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帝書

第129章 來人

書名:帝書 作者:草野 本章字數:3359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4日 16:01


後山,有人練劍。

玄氣化作劍氣,但凡靠近三尺的距離。就猶如面似刀割,那一股銳利的感覺,好似能斬了這天地一切事物。

“師兄。”有人走來。

是名女子,身穿一身宗門標準道袍,頭頂帶有玻璃翡翠冠。面容四方,帶有一股英氣,眼眸中的那一抹銳利還沒學會藏下去。無須過招,只需單眼看去,就知道這人是個練劍的。

男人身穿一身道袍,手裡有著一柄三尺木劍,雖說只是一柄木劍,可在他手中這木劍亦有殺敵奪命之能。

劍鋒所指,劍氣宛如刀刃,令人望而卻步。

“師兄,玄清池那裡有龍吟驚現。”

握劍的手微微一抖,劍氣偏了半寸,一顆足有兩人環抱的樹,立刻變作一地木屑。

往前揮了兩劍,以作緩衝,收了劍。身上的那一股劍勢頓時隱去,他看眼來人,“冰蘭,你剛才說玄清池?”

“是。”

“我記得,許師姐不是在那裡修煉嗎?”將手中的木劍插入劍鞘內,“莫非她已經領悟了蒼龍秘法?”

“不知道,只知道那龍吟是從玄清池那邊傳來的。”

“玄清池據說乃是滄瀾上人一變異玄獸的住所,而那玄獸,傳聞乃是龍之後裔。身負龍氣,若是得到了龍氣,凝聚龍靈,便有了帝君之命。”說著,關安瀾走到石桌上坐下,“喝茶嗎?”言語間,已是倒了兩杯茶。

“謝師兄。”

張冰蘭坐在石桌對面,臉色有些泛著微微的紅意。

“這是清心茶,是長老特地賞賜給我的,有清心寡欲之效,談不上領悟劍道,對你應該有點幫助。”

“謝謝。”張冰蘭說著,拿著杯子輕輕抿了一口。她本想一口飲盡,可又不願意在關安瀾面前失了姿態,只得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著。

“師兄,若是許師姐真的領悟了蒼龍秘法,你跟她之間的差距豈不會越來越大?到時候宗內——”放下茶杯,她沒在說下去。

“無事,世間萬千道,難不成便只有龍之命格才能成就帝尊?”關安瀾笑了下。

張冰蘭點了點頭,“是,只要師兄努力修行劍道,總有一日也能成為像是滄瀾上人那一般的人物。”說是這樣,眼神卻是有些灰暗。

世間萬千道,道道皆有帝尊之命。可從大方面來講,若是凝聚龍靈,日後成道的可能遠超其餘大道。

劍道一途,太苦,太難。

“冰蘭,我能看出來你在想什麼。”關安瀾早就從她的眼中看出來了,“凝聚龍靈確實是一條捷徑,可這需要造化,機遇。”看眼茶杯裡的茶梗,“當年,長老也許我沉入玄清池底部三日。”

他說著,搖了搖頭,“我一無所獲,她若是真的領悟了,那就是她的造化。”

“好了,不說那些了,旁人的事情終究是旁人。”關安瀾打趣道,“我的劍若是足夠鋒利,也足以斬了那條蒼龍不是?”

“噗嗤。”張冰蘭笑了出來,“師兄說的對,那條蠢龍斬了就是。”

“你的易水劍訣學的如何了?”關安瀾轉移話題,“我幫你看看。”

“略有小成了。”張冰蘭說。

“哦?”他笑了下,“來,我看看。”說著,將腰間的桃木劍拔出來,遞給張冰蘭。

“開始吧。”

拿著桃木劍,張冰蘭只覺得好似關安瀾正握著她的手,教她練劍一般。

站起來,走到空地的地方,劍起,劍走。行若流水,好似浪濤一般,劍勢一層過一層,層層之下,劍勢已是到了雷霆萬鈞之勢。

“好!”關安瀾稱讚。

外事堂

因為道服的尺寸才量完,衣服還需幾日才能做出來,眾人便先拿了權杖,還有月奉。

按照滄瀾宗的標準,外門弟子每月月奉十玄幣,內門弟子一百,核心弟子一千,秘傳弟子一萬。

每上一層便是十倍的增值,也是為了讓外門弟子努力修煉。

至於住處,所有的外門弟子統一暫時入住門山。

滄渡因為一些其他事情,其餘事情暫時就交給了黃岐。

通過傳送門,眾人到了門山。

路途之上,黃岐也會跟眾人講講宗門的一些規矩。多是隱喻,聽起來不明不白的,但周宇和柳商函卻是知道,這宗門的殘酷絲毫不亞於外面。

“到了。”

眼前乃是一處巨大的閣樓,有點像是酒樓,但與那些俗氣的酒樓不同,這裡更顯的要高大上一些。不論是裝飾,還是其餘。每一樣看起來都十分耀眼。

黃岐說,“這裡便是你們的住所。”

他笑了笑,頗有些羡慕,“你們這一屆的人太少了,這些房子還有多餘。你們可以一人住一間,隨便挑就是。”

他特意補充,“如果還有什麼不懂,或者其他什麼,只需將權杖放置額頭,裡面寫的很清楚。”說完,他便轉身離開了。

人們沖進去,仿佛佔領一般,他們尋找自己喜歡的地方。那些看起來從容的人,眼裡也是有著濃厚的貪婪,與別人不同,他們還在努力讓自己顯得矜持一點。

李銘隨便選了一處地方,他見過最好的住所,是幽族,是自己那個看起來好像宮殿一般的家。只是現在,什麼都沒了。看著偌大的房舍,心中的傷痛又一次被勾起。

他選了一處靠窗的地方,打開門,裡面的陽光很足。

空氣裡飄蕩著淡淡的檀木香,走進門。屋內的擺設很樸素,與滄瀾府的相差不多。只是多了幾樣東西。

“避塵珠。”他看見了熟悉的東西,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自從逃亡到現在,這是第一次,他看見了熟悉的東西。

摸了一下床單,絲綢的床鋪棉被,摸起來很滑,坐上去很舒服。

將窗戶打開,更加強烈的光芒射進來,整個屋子好似多了一股陽氣。李銘對這裡很滿意,坐在椅子上,想想日後就要這裡生活很長一段時間,不免心中有些惆悵。將手裡的十個玄幣拿出來,看著手裡的玄幣。

這點玄幣也就是杯水車薪,根本做不了什麼。算了,先熟悉一下地方。那些等日後再說吧,如此想著,李銘躺在床上,他想先睡一會。

從宗門試煉到玄清池,他確實已經很累了。如果有什麼是現在最想做的,那就是美美的睡上一覺。可在這之前,他還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療傷。

說實話,在玄清池,他傷的最重。

盤坐在床上,手中結印,許久過後,面色一陣蒼白。嘴邊溢出一抹鮮血。

“看來我需要一些療傷藥。”嘴角流露出苦笑,這才是第一天就已經是重傷,可不是一個好兆頭。

滄瀾宗某處

新人弟子才剛剛選好住處,某些人就已經惦記上了。

三人從上面下來,他們穿著一身宗門道服。眼神之中帶著兇狠,急衝衝的朝新人的住所走去。好似生怕去晚了一樣。

“大哥,我們這不太好吧。”其中一人開口。

“怎麼?你怕了?”為首的一個人,眼睛裡暴露著凶光。

“他們才剛剛進宗,要不,我們明日再來吧。”他說,“現在去是不是太顯眼了。”

“是啊,華容兄,哪有第一天就幹這種事的,讓他們先過了今天,明天再來不也一樣嗎?”最後那人開口。

“明天,明天,我怕是湯都沒得我們喝的了。”華容福說,“要做就乾淨俐落點,不做就麻利點滾蛋。你們也就這點出息了,活該一輩子給人壓迫,給人當小弟。”

王嘉利面色一震,眼裡爆發出一抹仇恨,“放屁,那些狗日的,總有一天,我要打的他們滿地找牙。”

“沒有玄幣,買不起玄靈藥,你拿什麼修煉?”華容福不屑道,“要幹就狠了心去幹,這在宗門都已經是條規矩了。”

“嘉利,你得這樣想,我們也是他們這個時候過來的,與其便宜了那些師兄,倒不如我們先下手為強。”看眼遠處,“聽說這一屆只有不到五十人,就算一人一個玄幣,我們也有四十多玄幣,足夠買一瓶玄靈丹了。抵得上數月苦修。”

聽到玄靈丹三個字,其餘兩人都是沉默下去。隨即,眼神變得陰狠不少。

李銘等人道屋舍時,正直下午,等王嘉利還有華容福來的時候,已是臨近黃昏,此時的陽光逐漸柔和。

三人走進門,看起來來勢洶洶。

因為他們身著道服的緣故,一眼便知道是前輩。現在在宗門裡,除了新來的子弟之外,其餘人都必須身著宗門道服。

“見過三位師兄。”有人正在下面練拳,見了來人,上去恭敬道。

一拳揮出,上來說話那人立刻就被打倒在地上,身子在地面滑出很遠,這一拳顯然下了狠手。

“都給我滾出來!”華容福用上了玄氣,聲音嘹亮且傳的極遠。

站在外面的人都是看過來,面帶怒氣,周宇和柳商函也被這聲音驚動。打開窗戶看向下面安仁。

“滾下來!”王嘉利冷聲道,聲音清楚的傳入每一個人耳中。

除卻周宇和柳商函,還有極少數的富貴子弟外,其餘人無疑都是面露慍色。眼裡有著憤怒,礙於第一次入門,加上又是前輩,不敢說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