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帝書

第12章 三族之比名額

書名:帝書 作者:草野 本章字數:235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10:51


張嵐見甘沫將李銘逼退,臉色稍好了些。

站在一邊的張國立臉色卻顯得有些陰沉,那甘沫一招一式都是攻人死門。視線在身邊的兩位元隨從身上游走,任人都看的出來,這甘沫定是一位刺客。而是還是老手,動作幹練絲毫不拖泥帶水。

“你放棄吧,再這樣下去,我怕收不住招式。”甘沫說,“只是比武助興,若是傷了性命會壞了心情的。”

張星雲眉頭緊鎖,李銘對上他沒有把握。若是殺局,論自保之力應該是有。可若談擊敗,這可有些難。

“再來,之前有些大意。”李銘猛地朝前揮出一拳,眼中殺意逼人。手掌中的麻感因這一拳而散了不少,他猛地往前踏出一步。

“殺!”低聲一句。

空氣被打的傳出一陣低語,拳頭速度極快,甘沫面露凝重之色。雙手護在胸前,卻也是擋不住拳勁,硬是被逼退兩步。

他揮了揮手,“倒是小瞧你了。”

就在他準備再上之時,張旭拍了拍手,“好了,都停手吧。”他說,“時候差不多了,暫時就到這吧。”

“父親,這勝負還沒分呢?”張嵐不服氣。

“大哥,還是算了吧,你這下人是位刺客,招招致命,昨日才過的喜日,莫不是今日就讓父親見血?”張星雲為他下了個臺階,但是李銘的所作所為他都看在眼裡。雖說隱藏極深,眼底還是留了一絲意外。

“人是鐵飯是鋼,什麼事情也不急吃飯來著重要。”

張嵐沒在說話,手掌揮了下,示意甘沫回來。

甘沫晃了下手臂,“公子。”

“今日不分勝負,改日再比。”他對著張旭道:“孩兒突想起還有一事沒做,就不和父親吃早飯了。”說完,便獨自走了條小徑,甘沫跟在他身後。

“星雲,你大哥是個要強的性子,你別忘心裡去。”

“父親說笑了,若不爭強好勝,家族又怎麼能夠人才輩出。”

“哈哈哈。”張旭笑了笑,“星雲說的是啊,當初我也是這麼過來的。”他揮了下手,“既然你大哥不吃,那我們就自己吃。”

廳堂,大家齊聚一桌。女僕人們端著熱騰騰的粥,桌上有饅頭,窩窩頭,大餅,若是嫌沒味道。桌上也有些小菜下嘴。

“隨便吃,隨便吃。”

“是。”張星雲沒有客氣,直接開始吃了。李銘和墨毅等一眾僕人只是站在一旁,看著他們幾人吃。

飯才吃了一半,張旭邊說,“銘兒,你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吧。專心在這住下。”

張星雲放了碗筷,拱手道:“孩兒也正有此意。”

“誒,都是自家人,二弟這是客氣什麼。還拱起手來了。”張國立說。

坐在張旭身邊的一位婦人也說:“是啊,星雲,都是一家人就不必那麼客氣了。”

“好。”

“三族大比也要開始了,聽說今天添了新活動。”

“父親明示。”張國立道。

“星雲遠在分家,可能不大懂。”張旭繼續說:“這三族大比說是比武,實際上都是在探聽各家的虛實。”

“往年孩兒記得都是本家人比,今日莫不是玩了什麼新花樣?”張國立問。

“是啊,往年確實都只是本家比武。今年加了下人。”

“下人也能參加?”張星雲說。

“嗯。”張旭點了點頭,“還不是趙家的那個死鬼說的,以我看,這是安逸的太久了。”他歎了口氣,“清水鎮的天怕是要變啊。”

“有我和大哥還有三弟,便是天在變,三兄弟齊力,怎麼也能護住張家。”張國立說。

“二哥說的對,我雖常年寄樣分家,可父親若是有難,我又怎麼可能會坐視不管。”張星雲問,“不知道這下人要怎麼比?”

“三家的本家人分個上下,下人又分個上下。”張旭解釋道,“三家各自拿出獎品,一甲三人,二甲兩人,三甲一人。”

“各家都出十人,趙家與方家都定好了人。唯獨我張家還沒做決定,那七人我實在不知道該選誰。”

“孩兒這有兩人實力不錯。”張國立看眼身後的兩人。

兩人拱手,“家主。”

張旭看了眼兩人,眼中一抹精光略過,“不錯,不錯,是個苗子。”

“父親,我這也能出兩人。”張星雲說。

對於李銘,張旭之前已經看過了他的身手,是個好苗子。

“嵐兒那邊,等會我親自去問好了。”張旭補充道:“若是在不行,剩下的名額就給下人們分了吧。”

“可是父親,我與大哥張嵐都是在主家修煉,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修煉上也是如此。可——”張國立看向張星雲,“三弟,二哥在這裡說句實在話,莫要往心裡去。”

“三弟的實力不必說,就是不如大哥,也絕對是有兩把刷子的。只是三弟的下人,這就不好說了。”張國立繼續,“分家資源有限,三弟自然是用的最好,可他的下人們自然也就差些。”

張國立看向張旭,“孩兒建議,請些有威望的練武之人在家中開個書塾,一是提高自身對武道的理解,二是增加府中下人的實力。不知父親意下如何?”

“甚好,甚好啊。”張旭看向張星雲,“你覺著如何?”

“二哥說的在理,全憑父親做主便是了。”

“那好,那好。”

等張星雲他們吃了早飯,李銘才去的廚房,本想是先熟悉一下路線,這被張星雲一攪和,已經晚了時辰。

到哪裡的時候,只見岸黎拿著父子,竟是就在廚房門前砍柴。一個婆婆站在他面前數落著,李銘走到近前。

“媽的,畜生玩意你可算回來。”岸黎見了他,氣不打一處來。掄起手裡的斧子就要上去砍人,身後一道呵斥聲叫住了他。

“岸黎!”

“你是要造反嗎?”婆婆冷聲說。

他這才放了斧子,岸黎喘著粗氣兇神惡煞的盯了李銘一眼,“小畜生,晚上回去了在收拾你。”轉身對著婆婆笑道,“沒事,就是有些私人恩怨。”

“我可不管那些私人恩怨,昨日在老爺的喜日。今天就搞出個血光來,莫說我這腦袋。就再給你九條命都不夠死的。”

“婆婆說的是,婆婆說是的。小的知道錯了,下次不敢犯了,不敢犯了。”岸黎連忙道。

“下午自己去領事處領了三十鞭子去。”

“是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