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軍事戰爭 > 抗日之兵王傳奇

正文 第23章 我就是你的兵

書名:抗日之兵王傳奇 作者:流雲 本章字數:3318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3日 10:57


年輕人毫不顧忌那一群家丁,手中柴刀翻飛,身形亂晃,生生受了幾棍子,竟然片刻間就沖出了那七八個家丁的包圍,費撲倒胖子跟前,嚇得胖子啊的一聲,掉頭就跑。

可惜年輕人已經紅了眼,又怎麼會容他跑掉,再說胖子畢竟跑得慢,慢慢地拉近了距離。

“還我爹娘的命來——”年輕人大喝了一聲,已經追到了胖子身後。

常說閻王註定三更死,從不留人到五更,這胖子也是命該如此,這麼危險的時候,偏偏忙中出錯,竟然一不小心被絆倒了,實趴趴的摔倒在地上。

還沒等這胖子爬起來,年輕人便已經一腳將他踩倒在地,喝了一聲,眼見手起刀落,鮮血飛濺,一顆人頭飛了起來,好巧不巧的朝劉楊這邊飛來。

人頭當然不會砸中劉楊,不過飛出幾米落在地上軲轆著,那年輕人踩在屍體上,手拎著滴血的柴刀,呼呼的喘著氣,朝西邊的村子望著,猛地嚎了一聲:“爹,娘,兒給你們報仇了——”

竟然還是個孝子,劉楊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這小子好身手呀,就憑剛才那一陣,絕對是練家子,又敢下手,還是個孝子,只是可惜殺了人,即便是這種戰亂的時候,殺人也是死罪。

這年輕人如果就這麼死了可惜呀,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但是看看那死的胖子,也知道那是個惡霸之類的,年輕人又是為父母報仇,殺人也是情有可原,何況劉楊當兵打仗,手底下死的人可多了去了,殺人還真不算啥事。

“殺人了——”遠處看熱鬧的人一見到這血淋淋的場面,不由得炸了鍋,至於那些家丁,此時反而猶豫不前,那胖子都死了,誰還會為他真的賣命。

讓劉楊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沉吟的一會功夫,就聽見從村子方向傳來一陣喊聲,竟然有幾個員警沖了出來,手裡都拿著槍,顯然是奔年輕人來的。

村子裡竟然會有員警,剛才亂成那樣沒出面,這胖子一死到時沖了出來,幾乎都可以想到是怎麼回事了,估計這也是員警和惡霸勾連,這小子若是落在員警手裡,那句也對是死路一條。

眼中炸開一道寒光,劉楊動了惜才之念,這麼好的身手要是死在監獄裡真是可惜了,如果弄到隊伍裡,絕對能殺小鬼子,想到這,那還猶豫,輕哼了一聲:“船家靠岸。”

船家不曉得啥事,不過拿人錢財自然聽招呼,也就趕緊的靠了岸,船還沒有停穩,劉楊和趙來福已經跳了上去,寇懷仁也不得不跟上去。

一上岸,劉楊就朝著年輕人那邊跑,邊跑還低聲朝趙來福道:“來福,把那小子的刀給我打掉。”

趙來福也不遲疑,應了一聲,邊跑邊壓上子彈,抬手就是一槍,將那年輕人的柴刀打的叮的一聲,巨震之下年輕人拿不住柴刀,不由得掉落在地上。

殺了人,報了仇,年輕人反而有些茫然,循著槍聲朝劉楊這邊看看,也不明白為啥兩個當兵的跑過來,好像要抓他似得,再看看村子那邊的員警,也沒有跑的打算,只是神色一暗,愣愣的站在原地等待著被捕。

這一開槍,那邊員警也嚇了一跳,看見有當兵的沖過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腳底下就慢了一些,原本比劉楊更快的,只是等劉楊趕到年輕人身邊的時候,員警才堪堪追過來。

“娘的,讓你小子跑——”嘴裡咒駡著,一腳將呆立不動年輕人踹倒在地上,可勁的啐了一口:“敢當逃兵,回去就他媽的斃了你——”

逃兵?不但年輕人懵糟糟的,就連那幾個熟悉底細的員警也懵了,對望了一眼,那員警的小隊長猶豫了一下,腆著臉咳嗦了一聲:“這位長官,你是不是搞錯了,段鵬飛這小子可沒當過兵——”

卻沒想到話還沒說完,劉楊臉色就是一寒,猛地將手裡的二十響懟在了那小隊長的腦門子上,一臉的凶相,啐了一口:“你是想說我眼瞎,狗日的,老子從上海戰場殺回來,從他娘的死人堆裡爬出來,我要是眼瞎就崩了你信不信。”

劉楊一動,趙來福也動了,他一個當兵可不管那麼多,既然長官動手,趙來福也一拉槍栓,手裡的槍也對準了那些員警,場面是一觸即發。

“長官,使不得呀——”好不容易氣喘吁吁的追上來,就看見眼前這火爆的場面,讓寇懷仁有種想哭的感覺,自己這位長官怎麼想一出是一出的。

“一邊去,老子的兵老子還能認錯了,狗日的敢說我眼瞎,我看是你的狗腦袋瞎了——”嘴裡咒駡著,一腳將小隊長踹倒在地上,一抬手就是一槍,子彈打在那小隊長的身邊,嚇得小隊長一哆嗦,身子一緊,褲襠竟然濕了。

“老寇,給我將段鵬飛這狗日的給我捆上,回去我就執行軍法,敢當逃兵——”沖著段鵬飛啐了一口,單看這臉上,那是一臉的兇狠。

寇懷仁一愣,也不敢多廢話,劉楊臉色可不好看,趕緊的解下腰上的布腰帶,過去小心翼翼的將沒有反抗的段鵬飛給捆了起來。

段鵬飛腦海中亂糟糟的,情知自己必死,根本不管誰來抓自己,不過自己啥時候成了逃兵的,算了,愛咋滴咋地吧反正橫豎是個死。

那些員警被劉楊的兇狠給吸住了,也不敢吱聲,只是圍在一邊看著,那小隊長爬起來,退回到員警之中,還有些哆嗦,根本不敢爭論。

哪知道人綁起來了,劉楊又將目光落在了那小隊長身上,盯著小隊長打量了一下,砍得小隊長心驚膽戰的,幸好劉楊沒有繼續發狠,只是冷哼了一聲:“這是我連裡的逃兵,回去就這麼交代,要是有人覺得有問題,就讓他到胡隸鎮找我,不服氣找我長官告我去。”

話音落下,劉楊心中閃過一個念頭,臉色也和緩了一些,朝寇懷仁一擺手。

“老寇,那五十個大洋,給幾個員警兄弟喝杯茶,算我劉楊給你們賠禮了,剛才實在是太生氣了,這一生氣就控制不住自己這暴脾氣。”

寇懷仁嗯了一聲,從褡褳裡取出五十個大洋,然後交到那小隊長手裡,壓低聲音道:“明白我們長官的意思吧,這個段鵬飛就是我們的逃兵,這點錢不多,兄弟們拿回去喝杯水酒,到時候一口咬定段鵬飛是逃兵就行了,大家都不為難是不是。”

說著,寇懷仁呵呵的笑著,眼光掃了一下劉楊,壓低聲音道:“我們長官是鐵了心了,有什麼事就推到我們身上,大不了去胡隸鎮找我們,兄弟們別為難。”

話音落下,拍了拍小隊長的肩膀,這才走回到劉楊身邊。

沒想到還有好處,小隊長心裡就有些心動了,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道理還是懂得,何況劉楊也不好惹,稍一猶豫,忽然朝前湊了一步,勉強擠出一點笑容來:“長官,該怎麼做我明白,段鵬飛就是個逃兵,不過你知道死的那個苟漢晨,可是無錫市政府市長機要秘書的小舅子。”

說完這個,小隊長就退了回去,朝身後的員警一揮手:“兄弟們,段鵬飛那小子是逃兵,被不對抓回去了,咱們也沒辦法,回去就這麼交差吧,走了。”

隨即,小隊長就領著幾個員警走了,當然不會為了一個死人和這些從戰場上下來的丘八計較,這些人殺人都殺瘋了。

員警一走,那些家丁就傻眼了,員警都慫了,他們還敢湊上去找麻煩,眼巴巴的看著劉楊他們將段鵬飛給押走了,推推搡搡的朝著江邊走去,就上了一艘小船。

很快就看不到那個村子了,劉楊才松了口氣,也有了心思打量段鵬飛那小子,這近處觀察,才發現不過是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模樣不錯,看上去挺忠厚的,只是精神有些萎靡。

“哎,小子,你是想死還是想活?”嘿了一聲,劉楊似笑非笑的看著段鵬飛。

循著話聲,段鵬飛抬起頭來,看著劉楊有些迷茫,不過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想活怎麼說?”

能活著誰會想死,段鵬飛雖然殺了人,但是也沒想過死。

“想活就好辦,我給你兩條路,你也看見了,你這條命是我用五十塊大洋買回來了的,要麼你還我一百大洋,五十塊大洋當做利息,要麼你就跟我當兵,以後跟著我殺鬼子。”終於將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不過劉楊根本不擔心段鵬飛的選擇。

就看看段鵬飛身上補丁摞補丁的破布衫,報仇都只用一把柴刀,不用多猜,就知道段鵬飛家絕對很窮,一百大洋就是傾家蕩產也拿不出來,既然這樣,那還有選擇的餘地嗎,只有跟著自己當兵。

果不其然,段鵬飛苦笑了一聲,身子猛地一抖,竟然聽見‘啪’的一聲,寇懷仁的腰帶竟然斷了,隨即段鵬飛站了起來,朝劉楊打了一個很不標準的敬禮:“長官,段鵬飛以後就是您的兵,只要你發話,我絕不會退一步的,就是送死也跟著您——”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