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大小姐的貼身狂兵

第77章 聘禮(一)

書名:大小姐的貼身狂兵 作者:墨父 本章字數:312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2日 23:59


七把刀劍被在燈光下閃爍,被劍的主人小心翼翼拿在手中端詳。

第一把巨刃,渾身混黑,長約八尺,有兩掌寬大,拿在手中,端得是沉重,輕輕揮舞,劍風呼嘯,此刀不是很鋒利,可能當盾使,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第二把為唐刀,刀身筆直,超過兩尺,有類似太刀的刀把,殺傷力力大,與太刀相比靈活輕盈不少。

第三把五色龍紋,七星斗像,為古劍龍淵。

第四把劍身黝黑,三尺長劍,多有古紋,為古劍湛盧。

第五把劍身潔白,三尺如雪,劍紋疑似水漣,蕩漾而去,此劍無名,劍主賜名劍靈,韻為蘊靈。

第六把小巧玲瓏,不足一尺滿刃花紋畢露,像龜文、像高山、像流波,名劍魚腸。

第七把虛幻無形,三尺劍身,若有若無,劍影流光,古劍承影。

淩岩將七八劍依次插回劍匣,心中久久不能平靜,等等等,他已經不想等了,可是沒辦法,他必須要等,七年,七把劍,每一把劍他都要插入兇手的體內,要讓他永遠活下去,求死不得。

他當年每晚閉眼,都會夢到兄弟死去的場景,但現在一切又都不同了,他會告別這一幕,他會想方設法殺死那個人,他不用再如同瘋子一樣,如同一條狗一樣表面看著瀟灑地活下去,他要堂堂正正的活著。

他感覺到自己的戾氣陡然增加,忍不住露出苦笑,果然,沒有了三屍神,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他本來就是個殺胚,殺胚不殺人能做什麼?

他坐在沙發上,身前是桌子,身側是劍匣,屋中有女人,很美的女人,他大可以繼續逍遙快活,也不管人家之前所說的孩子,可是他不想,他知道自己現在進去,女人肚子裡的孩子肯定會因為自己的魯莽沒了。

淩岩很少顧及他人的感受,但他願意顧及遊琴的感受,現在,劍看完了,他必須要找點事情來做,手指劃過千辛萬苦收集得來的神兵利劍,淩岩的殺心愈加茂盛,修行的《地藏法門》似乎沒有一點作用,他要不要改修《金剛大日如來咒》?

七把劍出了劍靈出自他的手親自鍛造,其他劍都是他用了一些不正當的手段獲得,不過淩岩並沒有任何的悔心和懼意,他十分享受殺人的快感,特別是黑吃黑,看著那些不可一世,自認為老子天下第一傢伙的容貌在他面前慢慢死灰,他就感到心神開闊。

死亡有時候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折磨,看著心愛之人被人淩辱,那些人淩辱過不少人,那時候他是讓他們看著自己最為關心的人被其他人淩辱,在他們絕望的時候一把將他們殺死,聽說這樣子容易產生怨魂厲鬼,殘害自己,可是淩岩卻一點都不在乎。

最後他的手停在魚肚劍上,猶豫了一會兒,抽出了劍身,朝一個房間走去,他沒有掩飾腳步,夜已經黑了,燈還沒熄,裡面的人也還沒睡覺,眼睛紅腫如肉疙瘩。

淩岩進來,游琴的爺爺游林當即轉過身,看過去,見他手中拿著劍,心中已猜到了幾分,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怎麼了?沒有什麼想說的嗎?比如你叫什麼名字?”淩岩俯視著他,這個不可一世的陣法師此時就在自己床上躺著,沒有了手的陣法師,跟沒有牙齒,沒有利爪,沒有尾巴的老虎一樣,而且還是瘦骨如柴地老虎,連壓死人都做不到,真是可笑。

“動手吧,給我個痛快吧!”游林冷笑,“這算是給我的聘禮吧!”

“你叫什麼名字?”淩岩問他,“我的名字是淩岩,淩天的淩,山石岩。”

“游林,游泳的游,森林的林。”

他們二人在談著話,像是爺孫之間在談話,他們輕聲細語,老人也沒有將死時的恐懼,他努力地睜大雙眼,看了一眼淩岩,“我希望你死後,別傷害琴兒,她的名字是遊琴,鋼琴的琴,同我姓,不過不是我的親孫女,是我兄弟的孫女,可惜他死了,那丫頭懷孕了,是你,因為只有你動過她,她本來想獻身給少主,可惜少主看不上了。”

“是呀,真是個悲傷的故事,能否跟我說說你們那裡的事?”淩岩問道。

“可以呀,不過我一說,就會死,你信不信?”

“陣法師也會束手無策?”

游林有些意外地看著他,沒想到淩岩居然明白了他們組織裡最大的秘密,莞爾笑道:“人力有時窮,我們陣法師對某些

東西也是禁而不談。”

淩岩聽完,拿著魚腸坐到他身邊,撫摸著他殘缺的身體,“老東西,不得不承認,你是我見過最有魄力的老東西,我希望你可以撐住,因為我沒有麻藥。”

“殘殺?”游林愣了一下,繼而一笑,這既在他的預料之中,也在他預料之外,他猜到淩岩心狠手辣,肯定不會允許自己活著,但沒想到他居然會這麼對自己,只是可惜了琴兒,也不知道這個男人處理完自己後,他會怎麼對琴兒?若還有一口氣,若自己的修為還有一成,還能動彈,他必要跟淩岩死戰到底。

正想著,淩岩手裡的劍一揮兒,動作不快不慢,解剖開他的衣服,把身上所有縫好的傷口一一挑開,游林感受到了,卻無可奈何,一縷苦笑和死灰,是他最後的表情。

淩岩劃開他的傷口,解開他的骨骼,這一些他做過無數遍,卻從來沒有這一次小心。

這裡不是醫院,也不是什麼停屍房,好在這個老頭足夠聽話,沒有喊出來,但他吃痛時,還是會倒吸一口涼氣。

淩岩用元氣護住四周空氣,驅逐細菌,他解剖老人的肉體,人除了皮肉之外的骨骼內臟彰顯無疑。

他陡然起身,雙手插入老人血淋淋的白骨中,老人痛呼,咬緊牙關的慘呼。

“老東西,你給我堅持住,別給我死了。”

淩岩說完,所有元氣瘋狂運轉,注入這道身體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老人的身體正在發生劇烈的變化,白骨再生,受損的內臟開始修復,暴露在外的心臟依舊在跳動,強有力的跳動,一道白光包裹住了他,無窮盡的痛苦卷席了他,他痛呼,強忍著,到最後忍不住了,便咬緊了牙,這種痛苦比殺了他還要痛苦,大腦好似要爆炸了,可是他不能叫出聲。

年輕的面孔糾結成魔,他也在發出陣陣低呼,好在野獸在嗜血哀嚎,獵人的槍打在了他的身上,痛苦伴隨,他也沒有叫出聲,是什麼讓他這麼痛苦?

游林看著,思考著,體內的痛苦不容他思考,可是他必須思考,黑夜太漫長,天花板的燈過於耀眼,唯有思考,才能讓他平靜,才能讓他看得更遠,他思考著所有能思考的一切,他想要看著這位年輕人在想什麼?在做什麼?是不是要把自己切碎?

手臂長出來了,血淋淋的白骨,沒有皮肉,下一刻,皮肉長出來了,十分白的肉,骨爪握成拳,但下一刻,森然可怖,變成了真正的拳,流著鮮血的拳頭。

淩岩激發著自己身體的力量,修復著游林的身體,這是他做過最瘋狂的一件事,他不僅僅要修復他的身體,還要修復他的修為,自己的身上傳來無數的痛苦,卻咬牙堅持。

時間不知不覺流逝,等老人完全變成了正常人,淩岩終於忍不住,倒在血淋淋的床上。

游林也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陷入昏迷的時候,他側過臉,看著淩岩,現在自己可以殺死他了,可是,他口中卻問道:“為什麼?”

簡單三個字,心中無限的疑惑,他為什麼沒有殺死自己?他為什麼能讓自己恢復?他是神嗎?還是魔鬼?

“閉嘴,老東西,三天內別亂動,我去玩你孫女了。”淩岩不耐得從床上艱難地爬起,出了房間,他沒有去自己的房,而是洗了個澡,再回來給游林擦拭乾淨的身體,再換一床乾淨的被單,隨手把血淋淋的被單扔在一旁,才回去休息。

他看著安然入睡的游琴,關了燈,小心翼翼地爬上床,輕輕地攬住她,嗅著她的發香,讓人舒服的味道,他把手放在她的肚腹上,心道,孩子,這是我的孩子?

淩岩從來沒有過要當父親,可是這個念頭升起,卻讓他感覺很溫暖,因為他想好了孩子的名字——淩嘯,之前自己不能做什麼,現在自己什麼都能做,他一定要讓這個孩子像他的兄弟一樣,好好過個好日子。

另一個自己,或許想的也是這個樣子,可是他是如何得到這個如花似玉天仙一樣的美人?淩岩想了想,嘴角扯出一絲笑,反正肯定不是用了正當手段,狗屁君子手段,才不能娶到這般天仙般的美人,只有流氓才能周旋在眾美之間,只有偽君子,壞男人,才能讓所有女人為之瘋狂。

“遊琴,我聘禮給了,孩子的名字也想好了,你以後就是我的了,永遠永遠!”淩岩收緊了手臂,輕輕在美人耳邊說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