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田園王妃:空間靈泉有點甜

第20章 軍頭

書名:田園王妃:空間靈泉有點甜 作者:孟年 本章字數:245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9:22


“怎麼啦?本縣主選的有問題?”吳花花狹起眸子問。

“沒,沒。”兵卒擦了下汗,上邊沒說要讓這老娘帶人走呀。

“那還不去辦。”吳花花忽然提高聲調地吼道。

“這便去……”兵卒嚇一大跳,發自本能的應允道,應允完又淒笑起,完了,他讓縣主帶走了傷兵,他的頭要不想要了。

吳花花不發一語的站在那兒望著他,等著他的下半步。

卻在僵峙時,一個傷兵跪到了地下,對吳花花叩頭:“縣主,求求你大人大量,就饒了小人罷,小人好容易在戰場上揀了一條性命,丟失了個胳臂,我已然跟我們元帥講了,待養好傷便回家,我家中上有二老在堂,下麵有出生沒幾日的幼子,縣主,你行行好,莫要帶我去了。”

有了頭個就有第倆,傷兵們紛紛的伏地求著吳花花,意思皆是一樣的,他們從屬於重傷者,能退伍回家了,因此都求吳花花莫要令他們再一回背井離鄉。

吳花花望著他們渾身的傷殘,苦苦苦求的模樣,忽然束手無策了,無可奈何的長籲短歎,她沒法子逼迫這些個人,擺了下手說:“算了,我就不帶走你們了,你們幾個,便安心的養傷罷,爭取早點回家跟父母妻兒團員。”

“謝謝縣主,謝謝縣主!縣主千歲……”那些個傷兵聽言,感激涕零,紛紛叩頭謝恩。

吳花花望著他們忽然有點心酸,記起倘若選不上人,她即是忤逆聖旨了。

她方才已然查過了,她尋思著自己一人出長安城那壓根是不可能的事兒,這是由於,不符合大楚律。

可是一旦忤逆聖旨,到時沒准被送到哪兒!

如今,不若當做一件好事兒罷,伸掌取出了一張100兩的銀票交給了當中的一個傷兵的手掌上,望著他面上的卑微,張口說:

“這兒是我的一丁點心意,你們等會兒,便分了罷,雖不多,可夠你們吃些好的,好早點養好傷,也早點回家!

實際上你們皆是好樣的,老話講的好,有國才有家,你們為保衛家國才負傷,你們皆是英雄。”

吳花花講完,拍了下那兵卒的崇敬,對著他輕輕一笑,而後起身旋身闊步的離開。

她以一個現代人的思維,對軍人的尊崇,倘若在現代,這些個兵卒由於國家受傷,那他們皆是英雄,在封建的社會,卻猶如草芥,心生憐憫,才衝口而出。

孰料在皇權的世界中,這些個話對這些個傷兵是如何的震撼,傷兵們一直覺得他們受傷了便沒用了,可以留條性命,混點銀錢,回家便能,可如今有人對他們的行為給出了如此高的評價,說他們皆是英雄?

他們低著頭,望著手中的銀票,認為他們的心被捂熱了。

“縣主。”忽然,有一個傷兵站立起,喊住了吳花花。

吳花花聽言站住了步伐,扭頭望向他輕輕一笑:“怎麼啦?”

那傷兵被她的笑顏晃花了眸子,臉紅成了大蝦,很長時間才說:“縣主,你是個好人,我們兄弟都曉得,可我們真真的要回家,不可以跟隨在縣主的背後,不過,我們有些個兄弟,他們的家人都已然在戰禍中死去,他們如今還都負傷,面臨著退伍,倘若,縣主不嫌惡,能帶著他們,興許他們還

有條出路。”

傷兵講完,希翼的望著吳花花。

“他們在啥地方?”吳花花思考了下,憑伯父陛下的小心眼,只怕只會給她傷兵了,反正皆是傷兵,有總比沒好罷,因此淡定的問。

“便在這軍營的後面。”那傷兵見她應允了,即刻面露喜色說。

吳花花聽完旋身望著那兵卒,兵卒擦了下汗,即刻表示:“縣主感興趣,我如今便帶著縣主去看。”

“好。”吳花花點了下頭,而後對著那傷兵眨眨眸子,在哪個傷兵再一回臉紅之下,含笑著跟著兵卒來至了傷兵所講的那地方。

這兒的離方才的軍營真真的不遠,可環境比哪兒差的不是一分二分,幾近是每個帳篷皆是傷損的,傷兵殘把們,垂頭喪氣得落坐在地下,有的擦拭著刀劍,有的雙目無焦點的望著一處,還有人望著吳花花兩人,漏出了不解。

吳花花觀察著諸人,一邊跟兵卒走至最裡邊,一個破敗的帳篷前,從外邊,能看到裡躺著一個黑衣裳的漢子,漢子全身體上下皆是灰塵,可他毫不在乎,睡的非常熟。

“展錚,起來了,來人了。”兵卒走至漢子跟前,小心謹慎的喊道。

那漢子戒備的張開眸子,那對眸子猶如獵鷹似的,陰氣涼涼。

吳花花一怔,有如此一對眼子的男子,肯定不是普通人,看起來這回她要揀到寶了。

漢子看見是熟人,舒爽的伸了個懶腰,而後坐立起,在他坐立起來時,吳花花才發覺,他是個獨臂,滿面的絡腮鬍子,瞧不清面容。

“縣主,他即是這營中的軍頭,喊展錚。”兵卒來至吳花花跟前說。

“展軍頭好。”吳花花禮貌的說。

誰知那喊展錚的瞧都沒瞧她一眼,僅是不滿的瞧了兵卒一眼說:“喊我起來,即是令我看這娘們兒?倘若你如此閑著,便快些去跟你說的上級,我這營裡總共是56人,各個身體上都帶有傷,早點想法子安排。

我展錚醜話說到前邊,這些個兄弟不安置好,我這營不會解散。”

“展軍頭,這不是傷患太多了麼?總軍頭也沒法子啊,這不一有好事兒,我便尋思著你們了麼?”兵卒即刻討好的說。

“好事兒?什麼好事兒?”展錚慵懶的問,猶如一隻蓄勢待發的老虎,隨時能要人性命。

在一邊觀察他的吳花花,此刻更為是猶如獵人看到獵物似得欣喜。

而那兵卒已然被展錚的涼氣嚇的全身發抖,冷汗涔涔,顫慄的說:“展軍頭,即是這縣主,她要,要護衛!”

“護衛?縣主一個小女孩兒找兵衛,尋到我這兒來了,你瞧瞧我們如今這模樣,不怕把小女孩兒嚇哭了。”展錚驕傲不遜的講完,他身側的兄弟即刻哄笑一片,乃至還吹起了口哨。

吳花花對他們的笑音分毫不在乎,含笑而立,看到她這兒,那些個兵卒反倒不笑了,而是逐漸的停住了笑音,開始 仔細端詳這位縣主。

待到他們笑完,吳花花才走向前望著展錚說:“倘若,我給你的弟兄發放了遣散銀錢,你樂意帶人,跟我一塊去我封地麼?”

展錚聽言一怔,第一回正眼瞧了吳花花,輕蔑的笑道:“你有這能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