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田園王妃:空間靈泉有點甜

第18章 毒婦

書名:田園王妃:空間靈泉有點甜 作者:孟年 本章字數:229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8日 22:26


“回陛下,此事可即是中山王他會錯意了,平頭百姓嫁女,也皆有嫁千金之談,況且是皇室,皇室的女兒,當然每個都抵的萬金,我說我帶著兩萬兩進府,有什麼錯?況且,我還沒說讓中山王還我多少私產,他便不聽我講話,徑直把我拉到陛下這來了。”

說到這兒,吳花花委曲的望著中山王。

中山王的臉面又綠了,怒氣中燒卻又無話辯駁,說啥?怎麼辯駁?說你講的不對?那不是說皇室的女孩兒不金貴,他還想不想活了。

“那莞貞怎麼看?”皇帝陛下瞧出了中山王的難堪,檢討下亦是由於自個兒的疏忽,因此好意解圍。

“回陛下,莞貞亦不是啥貪心之人。中山王只須歸還給莞貞宗人府定額的陪嫁便行,至於其它,莞貞沒單子,也記不大清楚,便拉倒吧。”吳花花好意情的大方的說。

中山王望著吳花花大方的模樣,恨的牙根癢癢,可也十分無可奈何,唯有領旨叩恩。

中山王謝恩後,吳花花又望著皇帝陛下說:“陛下,明日即是第三日了,依照陛下的聖旨,明天莞貞便要趕往封地了,中山王要預備出這些個東西,時間上亦不允許,不若徑直兌換成銀錢罷。”

陛下聽言臉一黑,不過在情在理的事兒,他也只可以點了下頭:“行,就依照莞貞講的如此做。”

“是陛下。”中山王憋屈的臉都黃了。

吳花花非常欣賞如此的面色,思考了下又說:“陛下,王公貴族前往封地,朝中皆有兵將護衛,不曉得莞貞的定員為多少呢?”

皇帝一怔,扭頭望向一個大臣,那名大臣便會意走上來說:“陛下,縣主一般僅是有封地,卻通常不去封地居住,不過,倘若由於一些緣由,縣主要去封地的,朝中給的兵將定員是如下的,總衛一名,副衛二名,親衛三十名。”

陛下聽完點了下頭:“既如此,那便給莞貞配上。”講完眼眸中閃過一道流光。

那大臣會了意,即刻低頭說:“這,陛下,這有點難,這是由於朝中從沒有縣主去往封地居住的成例,因此朝中沒分外的定額,此時各方皆要用人,實在是難辦呀。”

皇帝聽言眉峰緊蹙,而後說:“這樣罷,你擇些人,而後莞貞自個去選,到底是跋山涉水,樂意去的便去,不肯的也便拉倒,莞貞,如此你可樂滿意。”

吳花花眼聰心慧,知曉這是小心眼的皇帝陛下,在給她下套呢。

可人家是皇帝,她還能怎麼辦。

先拿到錢再說吧,其它都是浮雲。

“莞貞領旨。”只得乖順的叩頭謝恩。

“嗯,倘若沒啥事兒,就退下罷。”皇帝陛下擺了擺手。

“陛下,我還有一件事兒。”吳花花記起了一件事兒,又開口說。

“又有啥事兒?”皇帝陛下聽聞認為煩躁不堪,有某種壓制不住火氣的感覺。

“陛下,莞貞想在離開先前去想瞧瞧祖母,不……是皇太后,自小我在她身側長大,好長時間沒看見她了。”說這兒,吳

花花淒傷的耷拉下頭。

皇帝聽見這兒,面上有了一縷的動容,瞧了一眼跪到下邊的小女孩兒,不論如何說亦是自個兒嫡親的侄女兒,點了下頭:“好罷,你去罷。”

“謝陛下。”吳花花歡快的謝恩。

聽見她的聲響,不曉得緣何,皇帝的神態一陣倥傯,仿佛又回至了先前,那時他們兄弟幾人還沒起義,記的那日,老三媳婦生孩子,痛了三天兩夜,老三在外面急地團團轉,最終,終究生了個女兒。

他們吳家唯一的小女兒,那時他也經常摟著她,恨不能給她最好的生活待遇。

一晃這小女兒長大了。

緩過神來,入眼的又是那張面孔,皇帝眼中的疼惜,瞬間變為了憎恨。

曾經,很長時間以前,在那張臉上,那分率真卻幾近令他們兄弟幾人都十分著迷。

最終,那個女人,卻選擇嫁與了老三,

先前,亦是在這張似曾相識的面上,一副賢慧的長相,才令他們安心的把家人交給她,可結果呢?

記起死去的祖父,祖母還有他父親,記起殘廢變蠢的侄兒,記起望著兒子痛楚不已的四弟!

記起那個的做的事兒,拿長輩擋箭,拿侄子換食,她如何可以做得出來!

蛇蠍美人,無情毒婦!

他披荊斬棘的打下天下,卻到最後,留不下自己的至親,子欲孝而親不待,如此的痛楚,縱使他是皇帝,也萬萬不可以輕易忍受。

再一回看見臉前這幾乎一模一樣的面龐,他無論如何都無法寵愛。

“滾。”

一揮手,對著下邊的人慍怒的叫道。

吳花花看見忽然發火的皇帝陛下,莫名其妙。

她參禮後,乖順的退出,目的已然達到,她何必自找不痛快。

在中山王府,她即是存心拿兩萬兩黃金的話來刺激中山王的,還令他帶她覲見皇帝。

最終她看見伯父陛下,達到了自個兒的目的。

如今,華陽王府她進不去,皇宮她也進入不了,為以後的生存空間考慮,她只得行此下策,賭了一把。

不過記起那嘉庶妃,非常挺好笑的,她肯定覺得她是刻意纏著中山王的,因此才出招,讓中山王帶她來見皇帝,存心要她出醜。

豈不知,這樣正好中了她下懷,不曉得,嘉庶妃曉得後,是不是會吐血。

心中得意了片刻,記起自個兒的另外一個目的。

她拉上了個行走的宮娥,問:“好姐姐,請問下皇太后如今在哪兒修養,我奉陛下之命,去覲見太后。”

那宮人顯而易見是認她的,行了個禮:“婢女看見過莞貞縣主,請莞貞縣主同婢女來。”

“有勞。”吳花花客氣得說,不過她顯而易見看到這宮人全身一顫,而後崇敬有禮的在前邊帶路。

一邊走著,吳花花一邊在腦海中找尋著這皇太后的記憶。

太后,也即她的祖母,今年已是花甲之年,是目前宮中輩分最高的大長輩,後妃對她既畏懼又崇敬。

上次大難之時,她的太爺爺、太奶奶等人都歸了西,唯獨她活下,不得不說,她是個有福的。

可吳花花,一邊想著,嘴角卻露出了一絲譏誚的笑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