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霸寵甜妻:老公,手下留情

第118章 預感

書名:霸寵甜妻:老公,手下留情 作者:愛青 本章字數:245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4日 00:02


等董雪朦給自個兒化好妝時,唐念青已經換好了衣服,精神抖擻的出來了。

  “你幹嘛?”不是講不必他管麼。

  唐念青胳臂上抱著西服外衣,收拾了下自個兒的領帶:“當你的司機。”

  講完,在她前邊敞開屋門,下樓。

  董雪朦訝異的張大眼眸,緊跟著他下去。

  唐念青烤司康,煎了雞蛋,做了兩分非常簡單的早點。

  他本來想做的更好一些。可是看董雪朦滿面焦急的模樣,也只得所有從簡。

  倆人吃完早點從家中出發,唐念青徑直送董雪朦去記者招待會要舉辦的地兒。

  車停穩往後,董雪朦拉開車門便要下車。卻不防被唐念青摁住了她的手掌。

  “怎麼?”

  董雪朦不明因此的轉頭看他,一轉頭卻被唐念青吻住。

  唇邊是溫軟的觸感。董雪朦本能的惶張的捏緊了小拳頭。

  唐念青掬住她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吻。撬開她的唇,去捕捉她軟嫩的舌。另一隻手包裹住她的小拳頭,好一陣才放開了她。

  董雪朦迷蒙著雙眼,對上他如墨的眼眸,怔怔了下,才緩慢回神,把自個兒的手掌抽回來。

  眼神下挪,恰好看到他唇邊的一塊異樣淺紅。輕輕側過臉扭向一邊,悄聲說:“我的唇彩都掉了。”

  唐念青輕笑一聲,伸掌把自個兒唇邊沾著的唇彩擦掉。

  董雪朦望著他預備無誤的把好塊唇彩擦掉。撇了一下嘴。他手掌上長眼眸麼?因此才可以不照鏡子也把唇彩擦掉。

  “不急著上去了?”唐念青擦潔淨自己唇邊的口氣兒,又去替董雪朦擦。

  董雪朦覺察到他稍微粗糙的指腹在她的唇角摩挲。面色微紅的把他的手掌拿開,自己在包中取了鏡子出來把唇彩補上。

  唐念青好像覺的她的唇彩非常有意思,眼望著他伸掌過來就要來碰她的唇,董雪朦緊忙向後挪了些。

  董雪朦瞠他:“幹嘛?”

  “你不必塗唇彩。”唐念青揚眉,眼神落到她塗了唇彩往後,更顯的嬌嫩玉滴的紅、唇邊。

  她的唇色本來就紅,不塗唇彩也好看。

  董雪朦莫明的聽懂了他講的話是什麼意思,面色又紅了二分,而後慌惶忙忙的去開車門:“我先上去啦。”

  “恩,我等你。”唐念青坐著沒動,眼神卻狠狠的鎖定在她的身體上,不錯開一秒。

  我等你……

  這話聽的董雪朦心中一暖,簡單的仨字,卻要她生出來一股無言的感動。

  她走出幾步,又轉頭瞧了下,而後才闊步朝裡邊走。

  直至瞧不見董雪朦的身形,唐念青才把玻璃窗緩慢升上來,摸了根煙,隨手點上,但卻只吸了一口,就掐掉了。

  ……

  董雪朦到了會場大堂,瞧了下時間,已然是接近8點。

  正式開始的時間雖然是九點,可到8點半人都會到齊,她無非是早到半個多小時。

  實際上她來這麼早並沒其它事可做,須要做的預備昨日便已然做的差不離了。

  她無非是想先來熟悉一下現場。

  說白了,她實際上是有些惶張的。

  得虧沒過多長時間,畢妍便來了。

  “雪朦,你這麼早已來了,我當是我已經來的非常早了呢。”畢妍手掌中帶著拿著半杯沒喝完的豆漿。

  董雪朦一笑

,隨手取了瓶水給她:“我也剛來片刻。”

  沒過多長時間,何貴媚也過來了。

  “雪朦。”何貴媚沖她走過來,背後跟著倆高層。

  董雪朦輕輕頷首,叫的疏離:“蘇副總。”

  何貴媚聽過她的稱謂,瞳仁深處閃動過一縷不滿,伸掌拍了拍她的肩頭:“又沒外人在,不必叫的這麼疏離。”

  董雪朦僅是朝他笑,也不講話,有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又不的不裝傻。

  何貴媚見她這副神態,也不多說,旋身跟背後的高層講著什麼。

  ……

  九點整。

  記者到齊,所有人都各就各位。

  董雪朦面色嚴穆的在何貴媚邊上坐下,緊繃的神態證明她心中還是有些惶張。

  邊上的何貴媚忽然張口:“雪朦,不必惶張。”

  “我沒惶張。”董雪朦深籲了一口氣兒,轉頭望向何貴媚。

  何貴媚沖她點頭,口吻有些別有意味:“比雨柔有氣度。”

  董雪朦心底一個嘍噔,何貴媚怎麼忽然提起董雨柔來了?

  只是,眼下也由不的她多想,記者招待會已經開始了。

  董雪朦身為主要負責人,自然是以她為中心的。

  “我就此回湯迅小姐為我司代言,在影棚受傷一事,做一個公開的發,符合事實的解釋……”

  這些措辭,董雪朦昨日便想好啦,以前雖然有些惶張,可,如今這些話講出口時,反倒不惶張了。

  所有都非常順利,這些記者所問的問題也都非常規矩,所有都平穩的進行,看起來沒任何的差錯。

  忽然,一部分記者都耷拉下頭去看手機。

  董雪朦心中有不詳的預感。

  九點時,她便把手機關機了,見狀即刻耷拉下頭去把手機開機。

  手機才一開機,一根新聞就彈出。

  她先瞧了下時間,半分鐘前。

  她只來的及掠了下標題“國際影星湯迅受傷往後首回露面,直言……”,後邊的話還未看完,現場便已然亂起。

  所有的記者都在朝董雪朦面前擠,維持秩序的保安走來,也只堪堪攔住了一部分人。

  記者伸長了手,想要把話筒遞到董雪朦面前,問題跟以前的循規蹈矩不同,變的十分犀利,顯的咄咄逼人。

  “請問董小姐,這app合作項目一直由你全權負責,可以說你的權力非常大,是否由於曾經的一些經歷,要你對湯迅小姐產生了嫉妒心理,存心安排部署了這場意外,想要要她毀容斷了演藝事事業麼?”

  “董小姐,前些時日你的二妹董雨柔忽然出國,也是由於你做了啥要她不可以容忍的事兒麼?”

  到後邊,這些記者已然不必“你”徑直開始用“你”。

  “請問,像你這樣風評不好的人在董氏做管理,是怎麼讓手底下的人聽從你的安排部署的?”

  “董小姐,請問你高中時候流產的那小孩的父親是誰?”

  這問題一問出來,現場有一刹那間的寂靜,隨即新一輪轟炸又開始了。

  董雪朦神情木然的伸掌,擋了下跟前不住閃爍的鎂光燈,面色有些發白。

  她曉得自己如今應當迅疾的沉靜下來,而後解決問題。

  可,5年前的事兒,是她心底的一根刺,一直沒拔出來,遭人提一回,便被刺入二分,傷骨傷肉,疼疼難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