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帝書

第79章 黑莽珠

書名:帝書 作者:草野 本章字數:341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20日 00:02


“諸位!”薛仁抱拳,他看向看臺上的人,目光從三座格外顯眼的陽臺上一一掠過。視線停留在方昭身上,眼神一凝。

“今日有兩件重寶,相比各位都是知道了。”說著,玄氣九重的實力散開,四周的黑甲軍將所有人圍住,肅殺之意頓時佈滿了整個商會。

觀臺上的人一陣騷動,除了陽臺上的幾人,其餘人都是露出驚恐的表情。

“諸位還請稍安勿躁。”

“薛會長這是什麼意思?”有人叫。

“肅靜!”說著,玄氣爆發,一股勁風吹動。商會內的眾人頓時不在說話,安靜的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

“本人此舉絕無他意。”說著,視線在三座陽臺上掃過。

“近日,清水鎮發生的事情想來你們都清楚。”薛仁冷哼一聲,“介於上次張家三公子被襲一事,我作為商會之主,深表歉意。為此,特意造了這三座觀台。”

“至於四周的黑甲軍。”薛仁眼中一縷猩芒掠過,“膽有鬧事者,殺無赦!”

席位上,眾人心中一緊。

趙立看向張國立,兩人對視。眼中都是流露出淡淡的冷意,隨即視線離開。

張國立看眼另一處觀望台,方昭看到了他,微微一笑。張國立隨之報以一笑,以示禮貌。

“下面,就允許我來介紹今天的賣品。”薛仁拍了拍手,甬道的兩邊進來一眾侍女。

一人手裡端著一個正方形一樣的盒子,上面蓋著紅色的布,一人將一個高腳凳拿上來。

侍女退下,薛仁道,“此次商會,由我親自主持”

薛仁一把將紅布解開,“第一件商品,瘴獸內丹!”

一顆綠油油的珠子安靜的躺在正方形的玻璃罩子中,下面墊著一塊紅色棉布。

“瘴獸生活在橫斷山深處,其世俗罕見我便不再多言。”薛仁冷聲道,“競拍開始!低價一塊玄石。”

方昭站在陽臺上,他伸出手,“一塊玄石。”

“三千玄石。”張國立道。

“三千五玄石。”趙立在後面跟價。

“四千。”方昭在此舉手。

張國立站起來,他看向方昭的地方,抱拳道,“晚輩唐突,我三弟身中劇毒,只有這瘴丹才能解,還請方家主能伸以援手。”

方昭看眼張國立,原本伸出手放下,“看在你父親張旭的面子上,我賣你一個情面。”

“四千零一塊玄石。”就在方昭放下手之後,趙立立刻舉手。

“看來是有人要誠心刁難你了。”方昭笑了笑,不再加價而是坐下。

“趙立,你什麼意思?”張國立冷聲道。

張星雲尚雅商會遇刺,清水鎮人盡皆知。張國立對於此丹是勢在必得,趙立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抬高價格,有意刁難。

“張公子哪裡話,既是競拍。便是公平競爭,趙某人的行為合乎規矩。”

“你?”張國立眼中一抹殺意掠過,“我三弟想來就是你下的毒手!”

借此機會,讓趙立坐實了刺殺三弟的名聲,來日我等上家主之位時,便更有理由伐趙。

“哼,張公子這帽子扣著的好大啊,你怎麼不說張旭是我打傷的呢?”趙立看向他,眼中寒芒更甚,“有錢就買,沒錢就滾回去。尚雅商會,不是你瘋狗咬人的地方。”

“好,好!”張國立猛地拍了一下陽臺,他看向薛仁,抱拳道,“薛會長,此丹我志在必得。”手指指向趙立,“不論這趙家的狗東西出多少,我張國立都往上多添一塊玄石!”

趙立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張畜生好手筆,那我到時要看看你今天帶了多少玄石!”他舉手,“五千!”

“五千零一”

“六千”

“六千零一”

“七千”

“七千零一”

會場,兩人你爭我鬥,瘴丹按照市面價格也就在三四千左右,即便是拍賣,最多也就不到五千。

五千看似很少,但對於九道門,浮雲會,這樣的小勢力來說,可是他們一年的油水。

不多時,價格已經是被炒到了一萬以上,張國立眼中殺意強烈。恨的直咬牙,卻又無可奈何。心中暗自立誓,這趙立必要親自千刀萬剮了他、

“兩萬!”張國立近乎嘶吼的交出這一句,手指都在顫抖。

趙立看他的臉都變作了灰白色,頓時也不再說話,嘴邊帶著笑容。對著身邊的趙柯道,“兩萬玄石,這已是相當於張家近乎一年的收入了。”

“少主好手段。”趙柯附和,“下面的那寶物,他拿什麼跟我們搶。”

“兩萬一次,兩萬兩次,兩萬第三次!”薛仁道,“成交。”

甬道處婢女走來,他們將瘴丹帶下去。等拍賣結束,自會有人送到房間。

“趙—立!”張國立眼中的殺意驚人,他看向遠處,眼中有著冰冷的殺意。

“紅煞。”

“屬下在。”紅煞都到近前。

“盯緊趙家,他若是敢踏出趙家半步,殺無赦!”

“得令。”

兩萬對於張國立來說代價太大了,可若是不買,他人又會覺得張家三兄弟情義淺薄,張星雲之死難免會到自己身上。畢竟,古時候,弑君弑父的故事可不少。

“紅煞,我們這一次帶了多少來?”

“零零總總的算上不過三萬。”紅煞回答。

張國立的臉色陰沉起來,“只有三萬嗎?”手中的拳頭緊握。

“罷了。”拳頭鬆開,他站起來,“回府。”

“二公子?”紅煞不解,“那鎮靈境的寶物?”

“不要也罷。”

“鎮靈境?”李銘看眼會場。

甬道裡走出幾位婢女,她們手裡端著一個四四方方的東西,上面蒙著紅布。

“李銘?”二公子在裡面叫道。

“二公子,聽聞那鎮靈境的寶物是一次性用品。”李銘回答。

張國立瞳孔猛地一縮,手中正準備拿起的茶壺放下,“可有說做什麼用?”

“是一件進攻的玄兵,名為黑莽丹。”

他走到陽臺的位置,只見薛仁在那裡介紹。

“此乃黑莽珠。”薛仁繼續,“是用黑莽的內丹製成,威力其大,只能用一次,威力足以滅殺玄氣八重。”

“若是攻其要害,玄氣九重也不得不身死道消。甚至對上鎮靈境,也有一拼之力。”

會場雖有短暫的驚呼,卻也沒有嫌棄多大的波瀾,方昭站在陽臺上,看著玻璃罩裡的珠子,眼中有著失望。

雖然滅殺玄氣八重確實有著不小的吸引力,可對於這些方,趙,張三家來說,卻是作用不大。徒多了些保命能力而已,方昭心中的原先的那般火熱,少了不少。

薛仁看會場的人,目光更多的還是在方昭身上,他繼續,“黑莽珠中黑莽還有著一絲真龍血脈,雖然有些斑駁,但若是能夠提煉出來,對於肉身的好處,不言而喻。”

“什麼,真龍血脈!”

會場內的諸位頓時沸騰了,真龍血傳聞普通人喝上一口,其力大無比,便是對上玄氣九重也不弱分毫。

“肅靜!”薛仁身上的玄氣震動,會場這才安靜下來。

“低價一萬,上不封頂,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千。”

“開始!”

會場一片安靜,雖然東西是好,可是一萬起步,這就有點太過於昂貴了。到場的不僅有九道門,浮雲會,還有其他的小勢力。

“一萬!”

沉悶許久,還有有人咬咬牙爆出了一個價格。

“兩萬。”方昭舉手。

若只是單單滅殺玄氣八重的暗器,他自然不屑,顆粒面加了一絲真龍血脈,這就不一樣了。若是能將那一絲血脈吸收,即便是斑駁,葉族讓他恢復元氣,若是幸運,一舉突破到鎮靈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為此,這黑莽珠,他一定要拿下。

趙立抬手,“兩萬一千。”

且不說真龍血脈,就單單以這黑莽珠的用處,趙立也必須拿下。張家已成了敵對,張星雲如今又身中劇毒。

世界上最好靠得住的人是自己,其餘人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趙立深明此道,故此珠他必得!

“趙立?”方昭看眼他。

“還請前輩息怒。”趙立站起來,雙手抱拳,“家父至今還沒醒來,我如今又與張家弄的如此,只求自保罷了。”

“那便公平競爭好了。”方昭再一次伸手,“三萬。”眼中帶著淡淡的樂意。

他本可以許諾趙立,方家願意站在趙家這邊。可是方昭不願意,三家的渾水,他可不願意躺。如果可以,他更想做的是哪個垂釣的漁翁。

“三萬一千。”趙立道。

“四萬。”方昭為此特地帶了不少玄石,他不信趙家小子能調動如此多的玄石。

“四萬一千。”趙立咬了咬牙,看眼身邊的趙柯,“這一次我們帶了多少?”

“不足六萬。”

還沒等方昭發話,趙立抬手,“五萬一千。”看向陽臺上的方昭,“方家主,這已是晚輩的全部了,若是方家主還能進價,晚輩不在跟了。”

“五萬兩千。”方昭笑了笑。

他這次也沒帶多少,不過六萬多一點罷了。本以為會很輕鬆,不過五萬多買了一絲真龍血脈,值得!

會場,一道倩影起身,離開了觀眾台,嘴角咧出一抹滿意的笑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