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桃運狂兵

第93章 告狀

書名:桃運狂兵 作者:不記得那海 本章字數:3230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0日 22:29


這一刻,上官向明的心都在滴血,他心裡在呐喊,但是表面上卻還要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

但眼神是無法掩藏的,似乎是察覺到了他目光的熾熱,陳雨薇轉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真沒用,今天的事要是傳出去了,我第一個就是收拾你!”

這句話如果是從陳家獨女的嘴裡說出來,那他倒用不著太放在心上,陳家雖然家大業大,但是陳毅也不可能為了照顧女兒情緒,天天跟在她的屁股後面。

但是,現在陳雨薇是以陳氏集團總裁的身份跟上官向明對話的,同樣的一句話,馬上就有了天差地別的結果。

“陳小姐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守口如瓶。”

陳雨薇瞥了他一眼,半信半疑的說:“守口如瓶?你這個瓶口到現在還漏風,你讓我怎麼信你?”

包括辰龍二人在內,旁邊圍觀的人都笑出了聲。

“今天的事我一定會告訴我爸爸,欺負過我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看著大笑不止的辰龍,陳雨薇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好好好。回去告訴你爸,最好讓他把我開除,別讓我給你當什麼狗屁的私人司機。”辰龍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上面的人派他到陳家,一來是為了保護陳毅一家,再則就是為了摸清東山市另外那兩個隱秘家族的底細。

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另外兩大家族跟華夏國的某個古武家族有關聯,很可能是受到某些人的操控,目的就是掃除陳家,徹底的掌控東山市。

而辰龍的出現就是為了制衡這一情況,再就是揪出他們背後的人,古武界嚴禁門人對普通人出手,雖然這個約束像是紙片一樣脆弱,但卻是傳承了數百年未變的規矩。

扔下一句話,辰龍扭頭就帶著喬婷離開了酒店。

陳雨薇望著他逐漸遠去的背影,心裡委屈極了,她咬牙切齒的說道:“你等著吧,我一定跟爸爸告狀,他要是還不管……那我也不活了!”

“陳小姐,這小子不知道跟我堂姐怎麼認識的,家族裡恐怕不會插手這件事,要是陳叔叔能夠幫忙的話,那真是最好不過了。”上官向明鼻青臉腫的說道,他簡直要恨死辰龍了,可是無奈以他的實力實在是無法跟有著上官靜撐腰的辰龍對抗,只能寄希望于陳雨薇的身上。

酒店外面,辰龍隨手攔下了一輛計程車,直接回到了他們居住的社區裡。

東山市只是一座三線小城市,九點鐘就已經入夜,社區裡大多數人家都睡去了。

“折騰了一晚上,我去洗個澡。”辰龍進門就把身上的衣服扒了個乾淨,只留下了一條平角內褲。

看著他身上健碩的肌肉,以及光滑的肌膚,喬婷頓時有些臉紅心跳,連忙躲進了臥室裡。

辰龍沖到浴室裡,擰開淋浴的閥門,把冷水開到了最大,直接開始沖洗起來。

“啷個哩個啷……”他不喜歡唱歌,但是洗澡的時候例外,部隊裡的歌唱膩了,現在的流行歌曲又沒聽過,所以他多數的時候都是瞎哼哼。

辰龍一邊哼著古怪的音調,一邊在身上打肥皂,然後再用冷水沖洗的乾乾淨淨。

“吱嘎。”

浴室的門忽然被人推開了,喬婷從外面遞進來一塊白色浴巾,“辰龍哥,給你這個,出來的時候別著涼了。”

辰龍眉頭一挑,壞笑一聲,伸手捏住她的手腕,一下子把她拽進了浴室裡。

“今天你也熱壞了吧,要不我們洗個鴛鴦浴好了。”

“辰龍哥,你是不是經常跟女孩子睡覺……怎麼什麼都會。”喬婷說著,目光有些黯然。

辰龍連忙否認道:“你看我是那種人嗎,我只跟你一個人好。”

喬婷臉紅的不行,滿臉高興的點了點頭。

“那我來幫你脫衣服好不好?”辰龍說著,就要伸手解她的衣服扣子。

“辰龍哥,今天……不行的。”喬婷不自然的攔住他的手說:“我那個來了……”

辰龍心裡剛剛燃起的欲火,瞬間就被撲滅了。

“對不起。”喬婷看著他那驚人的反應,捂著臉說道。

“你先出去吧,這裡到處都是冷水,你現在不能碰冷水的。”辰龍訕笑一聲,關切的說道。

似乎是察覺到了辰龍有些落寞,喬婷輕輕咬了咬嘴唇說:“辰龍哥,從離開天水村的時候,我就已經是你的人了。”

辰龍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點點頭道:“我知道。”

洗完澡從浴室裡出來,喬婷專門幫他捏了捏肩膀,然後才各自回到房間裡睡下了。

與此同時,在東山市的東霧山別墅裡

,陳毅的書房仍舊是燈火通明。

別墅的下人都已經睡熟,只有門口的保安還在強打著精神站崗,不時的發出一陣困意十足的哈欠聲。

“太過分了!”陳毅用力的擂了一拳紅木質地的書桌,他騰地一下站起身,三步並做兩步的走到面前的沙發旁,低聲安慰著不住哭泣的陳雨薇。

書桌前面,臉上已經漸漸消腫的上官向明添油加醋的說著辰龍的種種劣跡,但是很巧妙的繞開了他打陳雨薇的事,直接說是辰龍動的手。

“爸爸,我想媽媽。”陳雨薇撲在陳毅的懷裡不住的啜泣。

陳毅長歎一聲,每次陳雨薇一提到他已經過世了的妻子,心裡就有些心疼。

陳雨薇的媽媽是因為血癌去世的,發現病情的時候已經太晚了,雖然陳家的條件不錯,但還是沒能夠把她救回來。這麼多年,陳毅一直認為是自己光顧著經營事業,卻疏于照顧家人,才使得陳雨薇的媽媽這麼早去世的,所以他對陳雨薇一直都心有虧欠。

從小到大,無論立刻犯了多大的錯,或者是想要什麼東西,只要提到她的媽媽,陳毅總是會軟下心來,原諒她的過錯,答應她的一切要求。

如果換做是別人打了陳雨薇,陳毅現在應該早就雷霆震怒,派手下去把那人抓過來,在陳雨薇的面前把他活活打死。

但現在的問題是,打她的人是辰龍。

“陳叔叔,你不知道今天酒店有多人看到了,那個辰龍真的是一點面子都不給您,陳小姐都求饒了,他還是要逼得陳小姐下不來台。陳小姐那麼溫柔善良,有哪個男人會這麼針對她?我看那個辰龍表面上是給陳小姐難看,其實根本就是在挑戰您的權威,您一而再再而三的對他那麼好,他卻一點都不知道感恩,反而恩將仇報,真是……”

上官向明喋喋不休的說著,要是辰龍知道他被打成豬頭還能在陳毅面前口嗨,之前的時候一定會給他個刻骨銘心的教訓。

陳毅清了清嗓子,打斷他道:“好了向明,天色不早,你也該回去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我也不好留你在這裡過夜了。”

“陳叔叔,您可一定不能放過辰龍那個小流氓啊!”上官向明愣了一下,急切的說道。

以陳毅在東山市的影響力,想要收拾辰龍這種小角色,根本不需要等到第二天,但他現在完全不像是要報仇的樣子,反而像是準備要息事寧人。

然而陳毅並沒有想要理會他的意思,而是輕輕的拍打著陳雨薇的後背,半晌後歎著氣說道:“其實……辰龍那孩子的本性並不壞,我覺著你們之間一定是有什麼誤會。”

“誤會?”陳雨薇推開他,聲淚俱下的說道:“那麼多人都看到他欺負我了,是我們之間有誤會,還是您對他的瞭解有誤會?!”

上官向明再次愣住了,剛才他以為陳毅只是想要息事寧人,而現在看來他反而想要化解陳雨薇和辰龍之間的矛盾。

難道他要讓陳雨薇巴結那個當司機的鄉巴佬?

“陳叔叔,辰龍他真的……”

“夠了。”陳毅的聲音無比陰沉,他滿臉肅然的看了上官向明一眼,說:“你說的事我都已經知道了,剩下的我會處理。”

上官向明在進入陳家別墅之前,曾想過各種各樣的場景,比如說陳毅暴怒直接派人暗殺辰龍,或者是動用政府關係把辰龍逮捕再慢慢折磨至死等等,但如今的這個結果卻是他怎麼也沒有預料到的。

“陳叔叔,要是您不報仇的話,傳出去那些媒體會怎麼說……”上官向明仍舊不死心。

陳毅乾脆將他無視,而是繼續拍打著陳雨薇的後背說:“我比你瞭解那個孩子,他確實喜歡直來直去,有時候難免會讓人氣憤,但他是個好人,你要相信爸爸的話。”

“什麼好人。”陳雨薇冷冷的看著他說:“是對你生意好的人吧。”

“是對咱們陳家好的人!”陳毅慍怒道:“你知不知道,能把他調到東山市,花了我多少的力氣!”

原本辰龍是在國外執行特別任務的王牌特種兵,整天出沒於世界各地,按說古武界的事跟他的聯繫不大,但是在陳毅的促使下,這件事輾轉的傳到了他的耳朵裡,因為是自己家鄉發生的事,而他又思家心切,所以才會答應回來。

對於陳毅而言,辰龍的出現無異於救命稻草,如果不是他的話,陳氏集團最多也就能堅持兩年時間,就會徹底被另外兩大家族吞併,他們的勢力太強大了,單憑陳家的力量,根本不足以跟那些人抗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