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大小姐的貼身狂兵

第67章 “淩岩”

書名:大小姐的貼身狂兵 作者:墨父 本章字數:364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5日 21:43


淩岩騰然躍起,如兇猛的豺狼虎豹瞬息而至,他一拳轟出,拳重千斤,當年他突破化境時就能把一棵五人環抱的大樹擊出個大洞,如今他也有把握將這棵樹毀了。

這棵枝繁葉茂的大樹不見枝葉,樹根猙獰,宛如虯龍,不知生長了幾百年,幾千年,或者上萬年才有如此光景。

可惜今日它就要如曇花一樣凋落,淩岩本來做事就不計後果,愛則愛,不愛則不愛,在她的世界居然還能出現讓他看不順眼的同學,又怎麼會留下來?

拳風呼嘯,如虎如龍,拳重如山,落在龐大的樹身上,樹木晃動,輕輕動了一下,隨後萬千壓迫從中翻滾湧蕩,好似野獸咆哮,一股遠比淩岩還要磅礴的力量震盪開來。

淩岩尖叫一聲,只感覺眼前一花,腦子轟鳴,回過神後,疑惑地看著四方,他以為自己會醒來,可是沒有,還是在那個虛無縹緲的世界中,參天古木迎風招展,嘲笑他自不量力。

“草,痛死了,怎麼回事?我不是在做夢嗎?”淩岩疑惑地爬起,喃喃自語道。

遠處,有腳步聲,一人走了出來,是從那龐大的樹身下走來,身材挺拔,氣宇軒昂,嘴角邊帶著溫和的笑容,頗具帝王之氣。

他漸漸走近,淩岩凝神打量,莫名覺得眼熟,當他從那雙略顯金色的眼中看見自己的倒影時,他倒吸了一口涼氣,“你是我?”他問道。

“我是我,你是你,我們之間沒有關係,”那人說道,“我乃天生地成,萬千因果之中,前半生經歷和長相僥倖都與你相似之人。”

“謔,這麼說來,你還真是我?”淩岩冷笑。

“儒道仙魔佛,五大絕頂高手,你都放棄了,居然還想硬撼這棵知命樹,把我震了出來,請問你是想怎麼樣?”另一個“淩岩”笑了笑,並沒有跟他繼續糾結這件事,話鋒一轉道。

“關你屁事?”淩岩冷笑,“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如何如何牛逼呀,一下子就毀天滅地呀?分分鐘弄死我呀?有種你來試試呀,姥姥的,世間最傻的就是那種自以為自己是主角,什麼都管的人,活得最長的則是我這種人,你信不信?”

“我信。”另一個他說道,“我就是因為多管閒事死的,可是我不會後悔,因為我找到了自己的父母,我成家立業,跟我心愛的女人在一起,我還當了父親,我還看見哥哥成親,所以我死得其所。”

“神經病!”淩岩失去了跟他對話的興趣,他隱約猜到這裡是哪裡了,這麼大的樹,這麼強的力量,不可思議的事,除了知命樹,淩岩實在想不到其他。

有人曾在樹下成佛,有人成魔,有人成仙,淩岩也是修煉者,可是他現在卻一點心思過去成為仙魔佛的興趣都沒有。

“你在看什麼?”另一個“淩岩”微笑道,“那裡可是有喝多誘惑,你怎麼不去?”

“你又怎麼不去?”淩岩冷笑,“離我遠點,老子跟你不熟,還有,別跟我說你在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我最討厭聽廢話瞎叫。”

“淩岩”神色坦然地看著他,那種目光淩岩也曾經見過,在淩淵身上出現過,嚴厲卻柔和,猙獰中充滿了關愛,關愛下充滿了憤怒,憤怒中充滿了殺意,殺意下充滿了不舍,而“淩岩”的眼中則充滿了欣慰,這是淩岩一直都渴望在淩淵眼神中看到的,只有這樣,他才能知道自己長大了。

“別用這種眼光看著我。”他怒道,想要把這冒牌貨殺了。

“如果是你,或許真的可以不用死。”“淩岩”說道,他無視了另一個自己的憤怒,“我的道路已經走得很遠很遠,可是我還是輸了,世事無常,我們是兩條平行線上的人,經歷的人和事相同,處理態度卻截然不同,若我也像你這般,或許就不會出現在這裡了。”

“謔,那你怎麼不去死呀?”淩岩怒笑。

“因為你召喚了我,我不是你,你不是我,但你放棄了所有的選擇,我不能拋棄你。”“淩岩”道。

“什麼意思?”淩岩心中閃過一絲不詳的預感,“我召喚了你?你腦子進水了吧?”

“世有陰陽變化,變化中衍變了眾多平行世界,你若是不召喚我,我也不會出來。”

“神經病,我的意思是我怎麼就召喚得了你?莫非你死了?你不是說你是我嗎?我怎麼會死?”

“我是自願死。”

“蠢貨,給我滾蛋,看見你這種道貌岸然的廢物我就覺得噁心。”

淩岩說著,直接動起手來,看見一個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卻一直用一種老成的語調來教訓自己,只要是個有血有肉的人都會憤怒。

他出手如雷霆,沒有絲毫的留情,另一個自己見此,也隨之出手,同樣的招式卻有兩種不同的感覺,淩岩出手無論何種武功招數都講究快狠准,在意不在招,花拳繡腿玩得再好又如何?遇到真高手不跟你廢話,直接開幹。

另一個“淩岩”使出一套與他相同的拳法,拳如深海,浩瀚激蕩,拳腳相向,卻有一種飄逸之感,敵來我往,磅礴大氣,一招一式都彰顯不凡。

淩岩招式兇狠,一時間已經壓制住了

他,可他依然能感覺得到此人遊刃有餘,全然不怕自己。

“告訴我,怎麼才能離開?”淩岩質問道。

“你必須要做出選擇後才能離開。”

“老子已經做了選擇,你在玩我是吧?”

“沒錯,可是你沒有接受我。”

“接受你?你腦殘,活該被人殺死,一出現就說這麼高深莫測的話,你怎麼不上天呀?一看就知道你是那種偽善被糊弄的傢伙,你喜歡為別人死,老子喜歡看別人死。”

他們打了數十個回合,淩岩也隱約知道自稱另一個自己的實力,跟自己不相上下,不過有些遲疑顧忌,不敢下殺手,如此一來,他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

淩岩已經壓住了他,任憑他的招數如何瀟灑靈動,可在他兇猛的拳風下,是如此的可笑,但在關鍵時候,他停住了,看了一眼,拳頭朝虛空處揮砸,“媽的,我居然跟一個夢中人打架,我也是夠閑的。”

那“淩岩”見他停下,又聽他這般說,一時語塞,想告訴他這不是做夢,可是淩岩已經到了樹下,尋了個地方躺下。

“不可,你若在此睡下,你會陷入混沌輪回的。”“淩岩”驚得把他拉起,“這棵是從混沌時期就存在的混沌樹。”

“你有病呀?”淩岩推開他,“兄弟,我不殺你了,我也沒什麼耐心聽你講一大頓大道理,我就想睡會,我是不死之身,不像你這麼廢物,你見過龍嗎?我可是見過的,你被人打爆過頭嗎?我可是被打爆過無數次,我都沒死,我現在只想找個地方睡覺,你覺得無聊到一邊擼管去!”

他重新躺下,“淩岩”瞧他食古不化的樣子,便盤坐在另一邊,解釋道:“我之前之所以死,是因為……”

“閉嘴,你怎麼死的關我什麼事?起碼我還活著,可是你死了。”淩岩不想聽他的調調,“老子現在一定是進入了夢中夢,等我醒來,就一定能出去。”

“出不去的,這是混沌樹的世界,混沌之所以為混沌,就因為世人沒有目標,混混沌沌行走,先前出來的五人是引路人,分別為仙魔佛道儒,五大鼎峰高手,可是你卻拒絕了,現在除了我帶你,無論你怎麼走都走不出去。”

“草!”淩岩翻身而起,神色不悅地看著他,“你這個死去的廢物帶我?要我走你的老路呀?你在這裡等死吧!”

說完,他邁步朝一個方向走去,“老子就算死在這裡,也不要聽著你在我面前瞎叫,誰有興趣聽一個廢物聒噪的聲音?還是一個死去的廢物?”

“你難道就不想知道我娶誰了嗎?”“淩岩”沒有跟過去,大聲問道。

“楚菁兒唄,老套路了,我還知道你是為了救她死的,你個廢物。”淩岩譏諷的聲音傳遍每個角落,他的笑聲中帶著自信和鄙夷,因為他從來都不會犯這種與己無關的事情。

“不,不是,我娶的不是大小姐,我和她只是好朋友之間的關係,我也不是為了救大小姐死的,我是被另一個淩岩殺死的。”

“淩岩”歎了一口氣,看著淩岩離去的身影,“不過,我若能有你這般心性,或許我不會就這樣死去,可若是像你這樣,無拘無束,無法無天,跟瘋子又有什麼區別?完全沒有一點樂趣,只有病態的快感。”

他沒有跟過去,不知道是因為淩岩的呵斥鄙夷過他,還是他已經放棄了淩岩,他站在那裡出了神,最後到淩岩曾經坐過的地方赤裸身軀,盤膝而坐,抬頭望著茂盛至極的混沌樹,他雙手合十,真摯地說道:

“混沌樹,吾願以吾之靈魂滋養您,一切罪惡皆有吾來承受,願吾兄長永生不老,願殺吾之人長壽平安,願吾父母合隆歡愛,願吾妻兒忘卻吾之存在,願此前另一個吾,平平安安,完成吾之夙願,願其不忘初心,尋得出路!”

說完,他身後出現了“卍”字元,徐徐轉鬥,他選擇了佛,不似另一個自己,狂傲自大,什麼也沒有選擇。

佛光從他身上發出,正在另一邊走動的淩岩忽然感覺有些奇怪,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身後,點點光暈迷失在混沌中,隱隱間,他感覺自己的實力正在攀升,依舊不知道是如何攀升的,莫非是自己在知命樹下躺過一段時間?他要不要繼續回去躺著?

思索一會兒,他想起了另一個自己,一想起那人,他就一肚子火,最後選擇了放棄,或許是因為他活成了自己想要成為的自己,而他自己卻失敗了,他表現得並不像自己那樣漫不經心,相反他比任何人都在意,所以他討厭他。

討厭他擺出淩淵的態度,那是自己最想成為的人。

自己失敗了,可是“淩岩”沒有;自己狡詐貪婪如蛇,一眼就令人畏懼,可是“淩岩”沒有,同樣的容貌,他讓人一眼就產生了親近和依賴,像是帝皇莊嚴卻讓人從心中折服。

這些都是他內心深處最渴望的,但都失敗了,可是卻被另一個時空的自己成功了,所以淩岩不服,也沒有問他太多的事情。

若他問了,或許一切都會不同,因為這個他,是另一個時空的他,而時間線,是在未來的某個時候。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