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苗疆蠱事2

番外篇 番外 天煞孤星五

書名:苗疆蠱事2 作者:南無袈裟理科佛 本章字數:3417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58


  很多事情,就如同漫漫長路,當你覺得馬上就要走到盡頭的時候,跨過這個坎兒,卻發現尼瑪,萬里長征,這才走到大渡河呢。

  所以聽到電話裡面的話語,立刻就有一萬頭草泥馬從幾人的心頭奔騰而過。

  趙明陽的老婆趕忙問起女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才從那抽抽噎噎的講述中,聽了一個大概。

  原來是趙衛衛的這個男朋友一直嫌棄她帶來的那個拖油瓶。

  他一開始追趙衛衛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當時那叫一個甜言蜜語,說什麼愛屋及烏,你的兒就是我的兒,我對他一定貼心貼肺,視如己出,然而在得到了趙衛衛的身子,又將她母子倆接回自己家住的時候,沒多久就變了臉色。

  他本就是街面上打混的二流子,不但自己不工作,還讓趙衛衛出去找事情做來養活她,而且還在喝酒之後,沒事兒就打孩子。

  他一直覺得那個叫做狗子的小男孩,是他和趙衛衛通往幸福大道的絆腳石。

  兩人一直因為孩子的事情磕磕絆絆,而趙衛衛一直覺得自己雖然長得不錯,但帶著一個拖油瓶,就算再找,未必能夠找到一個正常的物件,而且對那男人心中多少還懷著幻想,所以就強忍著,不但如此,而且還把父親留下的一點積蓄來補貼這個家,試圖能夠維持住現在的家庭。

  只可惜,那個叫做李二寶的男人卻並沒有知足,越來越能折騰。

  而這一次,他甚至把狗子遠遠地給扔走了去。

  下晚班回家來的趙衛衛在得知了這個情形之後,發瘋一般地跟男友鬧,然而卻沒有得到一點兒消息。

  她在電話那頭無助地哭著,透露著心酸和絕望。

  林佑在旁邊能夠聽到一些,怎麼都沒辦法從那滄桑的聲線中,聽出這是一個才二十歲的女孩子。

  她到底吃了多少苦頭啊……

  趙明陽的老婆掛了電話之後,哭得稀裡嘩啦,手足無措,好在杜遠貴是個鎮定的人,開口說道:“你知道你女兒住在哪裡不?我這兒有車,現在就帶你去找她。”

  因為之前有了和解,趙明陽老婆放下了一些心防,此刻慌張得很,聽到這話兒,也不拒絕。

  她的兄長聽到,進屋批了一件掛衫,想要跟著去,卻給自家老婆攔住了:“她家的事情,她自己解決,這裡有這麼多的人,要你去作甚?”

  他長得一臉橫肉,然而卻是個怕老婆的性子,裝模作樣地交代幾句,然後回了屋。

  林佑在旁邊冷眼瞧著,想著難怪趙衛衛碰到那樣的男人還咬牙忍著。

  她大概也是過夠了寄人籬下的日子,不願回來吧。

  趙明陽老婆,再加上林佑、杜遠貴、杜朗和司機,五人坐進車裡,多少也有一些擁擠,路上的時候,杜遠貴還想跟趙明陽老婆聊聊天,問問自家孫子這幾年的情況,結果搭了幾句話,趙明陽老婆都沒有接茬。

  她心急如焚,哪裡來得及理會杜遠貴。

  好在路程並不遠,趙衛衛跟她男朋友住在市裡面老城區一塊沒拆遷的社區,樓是老公房,又老又舊,大家來到了住處,結果發現門是虛掩著的,推門進去,瞧見裡面東西摔得亂七八糟,碗啊盤子碎了一地,連客廳中間的老部頭彩電都給摔在了地上。

  不過屋子裡沒有人,鬼影子都沒有一個。

  這是真的動了火氣。

  趙明陽老婆趕緊打電話給女兒,這才得知兩人從家裡鬧到了外面,在街角岔路口那裡呢,於是又趕緊出了屋子,下了樓,一路尋過去,瞧見盡頭的岔路口處,果然圍著七八人,那兩公婆吵架的聲音,都能夠傳到百米開外去,路上不斷有車流經過,都在放慢車速看熱鬧。

  一行人趕到了現場,林佑瞧見了他們一路找尋的趙衛衛,乍一看倒是眉清目秀,是個美人胚子,只不過頭髮亂糟糟的,身子佝僂,臉色也不好看,暗黃暗黃的,仿佛營養不足一般。

  不但如此,她剛才顯然是跟李二寶打了一架,鼻青臉腫的,眼淚鼻涕覆滿臉,著實狼狽不已。

  而站在她對面的,則是一個穿著牛仔褲、花襯衫的男人,二十七八歲,吊兒郎當的,脖子處掛著一根假金鏈子,臉上胸口滿是抓痕,大概是旁觀的人太多了,沒有再動手,不過還是滿臉戾氣,憤憤不平地用當地方言罵罵咧咧著。

  趙明陽老婆瞧見自己女兒如此狼狽的模樣,心都碎了,沖上去就哭:“衛衛,衛衛啊……”

  她哇啦啦一哭,趙衛

衛回頭瞧見她,也是悲從中來,抱住自己的母親就哇哇大哭起來:“媽,我不活了,李二寶這狗日的把我家狗子扔了,也不知道他扔到了哪裡去,我問他他也不肯講,還打我,哇哇……”

  原本占著身體優勢的李二寶瞧見趙衛衛母親呼啦啦帶來好幾個幫手,臉色頓時就變了,氣勢也弱了幾分:“你別血口噴人啊,我好心帶他去玩,他自己走丟了,關我什麼事?”

  趙衛衛抹著眼淚說道:“走丟的?走丟你為什麼不報警,為什麼自己個兒就回家裡來,躺下睡覺了?”

  李二寶嘴一撇,說我昨天晚上玩遊戲通宵,困得要死,又不是我兒子,我憑什麼……

  砰!

  他話都還沒有說完,就有一個人沖了上去,二話不說,抬手就是一拳,重重地砸在了李二寶的左臉上。

  打人的這個,卻是杜朗。

  這小子一直吊兒郎當,從來不負責任,結果這會兒卻爺們了一回。

  李二寶給這一拳打得有點兒懵,正要問話,結果“呼”的一下,又來了一拳,頓時就不幹了,翻身就抱住了杜朗,大聲罵道:“怎麼的?娘家人是吧?我李二寶在火車站這一帶,也是有名有數的人物,還怕你不成?”

  這兩人扭打成了一團,在地上來回翻滾著,那李二寶是街面上的混子,而杜朗則是錦衣玉食的公子哥兒,哪裡打得過對方,三兩下,就給李二寶騎在了身上來。

  這下杜遠貴看不下去了,使了個眼色,跟過來的司機就擠上前去,將兩人給分開。

  杜朗不是吃虧的性子,趁著司機打偏架,一邊反擊,一邊大聲罵道:“好你個二皮臉、老坦兒,腦袋裡有哏丘的傢伙,敢跟你杜少爺這兒撒野呢……”

  啪!

  結果他的話也沒有說完,就給一記響亮的耳光給終結了。

  這回司機沒有敢拉偏架,因為扇杜朗耳光的人,是剛才哭哭啼啼的趙衛衛,此刻她這一耳光扇過去,身子繃得緊緊,臉上的表情古怪得很。

  杜朗有點兒懵,悻悻地說道:“衛衛,我這是在給你出氣呢,你怎麼還打我?”

  趙衛衛眼眶裡面的淚水如同斷線珠子一樣往下落,雙拳緊緊捏著,哭著說道:“你這個挨千刀的,你這個時候來做什麼?”

  李二寶不是蠢人,聽到這話兒,頓時也炸了,說好你個趙衛衛,在外面還不乾不淨的,這是在哪兒找到的姘頭呢?我說你怎麼敢跟老子吵架呢,原來是找到了下家啊,好你個姦夫淫婦……

  這一幫人吵吵鬧鬧,每個人都歇斯底里,看在林佑眼中,就如同打翻了五味壇,酸甜苦辣鹹,一團亂糟糟。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是一個陌生電話。

  他看了鬧哄哄的現場一眼,往外面走開兩步,接通電話道:“喂,你好,我是林佑。”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人低沉的聲音:“林佑麼?我是王明。”

  啊?

  林佑愣了一下,看了一眼亂糟糟的現場,下意識地走遠一些,然後恭敬地說道:“王哥,您好,您有什麼事麼?”

  王明沒有直接說,而是問道:“你那裡好吵啊,你在哪兒呢?”

  林佑說我現在在滄州呢,過來辦點事情。

  王明說什麼事?

  林佑猶豫了一下,雖然不清楚王明為什麼對他的事情這麼感興趣,但還是將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如實作了講述,正說到這邊孩子丟了的事情時,突然間感覺到前方一陣強光襲來,下意識抬頭望去,卻見那邊鬧哄哄的三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李二寶和趙衛衛兩人就沖到了岔路口的主街上去。

  而就在這時,從對面的大路上,駛來一輛飛馳的渣土車。

  林佑心頭一跳,下意識地扔掉了手中的電話,然後如同離弦利箭一般,蹬腿就沖,越過了人群,來到了大街上,一把抓住了趙衛衛的手。

  他猛然一拽,把趙衛衛拉回到了街邊來,而幾乎是同一時間,那輛一看就超載的渣土車帶著刺耳的刹車聲,將來不及反應的李二寶一下子就撞得飛起,而接下來車子還是沒有刹住,右前輪子碾過了跌落下來的李二寶。

  哢……

  一道被刹車聲掩蓋的脆響出現,林佑回過頭去,正好瞧見剛才還兇神惡煞的李二寶,腦袋給那巨大的輪胎毫不留情地碾壓而過,鮮血濺落一地,半邊滾落一旁,而這個時候,那輛渣土車方才停了下來。

  這,這煞氣……還真的是恐怖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