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帝書

第126章 正式加入宗門(待改)

書名:帝書 作者:草野 本章字數:3419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2日 00:12


“宗主。”

兩人見到男人之後,都是躬下身子。

玄壹抬眼,用眼角的餘光看了一眼,身前的男人。

瘦削的臉,立體的五官,臉龐在光的照射下,顯得光滑而帶著光澤。他穿著一身簡單的道袍,腳上踢著一雙棉布鞋。但卻讓任何人都不能忽視他。

僅是站在這裡就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那種壓力是境界上的壓力,更多是權利以及久居高位的氣質的壓力。

“鐘靈,怎麼回事?”武承道看向玄壹。

玄壹本名鐘靈天,不過道號玄壹,宗門人都喜歡喊他玄壹師兄。

鐘靈天半跪在地上,“還請宗主降罪,是弟子辦事不利。”他看眼地上大片倒著的人,“差點讓宗門陷入不仁不義不德的境地。”

吳承道看眼地上躺著的人,眉頭緊鎖,他關心的不是這些,是別的,是鏡中的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

“發生了什麼?”他問,“虛境怎麼回事?”

“不知道。”鐘靈天道,“按照宗族的吩咐,凝聚七十二根魔柱之力,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出現了異變。”他低著頭。

吳承道左右看去,四周不像是有高人的模樣,琅磯山又重新回來了,歸位於天道之下。

只是,眼中劃過一抹精光,這未免太詭異了。

看著半跪在地上鐘靈天,眼眸中思緒掠過。若想隱于天道,最少也要有地境的實力。目光流轉到滄渡身上,紫府境,真龍境。他們不可能做到。

“沒事,那七十二根魔柱呢?”

“隨虛境一道破滅了。”滄渡插道。

眼底一抹驚意出現,隨即消失。吳承道說,“試煉照常。”說完,微風拂過。人已是消失在了原地——

宗主走後,過足了十個呼吸,玄壹才松了口氣。

“滄渡,宗主已經走了。”

滄渡抬起頭,他看眼地上的這些人,“師兄,這些人怎麼辦?”

鐘靈天看去,地上餘留下的人,不足五十來位,遠低於長老的不足百人的要求。

“全過,等他們醒了之後,一併待會宗門接受入門洗禮。”

“是。”滄渡猶豫了,他不知道要不要問。

兩人坐在桌子上,各自懷揣著心思。

良久之後,滄渡問,“玄壹師兄,方才?”

“勿問,勿奇,勿念。”

滄渡不在說話。

剛才的那一切,不過是眨眼間的事情,從就開始到結束,正如玄壹說的那樣,只有三個呼吸的時間。如此短的時間裡,他自己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在虛境沒有破碎前,裡面有一股極強的力量。遠超紫府,甚至達到神通境。

許久之後,雜噪的聲音漸起。

“啊,頭好痛。”

“我哪都疼。”

“放屁,你們那算什麼,我,我那玩意疼。”說話那人,抱著下麵,臉色一紅。

四周的一愣,目光都是頗為怪異的看過去,他嘿嘿的乾笑兩下,“沒事,沒事,我還能起來。能起來的。”

周宇搖晃著腦袋,目光看向四處。

柳商函也醒來了,胸口悶的厲害,眼中餘留著恐懼。他看見了,那道人影有多強,拼盡全力凝聚的玄重槍,幾乎瞬間就寸寸迸裂。鎮靈更是被強行壓制了,那感覺就像是,你想從洞裡面出來。然後有一隻手硬生生的將你按進去。

“諸位。”雄渾的聲音傳來,每一個人的耳邊都十分清楚這聲音。

玄壹站起來,他臉上帶著笑容,“恭喜,在場的諸位全部通過。”

“通過了!”

“通過了,我們過了!”

“我過了!我過了。”有人淚流滿面,“我終於過了。”

柳商函與周宇不約而同的松了一口氣,相對於其他人那忐忑的心情,他們要顯得從容不少。

兩人的父母本就身居高位,即便失敗了,他們也能夠進去。只是他們要走個形式,並且成績不能太慘不忍睹。

在經歷過著兩次試煉之後,兩人的心裡都是不約而同的埋上了一層陰影。誰也沒想到,這一次的試煉如此兇險。以至於要用命去搏。

李銘睜開眼睛,眼中一抹幽光掠出,沉沉的吐了一口濁氣。喃喃道,“人族不滅,我道不死。”

目光看向天邊,“你到底是誰?”看眼自己的手,那種刺痛的感覺還留在身體裡。強大的力量感餘留,他記得很清楚。

黑龍的哀音,人影聲音的無可奈何以及莫名的心酸。

“滄渡。”玄壹道。

滄渡手掌在腰間的儲物袋旁邊劃過,一小舟出現。

“放。”

他將小舟丟了出來,小舟放大,

變作巨大的木舟懸浮於空中。舟的兩邊,木質的樓梯自己緩緩延伸下來。

“分作兩列,有序上去。”

人群湧動,大家排好隊上去。

“不愧是滄瀾宗,這等大型玄器,至少也要數十萬的玄幣。”柳商函讚歎。

周宇看眼柳商函,“此去滄瀾宗,你我便是同僚亦是對手。”

“那還請周公子手下留情。”

“柳公子也是。”

兩人走上樓梯,李銘跟在後面。步子忽然頓下,他回頭看了一眼,似乎忘記了什麼。

人群之中,顧漫的小腦袋的聳動著。李銘這才扭頭上了巨舟,如果可以,他其實並不是很討厭幫助她。

只是人在江湖,自身尚且難保,關於顧漫他又怎麼會顧及的到呢?

巨舟朝前移動,船上很寬敞,即便是這麼多人聚在一起,也不會感覺到擁擠。也不會有悶的感覺,有的只有,風劃過臉龐的那種感覺。

李銘站在站在甲板上,感受著穿梭在自己臉龐的空氣,好似一人獨坐木舟在海中漂流一般。那樣的感覺猶如逆風而上,迎浪而上一般。

不多時

巨舟停下,眼前有了一座大山。

滄瀾宗分為五山十門,這是第一山,也叫門山,是滄瀾宗的門戶所在。

下方,早有不少身著道袍的弟子站在兩排,他們衣著乾淨,面容嚴肅。站在兩列,好似士兵一般。

舟緩緩停下,木質的樓梯伸出,一直搭在地面。

人們整齊的漫步下來,不僅是平民子弟,就是那些顯貴之人,都不免的左顧右盼。好似第一次看見這些。

早在舟上便有說過,下來之時該怎麼做。

四周的氣氛有些詭異,十分嚴肅,每個人的臉上都有著一股若有若無的尊敬。

腳下是白玉地面,盡頭的地方是祭壇,而在祭壇的上方有一處大鼎。鼎上放有香火,空中懸浮著一張巨型的畫像。

仔細看去,畫像上乃是一名男子,腳踩祥雲,目視遠方。畫像內好似風雲湧動,猶如活物一般。一股若有若無的大勢隱隱體現,天空異變生出。

滄瀾宗弟子派做兩列,人們則是在內,從左往右,分別有四列。

玄壹先一步,他站在大鼎的旁邊,早在他之前,那裡便站著一個人。

雖說衣著樸素,看似與兩邊的弟子無疑。可他身上的那一股氣勢,十分明顯的告訴著諸人他的不同。

“見過宗主。”玄壹半跪,聲音很大。

眾人見了都是半跪下去,聲音如洪,“見過宗主。”

“歡迎列位入我滄瀾宗。”吳承道聲音不大,但卻清晰的傳入了每一個人耳中。

“既入我宗,當習我道。”手臂揮動,“拜祖師。”

在場的弟子,包括玄壹還有滄渡在內,都是對著那一道畫像深深彎下腰。

“我等修士,所習大道,追根求源不過天道。”他再一次道,“第二拜,拜天地大道。”

眾人又是一拜——

玄壹開口,“宗主乃滄瀾宗之主,此拜,拜師尊。”

第三拜——眾人在一次彎腰。

在三拜之後,玄壹道,“行過三拜之力,當有九叩。三叩祖師。”

“三叩天地。”

“三叩師尊。”

三拜九叩之後,玄壹看眼下方,嘴邊帶著一絲絲的笑容,他彎腰下去,“見過諸位師弟。”

“見過玄壹師兄。”

玄壹看眼宗主,低著頭,“宗主,差不多了。”

“入玄清門。”吳承道說著,身後玄氣凝聚。

一尊門戶緩緩出現,不過三個呼吸的屍檢。

劉昕走過去,他拿起桌子上的記號筆,直接圈出了一個地方。

“我們要去的地方既阻礙這裡。”

“這裡是政府大樓。”紅鬍子說,“我們去這裡做什麼?”

“準確來說,是去這裡位於三樓的藥物研究院。”劉昕又說,“不過這裡戒備森嚴,沒那麼容易進去。”看了兩人一眼,“我們需要一些證件。”

“先說明一下,這個證件可不是普通的證件,是政府大樓的證件。”劉昕說。

“這個簡單,我記得皮克斯之前就在政府大樓裡上班,他的通行證應該還能用。”紅鬍子說。

“進去之後,我們還需要過兩道關卡。”劉昕說,“政府大樓裡的監視器有很多,只要進去了就會被發現。他們的監控能夠自動匹配。我們的身份很快就能夠被識別出來。”

大薩達薩克良家婦女達克羅甯福利卡三弟呢剛卡死的紀念館拉風是多麼東方斯卡拉就能幹的首付款兩分你克裡斯多夫交給你卡裡見到過來接你咖啡店內立刻將發動機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