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霸寵甜妻:老公,手下留情

第124章 兒媳

書名:霸寵甜妻:老公,手下留情 作者:愛青 本章字數:243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7日 00:56


唐念青不理她,但卻把車速放慢了些。

  等他們的車在別墅門邊停穩時,排骨也跟上,無非才跑到車面前,就徑直跌下。

  整個狗身四仰八叉的躺在那兒,掉著狗舌、頭喘個不停,一邊還滴溜著眼眸去看唐念青跟董雪朦。

  董雪朦看的又好笑又覺的可憐,走過去揉了揉它的肚子,它舒服的搖了下腦袋。

  “先把這提入。”唐念青把一袋綠葉菜遞給董雪朦,把她打發入。

  眼見著董雪朦離開了,排骨瞧了唐念青一下,就扭著身體側身側躺著,不去看他。

  邊牧是、寵、物狗裡邊智商排行第一的老大,怎會瞧不出來一人對它的善意跟惡意。

  唐念青見它這樣,揚了一下眉,長臂一伸,拽著它的腿,把它毛茸茸的身體轉來。

  唐念青凝著它,口吻仔細:“雖然你跟她一樣聰敏漂亮性子又大,可她是我老婆,欺辱她就是不行,曉得麼?”

  “……”好像覺察到唐念青身體上的氣場強大,排骨維持著四腳朝天的姿態沒敢動。

  唐念青蹙了蹙眉:“聽不懂?”

  果真狗跟人是不同的,還是狗比較笨。

  …………

  晚間快要用餐時,排骨恰在餐桌邊上繞來繞去。

  董雪朦非常好心的把它的碗也端出來,擱在餐桌邊,狗也是要吃晚餐的。

  她給排骨放了狗糧,洗過手往後,才坐在了餐桌前開始用餐。

  結果一向吃狗糧吃的歡快的排骨,走過去嗅了幾下狗糧,就又旋身過,在餐桌前繞來繞去。

  繞了片刻,就蹲坐在那兒,純潔的小目光直怔怔的凝視著吃晚餐的倆人。

  董雪朦恰好夾了一塊燉排骨,瞧了排骨一下:“想吃這?”

  她話才講完,排骨偏在左邊的腦袋,就偏向了右邊。

  董雪朦心領神會的把手掌中的排骨丟到了它的狗碗中邊,排骨飛快的耷拉下頭把那塊燉排骨叼起來吃掉。

  吃完往後,又乖乖的似是小學生一樣蹲坐在那兒望向董雪朦。

  可是排骨如今還有些小,吃狗糧便可以了,其它的肉要儘量少吃,何況燉排骨裡邊加了其它的料,它也不可以吃太多。

  董雪朦只得無視它期盼的目光。

  排骨仔細的凝視著董雪朦看,好像是看出來女主人並沒計畫再給它一塊肉,它耷拉下頭用長嘴推了推自個兒的食盆,而後又望向董雪朦。

  恰在此刻,一直沒張口講話的唐念青忽然出聲:“排骨。”

  排骨聽見有人叫它,轉頭望向唐念青。

  唐念青面無神情的望著它:“吃你自個兒的。”

  口吻裡帶些要脅。

  排骨嗷嗚一聲,就滿面不情願的耷拉下頭去吃自個兒的狗糧去了。

  ……

  睡前,董雪朦躺在大床上,取出手機刷新聞。

  便看見關於她跟董氏,還有湯迅的新聞,還是被頂在最前邊。

  往下翻,便看見“德拉瓦卡高層贊董氏總監謙虛好學……”如此的標題。

  點入一瞧,她便看見了以前跟她談過合作的孫主管的相片,仿佛是在參與財經節目。

  董雪朦對孫主管有印象,非常嚴穆刻板的一人,她確實是跟他學到了非常多東西。

  可,在這節骨眼上,他這樣誇她,目的不言而喻。

  董雪

朦又翻了幾個新聞,發覺已然有幾家主流媒體開始推翻上午的那些新聞。

  好像是在替董雪朦洗白。

  措辭穩妥,而且還引導了一大批圍觀群眾。

  董雪朦凝神瞧了幾條新聞,大約知道這是誰的手掌筆了。

  唐念青從洗浴間出來,便看到董雪朦歪著頭一副思考人生的模樣。

  唐念青在她額腦袋上親了下,出聲問她:“怎麼了?”

  “你買通媒體給我洗白?”董雪朦轉頭看他,伸出手指頭點了一下他的額頭。

  唐念青捉住她的手掌,滿面的不以為意:“你本來就非常白。”

  “……”董雪朦莫明想起某個親子節目上,一個小童星講過的一句:“我們白著呢。”

  ……

  星期一,董雪朦早早的起床去了董氏。

  昨日的記者招待會出了問題,集團中的人都已經知道了。

  董雪朦一到集團,便覺察到大家對她的態度有些微妙。

  不似以前的熱情,但也不至於疏離。

  董雪朦抿唇,面上沒笑意,整個人看起來顯的更為冰豔。

  她沒回自個兒的辦公間,徑直去了董文敢的辦公間。

  她等了三十分鐘,董文敢才到。

  董文敢進門看到董雪朦,便蹙起眉,口吻嚴厲的把一分報紙跌到她面前:“這便是你講的負全責!”

  從董文敢進來,到他講話,董雪朦面上的神態都是淡淡的。

  見他把一分報紙跌到她面前。她還有心奇的撿起來瞧了瞧。

  昨日晚間瞧了新聞往後,她今兒早晨起來還未時間看呢。

  ——驚暴!某集團已婚女高層跟某行業大亨疑有婚外情。

  董雪朦又往下瞧了下內容:魔都某龍頭企業的女高層……

  有能耐徑直寫她的名字呀,他們敢徑直寫,她就敢去告他們。

  這便是所謂的不知者無畏吧。

  真想把結婚證跟唐念青扔出來打他們的臉。

  董文敢見董雪朦僅是靜謐的望著報紙。還看的滿面仔細,也沒跟他解釋。當即更生氣了。

  “這類時候,你還有心情看報紙!”董文敢氣的把手掌中的公事包徑直砸到了辦公桌上。

  董雪朦對於他的怒意視而不見。顯的非常沉靜,抬眸望向董文敢。目光還有些無辜:“這報紙是你帶來的,不是要要我看呀?那我不瞧了。”

  董雪朦講著便把報紙擱到了一邊,正襟危坐的望著董文敢。

  董文敢見她這樣不知悔改的模樣,心中便更氣了:“董雪朦,你是不計畫把昨日的事兒解釋一下麼?”

  “處理這事兒兒的當事人還有一個沒到呢?我一人怎麼解釋?”董雪朦意在指何貴媚。

  “當時,是你自個兒講的,要讓蘇主管協助。免的出差錯,如今出了差錯,你可不可以全怪在我身體上。”

  董雪朦耷拉下頭望著自個兒的手掌。口吻顯的漫不經心:“蘇主管當時也講了。會好好協助我,把這事兒妥善處理。”

  董雪朦一口一個“你”字。但口吻裡卻並沒顯的多尊敬,反倒是咄咄逼人。

  而董文敢聽著她話,獨獨找不到反駁的話。

  當時確實是他讓何貴媚去協助她的,他就是認為董雪朦沒法把這事兒兒好好處理。

  結果,事兒反倒是愈處理愈糟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