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帝書

第75章 張嵐被殺

書名:帝書 作者:草野 本章字數:341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7日 00:03


府外。

甘沫攙扶著張嵐,“大公子快到了,前面就是張府,還請在堅持一會。”

張嵐靠在甘沫的身上,眼神灰暗。

走近府門,甘沫看眼守在府門外的士兵,大叫道,“快,快過來接住大公子。”

看守的人聞訊,看眼來人。確定是大公子人,一人進了府報信,另幾人則是走下臺階。幫甘沫將張嵐攙扶住。

府上

張國立坐在屋子裡,手中拿著白瓷杯子。神情若有所思,一陣急促的腳步傳來。

“二公子,大公子回來了。”

把玩著的白瓷杯停下了手,張國立看向那人,“你說的什麼?”

“大公子回來了?”

“小人親眼看見甘大人攙扶著大公子從外面來。”

“喜事,喜事,吩咐廚房,我要為大哥接風洗塵。”他說著,將手中的杯子放在桌上,眼神中透著冰冷的殺意。

張嵐被幾人攙扶著,轉移到了房間。

未進房間,張國立便大笑道,“大哥,大哥呢?”

進了房間,甘沫灰頭土臉的,一臉死灰之樣。張國立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他走到床頭近前。看見張嵐正躺在那裡,氣色虛弱。

“這是怎麼回事?”聲音不覺帶著些冷意。

“是,是趙立。”甘沫近乎用著一種哭喪的腔,“我與大公子去橫斷山脈,誰知趙立先是用陣法困殺我等,困殺不成,他竟是埋伏在森林的出口外,借用陣法之力襲殺大公子。”

聲音哽咽,“小人無能,只能抱著大公子逃進森林,等他們人走之後,這才出來。”

“我知道了。”張國立的臉無比陰沉,他看著床上的張嵐,眼中有著冷意。橫斷山脈的玄獸都沒能要了你的命,張嵐你真是命大啊。

“趙立!”張國立拳頭緊握,“若是大哥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一定要拿他祭奠!”看向身邊的紅煞,“快,快去將鬼醫請來。”

沒過多久,鬼醫推門而入。

“二公子。”他說出。

“鬼醫,我大哥怎麼了,你趕緊看看。”張國立說。

柳明走上前,金線出現,三兩根射入張嵐的脈搏裡,玄氣震動。良久之後,金線崩裂。

“如何了?”甘沫急忙問,看模樣竟是比張國立還要急。

“如何了?”張國立又問。

甘沫這才知道自己有點主僕顛倒了,他終究不過是張家的一介僕人,張嵐收下的一位侍從罷了。

他微微彎腰,柳明說,“大公子不過是力脫,玄氣消耗殆盡,加上身中數箭,氣血虛弱而已。小人開兩道方子,修養一月便好了。”

“那就有勞鬼醫了。”張國立說著,心中卻又萬般計策掠過,每一計都能要了張嵐的命,只不過他在選最適合現在的一計。

拿來紙筆,柳明就在桌上寫下了一劑方子。

張國立看過之後,“還請鬼醫在此小息,我去命人煎藥。”說著,拿著方子走出門外。

出門時,對著兩邊的御林軍道,“看好他們。”

“是。”

出了院子,張國立站在百草園的石桌前,說是煎藥,其則拿著藥方動了鬼胎。

紅煞站在張國立的身邊,她好像看出了二公子的顧慮,“二公子,不如小人在藥中下毒,保證大公子暴斃身亡。”

張國立沒有說話,眉頭緊鎖。約十來個呼吸之後,張國立將藥方遞給紅煞,“拿下去煎藥。”

“毒?”

“煎藥就是。”

“是。”紅煞雖然疑惑,可也不敢違抗他,遵從他的吩咐,將藥方給一婢女拿去煎了。

當紅煞在此回來的時候,張國立已經是坐在了石桌上。

“二公子,為何不讓屬下下一劑猛藥?如此,大公子必死。”

“你沒聽見鬼醫說嗎?氣血不足,力脫,何來中毒一說。”他繼續說下去,“若是張嵐毒發身亡,府中上下的御林軍,還有其餘分家知道了。只怕是會起兵剿滅我,這不是做的蠢事嗎?”

“屬下愚鈍。”

“藥呢?”

“已經交給下人去煎熬了。”紅煞回答。

“藥裡面,我們填點東西。”張國立說著,眼中泛著銳利的冷芒。

“二公子明示。”

“放點蒙汗藥。”

紅煞身子一震,她點了點頭,“得令。”

張國立補充,“另外,調集十位死士。”

“二公子,只是以我們目前的實力,對上大公子真的有勝算嗎?”

“不過是個殘疾人,莫非你們連個殘疾人都殺不死嗎?”張國立冷哼一聲,“今晚動手。”

“高統領那邊?”

“我自有辦法。

晚上,張國立命人在下人的飯菜裡下了蒙汗藥。

看著桌上一群已是完全睡趴下的人,張國立眼中泛著冷意。

紅煞走到近前,“公子,已是全部睡下了。”她看眼身後,十位蒙著面的人,腰佩彎刀。眼神猶如死水一般,半跪在地上,“二公子。”

“好。”張國立手中的杯子猛地捏碎,身上散出陣陣殺機。

服下藥之後,張嵐只覺得頭昏腦漲,他慢慢的從床上起來。走到院子中,一手揉著太陽穴。

張國立走進院子,眉頭跳了下,手裡打了個手勢。紅煞會意,其身後的十位死士也是跟著停下腳步。

“大哥,你怎麼起來了?”張國立走進院子裡,。

“啊,原來是二弟啊。”張嵐扶著頭,“我只覺得腦袋暈乎乎的,很沉。”

“許是傷還沒好,大哥不如坐會?”張國立看向遠處,牆壁上,紅煞帶著幾名死士蟄伏在牆上。

“可能吧。”張嵐坐下來,一手扶著腦袋。

張國立給張嵐倒了一杯水,“大哥請用。”

從他手中接過水杯,張嵐問,“平日不都有黑紅二煞陪伴,怎麼今日不見?”

“大哥,三弟都是昏迷不醒,我派他們去尚雅商會去了。”張國立眼中殺意凜然,拿著杯子的手微微一動,玄氣在震動。杯子遽然碎裂。

蟄伏在牆上的紅煞等人,看見暗號。皆是從牆上下來,十人,分別從不同的地方朝張嵐殺來。

“殺!”

夜空之下,劍芒閃動,殺機遍地。

短劍插入張嵐胸口內,與此同時,玄氣爆發。

院子中,李銘看向遠處,他感受到了強大的玄氣波動。

李銘醒來的事情,除了鬼醫柳明之外,還沒有第三個人知道。他看向遠處,眉頭緊鎖,“好強大的玄氣,是誰?”

身子一躍,整個人已是到了房頂上。放眼看去,府中的上下的侍衛竟大多睡去。不在關心,看向玄氣爆發的地方,身形變動,朝那個地方跑去。

張嵐坐在的院子中,地上留有幾具屍體。他身上鮮血直流,眼中一片清明。鮮血順著手指滴落在地面上,“你們是誰?”

剩下的死士將張嵐圍住,就像是早有預謀一般。

張國立冷哼一聲,一掌打出,落在張嵐身上。

再退兩步,已是到了院子的牆邊上。張嵐口中吐出兩口血,眼中盡是不可置信,“二弟你?”

往前一步,張國立搖了搖頭,“大哥,這並不能怪我啊。”

“這一切都是你準備的?”張嵐看到了紅煞,眼神陰寒,更多的是一種悲涼。

“一山不容二虎,家主之位只有一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張國立說這話時,臉上的表情輕描淡寫,好似根本無關痛癢。

“你要殺我?”聲音透著悲痛,“我是你的同父同母的哥哥啊!”

“所以呢?”張國立的指尖,玄氣流動,“若是你得了家主之位,你會殺掉我的吧。”說著,他從腰間的地方,拿出一柄小刀。猛地朝張嵐射去——

張嵐忍住叫聲,肩膀的地方小刀深入數寸。

“可,可我從沒想過要殺你啊!”張嵐道。

張國立又一次從腰間拿出小刀,“一山不容二虎,父親早已經將我們的所作所為看在眼裡,這就是養蠱,只有最強大的那個才能活下來。”

幾個健步,張國立一拳打向張嵐。

兩拳相接,勁風散開,帶起庭院中的幾縷煙塵。

“只有最強大的那個才能帶領張家走向繁榮,才能成為清水鎮的主人!”一字一句,言語中的殺意強烈。

“喝!”

張嵐暴喝一聲,玄氣爆發,所產生的勁風將張國立逼退,一拳打在其胸口。

鮮血在空中化作一道弧線,張國立連退數步。

“二公子。”紅煞幫他抵住了後退的趨勢。

擦了嘴邊的血,張國立眼中的殺機再也沒有掩飾,“殺!取張嵐項上人頭者,賞百金。”

死士得到命令,皆是將腰間的彎刀拿出,庭院中沒有殺聲,卻是刀光劍影不短。

李銘到了院子外,裡面的刀劍聲,張嵐的喊聲不斷。四周的侍衛看不見人,不知道做什麼去了。

一手伏在牆上,不過一步,便已經到了牆上。

院子裡的景象頗有些觸目驚心,張嵐一人大戰幾人,地上有少許屍體,粗略看去,怎麼也有七八具之後,張嵐身上血流不止,拳頭更是沾著血。

張國立站在石椅的旁邊,目光冷冽的看著眼前這一幕。紅煞站在旁邊——

雖是夜半,但接著夜光,李銘能清楚的看見張國立眼中的寒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