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帝書

第137章 胡燎

書名:帝書 作者:草野 本章字數:3354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2日 14:07


門山下,茅房。

這裡看起來有一點狼狽,茅房的瓷磚碎了些。地面也被踩出一個個的窟窿,李銘站在原地。目光落在身前那人身上,眼中含著冷意。

“張師兄,你輸了。”他儘量壓住自己的聲音,讓聲音聽起來不是那麼的奇怪。

“玄氣九重。”張秉實看向他,“你這傢伙,真的只有玄氣九重這樣的實力?”說話時,不停喘著粗氣,面色蒼白。

“這,這樣的實力。已經堪比王師兄了吧。”他如此說,聲音很低,仿佛所以說一句話要廢許多力氣。

“你輸了。”李銘再一次道。

“我輸了。”張秉實看眼他,“我只是沒想到新人裡,竟然還有你這麼一個人物。”說罷,轉身離開。

李銘看向其他幾位師兄,“可還有誰?”

張秉實雖然只是鎮靈境初期,可在外門弟子中算是小名氣。

“師弟好實力。”目光看眼那些躲在李銘身後的人,“這在宗門早已經成了不成文的規矩,為了他們,值得嗎?”

“值不值得,師弟自有謀劃,不需師兄們擔心。”

李銘放開茅房,這些師兄們也沒了賺頭。呆在這裡也只是浪費時間,還不如去找點別的外快。滄瀾宗這麼大,能掙玄靈幣的地方不少,茅房不過是眾多管道中的一個罷了。

等他們走後,李銘看眼身後的那些。

他們看著李銘,眼中留有的不是感激,是渴望,對於強大的渴望。如果他們可以變強,現在做這件事的人不是李銘,而是他們。除此之外,還有不甘,憤怒,對於自己以及無能的憤怒!

“謝謝。”眾人異口同聲道。

除了閆世偉之外,沒人上廁所。李銘暗自歎了口氣,終究還是被宗門所同化。

強大,唯有強大才能夠掌控自己的命運,唯有強大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去說別人不敢說的,不敢言的事和物。

李銘用自己給他們上了一課,他本意不是如此,他只是覺得不公平,覺得這樣是不對的。就現在來看,似乎起到了反效果。

事情過後,眾人回了閣樓。李銘沒有和他們一起,他慢慢吞吞的走在最後面。

張秉實不弱,李銘受了傷,能夠強撐到現在,只是不想將自己無力的一面表現出來。

從山下上去,李銘一個人走著。聳著肩膀,像是散步一樣的。至少這在外人看來,是這樣的。張秉實的拳頭很重,雖然沒有王洪波那樣,但也不可小視。拳勁下,李銘早就受傷了。

一步步走著,步子虛浮,骨子裡生出一股無力感。走起來感覺飄飄的,在一個岔路口停下來。停頓了一小會,徑直朝一個路口走去。

滄瀾宗總結為五山十門,每一山都有自己的交易所。

門內弟子更喜歡稱之為聚寶市,宗門本不允許弟子私下交易,因為這有著太多的不確定性。可奈何,屢禁不止,漸漸的也就專門滑出一個區域用來交易。

一般都是距離住所不遠的地方,也就是半山腰的位置。

步子停下,仿佛柳暗花明又一次村,只是過了一處轉彎的地方。豁然開朗,喧鬧雜噪的聲音從很遠的地方就傳了過來。

人頭湧動。自入宗到現在,李銘幾乎沒見過這樣的熱鬧的場景。

宛如市井一般,人們高聲呦呵著。還有人手裡拿著東西,仿佛推銷產品一樣給來往的路人說著。若非這些人身上都是穿著宗門道袍,不然李銘還有以為真到市井了。

“嘿,客官要丹藥嗎?”一個馬臉男子走過來,眼睛裡冒著光,“上好的。”

他將一瓶丹藥從胸口的地方拿出來,只是拿出了一半,好似不能見人。

“留青丹知道吧?”他說,“聽聞那東西可以白骨生肌,死人變活人。”視線落在李銘身上,“新來的弟子?”

李銘點了點,“誒,這就見外了。聚寶市不分師兄師弟,來的人只有兩種,買東西的和賣東西的。”

“留青丹你在宗門那裡買,至少也得這個數字。”他舉起三根手指,“三百個玄靈幣。”

“我這裡便宜,就收你三十個。”他拍了拍胸脯,“藥效什麼的,我敢拍胸脯保證。”

若說別的,或許李銘就真被忽悠了,可那留青丹,他自己現在還有幾顆在手裡。只是三百玄靈幣,這讓李銘有些意想不到。

暗自道,許師姐這一份禮,送的有點重了。

“還猶豫什麼兄弟?”那人一手搭在李銘的肩膀上,“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家店了,兄弟,你還在猶豫什麼呢?”

那人說著,

一手搭在李銘身上。又一次道,“買不買一句話。”面色遽然冷了下來,“這樣的好東西,我隨便丟出去,都會引來瘋搶。”

他嘿嘿兩句,看眼李銘,“要不是看在你面善,我都不會跟你講這件事。”

“找到了,就在那。”遠處傳來喝聲,“沒錯就是他!”

“騙子,死騙子!”

心裡一驚,“嘿嘿,有點事,有點事啊。丹藥的事情,你在考慮一下哈。”還沒說半句,人已經跑遠了。

兩三個人走過來,為首的那人風度翩翩,一副公子像。他走過來,身後的兩位大漢往前一站。

其中一個,一把抓住李銘的衣袍,冷聲道,“小子,你跟那個人什麼關係?”

“什麼,什麼關係。”李銘頗為哭笑不得。

“我說,你跟那個騙子是什麼關係?”他一字一句,每一道話都飽含著冰冷的殺意。

“十刀。”男子往前一步,“放了他吧。”

“少主。”十刀狠狠瞪了李銘一眼,這才將他放下來。

“你是新人嗎?”他看眼李銘的衣服,“你的道袍看起來很新。”

李銘低下去,“才進宗門不到半個月,見過師兄。”

“原來如此,你沒買他的東西吧?”李旭恒說。

“我才入門身上哪裡來的玄靈幣。”

“那倒也是。”李旭恒看眼遠處,“那人是個雜貨,專門在這坑蒙拐騙。”苦笑一下,“我一時大意,也被騙了幾百玄靈幣。”

“你可注意了,別上了他的當。”眼底爆發出淡淡的冷意,“讓我逮到了,非要剝了他一層皮不可。”說完,他拜拳,“就不打擾師弟了,我還要找那人算算帳。”

“師兄慢走。”

“這是什麼?”李銘走到一處攤位上。

攤主是個瘦弱的男人,道袍在他身顯得很是寬大。

“糧丸。”不知道從那裡找的小凳子,他就坐在那裡。對於李銘的提問,像是愛答不理的模樣。

“一個玄靈幣十枚,一枚足以頂一日。”

這倒是引起了李銘的好奇,“敢問,這位師兄,糧丸是什麼?”

那人看了李銘一眼,沒說話。

“糧丸多少錢?”一人從李銘身後走出來。

“一玄靈幣十枚。”他重複。

“這麼貴?別的都是一玄靈幣十二枚。”來人一臉嫌棄,對這個價格很不滿意。

“別人那是缺斤少兩的,我這個不一樣,一顆飽一天。”

聽完,上來那人走開了。

“好東西自然會有識貨的人。”攤主碎碎念了一句,看眼李銘,“你買不買,不買就別再這裡礙了我的生意。”

“師兄還沒跟我說,這糧丸到底是幹嘛的呢?”

“誒,我說你是真傻還是假傻?糧丸都不知道,你來滄瀾宗幹嘛來的呢。”他多看了李銘兩眼,眉頭一皺,“新人?”

“是。”

“算了算了,跟你費些口舌。”拿起一顆灰色的丹藥,“這東西吃了不餓,其餘沒啥用,可以當飯吃。唯一的好處就是,你不用把大把的時間浪費在吃飯上了,還有就是茅房也能少去幾趟。”

“山下那茅房,上一次可不便宜。”

李銘知道這個事情,剛才還跟茅房的人幹了一架。

“真的能保一天?”李銘又問,天下烏鴉一般黑,他怕給人賣了。

“我燎三什麼時候騙過人?”眉頭一挑,今天剛剛開業,連個開門紅都沒,心裡自然鬱悶。

手掌揮了揮,“愛買買,不買滾。不識貨的東西。”嘴裡夾了口痰,往一邊的地上一吐,“又白費了半天口舌。”

“買了,我要三十個。”說著,李銘拿出了三個玄靈幣。

之前被華容福搶去的兩個玄靈幣,他沒有拿回來。這已是他的全身家當。

見了李銘手裡的玄靈幣,胡燎眉開眼笑,接過來,“總算開業了,總算開業了。”眼睛有看眼李銘,“還算你小子識貨。”

又是多拿了十枚,“呐,送你十枚”嘴裡碎碎的念,“那些個不識貨的東西,哼。”將地上的攤子收了,準備打道回府。

“師兄就不賣了?”

“不賣了,都是些不識貨的蠢貨。”胡燎念個不停,“不知道一分錢一分價嗎?那些個蠢豬,呸,要不是我急著用錢,差兩三枚玄靈幣,鬼賣給他們。”自說自話著,他一面收了東西。

將東西打包好,用根棍子背在身後,“小子,我叫胡燎,你叫什麼?”

“李銘。”他如此說。

“行,李銘,我記住你了。識貨的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