  許鳴:“雪瑞,我跟你說,之前的邪靈教早就沒有了,我現在之所以創立新教,就是為了幫助那些飽受正道欺負的旁門,你是白河苗蠱現在的執掌者,也是唯一能夠挑戰陸左地位的人,如果你能夠加入,那我們一定能夠成功的”!

  雪瑞:“呵呵,許鳴,你以為就憑你和秦伯,還有臺灣的那點兒支持,收攏些殘餘勢力,就能夠與中原道門相抗衡麼?不自量力!”

  許鳴:“錯了!雪瑞,實話告訴你,我身後的力量,超乎你的想像,如果你能夠加入我們,與我們攜手的話,我將會給你看到那令人戰慄的恐怖力量。來吧,雪瑞,我一直都喜歡你,你怎麼就不明白呢?”

  雪瑞:“許鳴,走吧,念著以前的情分上,我暫時不動手,不過如果你一再相逼,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兩人的對話到了這裡,便陷入了長時間的沉默,沉默了好一會兒,許鳴方才沉聲說道:“好,如果你改變了主意,隨時都可以找我,我的大門,永遠都會為你而敞開的。”

  說完,他轉身離開了。

  我能夠感受到他已經消失于林間,回過頭來,卻瞧見二春大汗淋漓,仿佛剛剛從桑拿房裡走出來一樣,汗水順著肥臉不斷地往下滴去。

  她怎麼了?

  我剛剛想問二春,突然間感覺到身邊微風一動,下意識地抬起頭來,瞧見一個穿著苗家土布的年輕女子站在我們的跟前來,目光掃量過我和老廖,最後落在了二春的身上,驚訝地說道:“二春,你怎麼過來了?”

  這女子雖然穿著土布藍衣,不過皮膚白皙細嫩,面容姣好,落落大方的模樣,卻不像是當地人。

  這就是雪瑞,我堂兄陸左的老相好?

  豔福不淺啊!

  二春抓著我的肩膀爬了起來,渾身就好像剛從水裡爬出來的水鬼一般,喘著氣說道:“嚇死我了,差一點兒就被那廝發現。”

  雪瑞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其實你們一來,許鳴就發現了,他剛才說的那些話,未必不是說給你們聽的。”

  “發現了?”

  二春左右看去,一臉緊張地說道:“那怎麼辦,他會不會過來殺人滅口啊?雪瑞,你可得幫我們啊,我還小,可不想死。”

  她說得滑稽,雪瑞忍不住就笑了,她笑容甜美,就像天使一般,就算是我,也忍不

住多瞧了兩眼,覺得心慌慌的,連忙低下頭來,不敢再望過去,卻聽到雪瑞說道:“許鳴這邊剛剛豎起洪門新教的旗子來,準備接受邪靈教的殘餘勢力,目前是求穩的狀態,輕易不會招惹像你師父這樣的敵人,所以你放心。”

  二春吐了一下舌頭,說那可不一定,他剛才還邀請你對付我師父呢。

  雪瑞苦笑,說他剛剛只不過是在使用離間計,想要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而已。

  二春拍著胸脯,說那怎麼可能,我師父跟雪瑞姐姐你可是鐵打一般的戰鬥友誼,親密無間,哪裡可能是許鳴那小人三言兩語能夠撼得動的?

  雪瑞搖頭,說那可不一定,剛才許鳴說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你說說,陸左哥他真的有一子一女了?

  二春大聲叫屈,說許鳴那狗日的,紅口白牙,兩嘴唇一碰就胡亂說起,我師父要是有娃兒,我怎麼可能不知道?雪瑞姐你是知道的,二春無論什麼時候,都跟你是一頭的。

  雪瑞笑了笑,說那是,我帶你吃了那麼多的好東西,你要是有事瞞著我,就都給我吐出來。

  二春俏皮地伸了一下舌頭,說肯定不行,我還等你帶我去吃大餐呢。

  雪瑞拍著她的肩膀,回過頭來,對我們的嚮導老廖說道:“廖哥,我聽說了古麗麗的事了,後事處理得怎麼樣?”

  老廖憨厚地笑,說李小姐你還記得我呢,有勞掛記了;事情已經過去了,麗麗死的時候很安詳,沒有一點兒痛苦,還說很感激陸先生和蕭道長呢……

  雪瑞點頭,說那就好,死者已矣,活著的人還是要有自己生活的,希望你能夠早日找到自己的歸屬。

  她招呼完老廖之後,倒也沒有冷落我,問我道:“先生怎麼稱呼?”

  二春連忙上前介紹,說雪瑞姐,他叫做陸言,是我師父的堂弟,不過前兩天我師父剛剛收他為徒了,現在是我的小師弟,嘿嘿。

  我連忙上前招呼,喊雪瑞姐,你好。

  雪瑞擺了擺手,笑著說別啊,我知道你,你也就比陸左哥小一歲,比我還大上不少呢,叫我姐多彆扭啊,咱不跟陸左那兒的輩分論,你叫我雪瑞,我叫你陸言就好了。

  她說話有點兒港臺音,聽著柔柔的,說話的口吻也讓人十分舒服,我不由得對這個女孩子充滿了好感。

  哎呀,還是那句話,我堂哥真特麼的豔福不淺啊……

  二春跟雪瑞應該挺熟的,也沒有繞圈子,直接跟雪瑞說明了來意,聽完了她的講述,雪瑞一臉詫異地望著我,說不會吧,你身體裡面,真的有傳說中的聚血蠱?你怎麼這麼幸運啊?

  煉製聚血蠱,除了萬毒窟秘法之外,靠的並不是實力,而是運氣,自當年第一代苗疆萬毒窟主人之後,前後有無數人嘗試過,但是卻沒有聽到過有一起成功的案例,最主要的問題,就是概率實在是太低了,又有江湖正道的打擊,所以漸漸成為了一種雞肋,就像是買彩票中大獎一樣。

  買彩票的,人好歹每期開獎還有幾個幸運兒,而聚血蠱則除了有一個開頭,卻從來沒有第二人過,故而雪瑞方才會這般驚奇。

  我卻只有苦笑,說我若是那個煉蠱人,自然是中了五百萬大獎,不過我只是個鼎爐,隨時等待死亡,就只能說倒楣了。

  雪瑞搖頭,說不,不,都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禍兮福所倚,說不定你能夠成為第二個苗疆萬毒窟的主人,比那臭陸左還要牛波伊十倍呢?

  我不敢反駁,只有苦笑,說託福,要真的這樣就好了。

  雪瑞帶著我們回村,走進寨子的時候,我瞧見好多與國人差不多的臉孔,他們瞧見雪瑞,臉上都洋溢著燦爛的笑容,跟她打招呼:“小神婆!”

  這些人的笑容都是發自內心的,而雪瑞則很大方地一一點頭回禮。

  這個女孩,有一種讓人愛戴的特質。

  我們一路穿行,來到了寨子裡一處比較大的屋子裡來,雪瑞帶著我們來到一處乾淨整潔的房間,讓我們坐在蒲團上,這時有一個老太婆走了進來,望了我們一眼,雪瑞笑著說道:“婆婆,這是陸左的徒弟。”

  這老奶奶就是雪瑞的師父蚩麗妹?

  我心中一緊,下意識地就坐直起了身子來,朝著她恭敬地躬身。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