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大小姐的貼身狂兵

第66章 儒道仙魔佛

書名:大小姐的貼身狂兵 作者:墨父 本章字數:368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5日 20:08


淩岩見她說的如此決絕,心中不爽,說道:“那我心情大變又怎樣?怎麼也比現在好吧?就算我變壞了也壞不到哪去吧,我還是那種性情冷漠,視人命如草芥的人。”

“你根本就不明白,你知道我們為什麼要跟著你嗎?難道就因為你救過我們嗎?我們這幾年幫你做過的事情,早就還了你那份情了。”

詩晴扶額無力地道,“我們之所以留在你身邊,是因為你把我們當成你的親人,當成你的兄弟姐妹,你雖然在外人面前表現的很是殘忍,可是我們知道你的內心,但是你知不知道你碰了那東西之後,你變成什麼樣了?”

“我變得更強了,雖然只是性格發生了變化,而且那個死老頭都可以擺脫他的迷戀,我相信我也可以。”淩岩說道。

“你真的認為你父親……”

“他不是我父親,我父親找死了,我們之間只是利益關係,我利用他,他利用我,如果我不努力變強,怎麼能幫他救出自己的妻子。”

“好,你都說他在利用你,那你有沒有想過這就是他故意給你的,我們可以忍受你對別人冷漠無情,甚至口口聲聲說我們是你的工具,因為我們知道你還有心,可是我們卻不能看著一個溫文爾雅內心冷漠,披著你皮囊的人站在我們面前。”

“行了,我懂了。”淩岩忽然舉起手來,他痛苦地擠出一絲笑容,“我知道了。”

說著,他右手邊元氣湧蕩,一把抓起一旁的木頭,這個時候陰黑的知命樹根陡然變黃,趨向於白色,他元氣強行灌入其中,宛如洶湧的怒龍咆哮,強大的元氣聚而不散,伴隨淩岩的怒喝,它變成粉末紛飛。

“可以了吧,我的寶貝晴兒?”淩岩心疲力竭地看著她,當初自己見到她的時候,她就表現出現在的倔強,也不知道那時的她為何讓自己著迷?她明明還是一個小女孩,現在她長大了,變得更漂亮了,自己在她的面前越像小孩。

詩晴點點頭,蓮步輕移,想要把淩岩擁入懷中,淩岩卻推開了她,冷漠道,“行了,這種客套就不必了,你先出去吧,去那小三子的房間休息,這裡我來收拾好了。”

詩晴知道淩岩的性子,如果今日不是她,而是逢羽三人,早就被淩岩罵得狗血淋頭,遍地鱗傷,她的心中閃過一絲暖意,又有些愧疚,自己那樣做是不是太自私了?為什麼自己就不能相信他?

詩晴神情複雜地走了出去,淩岩在她走後關好門,憤怒地踢了一腳腳下堆積的木塵,“靠,這麼不結實,一根鐵木都比你強,就這樣還是世間第一棵樹,老子是不是一把火,再加點汽油,就可以把那棵樹全部燒了?廢物垃圾,草。”

淩岩本意並不想毀去這根木頭,可是他沒辦法,在詩晴的逼迫下,他必須要做出點樣子,卻沒想到這根木頭這麼不結實,連自己簡單的元氣衝擊都承受不住,讓他心裡著實失望。

這一晚,淩岩沒有修煉,而是躺在床上睡覺,今天他經歷大喜大悲,雖然突破了乾坤,卻損失了一個寶貝,著實令他難受。

因為他的粗心大意導致他全然沒有發現,那些被他踢散的灰居然無風而動,三分之一隨著他的呼吸進入他的體內,另外的三分之二飄出了門外,其中五分之一進入詩晴的房間,詩晴正按照往常的習慣看著書,準備看完手裡的書再睡,那些木塵過來的時候,她只是象徵性的揮了揮手,還是通過漂亮的瓊鼻進入身體。

另外全部飄到樓上,那裡有一名不知因為什麼事而哭泣的少女,木塵進入她的體內更是簡單。

淩岩睡覺雷打不動,鮮少有夢,而今,他開始做夢了。

一棵參天古樹之下,他仰望這棵巨大的樹木,不知高多少,寬多少,上百人是否可懷抱?

樹下緩緩浮現五道身影,長須飄飄的道服老人,手持佛珠的禿頭老人,愛飲酒的負劍胖子,持書飲茶的儒雅男子,還有一名全身籠罩在黑袍之下的神秘人。

“所來何人?要往何處?從何而來,從何而去?”儒雅男子忽然抬頭,看著淩岩道。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小友,請問何為道,何為名?”道服老人問道。

“眾生六道,視人間,如地獄,如天堂,貧僧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小友,可願隨貧僧入地獄?”禿頭老人也出聲道。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五花馬青鋒劍,笑砍桃花二壺酒,駕鶴西遊,重回故地,當年故友,可否與本仙飲上一壺?”胖子笑道。

“百鬼眾魅,螭魅罔兩,鬼蜮實難測,魑魅乃不若,修魔可好?”黑袍人發出陰惻惻的聲音。

“姥姥的,我的劍呢?”淩岩瞬間懵了,做夢居然夢見這些傻子。

“好好好,與吾修劍去!”胖子朗聲一笑,縱然向前,快到淩岩沒反應過來,就到了他面前,“三尺劍橫雙水岸,兩卷道經百神宮,吾等做個逍遙劍仙去。”

那胖子頓時抓住淩岩的肩膀,淩岩想要躲開,卻紋絲不動,這胖子看似肥胖,功夫卻極為了得,遠在自己之上。

“李道友,過了!”禿頭老人淡淡

地開口。

一尊高大的佛像在他身後浮現,只聽梵音吟唱,漫天神佛恍如近在眼前,十八羅漢,三千揭諦,威嚴顯赫,佛光縈繞,大大的“卐”梵文高懸於天,緩緩而動,宛若萬千座山峰同時壓下。

“你個老禿頭,平日裡看著道貌岸然,今日竟與我搶奪繼承人。”胖子呵呵一笑,“若論戰鬥,本仙還沒怕過誰。”

“三尺劍,蕩妖魔!”

背後的長劍鏗鏘出鞘,漫天劍影如雨,激鬥漫天諸佛。

“兩位道友過了,此子根骨蘊神,定為吾之弟子。”道服老人忽然一笑,他的身後忽然浮現百萬身影。

“三清四禦,五方五老,六司七元,八極九曜十都諸神借吾神通。”

道服老人朗聲一喝,後方掠出滿天仙神,令人動容。

“可惡的死老頭,有種一對一,別找人!”胖子吼道,他掐著劍訣,抓著淩岩,滿臉通紅。

“李道友,速速放手。”儒雅男子也出聲,他探手抓去,幻化出強大的掌印,抓向淩岩。

“哼,有酒吃酒,無酒賞竹,錚錚鐵骨七尺兒,一劍蕩平仙魔佛。”胖子持劍在手,容光煥發,劍鋒遙指前方,萬千劍氣如風過耳,竟與七人平分秋色。

“他強任他強,七尺之內吾為王!”

滿天仙佛不斷湧出,掌影如山,卻被胖子持劍攔在七尺之外。

其他三人面色潮紅,略帶猙獰,想要把這胖子撕成碎片。

“佛魔本為道,爾等皆愚人,”黑袍人忽然出聲,死人整齊地望過去,他踏步向前,闖入劍佛仙,以及巨大的掌影之中,那裡看似平靜,實則危機四伏,但他腳步卻極為穩健,一步也不曾動搖,“伏魔衛道,卻不知自己已成魔。”

“哼,魔小子,你也要來摻一手?”胖子冷笑。

黑袍人走到胖子的七尺之外就停了下來,“李道友七尺神劍貫穿古今,可你在我們聯手之下,又有何作為?讓這位小友真正選擇吧!”

“哼!”胖子冷哼,卻收了神通。

其餘人也是收了神通聚了過來,看著他。

淩岩已經被嚇破了膽,他自稱天大地大,誰都不怕,可是他知道這裡的每一個人要殺自己只需要一個念頭,而自己斷然不是他們的對手。

“小友,請選擇吧!”胖子站在一旁看著他,其他幾人也是急切地說道。

“我操你媽了個熊狗鼻個大狗熊的黑紅……”淩岩終於回過神來,不過他並沒有恭恭敬敬的對他們施禮,反而破口大駡,反正自己是在做夢,有什麼好怕的?他老人家還夢到一條小龍,口口聲聲說是自己的祖宗,可還不是被自己羞辱了一頓,最後自己還不是活著?

這三個神經病是什麼人?他們在自己面前瞎嗶嗶叫什麼?如果他的身邊有一把槍或者手榴彈炸彈,他直接招呼過去,把這些混蛋掃成蜜蜂窩,炸成肉末。

除卻黑袍人看不清面容,其他四人的臉色都黑了下來。

“小友,你可知你在說什麼?”

淩岩罵道:“老子當然知道老子在說什麼,你們幾個就是蠢貨,垃圾廢物,怎麼著不服啊,有種殺了老子啊,我操你大爺的,一群垃圾在我面前裝神弄鬼,怎麼著,是不是還要我跪下來給你們吃的二逼腦殘蠢貨,我告訴你們,這是我的世界,你們算什麼東西?”

五人登時安靜了下來,最後儒雅男子歎道:“孺子不可教,朽木不可雕。”說完,他竟緩緩走到樹下,消失不見。

“無量天尊,有教無類,無心之人如何教?”道服老人感慨搖頭,也緩緩退去。

“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此子為魔,難登大雅之堂。”禿頭老人也離去。

負劍的胖子見他們都走了,當即喜洋洋地走向淩岩,想跟他道聲好,幾言幾語便讓這些道貌岸然的傢伙離開。

“看什麼看,死胖子還想過來,我告訴你信不信老子錘爆你這張豬臉!”淩岩舞著拳頭,齜牙咧嘴地道,這裡所有的人中,他看這個胖子最不順眼,居然敢在自己面前裝模作樣,修為高了不起呀?自己有一百種辦法弄死他。

胖子一怔,也歎聲離去。

只剩淩岩和黑袍人,黑袍人站立不動,淩岩見所有人都散了,便講怒火都撒在他的身上。

“罵夠了嗎?”黑袍人出聲道。

淩岩氣極一笑,“草泥馬的,沒有,我日你祖宗十八代,我是你爹,你母親當年被我……”

“那你繼續罵吧!”黑袍人也慢慢走到樹下消失不見。

“回來,一群狗娘養的,老子之前只是罵了你們,還沒有揍你們,居然敢在我面前裝神弄鬼,看我不弄死你們。”

淩岩見空無一人,繼續罵著,他最討厭這些在別人地盤裝神弄鬼的傢伙,自己的世界只有自己才有資格。

可任憑他如何罵,也沒有任何人出現,最後他的視線落在那棵高聳入天的大樹之上,怒喝一聲,縱然躍出,他要將這裡砸個稀巴爛。

管他天還是地,管他道德法律,在外面,他需要遵守一下些許規矩,在這裡,他喜歡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若有神,殺之,仇人,殺之,魔,殺之。

女人,醜,殺之;美,先幹再殺。

所以這樹,砍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