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帝書

第58章 青門門主

書名:帝書 作者:草野 本章字數:336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4日 23:24


任老道,“老朽見識短淺,只識得這是一道傳送符籙。但看周邊殘餘符文,猜是宗門特製。”

“宗門特製?”李銘問,“那可知道是什麼宗門?”

他又是仔細看了下,“其上符文好似厲鬼,應該不是什麼正派宗門。”

李銘心底一沉,卻又是生出一絲僥倖。至少母親還活著,可是——

拳頭緊握,眼神中散發著冷意。

“薛會長,你可有附件的地圖。”他問。

“有。”薛會長吩咐道,“來人,去拿副最全的地圖來。”

婢女應聲退下,他看向任老,又說,“任老你也回去休息吧。”

“是。”

周圍人走後,薛仁說,“清水鎮四面環山,不知大人想做什麼?”

“沒事,我只是看看。”李銘隨便敷衍過去。

這個世界宗門林立,清水鎮不過彈丸之地。李銘若是在這裡呆一輩子,他永遠都不可能將何氏救出來。為此,他必須變得更強,而這其中最好的方式就是加入宗門。

婢女拿著一張圖紙出來,李銘接過圖紙,將其打開。

“這四周都是大山,這邊是森林。森林很大,我沒有派人找過。”薛仁手指指在一處地方,“這個地方叫做橫斷山脈,有時候我會組織一批黑家軍進去。”

“關於其他的地方呢?”李銘將地圖合上。

薛仁苦笑了下,“我也不知道,清水鎮四面環山,算是與世隔絕。”

“這地圖,我能收下嗎?”李銘說。

“當然可以。”

“咳咳。”李銘咳嗽兩下。

“大人還請休息兩日。”

李銘搖了搖頭,“母親生死未卜,我又怎麼可以在這裡浪費時間。”說著,他便要站起來。體內一陣陣的虛弱感傳來。剛想起身,又無奈的躺了下去。

“大人。”薛仁從衣袖中拿出一瓶丹藥來,“此乃白龍丹,因丹成之時,鼎內有沉悶的響聲而聞名,似龍吟。故名白龍丹。”

他將丹藥遞給李銘,“這已是我尚雅商會最好的丹藥了,還請大人收下。”

“這?”李銘有些猶豫不決,“這藥,我受不起。”

“大人救了我們清水鎮上下好幾萬人,這又算的了什麼?”薛仁說著,將瓶子遞給李銘,“還請大人收下。”

“那,就謝過薛會長了。”李銘現在確實也需要,拿過丹藥。

“白龍丹乃是上等的療傷藥,還請大人服下。”他進言。

看李銘服下丹藥,薛仁告退。順帶將房門關上。

一陣過後,李銘吐出一口濁氣,眼睛逐漸有神,氣色好了許多,拳頭緊握。一股股的力量感生出,“這白龍丹,好藥!”

將於下的丹藥放好,李銘出了門。

只見薛仁正在外面等著自己,見李銘出來,薛仁說,“大人。”

現在三家家主重傷,各家勢力也是被大幅削弱,可受死的駱駝比馬大。那些小勢力雖然蠢蠢欲動,可也不敢和三大家族硬碰硬。但是商會——

“會長。”一名黑甲軍走來。

薛仁眉頭緊鎖,喝道,“沒看見我在和人說話嗎?”

士兵看眼李銘,半跪在地上,“會長,事情緊急。”

“有什麼事這緊急?”薛仁罵道。

如今清水鎮的實力算是被洗了一波,誰還是李銘的對手。薛仁不蠢,他知道如今自己只要把李銘這顆大樹抱好了,清水鎮豈不就成了自己的天下?

“薛會長,還是讓他說吧。”

士兵看眼李銘,沉聲,“是青門,青門的門主帶著一幫人來了,說是以前的頂下的規矩不公,他們要求重新立規矩。”

薛仁冷哼一聲,“這幫人腦子可夠精明,乘火打劫的事情倒是快的不行,那會鬼物大鬧清水鎮的時候,怎麼不見他青門上去一個人?”

李銘眉頭緊皺,俗語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既是吃了薛仁的白龍丹,他自覺的要做點什麼。

“還請帶路吧。”

“這只是些許小事,怎勞煩大人動手,我一人便可處理了。”薛仁道。

“無妨。”李銘問,“我睡了多久?”

“已有三天。”

“三天?”李銘的眉頭鎖的更緊了,這個時間有點長了。

尚雅商會,青門門主連同副手一起來了。還帶著兩人都是青門的好手。

“門主,你說這薛老賊不會來硬的吧。”

說話那人是個中年男子,頭上綁著有一塊黃布,他站在一邊說,心裡有些後怕。

“怎麼,你怕了?”黃乎自道。

黃乎自,青門門主,已是有了玄

氣八重的實力。在一眾小勢力中,算是好手。為人膽大,頗為桀驁。

“倒不是怕了。”中年男子道,“這不是常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嗎?萬一真要打起來,我們還真的打不過。”

“你怕什麼?”站在黃乎自身邊的人說,“如今清水鎮亂做一團,暗流湧動,誰第一個出手誰就吃大頭。”

於六棒,以使得六把棒子出名,令人顯眼的是身後那一棍人手腕粗的棒子,六棒子下去,傳聞就是玄氣七重也能給打趴下了。

“於棒子說的對,有我在,你們怕什麼?”

“怕倒不是怕,跟著門主怎麼血腥江湖這麼些年。莫說是殺進商會,便是殺進張家,我王立也不皺半個眉頭。”話音變了,“可門主,我只是怕帶的人少了,萬一打起來我們不佔優勢啊。”

“浮雲會,九道門,這些人都盯著呢。”黃乎自說,“他們是巴不得我們跟商會打起來,好試試商會還有多少實力。”

“這次來,就改個條例就行,多收百分之五的服務費。”

於六棒在一邊附和,“這些年,橫斷山埋了不少弟兄。他尚雅商會不出半個子,就當補償,怎麼也說得過去。畢竟我們青門也為商會做了不少。”

“副手說的對。”一直沒說話的男人開了口,“橫斷山有多危險他們又不是不知道,要點補償費什麼的,在我看來,一點都不過分。”葉丙道。

“是是是,門主和副門主說得多。我王立是個粗人,只知道打人,到時候門主指哪我王立打哪。絕不含糊!”

還沒過多久,薛仁來了。隨之一起的還有李銘,身後還有兩位黑甲軍。實力皆在玄氣七重。

“乎自兄,許久未許久未見。”

“薛會長好。”黃乎自說著,手指指著身後的人,“容我介紹一下,這是都是我的心腹,也是我青門的中流砥柱。”

“王立。”說著,一個精壯的漢子走出來,眼神帶著一絲兇狠。可若是比起朱立來講,卻是差了太多,更不急那所謂百人斬。

“於六棒,你知道的,我青門的副門主。”一個精瘦的男人走出來,身後的一把人手腕粗的棍子很顯眼。

“葉丙,新人,可不要小看了他,做起事來可一點不含糊。”

“你好,你好。”四位人都是朝薛仁行禮。

“來人,上座位。”薛仁說。

兩名黑甲軍搬來兩張椅子,放在幾人面前。他又說。“都請坐吧,站著說話不方便。”

等幾人都是坐下後,薛仁笑道,“黃門主今日帶這麼多人來,怕是有所圖謀吧。”

“哈哈哈哈,什麼圖謀,薛會長竟說笑話了。”

“原來如此,我本以為青門這是要與我尚雅商會為敵。”

“尚雅商會怎麼也算是清水鎮第四大實力,我等小人物怎麼敢圖謀。”黃乎自歎了口氣,“只是啊。”

“只是什麼?”薛仁說,“黃門主何故歎息?”

“橫斷山脈的週邊是越來越兇險了,不知道為何,近日玄獸都是狂躁不已。我的弟兄們已是死傷眾多。”

薛仁跟著歎了口氣,“說得對啊,橫斷山脈確實兇險。真是苦了你的那些弟兄了。”

“薛會長,其實此次來,主要是為了交易款一事。”黃乎自說,“往年都是繳納百分之六十五,我想改改。”

“黃門主什麼意思?”薛仁的聲音帶著一分冷意。

“我就開門見山了吧。”黃乎自說,“這個要的太高了,加上橫斷山又是死了不少弟兄,我手底下的人,都不怎麼想幹了。”

“黃門主不就是想讓我降低繳納的份額嘛。”

“這,是的。”黃乎自也不再遮遮捂捂,直接說。

冷哼一聲,薛仁說,“黃門主可真有意思,雖說你向我商會繳納百分之六十五,可你們身上的裝備,療傷丹藥,這些可都是我商會出的。若是把這些全部去了,我們實際拿到的份額也不過是,百分之二三十罷了。甚至還會少。”

“黃門主是不是太貪心了!”

“薛會長,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於六棒站起來,“若是沒有我青門的弟兄,為你在外面奔波賣命,你的商會能有這麼好?”

“放肆!”薛仁身後的黑甲士兵喝道。

“你大膽!”王立一點的不怕,朝那士兵吼道。

“都住口!”薛仁喝道,頓時屋內一片安靜。他看向黃乎自,“黃門主今日是要動武嗎?”

“不敢,不敢,只是平一下下屬們的怨氣。”說完,朝王立喝道,“還不下去!”王立這才走到一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