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帝書

第69章 李銘醒了

書名:帝書 作者:草野 本章字數:342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3日 00:06


橫斷山,山脈足足綿延數百里。其峰高聳入雲,雲霧繚繞在山邊,不時能聽見野獸咆哮。

山下,不少勢力在此駐紮下來。漸漸地就有了集市,其中大多數人都是尚雅商會的雇傭兵,他們在山脈中獵殺玄獸,在轉賣給商會。

“少主,已經到了。”趙柯說。

幾人在一家客棧停下,趙立點了點頭。他看著眼前的客棧,牌匾上寫著朝陽客棧。四個字龍飛鳳舞,頗為好看。

走進去,掌櫃的一見來人。立刻從櫃檯的後面走出來,“小人于黎見過少主。”

趙立看眼他,點點頭,“現在是你在負責朝陽客棧嗎?”他走進去,坐在桌子上。

“小二!”于黎喊。

只見樓上有人回應,一個青衣小斯從下面跑下來。

“掌櫃的,你喊我?”他彎著腰,肩上披著一條灰布。看年紀不大,應該只有二十來歲。

“去,讓廚房將準備一桌好菜,有貴人來了。”

小斯看眼兩人,笑了下,“兩位公子還請稍等,我這就去吩咐廚子。”

等小斯走後,趙立看眼那人,冷聲道,“那人面生,我怎麼沒見過?”

“少主有所不知,當年家主讓小人來管理朝雲客棧,沒成想,小人經營不錯,來的人越來越多。這不添個人手,不然小人一個人忙不過來。”他解釋,“請少主放心,那人是小人撿來的。因為做事比較機靈,小人也才留下的,不然早給辭了。”

“你的身份?”趙立問。

“這點請少主放心,小人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別人只知道我是清水鎮來的商人,在這裡掙了點小錢。”

正說著,門口進來兩人。氣息如虹,粗獷的像是兩道白氣柱子從鼻孔裡吐出來,才進來便叫道:“掌櫃的!”

于黎看眼來人,臉上帶著笑容,“哎呦,什麼風把大爺你請來了?”

“少說廢話,今天在橫斷山受了那畜生不少氣。好酒好肉只管上,不差錢。”說著,一把坐在了桌子上。

“是嘞。”掌櫃的沖後面大叫,“好酒好肉,給五號桌送去。”

“那人是?”趙立問,“看他與你挺熟的。”

“就是個玄氣三重的小子,不過身材魁梧些。是九道門的門徒,是我這的常客。”

“嘿,掌櫃的。”莫骸見他不熱乎自己,心裡頓時來了氣,“掌櫃的,我跟你講話呢,你聽見沒?”說著,起身走過去。

“這兩人是誰?生的倒是眉清目秀的。”他問。

“這兩人是我的朋友,姓賈,第一次來。”于黎連忙打慌。

“第一次來?”莫骸來了底氣,“掌櫃的,這些年你撈我的銀子,也撈了不少了吧。怎麼?不就兩個朋友,這就把我冷落了?”

“誒誒誒,大哥說的什麼話。我哪裡敢冷落你,你要的好酒好肉一會就上了。”

趙柯眼中帶著冷意,正要起身,卻不想趙立道,“賈柯。”

他不在動,只是眼睛裡閃爍著殺機。

“掌櫃的,可還有房間?”趙立問。

“有有有。”趙立乃是趙家公子,于黎可得罪不起。莫骸雖說玄氣三重,可是個痞子,于黎怕他鬧事。

“兩位這邊請。”于黎看向莫骸,“大哥稍等會,等安排了這兩位朋友,一定下來賠罪。”

莫骸冷哼一聲,沒說什麼,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幾人上了樓梯,進了屋子。于黎將門關上,便立刻跪在地上。

“少主恕罪,少主恕罪。”他頭撞在木板上,“那莫骸有著玄氣三重的實力,小人是怕他鬧事。”

“我沒說什麼。”趙立道,“你去把他的事情解決了,再上來一趟,我找你有點事情。”

“是。”于黎跪在地上,“謝少主,謝少主。”說著,他退出房間。

“少主,方才為什麼不讓屬下去殺了他。如此囂張跋扈之輩,簡直目中無人。若是不教訓一下,他怕是不知道尊敬二字!”

趙立說,“我們來這裡是為了殺張國立,若是為這點事情打草驚蛇,驚動了張家的人,可得不償失。”

“少主教訓的是。”

在沒多久,于黎回來了。連帶著的還有一桌好菜,將放在桌上。他讓小斯先回去,自己則將房門關了。

“不知少主有什麼吩咐?”他跪在地上。

“你可知道瘴獸?”趙立問。

“知道。”于黎又說,“大人問瘴獸,可是要去取瘴獸內丹?”

“不,張家大公子要取瘴獸內丹,我準備於半路襲殺他。”

“小人知道,瘴獸在橫斷山有個巢穴。”

趙立又說,“詳細點。”

“還請大人稍等

,小人去拿張地圖來。那樣說,想來小人就能說的清楚點。”

等於黎回來的時候,他手裡多了一份羊皮地圖。

將地圖攤開,于黎說,“大人請看。”

手指指在一處紅色的標記,“這就是瘴獸的位置,進出只有前後一條路。”

手指劃過,于黎在地圖上指出一道路。

“這是進入瘴獸巢穴的必經之路,大人若想埋伏,選擇此處最好。”

“你確定沒有別的路了嗎?”趙立問。

“大人,這條路是不久前九道門一位門徒打出來的,因為瘴丹在市面上極少,所以價值極高,即便異常兇險。可也有不少人兵行險路。”

于黎又說,“若是走其他路,雖說也能到,可是其不確定性,還有危險性都會大大增加。”

趙立看眼趙柯,“你怎麼說?”

“屬下以為,可以一試。”趙柯道,手指在地圖上滑動,“此番,我不僅帶了數百黑魚衛,更是帶了一副陣旗。”

“只要在這條路上埋下陣旗,到時候借助陣法與瘴氣,張嵐就是不死,也要實力大打折扣。再加上瘴獸-”

趙柯眼中殺機強盛,他手指指在出口的位置,“若是這些,他還不死,我們便在此埋伏,屬下親自取他狗頭。”

趙立眼中泛著陣陣猩紅色,“就這麼辦!”

“是,屬下這就帶人去佈置。”

張府

張國立,張嵐都走之後,府內上下由高統領把控。

鬼醫柳明來到張星雲的住處,門外站著兩名御林軍。

“兩位大哥,請開一下門。”

“你是鬼醫?”其中一人認出了他。

“正是。”柳明回答。

“鬼醫請進,高統領交代過,府內上下,鬼醫可進出自由。”

“寫過兩位了。”柳明走進屋內。

在尚雅商會之時,薛仁便吩咐了他。要醫好李銘,如今借著照顧三公子的名義,他也正好來看李銘。

屋內,沒有一個人。

柳明眉頭緊鎖,他走近床邊。手中摸出兩根金線,一把射入李銘脈搏。又是從懷中拿出一顆丹藥。

丹藥通體黑色,卻是散發著一股清香。丹香在屋內徘徊,柳明將丹藥放入李銘口中。

手心玄氣流出,順著金線進入到李銘的體內。同時,口中丹藥的藥氣散開。

借著金線,柳明將藥氣引入李銘體內。丹氣一點點滋潤著經脈,他的傷也在一點點的好轉。

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見柳明臉上的汗水細密,金線猛的抽出來。夾著一點鮮血。

他深呼吸一口氣,擦了擦臉上的汗水。

不到小半柱香的時間,李銘突然轉過身子。一頭轉過去,口吐鮮血。

“大人,你醒了。”柳明說。

“這,這裡是?”李銘只覺得眼前的景色有些眼熟,他看眼柳明,“鬼醫?”

“大人身受重傷,現在覺得好些了嗎?”他問。

李銘看眼四周,像是想起了什麼,“這裡是張星雲的房間?”

“是三公子的屋子沒錯。”柳明問,“大人可是好些了?”

李銘掙扎著坐起來,“謝,謝謝。”聲音虛弱,面色蒼白,現在的他還很虛弱。

“大人不必謝我,這都是薛會長的意思,小人只不過是聽命行事而已。”柳明回答。

李銘重新躺下,他問,“怎麼不見張公子?”

“大人昏迷的這段時間,張家發生了不少變化。”他繼續說下去,“三公子在商會被人刺殺,如今身中劇毒,性命岌岌可危。大公子則是為了三公子,去了橫斷山脈。”

“去橫斷山脈做什麼?”李銘道。

“三公子所中之毒頗為厲害,尋常手段根本無解。只有將瘴獸的內丹煉製成護心丹,再配上小人的手法,方才可以解。”

“大公子此刻已是去了橫斷山脈,幫三公子尋瘴獸內丹去了。”

李銘重新躺下,他只覺得此刻手腳無力。張家的事情他管不了,也不想管。

另一邊,張嵐帶著甘沫還有數百御林軍已是到了橫斷山下。

“大公子,今日先且休息,待士兵們都休整好了,我們再去不遲。”

“三弟性命岌岌可危,我們已經等不了了。”張嵐看眼茂密的樹林,外邊有著無數腳印,還有不少的過道,明顯是被人踩出來的。

“大公子,那瘴獸雖然不厲害,可是那瘴氣卻是煩人得很。若是吸入一點,便會戰力大跌。”甘沫說,“也不知趙家,方家有沒有設伏。若是設伏,我等九死一生。”

張嵐看眼山脈,甘沫說的不無道理,只是密林就在前面他卻不能立刻去,咬了咬牙,“明日出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