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霸寵甜妻:老公,手下留情

第93章 埋在

書名:霸寵甜妻:老公,手下留情 作者:愛青 本章字數:240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4日 17:12


陸一龍聞言,兀地轉頭看他,眼神與平時不同,顯出二分銳利:“想要知道雪朦母親的事兒,你該去問雪朦,而非來問我。”

  “陸醫生講的是,這類問題,問一個外人,確實是問不出啥。”唐念青揚眉,瞳仁深處似有笑容掠過。

  “外人”倆字被加重了音。

  陸一龍也是聰敏人,怎會不懂唐念青的意思。

  可他該囑咐的還是的囑咐:“雪朦這幾日,各方面可能都會有些反常。”

  “恩。”即便陸一龍不說,唐念青也是知道這些的,這些年混跡商超,什麼小把戲沒見著過。

  陸一龍深深的瞧了唐念青一下,他巋然不動的站立在那兒,面上沒啥神態,僅是如此輕輕的應了聲,卻不難聽得出他的鄭重。

  看的出來,他對董雪朦還是有二分真心的。

  想起這兒,陸一龍心中莫明的劃過一縷失落,沒再多說啥,旋身體上了車。

  唐念青望著陸一龍的車消失在視線中,面上神態斂去,深思片刻,才旋身入。

  才走至大堂門邊,他便聽到排骨的慘叫聲。

  “董雪朦!”

  唐念青面上一緊,喊了聲董雪朦的名字,便朝狗房走去。

  董雪朦涼涼的望著被她踢到牆上又跌下來的排骨,正預備向前再補一腳,唐念青便走入。

  他的眼神劃過趴在地下一動不敢動的排骨身體上,轉頭望向董雪朦:“過來,我們出去。”

  “噢。”董雪朦涼涼的睨了他一下,朝他走過去。

  可,她走至半路又忽然拐了個彎,徑直走至排骨面前,狠狠的踹了它一腳。

  唐念青也沒料到她會再回去補一腳,可他想起陸一龍臨走時講的話,心中了然,並未出聲責怪,帶她上樓,要她好好休息。

  “睡。”唐念青把董雪朦摁在大床上,便坐在邊上上望著她,要要她睡覺。

  “不想睡。”董雪朦翻了個身坐起來,眼神直直的望向唐念青。

  “聽話。”唐念青曉得她這會兒稍微好受一些是由於方才注射了鎮靜劑,等往後藥效過了,她便沒這麼舒服,還不若睡著了舒服一些。

  唐念青講完,伸掌要去給她掖被角,要她躺回去。

  結果手才伸到她面前。便被董雪朦“啪”的一聲給他打掉了。

  唐念青的面色霎時就變了,他涼涼的望著她,重複了一遍:“睡覺。”

  “我講了不想睡。”董雪朦也不曉的自己如今怎麼了,莫明其妙的便有些暴躁。

  頂撞他?

  唐念青面色微冷。而後出奇不意的伸掌,向她頸子上砍了一手刀。方才一直跟他叫板的董雪朦就闔上了眼眸,眼望著便要歪到一邊。

  唐念青及時的伸掌接住她。掀開薄被給她換了個姿態,要她睡覺。

  剛給她把薄被蓋好。床頭的女士手機就傳來。

  唐念青伸掌拿過來瞧了下,是畢妍的電話。

  他摁了接聽鍵。

  “雪朦,你今兒怎還不來上班呀,不會是你跟唐總昨夜太……”

  畢妍興奮的說到一半兒,便被道寒涔涔的聲響打斷:“畢小姐,勞煩你幫董雪朦請假,她今兒不去上班。”

  畢妍困惑的“呀”了聲。而後聽得出這是唐念青的聲響,尖喊了聲就扣了電話。

  怎會是唐總,方才她講了啥?

  不不不。她啥都沒說。她的話只講了一半兒,唐總看起來那麼正派的人。才不會曉得她講的是什麼意思。

  心中這麼寬慰著自個兒,畢妍才再一回把電話拔去。

  唐念青望著被扣掉的電話,微蹙起眉,電話再回傳來,畢妍的聲響就響跟平跟了許多:“唐總,雪朦她今兒不來上班,是發生了啥事麼?”

  “她身子不大舒服,麻煩畢小姐了。”

  唐念青禮貌的講了兩句,便把電話扣掉了。

  怕再有人打電話把董雪朦吵醒,他徑直把她的手機關機,擱到了床頭,而後才旋身出去。

  剛把臥屋門闔上,唐念青便聽見了門鈴音。

  他下樓去開門,來的人是欒嗣龍。

  欒嗣龍進門便問:“董雪朦沒事吧?”

  唐念青睇了他一下,顯而易見對稱謂不滿。

  “嫂子……她沒事吧?”欒嗣龍翻了個白眼,要他叫一個小姑娘嫂子,沒事叫著玩便可以了,正兒八經的叫,總覺的怪怪的。

  唐念青旋身朝狗房走,排骨方才被董雪朦踢了兩腳,他如今要去瞧瞧它。

  唐念青想起董雪朦難受的神情,面色也繃的狠狠的,難免口吻不大好:“你可以去給自個兒注射點東西試試感覺,就曉得有沒事。”

  欒嗣龍聞言,嘀咕了聲“性子”,也沒擱在心上。

  唐念青給排骨放了水跟狗糧,看它吃的精神,就曉得是沒事,便旋身跟欒嗣龍上樓去了書房。

  “昨夜見著荀竟鳴了吧。”欒嗣龍一進書房,便沒形象的徑直往真皮沙發裡一歪,整個人就懶洋洋的沒形象的躺在了那兒。

  唐念青沒講話,他起身給自個兒倒了杯水,即便帶著也給欒嗣龍倒了一杯。

  欒嗣龍受寵若驚的雙掌接去。

  唐念青再張口,講的卻是另一事兒:“還是不可以查到秋善真埋在哪兒?”

  提及這事兒,欒嗣龍坐正了身體,面色有些凝重:“確定不是埋在本省的,但也沒具體訊息。”

  唐念青聞言,並未張口,單掌扣著水杯,神態有些莫明。

  “我覺的這跟你猜的一樣,倘若僅是一普通的刑事案,有必要把把秋善真埋到所有人都不曉的的地方麼?董雪朦真的連她母親埋在哪裡都不曉的?”

  欒嗣龍放下手掌中的水杯,望向唐念青的眼神有些幽沉:“只是,也不排除是董文敢覺的太丟人不想看見秋善真,因此才存心送到其它的監獄去的。”

  見唐念青一直不講話,欒嗣龍歎了口氣兒:“分明是你自個兒挑起這話題的,我講了這般多,你倒是吱一聲呀。”

  唐念青沒理睬欒嗣龍,他的思緒飄回至非常久以前的那夜晚,董雪朦第一回跟他提起她母親。

  她說,母親不是那類人。

  “從他以前的那些資料來看,秋善真確實不似是那類人。”唐念青僅是淡聲講了如此一句,便陷入了深思。

  思考了片刻,他再度張口:“而且,當初這案子結的太過忽然。”

  似是想起了啥,唐念青的面色陰鷙了二分,欒嗣龍被他的神情嚇的把杯中的水一口氣兒喝了個精光。

  雖然認識這般多年,可是看到他這類神情,他心中還是難免的有些發怵。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