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帝書

第102章 張國立的威風

書名:帝書 作者:草野 本章字數:353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05日 23:58


晚上,李銘站在屋頂上。

便是到了現在,外面的街上。不少人手裡丟著黃紙,風中隱約傳來哭聲。

不過一天的屍檢,整個清水鎮像是蒙上了一層白色。

李銘看著清水鎮上的人穿的白衣,眉頭緊鎖,他想起了自己的母親。

月亮圓而白,高掛在天空上。

“今晚又不是月圓之夜,不過這月亮真的很遠。”李銘看著那圓月,腦海中想起了母親。

那皎潔的月光中,滅族時的慘狀栩栩如生般劃過眼前。他還還記得自己的父親,李嘯歌當時是如何的癲狂。

更加記得那手持長劍,揚言要斬草除根的男人。

拳頭逐漸緊握,眼中一抹冰冷的殺意掠過。李銘能感覺到,仿佛觸電一般。他內心的殺意不斷上升,這樣的殺意將會成為他最為銳利的劍。

月色下,李銘身上一股極重的殺伐之氣緩緩凝聚。他站在那裡,就如同一具兵刃。

顧漫剛剛跳上了,李銘冷眼看去。那一道目光冰冷刺骨,狠狠刺入她心中。

頓時,只覺得手腳冰涼。面色一白,顧漫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放在大腿邊的手指微微顫抖,嘴唇微微張開,喉結顫動。

收了殺意,李銘的眼神歸位平靜。

“顧小姐?”李銘扭過頭去,“有什麼事情嗎?”

見李銘的目光重新歸為平靜,顧漫手掌緊握,嘴巴張了張。卻是沒有發出聲音。

約莫十個呼吸過後,“我媽說,上,上面冷,讓你下去。”

“嗯。”李銘沒有立刻下去,目光直直的盯著月亮。

感受著微風徐徐吹過,身上的布衣搖曳。看著此時的李銘,顧漫竟是生出了一股崇拜之意,看出了神。

“你決定了嗎?”

“嗯?”

李銘扭過頭,“你很嚮往外面的世界嗎?”

顧漫這才回過神來,“我,我。”她如此說。

“我好奇,爹爹總說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兇險。可是我想去看看。”

“不後悔?”

“不後悔。”顧漫笑了笑,“再說了,有師傅你保護我,我怎麼可能會有事,你那麼強。”

嘻嘻——

“我很弱,非常非常弱。”李銘乾笑了下,“我不是你師傅,也保護不了你。亂世之中,每個人都在自保,我也是如此。”

“可,可是你厲害啊。”

李銘搖了搖頭,不再說話,他站起來,“我想回去了。”

“我媽說,她想留你在商會過夜。”顧漫忽然覺得眼前的這個人,也許也只是一個人。一個比爹爹還要厲害的人而已,他並不冷血,也並不那麼的冰冷。只是看起來很滄桑,像是有很多多的心事。

“漫兒!”屋簷下有人再叫。

“先下去吧。”李銘說著,一步落入院子裡。

“夫人。”

“母親。”

“李公子。”顧習藝本來也是叫做大人的,只是在李銘的執意下,也就改了口。

“媽媽,李公子他要回去了。”顧漫說。

“公子,現在天色這麼晚了,不如在我們這裡住一夜吧。”顧習藝說,“房間都為你打掃好了,公子只需入住可。”

李銘沒有說話。

顧習藝看眼遠處又說,“公子此時回張府,恐怕張府的家主生疑。不如暫住一晚。”

“家主?”

李銘眉頭緊鎖,張旭死了,張嵐也死了,這新任家主難不成是張星雲?

“是的。”顧習藝說著,手中拿著一副請帖,“這是張家派人送來的,張家現在的代理家主就是張府二公子,張國立。”

“是他?!”

“可有說三公子?”

“倒是沒說。”

李銘陷入沉思——

張府

張國立坐在屋裡,他沒有坐在院子裡,那裡味道太重了。

鬼物消失之後,徒留下一地的屍體。如今整個張府上下的空氣都是彌漫著一股淡淡的腥味,還有一股令人作嘔的臭味。

“家主。”

墨熵推門而入

“事情辦妥了?”

“請帖已是給各大勢力送去了。”

“好,讓下人準備著,明日我要宴請整個清水鎮。”

“鬼物襲擊才過,家主就這樣,恐怕?”墨熵低著頭,雖然才跟了張國立不足一日。可他的手段,墨熵已是了然於胸。相對於前家主張旭,這二公子的手段更為毒辣。到現在,三公子張星雲,還被關在房間裡。

“真是因為鬼物襲擊,清水鎮上下一片死寂,我才要用這樁喜事,衝衝晦氣。”目光看眼墨熵,“怎麼?你覺得哪裡不妥?”

“妥,妥,是小人思考不周。”

“我讓你調集的影衛,還有御林軍的事情如何了?”

“御林軍不過五百人,至於那些影衛。”墨熵道,“原本在張家已是不足十位,今日從外面召回,影衛足有百人。”

“好。”張國立道,“一損俱損,一榮俱榮,我張家尚且如此,趙家,方家,也好不到哪裡去。這點兵力夠了。”

“趙家,方家什麼情況?”

“趙家府門緊閉,據影衛報告,似乎是張家公子趙立重傷昏迷了。”墨熵頓了下,他繼續說下去,“方家。”說著,眉頭緊鎖。

“方家怎麼了?”

“像是滿門被屠,整個方府除了屍體就只剩下了屍體。”

手中一緊,張國立的手緩緩鬆開,“方昭的屍體,看見了嗎?”

“看見了,屍體演過,確定是方昭沒錯。”

“方家的府庫呢?那可是一筆不小的寶藏。”

“屬下親自看過,府庫的門半開著,沒人有看守,裡面的東西也像是分毫未少。”他說,“屬下猜測,恐怕是忌憚方家的勢力,所以都不敢動。”

“尚雅商會呢?”

“商會與以往一樣,只是商會關了,看上去倒是沒什麼。”聲音忽然壓低了一分,“只是聽傳言,薛會長與鬼物對戰受了重傷,命不久矣。”

眼中一縷精芒掠過,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知道了,你退下吧。”

“是。”

隨著墨熵退出門外,張國立手掌緊握,眼中冷芒射出,“好,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我張國立註定要稱霸整個清水鎮,成為清水鎮之主。”目光中透著點點殺機,“現在要考慮的就是尚雅商會還有趙家,其餘的勢力不足為慮。”

目光看眼門邊,自言自語道,“不過眼下,還有一件事需要處理。”

起身走出去,“家主。”

從院子離開,張旭路經百草園,一路上除了地上還有些紅色以外,已經看不見屍體了。到了東院,也就是張星雲在的地方。

“家主。”

見張國立來,御林軍的兩位彎腰。

“三弟呢?”

“三公子一直在裡面,從來沒有離開過房間。”

“晚膳送了嗎?”

“大概一個時辰之前,才有婢女送過。”其中一人說,“飯盒什麼的還沒有拿出來。”

“他一步都沒出來過?”

“是。”

“開門。”

等御林軍將門打開,只見張星雲正盤坐在床上打坐修煉。

張國立走進來,他把房門關了。

張星雲從打坐中醒來,他睜開眼睛,吐了口濁氣。

“二哥?”從床上下來,“你怎麼來了?”

坐在桌前的凳子上,張國立道,“三弟,該改口了。”

眼珠子轉溜,張星雲立刻就明白了,“星雲見過家主。”

“誒。”張國立說,“你我雖是兄弟,可禮不能廢,現如今,我是家主,你是公子。這身份上是有了區別。”

“星雲知道,二哥如今如日中天再也不是從前了。”

“哈哈哈。”張國立笑了笑,“是啊,是啊。”

“你我雖然身份有別,但是這兄弟情還是在的嘛。”他看眼桌上,將飯盒打開,只看見邊緣的位置,已是為了一層水珠。

“怎麼。三弟還沒吃飯?”

“沒吃,不是很餓。”張星雲笑了笑。

“那怎麼行,來來來,這飯菜都涼了。還不趕緊過來吃。”說著,他就將飯菜全部拿出來,把裡面的飯盒一個個的弄出來。

“來,過來吃啊。”

熬不過張國立,張星雲沒辦法只能下床坐過來。

再者,張國立身份不同往日,他是張家家主,家主的命令你敢不從?

“來,飯菜都給你夾好了,三弟吃吧。”說著,將米飯和才一起遞給張星雲。

拿著飯菜,張星雲眉頭緊鎖,癟了癟嘴,“家主,我真的不餓。”

“怎麼!”張國立冷哼一聲,將碗筷猛地摔在桌上,飯菜都是抖落了出來。

“是怕這飯菜裡有毒,害你性命?”

張星雲立刻半跪在地上,“不敢,不敢,二哥怎麼會害我呢?而是我真的不餓,是在沒有什麼食欲。”

半跪著不夠,張星雲索性跪了下去,頭靠著地面。

張國立看他這樣,嘴邊的笑容逐漸勾起,“哪裡的話,飯菜冷了三弟自是不愛吃,我讓廚房重做在送過來便是。”

“是是是,二哥說的對,說的對。”

“誒?是不是叫錯了?”張國立隨口道。

“家主,家主。”張星雲低著頭,眼中殺意已是化作了猩紅色,手指的指甲嵌入手心。他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殺了他!

“沒事,沒事。”張國立問,“我聽說,李銘跟尚雅商會的千金走的很近。”

“這,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張國立眼中有著懷疑。

“我都不知道李銘還活著。”他低著頭,不敢與張國立對視。

眉頭緊鎖,張國立暗想,莫非,李銘真的和顧小姐有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