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軍事戰爭 > 同行

卷五 (新年番外)【三十一、紫鈴的造訪】

書名:同行 作者:泓愛 本章字數:444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5日 00:06


因暫時無法確定“影針”毒性,手邊又缺少現代化的一系列設備,紫眮這天晚上草草配了一副抑制毒性的藥服下後便先歇下了。

蘇蕭煥卻無論如何都睡不著,在看著妻確實進入了夢鄉後他穿上外套向屋外走去。

外面的天井空地中,小真正和弟弟在假山的一旁借著月光玩抓石子的遊戲,蘇蕭煥站的遠遠的看了一陣兒,喚:

“老四,你倆過來。”

兩個小傢伙顯然沒想到男人去而複返,明明睡下後又起來了,遊小真吐了吐舌頭,接過弟弟遞來的石子放好,在衣服上胡亂抹了一把小手後還不忘幫弟弟也擦擦,等一系列的工序結束後,他才牽著弟弟的小手一路小跑到男人身前笑嘻嘻仰著小腦袋說:

“師父,你怎麼還沒睡啊?”

蘇蕭煥沒好氣的瞪他一眼,問他:

“不是早回房睡覺了嗎,怎麼又領著你弟弟在外面瞎鬧騰?”

小真撇撇嘴,不太開心的說:

“這會兒才九點多,往常這會兒咱都去球場裡打球的,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卻什麼都沒有,我和天兒睡不著嘛!”

知道孩子們過慣了大城市的生活,這突然來到有些遠離城市喧囂的地方有些不習慣,但男人還是忍不住問他:

“白天奔波一天了,不累嗎?”

小真像個小大人一樣聳聳肩,突然扭頭看著院子某個黑兮兮的方向不開心的說:

“師父,師娘確實是紫家的人,對吧?”

自然知道孩子為何有此一問,蘇蕭煥忍不住的歎了口氣,轉頭向孩子看向的方向看去,他朝著那黑兮兮的地方說:

“有什麼事,還請出來說吧。”

話音落定,月色之下,從那片黑兮兮的陰影中慢慢走出一道纖纖身影來,卻不正是白日劈了男人一刀的紫家暗武護紫鈴又是何人。

紫鈴此刻叫對方看破了藏身之處顯然是有些尷尬的,待走到月光下看得見的地方時她遠遠沖著蘇蕭煥禮了一禮輕聲說:

“蘇……蘇大哥。”

蘇蕭煥同樣很是不喜對方藏在陰暗處盯著自己一行人許久的事實,此刻冷著臉看向不遠外有些局促的紫鈴冷冷道:

“紫鈴姑娘,夜半而來,是有什麼事嗎?”

“蘇大哥……”

紫鈴沒想到男人對自己抱有極深的敵意,慌忙搖了搖手解釋道:

“我不是長老們派來監視你們的,我是自己過來的,就是,就是想……想問問蘇大哥師承何處?”

蘇蕭煥一愣,顯然被對方這句話給說怔了,遊小真因白天這人險些傷了弟弟的事實還有些不太開心,聞言已搶話道:

“我師父師承哪裡關你屁事,九羅神仙你知道嗎?我師父的功夫,是天上的仙人教的,師祖既然貴為仙人,名諱豈是你等凡人可知!”

紫鈴聽得恍然大悟,點了點頭說:

“我說呢,怪……怪不得蘇大哥的身手竟如此不凡。”

小真當然是信口胡謅的,但沒想到那紫鈴竟是當了真,他一時愕然看向對方,這回小小聲扭頭看男人說:

“師父,這人怕不是個傻子?哎呦!”

他自是挨了男人一個暴栗,男人沒好氣的瞪了小真一眼,這回抬頭看向紫鈴說:

“姑娘不用聽我家這孩子瞎胡說。蘇某少年時出身大山,後來陰差陽錯得了些機會能和許多身手不錯的老師討教,而後又因職業原因多次出入生死之境,關於身手一事,並無特別師承。”

“啊?”

紫鈴顯然是有些聽愣了,一時傻傻看著他忍不住追問:

“蘇大哥你們那裡的人學東西都是不用拜師的嗎?”

蘇蕭煥還沒來得及說話,小真已大翻白眼撓著頭說:

“學個東西而已,交錢就行,錢到位了什麼樣的老師請不來啊。再說像你們這樣的人,在我們那撐死被叫做教練,混不了教練其實當武指也行,哎呦!”

小真自然又是挨了男人一個暴栗,蘇蕭煥沒好氣的再瞪小真一眼,繼而抬起頭來看著不遠外的紫鈴歎了口氣淡淡解釋道:

“姑娘身懷絕技,但外面的世界很多東西並非一脈單傳,老師授予學生知識,學生以禮相待乃自古之禮,但這禮不可扭曲。蘇某雖素來敬佩古人之風,可有些偏執的理念,卻實在不可取。”

紫鈴聽得似懂非懂,好一會兒後點了點頭又問:

“蘇大哥,您和紫睿哥哥一樣,懂好多好多鈴兒不知道的東西。”

遊小真大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突然又聽紫鈴小小聲說道:

“那個……蘇大哥,不知道您已有妾室嗎?”

“我的媽呀!”

遊小真覺得這個問題勁爆極了,一時瞪大了小眼睛向對方看去,瞠目結舌說:

“我說大半夜的你怎麼蹲在陰影處一吹風兩個多小時,感情心思是在這呢,你竟然是想來做我的小師娘不成?!”

“老四!”

蘇蕭煥覺得這臭小子今天真是皮癢癢了,怒喝一聲後這才蹙眉向那月光下面色有些浮紅的妙齡姑娘瞧去。紫鈴其實長得很耐看,有那種年齡正好的青春美,周身上下又透露著一種不懂世事的感覺,這樣的姑娘,其實很容易讓人動心。

蘇蕭煥看著對方以一副嬌羞女兒姿態低著頭並不否認小真的提問,男人忍不住的歎了口氣,慢慢而沉沉的說道:

“蘇某此生只會有一位妻子,她是你們紫家現任的少家主,她叫紫眮。”

紫鈴顯然沒想到她會得到這樣一番回答,她傻愣愣站在月光下好一會兒,就在她還沒來及說些什麼時:

“是啊是啊。”

摟著腦袋的小真大翻白眼說:

“你也不找個鏡子照照你和我師娘那能放一塊比嗎?再說了,就是不說你的問題,原本你是輩分大,所以可以叫我師父一聲蘇大哥,但要正兒八經按年齡來看,我師父當你叔叔都夠了,你還真是不要臉,跑上來就要做別人的小師娘……哇!”

蘇蕭煥實在是忍無可忍了,他從後一把拎起遊小真的衣領,像拎小雞一樣將對方從地上拎了起來,繼而,他看向紫鈴沒什麼表情淡淡道:

“不早了,還請姑娘早些回去歇息,蘇某這裡有些家事需要處理,就不多陪了。”

說完話,他拎著小真徑直轉頭就向西廂房那頭去了。

……

……

三十一、

紫鈴的造訪

因暫時無法確定“影針”毒性,手邊又缺少現代化的一系列設備,紫眮這天晚上草草配了一副抑制毒性的藥服下後便先歇下了。

蘇蕭煥卻無論如何都睡不著,在看著妻確實進入了夢鄉後他穿上外套向屋外走去。

外面的天井空地中,小真正和弟弟在假山的一旁借著月光玩抓石子的遊戲,蘇蕭煥站的遠遠的看了一陣兒,喚:

“老四,你倆過來。”

兩個小傢伙顯然沒想到男人去而複返,明明睡下後又起來了,遊小真吐了吐舌頭,接過弟弟遞來的石子放好,在衣服上胡亂抹了一把小手後還不忘幫弟弟也擦擦,等一系列的工序結束後,他才牽著弟弟的小手一路小跑到男人身前笑嘻嘻仰著小腦袋說:

“師父,你怎麼還沒睡啊?”

蘇蕭煥沒好氣的瞪他一眼,問他:

“不是早回房睡覺了嗎,怎麼又領著你弟弟在外面瞎鬧騰?”

小真撇撇嘴,不太開心的說:

“這會兒才九點多,往常這會兒咱都去球場裡打球的,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卻什麼都沒有,我和天兒睡不著嘛!”

知道孩子們過慣了大城市的生活,這突然來到有些遠離城市喧囂的地方有些不習慣,但男人還是忍不住問他:

“白天奔波一天了,不累嗎?”

小真像個小大人一樣聳聳肩,突然扭頭看著院子某個黑兮兮的方向不開心的說:

“師父,師娘確實是紫家的人,對吧?”

自然知道孩子為何有此一問,蘇蕭煥忍不住的歎了口氣,轉頭向孩子看向的方向看去,他朝著那黑兮兮的地方說:

“有什麼事,還請出來說吧。”

話音落定,月色之下,從那片黑兮兮的陰影中慢慢走出一道纖纖身影來,卻不正是白日劈了男人一刀的紫家暗武護紫鈴又是何人。

紫鈴此刻叫對方看破了藏身之處顯然是有些尷尬的,待走到月光下看得見的地方時她遠遠沖著蘇蕭煥禮了一禮輕聲說:

“蘇……蘇大哥。”

蘇蕭煥同樣很是不喜對方藏在陰暗處盯著自己一行人許久的事實,此刻冷著臉看向不遠外有些局促的紫鈴冷冷道:

“紫鈴姑娘,夜半而來,是有什麼事嗎?”

“蘇大哥……”

紫鈴沒想到男人對自己抱有極深的敵意,慌忙搖了搖手解釋道:

“我不是長老們派來監視你們的,我是自己過來的,就是,就是想……想問問蘇大哥師承何處?”

蘇蕭煥一愣,顯然被對方這句話給說怔了,遊小真因白天這人險些傷了弟弟的事實還有些不太開心,聞言已搶話道:

“我師父師承哪裡關你屁事,九羅神仙你知道嗎?我師父的功夫,是天上的仙人教的,師祖既然貴為仙人,名諱豈是你等凡人可知!”

紫鈴聽得恍然大悟,點了點頭說:

“我說呢,怪……怪不得蘇大哥的身手竟如此不凡。”

小真當然是信口胡謅的,但沒想到那紫鈴竟是當了真,他一時愕然看向對方,這回小小聲扭頭看男人說:

“師父,這人怕不是個傻子?哎呦!”

他自是挨了男人一個暴栗,男人沒好氣的瞪了小真一眼,這回抬頭看向紫鈴說:

“姑娘不用聽我家這孩子瞎胡說。蘇某少年時出身大山,後來陰差陽錯得了些機會能和許多身手不錯的老師討教,而後又因職業原因多次出入生死之境,關於身手一事,並無特別師承。”

“啊?”

紫鈴顯然是有些聽愣了,一時傻傻看著他忍不住追問:

“蘇大哥你們那裡的人學東西都是不用拜師的嗎?”

蘇蕭煥還沒來得及說話,小真已大翻白眼撓著頭說:

“學個東西而已,交錢就行,錢到位了什麼樣的老師請不來啊。再說像你們這樣的人,在我們那撐死被叫做教練,混不了教練其實當武指也行,哎呦!”

小真自然又是挨了男人一個暴栗,蘇蕭煥沒好氣的再瞪小真一眼,繼而抬起頭來看著不遠外的紫鈴歎了口氣淡淡解釋道:

“姑娘身懷絕技,但外面的世界很多東西並非一脈單傳,老師授予學生知識,學生以禮相待乃自古之禮,但這禮不可扭曲。蘇某雖素來敬佩古人之風,可有些偏執的理念,卻實在不可取。”

紫鈴聽得似懂非懂,好一會兒後點了點頭又問:

“蘇大哥,您和紫睿哥哥一樣,懂好多好多鈴兒不知道的東西。”

遊小真大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突然又聽紫鈴小小聲說道:

“那個……蘇大哥,不知道您已有妾室嗎?”

“我的媽呀!”

遊小真覺得這個問題勁爆極了,一時瞪大了小眼睛向對方看去,瞠目結舌說:

“我說大半夜的你怎麼蹲在陰影處一吹風兩個多小時,感情心思是在這呢,你竟然是想來做我的小師娘不成?!”

“老四!”

蘇蕭煥覺得這臭小子今天真是皮癢癢了,怒喝一聲後這才蹙眉向那月光下面色有些浮紅的妙齡姑娘瞧去。紫鈴其實長得很耐看,有那種年齡正好的青春美,周身上下又透露著一種不懂世事的感覺,這樣的姑娘,其實很容易讓人動心。

蘇蕭煥看著對方以一副嬌羞女兒姿態低著頭並不否認小真的提問,男人忍不住的歎了口氣,慢慢而沉沉的說道:

“蘇某此生只會有一位妻子,她是你們紫家現任的少家主,她叫紫眮。”

紫鈴顯然沒想到她會得到這樣一番回答,她傻愣愣站在月光下好一會兒,就在她還沒來及說些什麼時:

“是啊是啊。”

摟著腦袋的小真大翻白眼說:

“你也不找個鏡子照照你和我師娘那能放一塊比嗎?再說了,就是不說你的問題,原本你是輩分大,所以可以叫我師父一聲蘇大哥,但要正兒八經按年齡來看,我師父當你叔叔都夠了,你還真是不要臉,跑上來就要做別人的小師娘……哇!”

蘇蕭煥實在是忍無可忍了,他從後一把拎起遊小真的衣領,像拎小雞一樣將對方從地上拎了起來,繼而,他看向紫鈴沒什麼表情淡淡道:

“不早了,還請姑娘早些回去歇息,蘇某這裡有些家事需要處理,就不多陪了。”

說完話,他拎著小真徑直轉頭就向西廂房那頭去了。

……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