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軍事戰爭 > 抗日之兵王傳奇

正文 第26章 佈置

書名:抗日之兵王傳奇 作者:流雲 本章字數:3301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3日 10:57


逃跑?趙老嘎和獨眼龍心中都是一震,對望了一眼,卻都看到了各自眼中的遲疑。

誠然他們留在這裡不自由,不能像從前一樣瀟灑自在,但是對於趙老嘎他們來說,卻多了一種身份,一種官家身份,如今趙老嘎和獨眼龍可都是少尉軍官。

雖然當土匪自在,但是其實從內心裡,趙老嘎也好,獨眼龍也好,都更希望能有個官身,而且最少暫時劉楊對他們還算不錯,現在逃跑實在是下不了那個決心。

寇懷仁怎麼會看不出來,嘿了一聲苦笑了起來:“得了,大當家的,二當家的,也別為難,咱們好歹也都是兄弟一場,就麻煩你們想辦法送我去岸上就行了。”

話說到這份上,趙老嘎當然無法拒絕,猶豫了一下,還是咬著牙點了點頭:“我那還有幾十塊大洋,反正一時我也用不到,你就先拿著——”

寇懷仁也不推辭,只是點了點頭,臉上閃過一絲陰霾,沖著門口啐了一聲:“狗日的劉楊,給老子等著吧,早晚有一天我要還回來。”

趙老嘎和獨眼龍自然不能說什麼,對望一眼,也只能相對苦笑,囑咐寇懷仁先照顧好自己,等半夜一兩點鐘的時候再過來幫他,兩人就回去準備了。

只是沒有人知道,趙老嘎和獨眼龍離開了沒多久,劉楊卻又從窗戶裡溜了進來,看到寇懷仁的模樣,未曾開口先歎了口氣:“老寇,腿怎麼樣?”

“沒大礙,呼,演戲還真累。”不小心動了一下,疼的寇懷仁嘶嘶出聲。

愧疚的在寇懷仁身邊坐了下來,將手中的一張票據遞給了寇懷仁:“這是一張三千大洋的存單,你可以去無錫中央銀行提出來,是你的活動經費——”

頓了頓,猶豫了一下,又從口袋裡摸出來衣服領章和胸章,鄭重的交到了寇懷仁的手裡:“老寇,我只能給你一個少尉軍銜,這是你證明自己身份唯一的東西,你自己藏好了,至於——”

話到此處卻沒有說下去,有心想給寇懷仁留下個檔案,可是一旦被人發現,就有可能敗露,反而送了寇懷仁的性命,思索再三,終究沒有說出來。

沉默了一會,看著略有些興奮的寇懷仁,小心翼翼的將領章和胸章貼身放好,劉楊咬了咬牙,忽然刺啦一聲撕破了身上的襯衫,也不說話,抽出身上帶的軍刺,在手指上毫不遲疑的割了一刀,隨後在白襯衣上寫起了字。

寇懷仁也是一愣,低頭看著那白襯衫,卻只見劉楊寫道:11師一團一營三連連長劉楊,特此證明寇懷仁為我部少尉軍官,抗擊日寇,至死不悔!

血書?寇懷仁心裡震盪起來,原本還多少潛藏額怨氣,忽然在這一刻消散的一乾二淨,這份血書的分量有多重,不但是證明他的身份,更說明劉楊的看重,又不得寇懷仁不興起士為知己者死的念頭。

“長官——”雙手接過血書,寇懷仁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看著劉楊用連長的印信蓋了個章,寇懷仁手都有些哆嗦起來。

從這一刻,寇懷仁忽然就有了自己是三連的人的感覺,而且是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自己也是少尉軍官了,不知道為什麼,寇懷仁鼻子竟然有些酸酸的。

“老寇,以後自己保重,我等你的消息,等趕走了小鬼子,到時候我去請你,為你接風洗塵,還你青白。”

用力的拍了拍寇懷仁的肩膀,劉楊心中卻又補了一句,那也要自己還活著才行,如果自己死了,這血書和肩章什麼的也無法還寇懷仁一個清白的。

寇懷仁心裡也明白,但是誰也不會提起那些事,最少寇懷仁心中激動著,望著劉楊又從窗戶裡翻了出去,打量著血書好半晌,才小心地吹幹揣進懷裡,臉色平靜了下來,只是不時的悶哼了一聲。

眼見到了半夜,寇懷仁疼的也眯不著,乾巴巴的等到了半夜時分,才聽見窗戶被人敲響了,隨即傳來兩聲咕咕鳥的叫聲,等寇懷仁回了一句,就看見趙老嘎推開窗戶翻了進來。

“老寇,走吧,船已經準備好了。”背起寇懷仁,趙老嘎又從窗戶裡翻出去,然後一路奔西面而去,悄悄地摸進了蘆葦蕩,獨眼龍早就在岸邊接應了,三人便劃著小船朝岸上而去。

只是他們不知道,遠遠的黑暗中,劉楊筆直的站在屋頂上,眺望著離去的三人,身邊還站著秀才。

“連長,你這是?

”隱約的好像明白了什麼,秀才沉吟了一下問了出來。

秀才很冷靜,劉楊卻松了口氣,嘿了一聲:“寇懷仁受我的命令,借機走了,以後會投靠小鬼子,相信他會傳回消息的,以後就由你想辦法和他交換情報,寇懷仁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行了。”

秀才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心中卻是一震,閃過許多念頭。

劉楊果然做了許多準備,當初說起在太湖打鬼子,秀才還曾經說過,想要打鬼子硬拼絕對不行,如果想要百戰不殆,就必須瞭解小鬼子的動靜,只是沒想到連長會派出一個臥底。

“連長,寇懷仁到底可靠嗎?”秀才還是有些擔心,畢竟還不瞭解寇懷仁。

斜了秀才一眼,劉楊吐了口氣:“秀才,寇懷仁還想著衣錦還鄉呢,不會有問題的,這老小子可不簡單,狠著呢。”

知道兩人私下裡有商量,秀才才知道寇懷仁的狠辣,心中暗暗有些驚懼,劉楊到底有多少事是自己不知道的。

“希望寇懷仁不會讓咱們失望吧。”秀才歎了口氣,臉上還不無擔憂。

劉楊對寇懷仁很有信心,聞言嘿了一聲:“秀才,這寇懷仁要心計有心機,要狠勁有狠勁,越是這樣能對自己很的人,就越是能做大事。

而且我早已經和寇懷仁說好了,他說提供的情報絕對都是真實的,不如此不足以獲得小鬼子的信任,只要小鬼子相信他,才能源源不斷的傳回情報來。”

話音落下,頓了頓又哼了一聲:“我甚至將胡隸鎮和東頭島的地道圖紙給了他,寇懷仁知道該怎麼做的,咱們就慢慢地等消息吧,不過他的身份只有咱們倆知道,以後也不要讓別人知道了。”

“這我明白,希望連長不會看錯人。”秀才還是有些擔心,不過事已至此,也只能期望寇懷仁能不讓他們失望了。

送走了寇懷仁,日子又回歸了正軌,如今武器也有了,糧食也買來了,足夠一個連吃上一年的,而且徵兵也比較容易,畢竟小鬼子都快打到家門口了,這附近的很多年輕人還是有著一腔熱血的。

自從小鬼子打下了上海,離著上海不算太遠的胡隸鎮的老百姓們也都意識到了戰爭不會太遠了,那些熱血沸騰的年輕人,並不知道戰爭的殘酷,但憑著一腔熱血加入了三連的序列。

接下來的時間裡,劉楊就和士兵一起拼命地訓練,無論是槍法還是功夫,亦或是體能訓練、戰術訓練,劉楊也一樣沒拉下。

當然有時候也會開小灶,趙來福和段鵬飛會單獨教導他,將近兩個月的時間裡,劉楊的槍法和功夫都有很大的進步,雖然不能說拔尖,卻比一般的士兵要強得多。

劉楊也拼命地在做準備,不但督促著胡隸鎮挖滿了坑道,將整個胡隸鎮都被貫穿了,所有的地道相連,有幾條地道有延伸出鎮外,在很難發現的地方設立了出口,而且是四個出口,完全達成了劉楊的戰略要求。

在劉楊的指點下,地道裡又佈滿了機關和陷阱,也根本不怕小鬼子發現地道,其實劉楊還等著小鬼子進地道呢。

另一邊,在羊糞球子的拼命努力下,宜興城也挖出了一條地道出城,竟然沒有被當地的保安隊發現,另外在宜興城裡也挖了不少的地道,而且出口隱秘,除非羊糞球子引領者,否則還真找不到呢。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就在三連拼命訓練的時候,滬市戰場已經出現了變化,在數十萬精銳國軍的拼死抵抗下,小鬼子三個月滅亡中國的話終於成了一句空話,給了小鬼子迎頭一棒,但是也刺激了小鬼子。

認識到了中國人的難纏,小鬼子終於做出了反應,在國軍將精銳守備力量抽調到了滬市戰場和江陰一線之後,日軍趁著杭州灣一線國軍兵力空虛之際,終於在11月5日,與杭州灣北側的金山嘴、全公亭、白沙灣一帶登陸。

日軍以第十八師團、第一一四師團、野戰重炮兵第六旅團、獨立山炮兵第二聯隊等部隊組建了第十軍,任命中將柳川平助為司令官,指揮登陸作戰。

另外,日軍大本營又將位於華北戰場的第六師團調出,命其在長江的白茆口登陸,加入到第十軍的作戰序列。

日本海軍也把原來的第三艦隊,分編成第三、第四兩個艦隊,增加了足棲號巡洋艦為第四艦隊旗艦,以全力協助第十軍的登陸作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