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大小姐的貼身狂兵

第78章 一天不打,上房揭瓦

書名:大小姐的貼身狂兵 作者:墨父 本章字數:407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4日 00:04


淩岩因為消耗力量太多,又睡得很慢,一直睡到十點才捨得徹底醒來,他下意識地摸向自己身邊的被單,發現不久前還被自己模模糊糊摟住的伊人已經不見,他連忙下床去尋找,剛到客廳他就聽到一陣哭泣的喧鬧,他的心又放鬆下來。

推開門,見到遊琴激動地抱著游林,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對他噓寒問暖,淩岩便識趣地把門合上。

來到客廳,拔出劍匣中的劍,一一端詳,他已經迫不及待地要看著那些人死去,千刀萬剮,淩刑處死,用自己所有會的方法好生折磨那些人,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讓他們永生永世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不多時,門外傳來敲門聲,淩岩收好劍,敲門的人是逢羽,他先賊兮兮地朝屋裡看了一會兒,又看著淩岩,“少爺,晴兒姐已經醒了。”

淩岩當然知道詩晴醒了,昨晚她的傷自己都幫她治好了,而且她要是不醒,逢羽也不敢來他的房間,他沒好氣地推開這個一臉賤兮兮,好似看透自己秘密的少年,看他的眼神不由淩厲了幾分。

逢羽察覺到了,打了個寒顫,連忙舉手表示清白,“少爺,你要相信我,就算給我一個缸做膽子,我都不敢說你的秘密。”

“我什麼秘密?”淩岩問他。

“沒有呀,我就是瞎說的。”逢羽機智地說道,這個時候若是順著淩岩的問題回答,恐怕真的是自己把自己給坑死。

“走,跟我去看看詩晴。”

“可是這裡不需要人把風嗎?”逢羽指著門道,“萬一某些人跑了呢?”

“那你就倒楣了,都是你的烏鴉嘴害得。”

淩岩來到楚菁兒的房間,詩晴與她一起住,就是為了能很好的保護這位大小姐,磐石昨晚守了一夜,正在沙發上和般若玩牌,還有第三個位置,逢羽連忙過去坐下。

“丫的,怎麼這麼慢呀你?一個電話就能解決的事情,你為什麼要跑過去?”

“就是,打電話和敲門把少爺吵醒了都不會高興的。”

二人責駡了逢羽一番,逢羽呵呵一笑,這兩個傻子真是白癡,自己會做那些討打的事情嗎?要不是淩岩在這裡,他真的想放開了跟他們說,讓這兩個兄弟也跟著高興一下,“剛回來就賣我,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淩岩無語地看著他們,他在這裡摸索了一番,終於在廚房看到了一位忙碌地熟悉身影,這間度假山莊的客房裡有廚房,他們會準備野味販賣,給自詡廚藝高超的人親自來料理,這也是這家度假村為什麼這麼紅火的原因,因為它善於抓住人的心理。

淩岩剛進來,就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他忐忑的心也放了下來,正在做菜的詩晴看見她,莞然一笑,“少爺,您來了?”

“恩,其實你可以不用親自下廚的,我們直接找人送來就行了,這裡廚藝還是很不錯的。”淩岩心痛地道,如果換成那三個小子受傷,他會在治好他們的傷之後,一個勁的朝他們大罵,然後狂毆,但是詩晴受傷,他會很傷心,很難過,正所謂男兒賤養,女兒貴養。

“我記得少爺您說過想吃我做的野雞,我見這有野雞,便想下廚做給你吃,”詩晴笑道,而後壓低聲音,指著另一邊同樣在忙活的身影,“大小姐一早醒來,也幫忙了。”

“呃,以後你告訴我哪些菜是大小姐做的,讓我心裡有個準備。”

詩晴了然,他們一起執行過很多工,也遇到許多喜歡做菜的委託人,有些人做的菜好吃,有些人做的菜難吃,早就養成了默契。

楚菁兒身為千金大小姐,做的菜能有多好吃?所以淩岩選擇了不吃。

而後,他想起這麼早起來,自己都沒有吃東西,遊琴肯定沒吃,她現在還懷著孩子,如果不補充點能量怎麼行?

便摸到另一邊,給無子餘發了條資訊,讓他把所有好吃的都送到自己房間去,當然海鮮等對胎兒不好的食物自然是不能讓他送的。

無子余很是善解人意的做了只有兩個字“明白”的資訊回復。

淩岩當即關了手機網,安心地吃了一頓飯,巧妙把大小姐做的菜夾給三個混小子,自己安心地吃著詩晴做的菜,吃完,他飽了,囑咐他們幾人保護好大小姐,便要離去。

“等等,昨晚之後我的處境已經變得很危險了,你就只吩咐你的兄弟保護我?”楚菁兒對他的安排不太滿意,雖然她之前看不起淩岩,可是自從那一夜之後,她發現自己有些依賴他,儘管他的眼神並不像那夜自己看見的一樣,可是她能感覺到淩岩正漸漸變成那個人。

未來的他,真的會是那個樣子嗎?自己真的成了他的好朋友嗎?那隱藏著無限溫柔的眼睛,似乎會說話,看自己的眼神,充滿了愛意和寵溺,她不願意相信自己跟他只是好朋友,她從心裡真希望會發生點什麼。

如果淩岩未來真的是那樣,那她也不建議跟他發生點什麼,葉不悔是個很好的哥哥,從小到大都在保護自己,可任憑她如何愛慕,她都是當成了哥哥,但那人可不一樣,她發覺自己的心為他跳動。

昨晚淩岩大展神威的模樣,真有幾分像他,是那麼讓人心動,那麼喜歡。

淩岩詫異地看著她,以前的他肯定會不屑一顧,拍著胸脯恥笑她有眼無珠,然後吹噓自己的兄弟如何如何厲害,可是他並沒有,反而是心平氣和的說道,“我知道,所以我必須要變得更強,這樣才能保護你。”

這是一句謊言,可笑的謊言,可是一名癡情的少女就這樣當真了。

淩岩邁著步伐離開,般若和磐石,還有詩晴看他這般模樣,都是從心裡暗自感歎,少爺總算長大了。

唯一知曉內情的逢羽則是撇撇嘴,心道

,少爺只是回去陪女人,至於說的這麼大義凜然嗎?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要荊軻刺秦王!

果然,淩岩回到房中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遊琴,“琴兒,”他毫不廉恥地叫道,“你的身體怎麼樣了?我昨晚恢復了爺爺的傷勢,今天我們出去走走吧?”

淩岩忽然忘卻了他對人家的迫害,說出的話像是相戀已久的愛人。

鏘!

一劍如毒蛇一般突然掠來,抵在淩岩的咽喉處,淩岩愣住了,這是把漆黑的劍,三尺長劍,多有古紋,他的古劍湛盧。

淩岩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人,那人也在看他,秀眸冰冷無情,她身上的衣服早被淩岩撕毀,穿的是淩岩的T袖,T袖寬大,卻遮不住婀娜的身姿,和兩條漂亮的大長腿。

“怎麼了?謀殺親夫?”淩岩笑盈盈地看著她。

“我已經陪過你一晚了,你要按要求履行你的承諾放我們走!”遊琴斬釘截鐵地說道。

淩岩好笑地說道,“一晚?我可沒說一晚,是你自己認為的,而且我還沒盡興呢!”

“那是你的事,你要是不答應,我就殺了你!”湛盧劍距離淩岩的脖子又近了一步,昨晚遊琴的傷被淩岩隨手治好,精氣神都在巔峰,這般近的距離即便是化境強者都不能躲開。

寒刃在淩岩脖子上閃爍,他陰沉著臉道,“但我可是救了你爺爺!”

“那本來就是你害的,而且那叫什麼救?誰知道你有沒有對他下藥,現在連起床都做不到,我們已經被你害得家破人亡,你休想再來害我們,我之所以現在不殺你,就是想要你親眼看著我如何殺了你!”遊琴面色猙獰,卻也更加美麗。

淩岩冷笑,他的臉色徹底陰沉了下來,“原來無論說什麼做什麼,你都是想要殺我?之所以現在不殺我,就是想看著我怎麼死?可是你不是說你懷了我的孩子嗎?你想要孩子沒有父親?”

游琴殺意畢露,嗔怒道:“你現在相信我的話了,可惜晚了,昨日你根本就不把這個孩子放在眼裡,我又何必在乎他有沒有父親。”

淩岩聞言,臉色瞬間緩和了不少,“原來真是我的孩子!”

話剛落,漆黑的劍芒便紮向他的脖子,他側身一躲,欺身逼近,現在他的修為是乾坤境界,遠勝化境宗師強者,游琴不過區區的半步化境,怎能傷得了他!

游琴不可思議地看著淩岩就這般到自己的面前,藏在背後的另一隻手猛然一刺,那劍小巧銳利,也是淩岩的兵器之一魚腸劍。

淩岩輕輕揮手,看似緩慢,可是速度比起遊琴最快的速度還要快,同時打掉了遊琴手裡的兩把武器,在她駭然的目光下,將其攔腰抱起,無視她不斷抗拒的掙扎,朝房中走去。

“一天不打,上房揭瓦,今日非得好好調教你。”淩岩將其放到床上,剛扯去她身上的衣裳,玉體橫陳,正欲大展神威之時,另一個屋中就傳來怒駡聲,他按住遊琴的四肢,轉身怒道,“老東西,你給我閉嘴,我聘禮都給了,老子睡老子孩子的媽,有什麼錯?你再罵一句我就讓你後悔。”

果然,另一個屋子的怒駡聲小了不少,淩岩不顧遊琴的掙扎對其上下其手時,電話忽然響了起來,他有些不悅,做好了破口大駡的準備,可是看到上面的連絡人,他連忙收拾好情緒,把遊琴抱在懷中,捂住她的嘴,按下了接聽鍵,“喂,晴兒有什麼事嗎?”

“少爺,小姐等一會兒要跟同學出去遊玩,您跟隨嗎?”詩晴溫柔的聲音傳來。

“我就不跟隨了,現在我有點事要做,先麻煩你了。”

“你那邊怎麼回事?怎麼有女人的聲音?”儘管淩岩捂住了遊琴的嘴,遊琴低微的聲音還是傳到電話的聽筒中。

“這個,晴兒,你也長大了,少爺我也不瞞你了,我是在解決一些生理需要,這杆槍也要好好保養一下。”

“這種片子你一向不是都不屑於看的嗎?”詩晴慍怒,顯然是臉紅了。

淩岩可以想像到她臉紅的樣子,心裡有些切希望,這個丫頭真好騙,“這個片子跟以前的片子不一樣,這是動漫來的,講的是男主人和他一位侍女的故事,哦,我這個信號不好,我先掛了!”

淩岩說到這裡,他直接掛斷了,他知道詩晴那邊肯定羞紅臉了,打完電話,他色淫淫的看著懷中的美人,看著被她利爪抓出的道道血痕,臉色陰沉地笑道,“好呀你,還真捨得下手?真是最毒婦人心呀!”

“你這個混蛋流氓人渣登徒子二世祖,放開我!”遊琴想要掰開一直藏在柳腰上的爪子。

她的掙扎凸顯出柳腰的柔韌,宛若無骨,除了小腹微微凸起,還真看不出她懷孕了。

“放開你可以呀,我們就按之前說好的你陪我,不過不是陪我一晚兩晚,而是陪我盡興,我什麼時候盡興呢?我就會放你離開!”淩岩貪婪地掃視眼前的美人玉體。

他就這樣在床上度過了一天的有氧運動,沒有修煉,沒有催促大哥情報,也沒有想辦法去收集情報,更沒有保護大小姐,而是所有的心力都用在了美人身上,等他離開時,遊琴已經昏迷。

淩岩穿上衣服,到另一個房間,看見躺在床上啼哭流淚的游林,有些惱怒,“哭什麼哭?說得好像我把你的孫女給吃了一樣,你們來殺我就應該做好被我殺的準備,我現在救了你,為什麼一個個都不感激我?哭哭啼啼,搞得我好像逼良為娼一樣。”

游林側過頭去,不看他,也不答話,這更讓淩岩不爽,冷笑道,“真是好有骨氣。”說著,他就要轉身離開,重新回去。

游林似乎看穿了他的意圖,嘶啞的說道:“你再繼續下去,琴兒肚裡的孩子就保不住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