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極品小醫仙

第84章 再回世俗界重修一回

書名:極品小醫仙 作者:綠太陽 本章字數:7153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3日 20:08


下午醫院陳淼的病房裡,張陽和柳瑩煙都在,此外還有一個中年人,長相很普通,穿著一件繡有龍紋的練功服,渾身上下卻透散出威嚴的氣息,張陽見到這個中年人,連忙上前說道:

“柳叔叔好!”

這人就是柳瑩煙和陳淼的養父柳忠玉,柳家家主,而柳家也在整個華夏開設了數十座武館,旗下還有一系列地公司。柳忠玉打量了一會張陽,神色不漏的說道:

“嗯,張陽,聽柳瑩煙說你有辦法治好小淼?”

張陽恭敬的說道:

“是的,柳叔叔,我一定會治好小淼的”

“好,只要你能治好小淼,你和柳瑩煙的事我就不管”

柳忠玉難得漏出笑容,

“爸!”

柳瑩煙被鬧了個大紅臉,這事怎麼能夠當著人的面說出來,可張陽卻大喜:

“是,柳叔叔”,

隨後柳忠玉語氣一轉嚴肅道:

“還有張陽你身上有什麼秘密我不管,但是從你能殺了極樂門少門主的能力看,這秘密肯定不小,不然也不會招到這麼奪門派前來探查,還有就是最近修真界發生了大的變動,很可能是針對你來的。

“很多門派?”

張陽疑惑道,

“是的,很多,有的連我都看不透修為,他們都去了你戰鬥過的地方查看,不過我已經幫你把你們的資訊給竄改了,想必他們一時半會也不會查到你的身上”,

張陽聽到這裡,就覺得心中一緊,竟然被這麼多門派頂上,看來就像焱說的,自己的麻煩大了,不過他還是對柳忠玉說道:

“謝謝柳叔叔了!”

柳忠玉擺擺手說:

“不用,不光看在柳瑩煙和小淼的面子上,這次你能幫我殺了極樂門的少門主,也是幫柳家地忙了”

“幫助柳家?”

張陽疑惑,自己可從沒和柳家其他人打過交道,

“不錯,我們柳家和極樂門有一段極深的恩怨,這個你知道就好了,反正這次你是幫了我們大忙”

柳忠玉鄭重道,

“應該的,應該的”

張陽還是懂得謙虛了,這個時候可不能順著杆子爬。

“好了,柳瑩煙,柳叔叔,我要開始給小淼治療了,你們幫我護髮,中途可不能有別人打擾”

張陽神色嚴肅道,

“好!”

柳忠玉和柳瑩煙也知道這個治療過程不一般,也不想被人打擾,讓醫治出現意外。張陽走到陳淼的邊,控制自己體內地靈力,將陳淼身上所有地紗布等障礙物化為烏有,看著他的傷勢,腦中思緒著待會如何下針,不一會兒就取出裝有銀針的黑色盒子,用手捏銀針,調動體內的靈力附著其上,快速的在陳淼的各處大穴上插去,每次一針,其上附著的靈氣的量都不同,這也是醫神這本書的神奇之處,用靈氣加銀針治療,化腐朽為神奇,他根本不會有絲毫的停頓,施診的路數早就印刻在自己的腦海中,柳忠玉和柳瑩煙起初還有點擔心,可是看到張陽行如流水的動作,全都松了口氣,看來這次小淼真的有救了。

陳淼的治療很成功,甚至比預想的結果還要好,治療過程中他就醒了過來,不過在看到全身的銀針,又很快地昏迷了過去,用他後來的話說,他有密集恐懼症,看到這麼多銀針插在自己身上,還以為自己被當做小白鼠了呢。

柳忠玉和柳瑩煙也是驚歎張陽地醫術,沒想到如此神奇,緊緊不到一下午的時間,竟然讓陳淼全身受損經脈治癒的七七八八,接下來再用藥物調理就可以,簡直就是再世醫神,柳瑩煙還好些,雖然驚歎,但是知道張陽接受過醫神傳承,柳忠玉卻不知道,他也就是懷疑張陽可能有一位神秘的前輩在暗中指導他,不然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修為大進,還有高超的醫術。

“好了,柳叔叔,小淼身上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接下來服用我給他開的藥物,很快他就會好的,不過這小心也是因禍得福,這次以後功力可能會大增,突破天級都有可能”

張陽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這次自己為了能夠讓陳淼快點好起來,可是耗費了大量的靈力注入他體內。柳忠玉聽到還有附帶的好處,大喜道:

“真的?小淼能夠突破到天階?”

不高興不行,自己三十歲才突破天階,沒想到自己的兒子十八歲就突破了,那麼他以後走的肯定比自己還遠,

“嗯,好好調理一下,到天階有很大可能得”,

張陽微笑道,兄弟實力大增自己也替他高興。

“好了我們都出去吧,讓小淼好好休息吧”……

夜,神龍武館,張陽因為自己的家被毀,只能暫時住在了柳瑩煙的家中,

“想什麼呢,張陽”柳瑩煙看著坐在沙發上發呆的張陽問道,

“啊?我啊,我在日後烈日決的修煉問題”

張陽也沒有隱瞞,畢竟自己將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了柳瑩煙。柳瑩煙眉頭一皺,疑惑道:

“烈日決的修煉?你就按照平常一樣修煉不就成了?”,

張陽神色有點尷尬,回道:

“我從修煉到現在一共才幾天的時間,就不知不覺的到了現在的修為,我都不知道怎麼修煉的”

是啊,張陽的身體恢復後焱檢測了他的修為,竟然直接從養氣初期到了養氣後期,連焱也不禁感歎張陽走了狗屎運,要是沒有《醫神》的奇遇,他也不會進階的這麼快,當然還有魔的出現的關係,不過焱沒和他說罷了,

“焱說了我是因為奇遇才到了養氣後期,用現代修真界的劃分能在練氣八九層吧,要是沒這些奇遇,我自己修煉起碼得十幾年才行”,

張陽搖頭,現在的修煉實在太難了,他在聽到柳忠玉的談話中有了深刻地體會。

“那你就按照你功法上的提示繼續修煉唄。”

柳瑩煙提議道,

“不行,柳瑩煙,烈日決修煉的要求太高,上面的靈草……”

接著張陽就把烈日決第一層修煉所需的靈草環境和柳瑩煙大致說了一下,聽完後的柳瑩煙可愛的吐了吐舌頭道:

突然,張陽的手機響了起來,來電的是高遠,通知他前往修真界,具體原因也沒又說。

就這樣張陽被一個莫名其妙的電話給傳走了,留下柳瑩煙夜一個人在在柳家。夜晚,張陽來到與高遠約定好的地點,還是上次吃飯的天上樓。

當張陽來到這裡,高遠已經到了,高遠示意張陽坐下,說道,你因該很想知道為什麼我叫你前往修真界吧,實話對你說吧,你的師父也就是是我的老朋友在修真界已經準備好了一切,現在就差你這個主角入場了。這次你的師父算准了個大門派的下一步動作,準備在個大門派因為你引起的大騷動的時候動手,重新建立以仙門,只要你一到就可以實施。

“薑還是老的辣,那老傢伙居然想要用我作為誘餌,來調起修真界的大變動。”張陽慢悠悠的說道。

“準備一下吧,明天早上就得出發了,這次的事情過後,你想幹什麼都沒有任何人可阻攔你了。”高遠回答到。

修真界

極樂門,門主,你難到就不想為少門主報仇了嗎?

想啊,不過不能著急,馬上崆峒就要出手了,我們只需要走獸漁人之利就可以了,在說以我們的底蘊,基本上就只能是炮灰。

修真界

崆峒

大長老,所有的事情都㛘好了嗎?

準備好了,只要醫仙門的餘孽現身就可以趕盡殺絕,不留一點情面。

無將山,人員都點齊沒有,要出發了,不知道這次能不能夠讓我們的傳承不斷絕。

......

修真界各個門派都進入了緊急狀態,因為被滅門的醫仙門對外宣佈重建,廣要各路道友前來參加重建儀式。

其實大家都知道這不僅僅是重建儀式葉是醫仙門開始報復的開始。

醫仙門重建位址前,沾滿了人,每一個的身上都有強烈的真元波動,他們是來自於各個大門派的精英和支柱。

重建儀式正式開始,有請我們的醫仙門門主張陽張掌門講話。禮儀如是說道。

“一個小屁孩,也敢自稱為掌門,毛還沒長齊,哼”崆峒派的掌門不屑得說道。

而他的這句話就像是導火索,雙方二話沒說就開始互相攻擊。

一時間醫仙門岌岌可危,畢竟才重建,底蘊趕不上崆峒等門派,再加上一些隱門在其中渾水摸魚,使得醫仙的,門的處境更加尷尬。

不過在有三大派的戰神宗的幫助下恰好穩住局面,這時張陽的師傅在尋找有利的機會擊殺對方的高戰鬥力人員。

這時遠方傳來破空聲,紫虛的人到了,這是韓雨萱所在的宗門,當初張陽和韓雨萱一起闖蕩亂魂窟,結下深厚的友誼加上一點其他的情愫,趙久了現在的局面。

這時,張陽的戰場上。他的對手是地獄谷的門主孫磊

孫磊憤恨的看著張陽,好像張陽欠他個百八十萬一樣。

張陽無奈的看了一眼,他雖然說樣貌不是很出眾,真他媽的可能是眼瞎。

當你孫磊這小子還沒變成這個樣子的,樣貌可是一等一的,就一小白臉,而他充其量不過是一個一般的帥哥。

“是他對吧,今天,我就要你看到他死在你的面前。”孫磊指著張陽。

張陽平生很討厭別人拿手指指著他,要是以前,孫磊的手指已經沒了。

“你試試,口氣不小。”張陽開口。

張陽也不屑與他爭執,不過是一個老傢伙,在他身上,只能看到一股落日西山的感覺,看不出屬於上位著的氣勢

這地獄穀家,怕是要被他給帶向毀滅,就在說話的間隙,已經倒下了數百人。

張陽已經躲到了一個較為隱蔽的地方,這樣才叫戰鬥,他們可不會傻逼兮兮的站在那裡當靶子。

他們就三個門派每個門派三四十人,醫仙門的人更少,對方數千人,不用點戰術怎麼勝利。

還是老辦法,擒賊先擒王,不過這次看上去有些棘手了,這個孫磊,施展秘術的次數絕對是不少的。

現在身手怎麼樣也不清楚,只能靠其他人打掩護,而張陽沖到前面。

畢竟他們倆之間還是有實力差距的,

張陽和孫磊去對打是一個最好的選擇,一百多人配合倒是不錯。

只是對方人數太多了,高遠一個不查,肩胛骨處直接中彈了。

“嘶——”

他吃痛的輕呼一聲,不過沒關係,自身的抵抗能力怎麼可能會這麼差。

他還在繼續配合,只是這點傷,還是緩慢了他的動作,並沒有之前那麼靈活了。

此刻,張陽已經開始和孫磊對打了,孫磊倒是很好漢的吩咐一旁的人不要插手。

他倒是想要看看,這個把極樂門少門主殺死的人到底怎麼樣。

以前不也是被折磨嗎?這一次,結果只能和以前一樣,他會要張陽生不如死。

張陽看孫磊招招淩厲,這武功倒是不錯,只是這很大一部分是靠著自己的蠻力,而張陽則是尚用巧力。

張陽本身自己力道是很大的,只是覺得巧力的話,會省很多力氣。

他拽到了孫磊的脖子,誰知道孫磊一個不要命,朝他肚子重重的來了一拳。

媽的,這小子,力氣這麼大。

張陽被打的悶哼一聲,手上的力道輕了一點,孫磊立馬逃脫了他的束縛。

“小子,不錯啊,不過你可是命不久矣了。”張陽笑道。

這逼,雖然現在實力是不錯,還能多久可是一個問題,依他所見,最快三四個月掛,最多一年。

孫磊突然暫停了自己的動作,他最近的確是感覺到心痛,是一刀刀在心臟上刺的感覺。

每到深夜就會有這樣的感覺,難不成真的和張陽所說?他命不久矣了。

“鬼話連篇。”孫磊憤怒的大喊。

他要是看出來,只要抓住他就好了,然後要他治療,不信張陽著小子這麼大膽,可能不要命。

“呵?我鬼話連篇,你自己應該感受到了,每到深夜,心臟就一陣抽搐的痛。”張陽笑道。

並且剛剛試探了一下身手,和他對打,不要費自己五成功力,就可以要這老小子掛了。

現在還口出狂言,真以為自己是天王老子,不對,就算他是天王老子也活不了多久了。

秘術已經開始侵蝕心臟了,怎麼還會有救。

他倒是有法子救治,可看孫磊這副模樣,他完全不會去搭理。

要他命是吧?那他要這龜兒子以後跪著來求他治病。

現在要是重傷他,不出幾天他看會感到吧。

“老子會聽你胡說八道?”孫磊還是很狂妄的開口。

大規模戰鬥已經停止了,高遠送了一口氣,靠在樹的後面,用衣服簡單的包紮了一下自己的傷口。

然後就躲在後面看著張陽和孫磊繼續對打,一眼就可以看出張陽完全就是在讓著孫磊。

這傻逼,還真以為張陽實力就這逼樣?當他們醫仙門的人都是飯桶?

“愛聽不聽。”張陽也不想解釋了。

一拳一拳的過去,孫磊完全招架不住,他次次都是被打,縱使他現在有全身力氣,可是完全沒有辦法反抗,也沒有機會還手。

忽然意識到,和眼前這個恐怖的男人作對到底是多恐怖了。

要不是暗地裡那傻逼挑撥,他也不會這麼辦,現在他退夜不是,進也不是。

要是再繼續下去,他怕是要被張陽給揍死了。

“媽的,你們這群傻逼看著我被打,不幫忙。”孫磊氣急敗壞的喊到。

“真沒意思,男人之間的較量看這樣結束了。”

張陽緩緩的收手,然後示意高遠要離開了,這個孫磊,頂多還有一口氣在這裡。

過幾天,可不是簡單的鑽心的痛了,而是全身被惡狗撕咬的感覺。

張陽來到己方陣營,看向對面,在紫虛宗的到來後,雙都收收了,不在不要命的戰鬥。

事情結束後,一百年後,和紫虛宗結盟,又有張陽的醫仙門也是變得強盛無比。而張陽的醫術也是更加深不可測,沒有人知道他的實力醫術到了那一步,只知道所有人都稱他為“絕世醫仙”!張陽將醫仙門的事交給了醫無銘,便帶著柳瑩煙,韓雨萱兩女又回到了凡俗界,相對于那分量厚重的“絕世醫仙”,他還是更喜歡做世俗中逍遙自在的小醫仙。

世俗界裡,張陽因為最後的大戰上到元氣,張陽已經預料到自己會失去記憶,所以給自己做了一個銅錢戴在脖子上,並且讓高老爹偽裝稱自己的爺爺到世俗界照顧自己。那一枚銅錢會在自己受到生命危險的時候啟動,讓自己再次獲得失憶前的所有。

在別離的地點,柳瑩煙拉著張陽的手問到“你還會回來嗎?你還會記得我們嗎?你還會要我們嗎?”連著問了三個問題。

“會的我只是去重修一次,再說我已經準備好了自己重修所需要的東西,不會出問題的”張陽答到。

......

早上七點,天剛亮了沒一會,張陽便出門了。

他嘴裡哼著歌,臉上帶笑,一副喜上眉梢的樣子。

這幾個月以來,張陽在外科是天天做牛做馬,被使喚來使喚去,泡茶傳檔,批藥做病例,總之什麼事麻煩就得幹什麼。

好在三個月實習期終於一天不剩的過去。如今總算是苦盡甘來了。

......這一茬過去,工資怎麼也得翻個倍吧?還有各種福利待遇......聽說新南市第二醫院的工資是全市醫療系統之最,我雖然是剛轉正,但怎麼也得有個三瓜兩棗的吧?

這麼一想,張陽就更高興了。

八點半不到,他便進了外科坐診室。

推門一看,同事一個沒來。

張陽也沒在意,換過衣服,尋思著是不是直接拿合同過去,找醫務辦的馬主任改簽勞務合同。

正想著,就有人來敲門了。

醫務辦的一個同事笑眯眯的進來:“張陽來了?正巧,馬主任找你。”

張陽一聽就樂了,這可是說曹操曹操到,人家馬主任比我還積極。

“好的,我這就去。”

他到醫務辦一敲門,馬順達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進來。”

張陽推門進去,激動伴著忐忑:“馬主任,你找我?”

馬順達今年五十有餘,頭髮掉了大半,只剩下幾根毛的腦袋基本是地方支援中央的造型,看起來很是滑稽。

他原本是俯身在檔上簽字,聞言抬起頭來,笑眯眯的道:“張陽啊,坐!別緊張,今天找你來呢,是談談合同的事情。”

張陽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來,他努力的平復了下心情,才問道:“馬主任,你說的,是關於我轉正的......”

“咳咳。”

馬順達突然咳嗽了聲,打斷了張陽的話:“張陽啊,我個人意願是很想給你轉正的,但是嘛,嘖,這件事現在有點問題。”

張陽愣了下:“什麼問題?”

馬順達笑笑:“其實吧,之前三個月你的表現還算不錯,但我們醫院轉正考核你是知道的。你能不能轉正,科室主任的評價才是最關鍵的。而你們外科主任給你的評價只有良。”

“你知道,我們是三甲醫院,對人才的選拔標準是很高的,再加上最近正式編制緊張,你這個良等,雖然說不至於被開除,但延後轉正是肯定的了。”

說著,馬順達瞟了眼張陽,見他一副吃驚的樣子,淡淡道:“你也別急,轉正是遲早的事情嘛,延後一段時間,就當鍛煉了,對不對?”

我鍛煉你媽個錘子啊!

張陽差點忍不住罵出聲。

所謂延後轉正,就跟領導不在,你過幾天來是一個道理,說白了就是句套話。

他很清楚,這次要是轉不了正,以後估計猴年馬月都沒個准信。

越想心裡越不舒服,張陽不忿道:“馬主任,我自認每日上班都是兢兢業業,認真仔細的,若是這樣的程度都只算得上良等,那要做到什麼程度才能評上優等?這樣的程度真有人能達到?”

馬順達把手裡的筆放下,皮笑肉不笑道:“評價不是我做的,具體標準我也不清楚。但我可以告訴你,你們一起進來的實習生中,馬浩迪是優等,也是這次的唯一轉正醫師。”

說到這,他以一種老氣橫秋的語氣,教育張陽道:“你看,規矩或許有些嚴苛,但還是有人達到了嘛,年輕人不要怨天尤人,多多找找自己的問題才行啊。”

馬浩迪?

張陽當場就火了,他們這批同期進入新南市第二醫院的實習生一共三人,除了他自己以外,另有一男一女,如果說淘汰他的是實習生裡唯一的女神孫夢茹,他或許還能接受。畢竟人家的確比自己努力,天賦也比自己高。

可轉正的居然是馬浩迪那個廢物?

張陽清楚的記得,這三個月以來,馬浩迪連準時上班都沒一天做到過,更別說出診病人,他憑什麼轉正?

他語氣生硬道:“馬主任,馬浩迪這樣遊手好閒的都能轉正,你們醫務辦的工作是不是做得太不負責任了點?”

馬順達壓著火氣,冷冷道:“有沒有負責任,你還沒資格質問我!不服氣找你們主任說去!”

張陽忍不住冷笑道:“馬順達,我聽說馬浩迪是你侄子吧?他這樣不學無術的廢物都能轉正,是不是你搞了暗箱操作?”

馬順達眼睛一眯,板著臉道:“舉賢不避親,他的確是我侄子,但人家考核是達到了的,有本事,你自己拿個優等啊?”

話說到這份上,明顯馬順達是不準備鬆口了。

見狀,張陽也沒墨蹟,當場站了起來。

他一字一頓道:“既然你要這麼搞,我就去找院長把這件事跟說清楚!我倒要看看,你這個狗屁醫務辦主任能不能一手遮天!”

說完,他轉身便出了醫務辦辦公室。

馬順達眼中閃過一絲慌亂,猶豫片刻,撥通了馬浩迪的電話。

“你在哪?酒吧?我剛給你轉正,你不上班去酒吧?趕緊給老子滾回來!等等,先別回來......你找幾個人,給我把張陽打一頓,要十天半個月起不來床的那種!”

“為什麼?還不是他媽為了給你擦屁股?記住,一定不能讓他跑了!等把這段時間拖過,你轉正的事情塵埃落定,他就翻不起浪來!”

......

張陽怒氣衝衝的徑直去了院長辦公室,結果卻沒見到胡院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