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謀春閨

未分卷 032 不死心

書名:謀春閨 作者:咩咩桑 本章字數:331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58


  “多謝姨母提醒,我以後會小心的!”宋涼月覺得楊太太的話很有道理,好在她在重生之後也參悟透了這個道理。

  特別是在她爹跟前,最好表現的柔弱文靜一些,畢竟當初因為她娘的死,她爹心裡還是有愧疚的,可到了梅氏母女跟前,她可不能像之前那般蠢笨了,凡事得動腦子!

  楊太太點點頭,可眼神裡還是寫著大大的“不放心”三個字。

  宋涼月心頭一暖,只覺得鼻子發酸,“姨母,你就放心罷,我會保護自己的,再不濟,不是還有您和睞娘姐姐嗎?”

  上一世因為她的孤僻,莫說是與楊太太交好了,就唯一見到楊太太那一面,還是外祖母派來了嬤嬤接她去京城,給楊太太也帶了不少禮物,楊太太為了表示感謝,這才來了宋府一趟!

  當時的她還覺得大嗓門的楊太太有些沒教養,如今想來,只覺得當初自己才真是不知道好歹!

  她們這邊親親熱熱說起了家常話,稻香村那邊的梅氏卻是急紅了雙眼,將屋子裡的丫鬟全遣出去了,“……安兒,之前我是怎麼勸你的,你眼巴巴送了東西給許公子,可他了,轉身就要拿著你採集的露水邀涼月一起品茶,你倒好,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竟去聽雨軒鬧事,先前我覺得你是個聰明懂事的好孩子,怎麼這麼糊塗?”

  如今的宋安已經是哭的泣不成聲了,哽咽道:“娘,一定是宋涼月在背後動了手腳的,要不然好端端的許公子怎麼會邀請她去一起煮茶?許公子聽說宋涼月不能去了之後,也就吩咐人撤走了茶具,您說,這怎麼會一點問題都沒有?”

  “就算是真的有問題,你又能怎麼樣?”梅氏是個喜歡安靜的,被楊太太在耳邊吵了幾句本就頭疼,這會兒子更是頭疼的厲害,“這種事情是講究一個證據的,你這樣無憑無據,只會成為眾人笑柄的,安兒,你聽娘的,就涼月那身份地位,就算是她使再多的心機手段,只怕想要嫁給安平候個世子爺,那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事!”

  “我雖一直在揚州,只去過京城一次,卻也聽過安平侯的名聲,一般尚了公主的人,都是無才無德平庸之輩,可這位安平侯卻頗得皇上看重,乃是皇上極為相信的武將,立下無數戰功,而且如今他也不過四十出頭的年紀,以後仕途定一切順利,若許公子真的要娶宋家的姑娘,也是會娶你大伯的女兒的!”

  宋安陰沉著臉,說道:“就算如此,又怎麼樣?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世上從來就沒有一成不變的事,娘,就算是爹爹的官職比不上大伯,可不管怎麼說爹爹都是正四品的知府,宋家又是江南名門世家,我的出身到底是哪兒差呢?”

  說著,她深吸一口氣,緩緩道:“我的性子您是清楚的,什麼事情都想要做到最好,不僅是為了自己,也是想要為您爭一口氣,想要京城裡的大伯和姑母瞧一瞧,我不僅不比宋涼月差,還處處比宋涼月好!”

  她的親事,梅氏註定是幫不上什麼忙的,若想要比宋涼月嫁得好,那只能靠她自己了。

  梅氏的眼淚落得更加厲害了,“你是個孝順的孩子,娘都曉得,可娘並不想要你大富大貴,只希望你能夠尋個好夫君,合合滿滿過一輩子,這樣娘就放心了!原先,我未出嫁的時候心裡只有你爹爹,只覺得門當戶對也是古人胡謅出來的,只要你爹爹護著我,就算是你祖母與姑母不喜歡我又如何?可嫁給了你爹爹才曉得,古人的話可不是亂說的,畢竟成親不是兩個人之間的事,而是兩個家族之間的事情,別人不曉得娘這些年有多苦,你還不曉得嗎?”

  宋安搖頭,正色道:“正是因為我曉得,所以才覺得娘的苦並不算是苦,也就是因為如今您衣食無憂,所以才喜歡想那些有的沒的,別的不說,咱們就說大舅母罷,原先為幾個表姐出嫁的嫁妝煩心,生怕給兩個表姐的嫁妝少了,日後兩個表姐去了婆家被婆家人瞧不起,可想要多給些陪嫁,又怕大表嫂不高興,就算是想要是私下補貼,也拿不出什麼銀子來,更別說梅家還有幾個庶子庶女的,哪一點不叫大舅母操心的……”

  “這才幾年,舅母就已經老的不像樣子了,更是處處流露出小家子氣來,一來咱們宋家,巴不得什麼好東西都帶回去,這樣的人不僅過的不好,更過的可憐!”

  能說出來的苦楚,那都不叫苦!

  梅氏也不曉得

怎麼說,就算是梅家再怎麼不好,也是她的娘家,是宋安的外家,“安兒,梅家的事與咱們家不一樣,依照著如今你爹爹的身份地位,想要為你找一門好親事不難,又何苦惦記著安平侯府的世子爺?那樣的人家門第太高了,是咱們夠都夠不著的,這件事你就聽娘的,不要打許公子的主意,就怕偷雞不成蝕把米!”

  宋安已經陷入自己虛構的美夢中去了,怎麼會輕易醒過來,“娘,我已經快及笄了,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梅氏再欲說什麼,可宋安卻藉口自己累了,想要早些回去歇息。

  可許慕原卻這些事卻是一無所知,一大早練完了劍,是悠然自得,開著窗戶,看著外頭的綿綿細雨,倒也愜意。

  只是突然一個身影從天上緩緩降下來,推開門就走進來了,“世子爺,東西已經傳到京城,如今應該送到侯爺手中,只怕過不了幾日,皇上就會追查下來了。”

  許慕原點點頭,神色間波瀾不驚,“青茗,這次做的不錯,這黃永昌搜刮民脂民膏多年,居然還反參了我爹一本,這下子,我倒要看看他怎麼笑的出來!”

  黃永昌,正是江蘇巡撫,不對,應該是如今的江蘇巡撫,日後的江蘇巡撫到底是誰,並不好說。

  名喚作青茗的人臉上卻是一點欣喜的表情都沒有,反倒是還有些擔心,“可世子爺,這次您瞞著侯爺和長公主出來,就算是拿到了黃大人的把柄,能夠扳倒他,但只怕您回到了安平侯府府,只怕日子也不大好過!”

  “而且長安來信說,長公主可是擔心壞了,就連侯爺,也氣的摔了好幾個茶蠱,說黃大人心狠手辣,就算是知道了您的身份,想要拿到您手上的東西,只怕一樣也敢殺人滅口的!”

  “我這不是什麼事都沒有嗎?回去好生與爹娘認錯,也就沒事了!”許慕原這話倒是說得輕巧,已經忘了當初被人追殺時窘迫的樣子了,“不過眾人都說黃大人謹慎至極,如今一看也不過如此,當時派了一大堆人馬追我,我們把東西藏在石頭下他們都不曉得,還好後來我引開了他們,你成功拿到了東西。”

  說著,他搖搖頭,似乎覺得有些可惜,“害的我還東躲西藏了好久,好在如今這個落腳點不錯,有吃有喝有人伺候,雖比不上在家裡,但比客棧好多了。”更重要的是,也安全多了。

  青茗卻是覺得有些提心吊膽的,“世子爺,玩夠了,咱們就回去罷,這馬上就要過年了,若是再不回京城的話,只怕就趕不上宮裡頭的年宴了,到時候莫說是皇上了,只怕連太后娘娘都曉得您偷跑到揚州來了。”

  這罪名算下來,可不小!

  許慕原換了個舒服點的姿勢,懶懶道:“我本來就沒打算回京城參加宮裡頭的年宴,要不然,你以為憑藉著我的身手,守在城門口的那些草包能攔得住我?”

  青茗卻是嚇了一大跳,慌忙道:“那世子爺,您的意思是……”

  許慕原點點頭,說道:“對,我就算是打算留在揚州過年的,我長這麼大,每年過年都在京城裡,都在宮裡頭,也是煩悶的不行!”

  若是平日在宮裡頭多些禮數也就罷了,可一年到頭,就連到了除夕,也得處處講究禮數,皇上和太后娘娘不動筷子,下麵的人也只能乾等著,每年除夕,他就沒有吃到過一口熱菜,喝過一口熱湯,什麼時候皇上興趣來了,還考考他的學問和劍術!

  還不如在揚州被人供著當個祖宗,這日子多舒坦,他為什麼要這麼著急回京城?

  他就不明白了,為什麼眾人都羡慕他,若能夠選擇的話,他倒是寧願當個鄉野村夫!

  “世子爺,使不得啊!”青茗嚇得跪了下來,正色道:“要是長公主知道了,一定會動怒的!”

  “動怒又如何?”許慕原是長公主千辛萬苦才懷上的,自然看成了是心尖尖命根子,“到不了回去了挨一頓板子就是了,三五天也就能下床了,唉,說到底也是可憐了長安,他一人愛京城中替我扛起所有的事,也是難為他了,到時候我回京了,一定會好好賞賜他的!”

  長安和青茗是和許慕原一起長大的,是安平候親自為許慕原挑選的兩個隨從,與其說著兩人是他的隨從,倒不如說是朋友更加貼切一些。

  想起長安,青茗臉上滿是擔心,“可也要長安有命去領到世子爺的賞賜才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