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帝書

第141章 相國,鐘建輝

書名:帝書 作者:草野 本章字數:3410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6日 18:01


天順王朝

德順殿,藍平天平躺在龍榻之上,目光直直的看著天花板。奇奇怪怪凸起的,那一抹黃色像極了那黃土。

面色不由得一沉,門忽然被打開。

一名侍衛,跌跌撞撞的走進來。神情惶恐,半跪在地上。

“皇上。”

“幹什麼?”藍平天坐起來,“慌慌張張的。”

“是,是天變。。”他穿著粗氣,嘴裡含糊不清的說。

“什麼?!”藍平天也不躺著了,立刻坐起身子來,“快,快去請國師來。”

“是。”

如此同時,新野城內。一道人馬疾馳,“閃開,都給我閃開,不要命了嗎?”

在街上疾馳而過,所過之處,人群都是慌張逃開。

王府外。

門口駐守有兩列士兵,身著重鎧,手持長戟。站在大門的兩邊,目光冷冽。身上帶著淡淡的殺氣。

“禦!”

馬停下,送信那人下了馬,立刻走上臺階。

“皇帝禦令。”

兩邊的侍衛立刻半跪在地上,聽候來人的調遣。

“相國在府上嗎?”他問。

“相國大人,正在裡堂。”一人道,“相國說了,沒有重要的事情,不得勞擾。”

來人看眼府上,承天候命四個字龍飛鳳舞。那是皇上親筆提的字,“皇上有令,即刻讓相國入宮。”

“還請大人稍等,我這就去稟明相國。”侍衛中的一人走出,急忙朝府內走去。

王府內。

禮堂裡,一男一女在裡邊。

男的坐在一邊,手裡拿著茶杯。女的端坐在地上,手中凝決身上有淡淡的黑氣流轉。在她身下,陣法緩緩旋轉,紫光凝現。仔細看去,黑氣化作一道道的暗影,與那天空中的屍鬼極像。

許久過後,女人手中決印散去,緩緩睜開眼睛。眼底一抹黑色散去,她緩緩起身。

倒了杯茶,“喝點茶吧。”

“謝謝。”聶初夏喝了茶,將茶放在桌上。

“如何?”

只見她搖了搖頭,“沒找到。”她看向張昊天,“師兄,我們已經找了將近半個月了。”

“我知道。”張昊天的臉色陰沉起來,“不論如何,陰煞棺一定要找到。”目光看向聶初夏,眼中帶著一絲柔情,“師妹倒是你,這半個月來,連續施術一定吃不消吧。”

“我還好,只是沒能找到陰煞棺。”

“沒事,陰煞棺可以慢慢找。”從袖子裡拿出一塊殘碎的竹簡,“殘竹不會錯,陰煞棺一定就在天順王朝。”

“可我們已經罩著竹簡上的施術之法,連續找了半個月,莫說陰煞棺,就是陰氣都沒得一絲。”臉上帶著些許愧疚,“反倒是因為這半個月的施術,將天順王朝弄的民不聊生,災禍四起。”

“初夏。”張昊天一手抓住捏出的兩隻肩膀,“宗門殘酷,天道不仁。你我都看見了,我們要是不爭,要是不奪,可能連選擇死法的權利都沒有。你難道願意一輩子當個外門弟子嗎?”

“可我們這樣有違仁德啊。”

張昊天搖了搖頭,“凡人對我們來說不過螻蟻,即便我們不這麼做,倘若某一天,皇帝發動戰爭,死傷的人可不止我們這點。”

“初夏!”見她眼中還殘留著一絲不忍,張昊天道,“你若是實在不忍,就回去吧。”眼中泛著淡淡的冷意,“只是,你也就止步於此了。”手中的袖子猛地一甩,他冷哼一聲。

“不,我沒有。”聶初夏想要解釋。

卻不想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張昊天看眼她,做了一個噓的收拾。讓她把嘴巴閉上,他們所做的事情,必須保密。若是讓煞宗知道了,難逃一死。

氣喘吁吁的,將門推開。男人走進去,兩手扶著膝蓋,狠狠的喘著氣。

“大,大人。”他說。

見了來人,張昊天松了口氣,轉身坐下。拿著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說話。”

“是,是。”

來人是個看起來胖乎乎的男生,龍蟒袍,腦袋上頂著金冠,腰間配有白玉。這身裝備足以改變一個人的氣質,可在他身上,看起來總是有一點點的滑稽。

他便是天順王朝的相國,鐘建輝。

“大,大人,皇上禦令,要我進朝應對天象。”他說著,立馬跪下來,“大人,你得幫我啊,皇上這時召我進朝一定是有什麼目的。”

“相國大人慌什麼,不就是進朝而已。”

“大人什麼意思?這是不準備幫我了嗎?”鐘建輝聲音不在恭敬,他站起來,冷哼一聲,“我要是被皇上殺了,你們也難逃其咎!”

“相國這是什麼

意思?”

“什麼意思?”鐘建輝冷聲說,“當初是你們說幫我位列九卿,一人之上萬人之下。”他笑了下,“我知道,你們修仙之人也害怕吧,怕人怒,怕天怒。”

聶初夏不過兩步,已是到了鐘建輝身前,一巴掌下去。

他只覺得腦袋暈呼呼的,好似天旋地轉一般。整個人倒在地上,許久都沒有緩過氣來。

“螻蟻,別不知天高地厚了。”聶初夏看著他,眼中泛著冷意。

“相國大人,狗不是那麼好做的。”鐘建輝站起來,“你能有今天,全靠我們。沒了我們,現在的你還不知道在哪個角落裡吃屎呢。”

“聽見了嗎?”聶初夏伸出手,一把擒住他的肩膀。

慘叫傳來,鐘建輝的聲音好似殺豬般。

“師妹放了他吧,留著他還有用。”

“切。”聶初夏一把松了口手,滿臉不屑。

“相國大人去就是了。”張昊天坐回位子上,喝了口茶,“天象已散,你是個聰明人,知道怎麼對付皇帝吧。”

“真的?”鐘建輝揉了揉肩膀,喜出望外。他只要天象能夠解了,皇帝那邊他才不怕。走出去,推開門。只見外面,晴空萬里無雲。

“相國大人走好。”

“將門關上。”

隨著門關上,聶初夏看眼外面,眉頭緊鎖,“師兄,那鐘建輝真的靠得住嗎?”

“自他當上了相國之後,對我們的態度就直轉急下。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似得。”她擔心,“如此下去,不會反咬我們一口吧。”

“慌什麼。”張昊天眼中帶著冰冷,“人啊,一旦有了權力。就會變了,變得自傲,變得自大,變得覺得自己很重要。”

手掌揮了下,“不急,這人還有些用處,暫且留著,實在不行在朝中隨便拉個人就是了。”

“不是,我是說面見皇帝。他不會漏出什麼馬腳吧?”聶初夏道。

張昊天放了茶杯站起來,他將門打開。目光看向遠處,“當初我們看上他,不就是看上了他身上那種不慌不亂的氣勢嗎?皇帝而已,他知道該怎麼做。”

皇宮

“站住。”侍衛攔下一人。

“眼睛瞎了嗎?他是當今的相國!”太監呵斥。

看向鐘建輝,“新調派過來的,不懂朝中的事情。還請相國見諒。”

“無事,不知者無罪。”

德順殿來了一人,身著龍蟒袍,頭戴金冠,腰間掛有一白玉令,上寫有國字。步履輕緩,推門而入。

鐘建輝手中抱拳,“陛下召見我?”身子緩緩拜去。

“相國快快請起,快快請起。”藍平天立刻起身,將他扶起來。

“不知陛下召我何事?”鐘建輝低著頭,語氣平淡,似乎根本就不在乎面前的這位天順王朝的皇帝。

“相國,天變了!”藍平天顯得有些慌張。

“天變?”鐘建輝故作疑惑,他走出看眼天空,只見晴空萬里。雲層套疊,天不僅沒變看起來還很好,適合出去遊玩。

“臣不知道陛下在說些什麼。”他低著身子,“外面天空一片晴朗。”

“晴朗?”

“陛下,外面的天空確實晴了。”

“可方才不是?”

“哦?”鐘建輝好似若有所悟,“陛下是說之前嗎?”他笑了下,“方才臣在屋中打坐冥想,突見天空大變。於是施法驅趕了其中的魔物。”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藍平天坐在榻上,“有勞愛卿,有勞愛卿了。”

“此臣份內之事。”

藍平天長長的歎了口氣,自言自語,“這天空時好時壞,那魔物也總是繞我天順。這可何時是個頭啊。”

“陛下,天顯魔物,此乃陛下之過,先皇之過。這是天怒。”鐘建輝說著,面色有了一抹自責,“臣無能,道行淺薄,不能為陛下分憂解難。此乃臣之過。”

“愛卿無罪,愛卿無罪。”藍平天歎氣,“朕實在是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麼罪,竟引得天人共怒。”

“陛下?”

“因為這,天下義軍突起。加之魔物作祟,這是天順氣數將盡嗎?”藍平天漸漸有了絕望。

“陛下,萬萬不可妄自菲薄啊。”他說,“天怒乃是陛下往日不重朝政,不體民情,只知喝酒玩樂,可如今陛下儼然勤勤懇懇,是個好皇帝啊。”

“這等不過是小問題,怎麼能說是氣數將盡呢?”鐘建輝急忙開口,若是天順王朝沒了,他這個相國也沒得做了。

“是是是,相國說的對,是朕妄自菲薄了。”

“陛下,太子回來了。”太監走進來。

“還不請進來!”

“諾”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