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帝書

第140章 王都,新野

書名:帝書 作者:草野 本章字數:3447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5日 11:09


“師弟,久等了。”張永嘉從裡面走出來。

見她從裡面出來,李銘底下頭,“沒事。”又問,“師姐談完了嗎?”

“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罷了。”說著,張永嘉走在前面引路,“請隨我來吧。”

在路邊的盡頭,有一個房間。看模樣像是許久都沒有打開過了,兩人步至房間前。張永嘉從口袋裡拿出一匹鑰匙,隨著門鎖的輕響傳來。

門開了——

迎面而來的是一股濃厚的灰塵,兩人都是咳嗽了下。

她又罵了一句,“該死的胖子,他會懶死,放個避塵珠就這麼麻煩嗎?”

進了門,裡面是一個小房間。

空無一物,牆壁的四面有夜明珠發出淡淡的光澤,陣陣銀光宣洩下來。也因此,室內雖說陰暗,可也看得清楚。

就在兩人身前不遠處,張永嘉的腳步忽然停下來,“到了。”

李銘左右看去,這裡什麼也沒有。

“按照宗門規矩,本來任務都是要自己趕路的,不過這一次給你開個特例吧。”張永嘉手中凝決,玄氣浮現。

屋內忽然亮起了一抹紫色,身前的地方,紫色的光芒忽然大盛,化作一道光柱。

“這是?”

“時空傳送陣。”張永嘉笑了下,“借助此物,頃刻之間便能到天順王朝。”

“上去吧。”

李銘走到近前,上前兩步。這東西以前在幽族也有,也不用那麼大驚小怪的。

淡淡的紫光將陣法的照很清楚,所有的輪廓都變的異常清楚。陣法緩緩轉動,五芒星陣裡畫著不知道什麼東西。

站在上面,只聽見張永嘉說道,走好二字。再度睜開眼睛時,四周景物突變。

“這裡?”

左右看去,這裡好像是一處叢林。鳥鳴在頭頂盤旋,樹木,濕潤的泥土,清新的空氣讓人感覺很舒服。

看向遠處,很遠的地方,隱約能看見城牆的一角。

“先去那裡看看吧。”李銘自言自語,走出來。

面前是一條寬大的黃泥巴路,長長的一眼看不見盡頭。

“駕!”

遠處傳來低喝聲,不多時,一人騎馬急速在李銘身前駛過。那人腰間的權杖上,寫著天順二字。看模樣很是焦急的樣子,像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之後不久,又有一隊人馬走來。侍衛在前,馬車在中,後面還有兩支衛兵。

“讓開!找死嗎?”

李銘站在路中間,被在前面開路的侍衛呵斥道。

他沒有讓路的意思,站在遠處,身子微微低下,“公子能否載下人一程。”李銘低下頭,暗自用上了玄氣,聲音洪亮。

站在最前的侍衛,直覺的耳膜鎮痛。拿著馬鞭的手捂了一下耳朵,待聲音散去。一人呵斥道,“放肆!”

“你這刁民!”手裡的馬鞭正準備狠狠的摔在李銘身上。

“住手。”

馬車裡面傳來一道男音——

身著墨色的段子袍,手中拿有一白玉扇,腰佩玉帛,袍子便有用金絲勾出的邊邊,一看就知乃是大家公子。

“少主。”

侍衛從馬上下來,半跪在馬車前。

“前面有刁民,攔住了我們的去路。”

“刁民?”男人身子微微傾斜,看見了站在前面的李銘。眼睛猛地一縮,呵斥道,“來人,將此人脫下斬首!”

“什麼?!”侍衛身子一震,滿臉冤枉,“少主,少主!”

還沒說完,有兩名侍衛就將他拉到一邊的叢林裡,就地處決。血流過草叢,侵染了黃土地。

那被叫做少主之人從馬車上跳下來,步至李銘身前,半跪在地上,“在下,天順王朝,藍安國。”目光在李銘身上流轉,凝聚在其腰間的一塊權杖上。

“不知大人名諱?”

“你認得我?”李銘看向他。

藍安國笑了下,“不認得,大人這身道袍,在天順王朝可不多見。”

“不知大人是何宗派?”

他看著李銘身上的道袍,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眼熟,仔細想卻又想不出來。

“滄瀾宗。”

“竟是滄瀾宗!”眾人立刻低聲議論起來,聲音雜亂。

“肅靜!”藍安國冷哼一聲,四周頓時沒了聲音。

“李公子,是我手下的人失態了。”目光看眼那些個侍衛,冷聲道,“回去之後,自覺去軍機處掌嘴五十。”

眾侍衛低頭,他們不再說話。

“沒事,不知者無罪不是嗎?”李銘笑了下。

“李大人這是準備去哪?”

“聽聞天順王朝,屍殍遍野,死氣漫天,宗門命我來看看。”李銘如此說。

“既是如此,還請李公子移步至車內,我們正好也要

去新野面見我父王。”

新野是天順王朝的都城,這裡繁華異常。兩人在車內交談,從交談內容得知。天順王朝乃是滄瀾宗的附屬王朝,至於那個屍殍遍野,死氣漫天,主要是兩個原因。

屍殍遍野乃是最近收成不好,各地糧倉吃緊。至於死氣,陰氣,這確實很怪。

正說時,天空大變。雲層盤旋,弄出一個大的漩渦來。

“天變,是天變。”外面有人喊。

李銘立刻從馬車內走出,目光看向遠處的天空。濃厚的雲層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層層套疊。

盤旋的漩渦好似被無形的柱子捅了一下——

“這是?”天空忽然出現一道聲音,似鬼哭,又似人怨,風中夾雜著女子的啼哭。仔細聽去又像是杜鵑啼血。

“屍鬼,是屍鬼,屍鬼來收人性命了。”

少許心智不堅者,嘴裡嘰嘰歪歪的叫著,一面離開隊伍,誠惶誠恐的朝遠處跑去。

“廢物!”手中扇子打開,往前打去。

一道玄氣射出,直入逃跑那人的後背。還沒走兩步,便倒在地上,鮮血不止。

“還有擾亂人心者,斬立決!”

“是。”

“玄氣六重?”刹那間,李銘已是明白了這人的實力。

若非礙于藍安國的威脅,這些人怕是早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目光所過,不論是騎在馬上的侍衛,還是禦馬的車夫。他們都是手腳顫抖,面露恐懼。嘴巴哆嗦著,想要說話,卻又不敢說。

天空,一道暗影沖出。

“啊,屍鬼,屍鬼來了!”

“準備迎敵!”說著,藍安國面露凝重。拿著扇子的手不覺用了兩分力。

李銘看向天空,眉頭緊鎖,他想起了之前清水鎮的赤鬼,步子朝前。

玄氣震動,一拳揮出。

“破殺拳!”

暗影尖嘯一聲,散了去。幾乎沒遇到什麼抵抗,它很弱。

拳頭伸回來,李銘看眼自己的拳頭,像是一團棉花,又像是什麼都沒打到。

“李公子威武!”藍安國道。

“公子威武!”侍衛見暗影被消滅,都是如此喊道。一時間,群情激奮。好似打了一針強心針。

“那是什麼東西?”李銘問。

“這?”藍安國面色變了下,壓低了聲音,“公子請車內說話。”

兩人進了車,馬車繼續朝前。李銘看眼窗外,天空的異像沒有散去的意思。

“這是怎麼回事?”莫說凡人,就是連李銘這個修道之人都感覺到了一絲絲的怪異。

“不知道。”藍安國說著,歎了口氣,“大概在三個月前,天空忽然發生巨變,烏雲覆蓋了整個天空。”

“那時正逢雨季,可天空滴雨未下。如此烏雲,所有人都以為是天降祥潤,保佑我朝。誰想,那雲層中莫名出現一個又一個的怪物。”

“他們吃人肉,喝人血,又能附身在人身上。宛如行屍走肉一般,於是我們便稱其為屍鬼。”他一面說,長長的歎了口氣,“各地饑荒不斷,加之屍鬼橫行,所以農民起義四起。再加之北方蠻人屢屢犯境,此次,父皇讓我回朝,恐怕也是為了商對日後的事情。”

正說著,幾人已經到了城門外。

馬車停下來,待侍衛出示權杖之後,守城的衛兵立刻讓開了路。

進了城,即便是坐在馬車上,李銘也能感覺到外界喧鬧的聲音。想來也對,這裡是王城,如果王城尚且一片荒涼,人人惶恐,那天順王朝也早該沒了。

車子的晃動感忽然停下,藍安國看向李銘,眼中帶著絲絲歉意,“王城有規矩,不許外人入內。還請李大人在此處稍作休息,待我去明示父皇,定親自來接你入宮。”

兩人從車上下來,李銘看眼身前這棟樓。

只見樓上寫著來香樓三個字,裡面人不少,僅是一層就幾乎滿人。

“哎呦,公子來了啊。”裡面一個青年小廝走出來,“公子幾位啊?”目光落在李銘身邊的那人身上,在看清了面容之後,頓時一驚。

藍安國將太子令拿出來,小廝看見那宮門特有的權杖更是內心震動。

“太,太子。”腿有些發軟。

“我這次是微服回京,不可外傳。”

“是,是。”小廝面色蒼白,身子不自主的顫慄起來,眼前這人只需一席話,他這小破樓頃刻間就得連根拔起,說不得還要誅滅九族。

“這是我的一位朋友,好生招待,不可怠慢。”藍安國本不想這樣,奈何這次父皇連下九道禦令,催促回京。身上也沒帶什麼銀兩。

王都物價奇高,身上的這點銀子,只怕也只能喝兩口小酒。

“小人一定好生招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